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飞行的玫瑰 > 第三十八章和芙蓉花姐妹蜀绣工坊的约定

第三十八章和芙蓉花姐妹蜀绣工坊的约定

  “你喜欢芙蓉花吗?”林晓愉看着英子手中的芙蓉花,轻轻地问了一句。“姐姐是在问我吗?”英子抬起头来,微笑着对晓愉说。姐姐点点头,也报以微笑。“真的芙蓉花我还没有见过,听林青说它和木槿花差不多,花更大,叶子也大。”“但姐姐这朵芙蓉花我非常喜欢,颜色由浅渐深,很是特别。”英子展开手帕,把芙蓉花捧在手心,细细品味。“我绣的是三醉芙蓉,真花早中晚颜色不同。”晓愉答道。“难怪这么栩栩如生,姐姐的绣工上乘,也是拜名师学的吗?”英子看着晓愉问,眼里充满欣赏。“你也喜欢刺绣?”“我姥姥和妈妈经常绣一些花草在日常衣物上,我觉得好看就跟着她们学着绣绣,很简单的。复杂的针法可没学过呢!”英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

  “我是跟剧团绣戏服的老师傅学的。他是有名的蜀绣大师,光针法就会一百多种。一件戏服各种针法交错使用,变化多端,每一件都是精致的艺术品。”林晓愉自豪地说着,眼里仿佛看到了光彩夺目的作品。“姐姐平时练功和演出那么累了,还有时间绣花吗?”一直旁听的李颖此时凑过来,好奇地问道。怕晓愉疑惑,英子马上介绍,“这是我同班同学李颖,我们都很想向您学习如何合理安排时间。”“妹妹们,我是把绣花当成了放松压力的活动啊!每当有空闲或者累得睡不着的时候,我就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绣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就那么专注地穿针引线,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听完晓愉的话,姑娘们若有所思。“有时候我真希望以后如果唱不动戏了,就专心做一个绣娘,做一个会一百多种针法的绣娘。花随玉指添春色,鸟逐金针长羽毛。”晓愉话语间憧憬着另一种美好的生活。

  英子不禁在想如果以后不用工作了,自己会选择怎样的生活呢?她会读诗看书写作,记录人生中的各种感动。她会养花种草养狗,在开满鲜花的山谷里修身养性。或者弹琴歌唱画画,在潮起潮落的海边徜徉。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有我爱的人陪伴才有意义。就像玫瑰谷里的闲适平静是因为有家人的存在。那个将与她一生相伴的爱人就是林青吗?他会对她不离不弃,直到天荒地老吗?

  “晓愉姐做绣娘也会是最漂亮的,手艺最好的蜀绣绣娘!”林青和如海伸出大拇指,齐声说。“你们两个臭小子要捧杀我呀?我还差的远呢。晓悦的手艺倒是突飞猛进了!”林晓愉拉起晓悦的手轻轻抚摸着,满脸疼爱。“王师傅的虚实覆盖针法我还没学好呢,鲤鱼鳞片的质感还出不来!恐怕这个寒假每天练习时间还要加长。”晓悦遗憾地说。“你们姐妹俩都是好学之人,他日必不是凡夫俗子!”廖一凡憋了很久,终于适时地插了一句。“哪还用等到他日,今日现时就已经是仙女了!”林青诙谐地叫到,大家都呵呵地笑了起来。“油嘴滑舌!”晓愉用手指点了一下林青的额头,林青顺势倒向英子,英子一把扶住林青,两人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我们很想看看你们的绣品呢!”“近距离欣赏四大名绣之一的蜀绣该多享受啊!”英子和李颖边说边渴望地看着晓愉姐妹。“王师傅的绣品都在剧团的服装库和工坊里,真是值得一看。我们只绣了些小品,还没出徒呢,也放在工坊里凑数。你们如果想参观,我跟师傅约一下吧!”晓愉见她们态度诚恳,也想给大学生们介绍介绍四川的两大文化特产:川剧和蜀绣,更想多了解一下弟弟林青喜欢的英子,便答应了。她可要替这么优秀的弟弟相看相看,替叔叔和嬢嬢把把关。“明天我正好休息,就带你们见识见识吧!”“太好了,谢谢姐姐!”姑娘们欢呼起来。

  等把同学们送到招待所返回家的时候,林青打开家门,看见林晓愉坐在客厅等他。自从晓愉姐来到成都读戏校,父母就把琴室安装了一个上下床,便于表姐周末居住。晓悦妹妹们假期也来玩儿。林青从来都没有独生子的孤独。林家兄弟就是一个大家庭,他的假期总在城市和乡村两地度过,成都和广元的山村到处都是他和表姐妹、表弟的欢笑声和打闹声。直到有一天晚上,晓愉姐也是这样在客厅里等他上完晚课回来。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林青心头一紧。刚才还谈笑风生的表姐现在有些严肃地叫他坐下谈谈事。“知道你累了一天,照顾同学游玩不容易。听说今天还有女同学伤到脚非要提前回去,还非要你陪着去治疗?”林晓愉问道。“姐姐消息还挺灵通,是哪个告得密?今天在场的几个同学你只认识汪海,一定是他说的。你把他策反了?姐姐好厉害!他可是我铁哥们啊!”林青开起玩笑,做出一脸无奈又无辜的表情,倒把晓愉逗乐了,说道“油嘴滑舌!我跟你聊正事呢!”

  “那个女同学为什么非要提前回去?不顾其他人的意见”“她可能很疼吧,忍受不了。”“为什么非要你搀扶着,非要你陪着去治疗?”“我是当地人,又是领队当然找我了。”“那医生看过说伤势如何?”“倒没啥问题,可能扭着了,休息休息就好了!”“那你认为这个女生为啥子这样表现?”“女生吗,可能忍受能力不太强”“想听听我这个女生的感觉吗?”“当然想听你的分析啊。女生视角,还原真相。就像当年你帮我处理女生夹在我书里的字条和劝退那个天天跟踪我的小尾巴一样。”林青本来没有多想,忽然觉得姐姐的直觉可能真有些不同发现,就笑着洗耳恭听。“她故意制造机会和你亲近,不在乎别人。有心机又自私。”“没姐姐说得这么严重吧!她只是娇气一些而已。”“我在戏校和剧团演出什么人没见过,一个刚上大学的女生就有如此表现,以后不知会如何呢!”“没那么严重。姐姐这口气越来越像我老妈了!”“我得提醒你一句,这个女生你可得防着点,不简单!别跟她太近,否则”

  “你们姐弟俩还不睡呢!太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这时林妈妈走进客厅督促姐弟俩休息。“好的,好的!”林青他们赶紧各自回房间睡下。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