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调戏大宋 > 第五十一章 情深义重是玉卿

第五十一章 情深义重是玉卿

  一个呼吸之后,宁晏睁开双眼。

  面对人潮汹涌的花魁宴众人,宁晏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这样的举动,一般都是出自那些德高望重之人,或者身居高位之人身上,但是,此刻落在宁晏身上,竟然也能达到这个效果。

  因为在绝大多人心中,都对宁晏与玉卿娘子这段私情,极为好奇。

  一个新晋的花魁,一个曾经的浪荡子,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风月之事,一向最博人眼球。

  “孟帧先生。”

  宁晏缓缓的上前,直视着袁孟帧和整个杭州府学众人。

  不少杭州府学的学子,下意识的低下头去。

  大家心里都有逼数,今晚袁孟帧实在是有些仗势欺人了。

  宁晏不会管其他人,这些人怎么想,他不在意。

  “诸位,刚才宁晏已经有在先,今日来玉香楼,并非是为了花魁宴,也不是为了一首词的虚名。”

  扭头看向众人,宁晏神色依旧淡定。

  一旁的张淳微微点头,不说其他,就宁晏这份气度,已经比其他人,强上许多。

  面对强势压迫,甚至是被人当众揭穿尴尬之事,不仅不慌不忙,反而一副胸有成熟,莫非,他真能做出让人满意的诗词。

  不可能。

  张淳心底里不自觉的摇摇头。

  袁孟帧的老眼也微微睁开,只不过,他的想法,跟张淳截然不同。

  此子气度非凡,日后怕是成就不低,今日算是彻底与他撕破脸了!

  “今晚,我宁晏,专程为玉卿娘子而来。”

  宁晏的声音,不疾不徐,就像在平静的叙述一件普通的事情。

  然而,在旁人听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宁晏居然是专程为玉卿娘子而来,今晚是玉卿娘子的花魁宴,宁晏不请自来,他想干什么?

  昔日玉卿娘子弃他而去!他这是来报复的?

  还是其他原因,比如,余情未了……

  宁晏的话,让玉卿的神色再次一怔。

  他,这是要落井下石了吗?

  也对,今日局面已经如此尴尬,宁晏要是想抽身而退,把自己昔日对他弃之不理的事情公之于众,至少能博得一个痴情郎的名号。

  想到这,玉卿不由得心中苦笑。

  也罢,自己那时,确实有些对不住他。

  就当是欠他的,现在还了。

  玉卿娘子,默默地闭上眼,等待着接下来,宁晏把她形容的如何如何!

  然而,宁晏却一转身,再次看向袁孟帧。

  “刚才孟帧先生说的不错,昔日我与玉卿娘子,确实情投意合。”

  既然是赖不掉的事,宁晏索性大方承认。

  来了!

  重头戏来了……

  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等着宁晏接下来好戏上场。

  只有阁楼中,云岚瞪大眼睛,浑身上下浓厚的杀气,吓得王博和李群两人瑟瑟发抖,心中纷纷为宁晏默哀。

  “玉卿娘子待我情深义重,极尽温柔朝夕不离,为此宁晏甘愿散尽家财,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宁晏继续说道。

  “可即便这样,玉卿娘子依旧没有半点嫌弃之意,不仅如此,还时刻规劝与我,当以学业为重,不该沉迷在温柔乡之中。”

  嗯……

  原本闭上眼睛的玉卿,忽然睁开眼,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晏。

  宁晏不仅没有把她当场垫脚石,竟然……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自己不仅没有半点嫌弃他,还规劝他以学业为重。

  是这样吗?

  呸!

  骗鬼去吧。

  自己干了什么,玉卿心里还是有数的。

  可他为何要这样?

  玉卿大大的脑袋里,满是问号?

  她实在是看不懂了,宁晏这是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以为这样,自己就会以身相许么?

  想不明白,玉卿抬起头,再次看向宁晏。

  “玉卿娘子如此情深义重,且深明大义,当世奇女子,莫过如此,宁晏再不济,又怎能辜负娘子一片深情。”

  宁晏一双眼睛,深情的看向玉卿。

  玉卿心中一颤,然后立即恢复神色。要不是知道宁晏现在满嘴鬼话连篇,她都怀疑,自己怕是又要被他骗了。

  宁晏刚才的神色,属实可怕。

  哼!专会花巧语哄骗小娘子,他就还是这副德行。

  玉卿心里轻轻的啐了宁晏一口,然后立即觉得不对。

  自己这是干什么,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心思!

  不过,她很快就顾不上这些了,宁晏这波节奏,将所有人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抽离,放在玉卿身上。

  “玉卿娘子深明大义,我张淳钦佩至极。”

  宁晏满意的眨眨眼,张淳这一波助攻,实在漂亮。

  反应过来的余杭县学众人,顿时起身,一时间,马屁如潮。

  而玉卿娘子的人设,也直线上升!

  眼看着事情居然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袁孟帧的老眼,刷的一下睁开,目光惊愕的看向宁晏。

  自己苦心孤诣,才把局面弄成这样,没想到,宁晏三两语,就搬了回来。

  甚至,还随手打造了一波才子佳人的绝佳好戏。

  老东西向一旁的陆谦使过眼色,陆谦会意,立即站出来,大声道。

  “宁知行,休要巧令色。孟帧先生已出题,你若是不能作出诗词,就承认自己欺世盗名,何必顾左右而他。”

  不能再让宁晏这么玩下去了,不然,下面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陆兄此差矣!”

  宁晏当然清楚对方有这么一手。

  现在节奏完全在自己手中,他根本不担心。

  “既是酒令,当然就得应景。孟帧先生应景出题,我应景而解,有何不妥。”

  宁晏直接反驳。

  然后,根本不搭理他,继续带节奏。

  “玉卿娘子一片真心待我,宁晏自然不会辜负,便一心闭门苦读圣贤之书,本想来日登科及第,以报娘子恩情。”

  “却不料,娘子今日委身在这花魁宴中,被一帮附庸风雅之辈欺辱。宁晏一见,心中痛极。”

  宁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然而,真正想要抓狂的,确是陆谦。

  附庸风雅,说的是谁!

  宁晏就差指着鼻子骂他了。

  刚刚那首为赋新词强说愁,就是为他而作!

  今晚之后,杭州读书人之中,陆谦这个附庸风雅的印记,是被牢牢的烙在身上了。

  s..book62432278838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调戏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