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实话三国 > 十九曹操平叛战濮阳 陶谦病危让徐州(二)

十九曹操平叛战濮阳 陶谦病危让徐州(二)

  袁绍与吕布在常山会战原黑山军首领张燕。

  这张燕因身轻如燕,又骁勇善战,所以军中都称他为“飞燕”。

  后来张燕的部队不断壮大,与常山、赵郡、中山、上党、河内等地义军互相联络,部众发展到近百万人。

  朝廷却无力派兵围剿,改为招抚。

  于是,张燕派使者到京城洛阳,上书朝廷请求归降。

  朝廷任命张燕为平难中郎将,使他管理黄河以北山区的行政及治安事务,每年可以向朝廷推荐孝廉,并可派遣计吏直接到京师奏报。

  袁绍与曹操剿灭黑山军时,张燕已经投降朝廷,未能救援。

  这次袁绍联合吕布与张燕主力在常山展开激战。

  张燕只剩一万多精兵、几千骑兵。

  吕布经常骑着能够腾跃城墙、飞跨壕沟,名叫赤兔的良马,与关系较为亲近的麾下猛将成廉、魏越等几十个人骑马冲击张燕军阵,有时一天三四次,每次都砍不少首级回来,连续作战十多天,终于打败了张燕的军队。

  吕布仗恃自己战功,再次向袁绍要求增加军队,袁绍却不答应。

  而吕布手下将士时时抢劫、掠夺,引起袁绍疑恨。

  吕布觉察后甚感不安,请求回洛阳。

  袁绍表示同意并以天子名义任命吕布领司隶校尉,派甲士相送,暗中却想除掉吕布。

  吕布对袁绍行为有所怀疑,就派人在营帐中弹着筝,自己却悄悄逃了出去。

  袁绍派甲士半夜刺杀吕布,却发现床上无人,急忙下令关闭城门,封锁严查。

  吕布得脱,欲逃河内与张杨联合。

  袁绍派兵追杀吕布,士兵无不惧怕,不敢逼近。

  吕布途经陈留,正值陈宫为陶谦说情,曹操不听,便往陈留投靠张邈。

  陈宫在张邈处闻知吕布来到陈留,趁机劝说张邈:“现在天下分裂,英雄豪杰并起,张牧守拥有十万军兵,处在可以四面作战之地,按剑雄视天下,足以成为人中豪杰,却反被人控制,不是太卑下了吗?现在兖州军队东征,其地空虚,吕布是猛士,善于作战,英勇无敌,将他接来一同占据兖州,观望天下形势,等候时事变化好转,足以纵横一时。”

  张邈听从了陈宫的意见,就同弟弟张超等人迎接吕布,请他当兖州牧,占据濮阳,兖州所属郡县一同响应。

  时荀彧和寿张令程昱守鄄城,吕布到后,张邈派刘翊告诉荀彧:“吕将军来帮助曹使君进攻陶谦,应该马上供给他们军备粮食。”

  众人疑惑,唯荀彧知其计,立即命令军队加强防范,并急召东郡太守夏侯惇。

  当时曹操率大军出征徐州,留守兵力很少,而且很多人都与张邈、陈宫勾结。

  夏侯惇到后,乘夜诛杀谋反者数十人,军心方安。

  豫州刺史郭贡受吕布煽动,率众数万来到城下,军中甚惧。

  郭贡要求见荀彧,荀彧欲往。

  夏侯惇说:“君乃一州屏障,如前往定有危险,不可去。”

  荀彧说:“郭贡与张邈平素并没有什么往来,又来得匆忙,计划肯定还没有商定。趁他计策未定去说,就算不起作用,也可使其保持中立。如果不见先怀疑,他就会因恼怒而计成。”于是出城会见郭贡。

  郭贡见荀彧毫无惧意,认为鄄城易守难攻,引兵而去。

  荀彧又与程昱定计,保全了三城。

  且说曹操自徐州回到兖州境内,闻知吕布屯兵濮阳,笑说:“吕布一时得到兖州,却不占据东平,切断亢父(今济宁南五十里处)、泰山交通险要,而屯居濮阳,吾知道其无谋之辈也。”遂引兵前往濮阳攻打吕布。

  吕布引张辽、臧霸出城迎战,曹操先令收编的青州兵迎敌,双方交战。

  青州兵乃曹操在三十万青州黄巾军中挑选出的精兵强将,在抵抗汉室官兵战斗中个个骁勇,而今却难抵挡吕布、张辽、臧霸所率铁骑的冲杀,四处奔逃,曹操阵脚大乱,鸣金收兵。

  吕布按照陈宫反间计,利用城中姓田的巨富送信给曹操,说是愿为内应,帮助曹操夺取濮阳。

  曹操信以为真,趁机入城。

  众将劝他留在城外督战,曹操却说:“吾不亲自前往,谁肯奋力向前。”于是身先士卒,率先杀入城门。

  入城后方知中计,急忙令人放火烧东城门,表示没有退回之意,激励将士与吕布决一死战。

  曹操入城,四门火起,兵将四散,左冲右突,不得出城。

  火光中见吕布跃马挺戟而至,曹操急忙用衣袖掩面。

  吕布从后面赶来,用戟敲了敲曹操的头盔,问他“曹操在哪儿?”

  曹操向背后一指说:“那个骑黄马的就是。”

  于是吕布追击骑黄马的人,而放走了曹操。

  曹操策马冒火突围,烧伤了左掌,犹如汴水战中被徐荣追杀一般狼狈,险象丛生。

  曹操正在危难之际,正好典韦寻找至此,夏侯渊也来到这里,两人拼命救起曹操,冒火而回。

  曹操回寨,众将问安,见曹操被烧惨状,无不恐怖。

  曹操反而笑着安慰将士,遂又将计就计,用诈死骗吕布偷袭营寨。

  吕布果然中计,损兵折将,败回濮阳,坚守不出。

  此后双方多次交战,相持一百多天。

  这时发生干旱,又有蝗虫为害,粮食不够,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

  曹操军中粮尽,引兵回鄄城暂住,吕布将部队移到山阳驻扎,各自罢兵。

  却说陶谦经受曹操这次沉重打击,元气大伤,自恨无力抗拒曹军,连累百姓遭难,忧郁成疾,日益严重,料知不久人世,急忙叫人把糜竺、陈登找来商议后事。

  陶谦拉着二人的手说:“曹操之所以退兵,是因为吕布袭击兖州。虽然现在因为旱灾饥荒罢兵,等到明年定会再来攻打,徐州就危险了。”

  陈登说:“玄德仁人,必能善待百姓;关羽、张飞勇猛,定能抗拒曹操。若将徐州托付,可保徐州无虞。”

  陶谦说:“两番相让,均被推辞,再让不受,如之奈何?”

  糜竺说:“那时府君身体尚可,玄德故而不受;今病重如此,此时将徐州托付,定然不会推辞。”

  陶谦派人去小沛,请玄德速来商议军务。

  刘备引关张带领数十骑军士来到,陶谦急忙请入卧室相见。

  刘备见陶谦病笃,上前问安。

  陶谦执其手说:“老夫病已危笃,朝夕难保。今请玄德公来,万望以汉家城池为重,为一方百姓着想,受取徐州牌印,老夫死方瞑目。”

  刘备说:“府君有两个儿子,为什么不传授给其中一子呢?”

  陶谦说:“长子商,次子应,其才能都不堪此任。还望明公时常教诲,使其上进,且不要让他们管理州中事务,以免误事。”

  刘备又说:“凭刘备一人,岂能担此重任?”

  陶谦说:“北海人孙乾,字公祐,可以找来辅佐。”然后有气无力地对糜竺、陈登说:“玄德乃当世人杰,二人一定要像对待我一样善待玄德,共同治理好徐州。”

  刘备还要推脱,再看陶谦,已经手指心口而亡,享年六十三岁。

  死讯传出,家属痛哭,众军举哀。

  篆吏捧出牌印递交刘备,刘备仍不接受。

  次日,徐州百姓闻知陶谦去世,又多传刘备仁厚,聚集府前哭拜陶谦,请求刘备接受徐州牌印。

  张飞说:“兄长若再推辞,不就显现是个伪君子了吗?”

  刘备显得无奈,只得接受了徐州牌印,以糜竺为辅,陈登为幕官,孙乾为从事,叫关羽、张飞召领小沛军马入城,出榜安民。

  然后一面派人持陶谦遗表送往京师,申奏朝廷;一面与各级官吏、大小军士、死者家属尽皆挂孝,设祭吊唁。

  下葬这天,尽皆挂孝,府前街道两边,百姓拥挤哭泣。

  正要起灵,忽见一人捧卷来到灵柩前,哭拜毕,展卷泣读:“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赖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宁。唯帝念绩,爵命已章。既牧且侯,启土溧阳。遂升上将,受号安东。将平世难,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丧覆失恃,民知困穷。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读罢再祭,将悼文交给陶谦长子,转身而去。

  刘备率众送陶谦灵柩至黄河岸边宽广平坦处墓地安葬。

  送葬回来,刘备索悼文细读,虽疏文才,但能揣摩大意,见那隶书工整,词语忧伤华美,询问糜竺方知,此人名叫张昭。

  张昭字子布,徐州彭城人,年少时便好学,擅长隶书,随白侯子安学习《左氏春秋》,与琅琊人赵昱、东海人王朗一道闻名又互为友好。

  张昭成年后曾被举荐为孝廉,但他推辞不受,与王朗一起讨论以往君王避讳之事。

  徐州才士陈琳等对他颇为称赏。

  徐州刺史陶谦慕名察举他为茂才,被张昭拒绝。

  陶谦认为张昭轻视他,因此将张昭监禁,后经张昭好友赵昱援救才被释放。

  即使这样,在陶谦病逝后,张昭还是写了《徐州刺史陶谦哀辞》这篇悼文,祭奠陶谦。

  刘备极为欣赏张昭的才华与气度,待安顿了陶谦后事,便去拜访张昭。

  邻人皆说,张昭祭奠陶公回来,对众人说,陶公已去,徐州失去仰仗,当无宁日,便携家随人逃难去了。

  刘备与其失之交臂,惋惜不已。正是:顺心唾手得徐州,求贤不遇失人才。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s..book72347281396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实话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