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调戏大宋 > 第四十三章 矮个子里拔将军

第四十三章 矮个子里拔将军

  抑制住心中的兴奋,方肃淡淡道。

  “让娘子见笑,区区薄名,哪敢劳烦娘子记挂。既然娘子有命,自当从命!”

  “那妾身就等接下来的行酒令,见方公子佳作!”

  玉卿娘子轻笑道。

  大宋一朝,但凡饮宴,行酒令是必不可少的节目。

  节目的规则其实很简单,由执令的人主持出题,可以是诗词,也可以是对联,或者是其他的文学方式,在坐诸位轮流答题,词句意境符合为上佳,

  要是答不上,或者是答的不工整,由执令之人裁决,是否处罚。

  处罚的方式,就是喝酒!

  当然,你也可以不答,直接一口闷。

  所以,玩这游戏,一个字,能喝就行。

  最终一圈下来,执令者会选出一名获胜者,进行相应的奖励。

  财大气粗的人家,很现实,直接奖励真金白银,那特么才叫爽。

  玉香楼是开门做生意的,自然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拿钱去砸人,那多俗啊!在场各位,都是文人雅士,黄白之物,俗不可耐,大概率还会因为降低了对方的逼格,导致对方拂袖而去。

  所以,一般都是一些附庸风雅的玩意。

  什么砚台,宣纸,笔墨,字画等!除了装逼,屁用没有。

  当然,终极奖励,则是玉卿娘子的入幕之宾!

  这就很香艳……

  事实上,行酒令的精髓,则是让人有充分的发挥空间,去展示自己的才学。

  比如诗词一道,一旦作出名篇佳作,流传开来,整个宴会的水准,都跟着提升了。

  在场的各位,都能蹭上一波热度。

  尤其是玉卿娘子,作为花魁宴的主角,自然少不了她的话题。

  要是佳人伴佳作,佳作写佳人,那就更不得了了。

  “娘子何故厚此薄彼。”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声道。

  杭州府学一方,一个身材高大,脸型方正的学子,昂然走出。

  玉卿回过头,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出现一样。

  此人名叫陆谦,曾在杭州府跟玉卿有过一面之缘,也是今晚扬要成为玉卿娘子入幕之宾的那人。

  想到这些,玉卿微微皱了皱眉,谁会喜欢一个整天张口闭口就是想睡自己的人。

  不过,陆谦却忽然不觉,反而一副跟玉卿很熟的模样。

  “州府一别,娘子可好。”

  “公子安好。”

  轻轻施了一礼,玉卿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回应。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气氛一时很尴尬,按理说,玉卿打过招呼后,应该立即接上刚才的话题,让代表杭州府学的陆谦,有足够的发挥空间。

  然而,谁知道,小娘子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大哥!你这出场方式,一看就是舔狗的人设啊。

  宁晏在一边悠闲的吃瓜,一边内心吐槽。

  这会儿是没机会跟玉卿搭上话了,宁晏打算先走一步看一步。

  “娘子刚才所差矣!”

  陆谦丝毫没有下不来台的意思,反而道。

  “陆某不才,诗词一道,也算小有涉猎,况且我府学之中,人才济济,娘子要求佳作,我等府学学子也自当一尽绵薄之力。”

  “陆公子误会了,妾身全然没有这意思呀。”

  玉卿一脸为难的表示道,然后用一副我见犹怜的眼神,看向余杭县学一方的方肃。

  你再演的像一点,我保证他们能掐起来。

  宁晏表示无语,看来自己这个前任,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呀。胸大人靓心机婊,我还真有眼光!

  “陆兄!何必为难玉卿娘子。”

  如宁晏所料,方肃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红着脖子站出来怼道。

  “要是想要切磋诗词,方某奉陪便是,听闻陆兄在杭州府学素有才名,待会酒令之上,敬听陆兄佳作。”

  “方兄客气,彼此彼此。”

  “请!”

  气氛到这了,玉香楼也不墨迹,立即添酒回灯,重新开宴。

  这本来就是设定好的今晚宴会高潮环节,无论是余杭县学还是杭州府学胜出,最大的赢家,都是玉香楼。

  接下来的场面,就很没意思了。

  余杭县学和杭州府学学子泾渭分明,分别坐在两侧。由玉卿娘子执令,双方分别在诗词一道上论高低!

  说的好像很有意思,不过内容让人非常无聊。

  听你们无病绅吟的装逼,还不如偷瞄几眼舞伎小姐姐们换衣裳,那身材,看不出来,其中几位很有潜力噢!

  宁晏退了下来,王博和李群两人却兴致勃勃的围上去。

  你确定你能听懂,宁晏表示非常怀疑。

  场面上,随着行酒令玩的越久,玉卿的神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余杭县学一方,明显有些招架不住的意思。

  方肃和陆谦两人差距不大,奈何其他余杭县学学子拉胯,一个个被灌的满脸通红。

  行酒令很多时候考验的是临场反应和学识储备,一方气势恢宏,穷追猛打,群起而攻,一方却独木难支。

  余杭县学的落败,不过是迟早的事。

  毕竟府学的底蕴摆在那里,县学要是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要输。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所以张淳的脸色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余杭县学赢不赢,玉卿并不十分关心,最多看在同在余杭县的份上,给你放放水,你自己不争气,怪不了我。

  关键的关键!

  诗词的水平,根本没有出众的地方。

  不说那些可遇不可求的惊世名篇,就连上佳之作,都算不上。

  两人嘴里的诗词,最多算是中上之作,就这都还勉强。

  想象中的巅峰对决变成了菜鸡互啄,这落差实在是太大了!就现在的那几首勉强的诗词,别说传唱出去,不丢人都不错了。

  要是可能,玉卿都想把两人的脑袋给掰开,塞进去几首名篇佳作。

  再这样下去,这花魁宴就要办砸了。

  “陆公子这首蝶恋花,用词精妙,意境深远,今晚若是再无佳作,就当折桂了。”

  玉卿违心的对陆谦刚才的那一首蝶恋花,进行了点评。

  看得出来,这首词比前面的水平高不少,显然是精心准备过的压轴之作。

  矮个子里面拔将军,也只能这么着了。

  s..book624322779082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调戏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