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调戏大宋 > 第八章 狼人杀定律

第八章 狼人杀定律

  四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半……叉掉,已时二刻,城东河岸,狱卒老刘头妻子三婶口中得知,贼人已畏罪自杀。不出所料,果然不给机会!

  已时五刻,天桥,乞丐口中透露,天桥上巡逻的弓手已经换成了梁庆手下的人,显然跟大哥一事有关。

  午时三刻,戏园,周员外,余杭县丞方敬友人,此人精明,但不经意透露的口风能猜出两人似乎有某种利益关联,还有,县丞近日较忙,出入县衙较多。

  申时一刻,茶楼,行商陆掌柜口中得知,碧血龙纹杯据说是海外奇珍,通体透亮,如水晶美玉……等等,好像我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

  ……

  四月十四日,申时三刻,玉香楼,银瓶姑娘的臀儿好翘……她是梁庆的老相好,从她口中或许能探出关键信息,算了,回去问嫂嫂多要些银钱……下次再来……

  这混账……

  随着一页页翻下来,云岚的神色,已经越发的复杂了。

  她只是不习惯动脑子,并不傻!

  虽然宁晏的册子里面,时不时夹杂了一些古怪的话语,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并不妨碍她明白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

  宁晏将这三天所有的活动,都一笔笔记下来,见过什么人,打听到什么消息。看似不经意的动作,不经意的人,都不是无敌放矢,而是大有深意。

  每一桩,都能从一些蛛丝马迹,牵扯上大哥一案。

  就连去青楼,都是为了探听消息……

  难道他一回家就躲进房里,原来是去整理一天下来所得到的信息和线索!

  云岚愣住了。

  合着这三天下来,只顾着吃喝玩乐,正经事一件没干的,是自己!

  这,这就很尴尬了!

  长腿小妞默默地抠着脚趾,意图掩饰自己的窘迫。

  “这……这些都是你做的……你这些天下来,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救姐夫……”

  云岚心中难得的微微一怔。

  “倒,也不全是……”

  宁晏神色复杂。

  “家中饭食属实难以下咽,我顺便出来打打牙祭。”

  提起这个,宁晏胸口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天知道什么鬼畜原因,嫂嫂长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人,聪明能干,温柔贤惠!但她,她居然精通黑暗料理。

  食物在她的概念中,只有熟跟不熟的区别。

  宁晏第一次尝试,差点误会嫂嫂贪图自己手上的田宅,要来谋财害命!

  大哥,娶媳妇你不能光馋人家身子啊!

  气氛一时凝固了,这一次,长腿小妞难得的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深受其害的两人,在这件事情上竟然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那,你发现了什么?”

  好一会儿,云岚才小声问。

  虽然她不明白,宁晏做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用,但显然,这个问题,非常容易暴露智商!

  懒得搭理她这点小心思,宁晏抬头道。

  “通过这几天打探的消息得知,大哥这个案子,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我盘算了一番,县衙里上到知县相公,下到蝇头小吏,几乎都翻了个遍,谁也没闲着。”

  “这就很有意思了!”

  宁晏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冷笑。

  “依据狼人杀定律,谁获利,谁就最有可能是凶手!大哥这次看来栽的还真是不冤,这里面的水很深,要对付他的,还真不是一般人。”

  “什么叫狼人杀定律……”

  云岚一脸好奇。

  “一款智商游戏,不适合你的。”

  “噢……”

  长腿小妞下意识的点点头,接着下一秒,眉毛瞬间拧起来。

  “宁知行……”

  眼看她又要炸,宁晏赶紧岔开话题。

  “大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心中已经有数,只是差一个人求证而已。”

  “谁?”

  果然,一说到关键地方,长腿小妞顿时认真起来。也忘了要找宁晏麻烦的事!

  嗯,看来这招管用。

  “嗯,他来了。”

  宁晏扭过头,顺着他的目光,一个三十几岁,身穿长衫的中年人,缓缓走进茶楼。打量了一圈后,中年人一脸惊疑的目光,落在宁晏身上。

  中年人叫周鸣,是县衙的文吏。

  看见宁晏,周鸣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转身就走。

  “周先生,你现在要是往后转身走一步,我就立马到公堂之上,当着县尊的面大喊,说你跟我大哥勾结,谋取库房重宝。”

  宁晏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但是落在周鸣的耳中,却像一道惊雷!

  库房一案,县衙人人自危,谁都巴不得躲得远远的,免得被溅了一脸。

  宁晏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这时候的他,就是属疯狗的,咬谁谁死。

  果然,周鸣傻眼楞了好半天,终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上前,坐在宁晏身旁。

  “宁公子,我只是县衙一个小小文书,宁班头一事,与我毫不相干,你又何必跟我过不去呀。”

  眼看周鸣苦着脸卖惨,宁晏只是淡淡一笑。

  “周先生,知道你好这一口清茶,我就在这等了你三天,可不是来听你说这个的。”

  三天!

  一旁的云岚瞪大眼睛,诧异的盯着宁晏。

  难道说,这三天下午,宁晏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茶楼,就是为了等这人。

  这人如此重要吗?

  长腿小妞瞪大眼睛,在周鸣身上扫了一圈,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库房一案,我大哥因此获罪,县衙上下现在也因此翻江倒海,热闹的很,周先生与我大哥交情不薄,难道就没什么跟我说的。”

  宁晏说完,让茶娘给周鸣添上一杯茶,然后怔怔的盯着周鸣。

  周鸣的神色,十分愕然!

  因为在玉香楼欠缠头金的事,宁晏的名声,在整个余杭县,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斯文败类都是在夸他。

  然而,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宁二公子,态度温和,但辞犀利,进退有度,跟自己平日里认定的形象,相差甚远。

  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但仅仅这些,也就罢了!

  关键是,宁晏一语中的。

  余杭县衙,因为库房一案,翻江倒海,这事一般的平头百姓不可能知道,富商士绅们,也不过捕风捉影的得到一点消息,但是身为县衙文书的他,却再清楚不过。

  s..book62432273953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调戏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