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飞行的玫瑰 > 第三十七章火堆旁表姐的故事

第三十七章火堆旁表姐的故事

  散场了,林青把团友们送回招待所后,邀请英子、李颖、廖一凡和汪海几个以及如海兄妹,一起跟表姐妹吃饭聊天。卸了妆的表姐林晓愉短发,一身胭脂色休闲小西服,干练利落又时尚。说起小时候因为喜欢叔叔的川剧表演,而从广元老家来成都的戏校上学,林青爸爸可帮了大忙。“叔叔不仅专业上指导我,帮我拜旦角师父,还和嬢嬢(婶婶)一起让我住到林青家照顾我。”林晓愉看着林青笑着说:“我和林青是一起长大的,他从小就调皮,没少挨我的拳脚”“谁打得过你这个‘穆桂英’啊,武旦练的都是真功夫。我打不过就跑,才不会等着挨揍呢”林青说着嘿嘿地笑起来,“邻居和同学都不敢惹我这个厉害的表姐,我自豪地很呢!”大家纷纷点头赞同。

  “有个能保护爱护弟妹的哥哥姐姐真好啊!”英子看着谈笑风声的林青姐弟,心生羡慕。她是家里的大姐,小时候爸爸妈妈在高原支援边疆建设工作多年,一直跟姥姥生活。后来爸爸考上研究生留校工作才和他一起生活。妈妈还没调回bj的那几年,爸爸工作忙,英子要帮助照顾弟弟和妹妹,从吃饭穿衣到学习都要过问,她一下子长大了。得亏妈妈在她高二的时候落实政策调回来了,不然她真不知怎么让爸爸一个人管教在青春期的弟弟和妹妹呢!

  “我们几个男生可淘气呢!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晓愉姐姐,她一瞪眼,一挥手,我们就赶紧回家了。”如海心有余悸地摸摸头,傻笑着说,“她可是我们的护身女侠。有一次别的初中的几个高年级混混找茬打我们,被找林青来的晓愉姐碰到,一个踢腿一个背挎就打翻在地,几个小混混连忙求饶,落荒而逃,再也不敢逞强了!”“晓愉姐姐英姿飒爽,女中豪杰!我们敬姐姐一杯!”如溪和晓悦率先举杯敬酒,英子和李颖也起身和晓愉碰杯致意,男生们也一一祝贺今晚演出成功。

  “晓愉姐现在是川剧团的台柱子,不仅武旦出色,闺门旦、花旦、仙狐旦甚至奴旦也扮得活灵活现!”林青得意地对大家说。“我看过姐姐演的《西厢记》中的崔莺莺,那个大家闺秀,笑不露齿,行不动裙,端庄淑雅。可《槐荫记》中的七仙女漂亮妩媚,嗓音清亮,仙气飘飘。迷死我们了!”如海忍不住陶醉在七仙女的神采回忆里,看得英子几个也回到了刚才舞台上的白蛇文武兼备的飒爽英姿里,再看看眼前的晓愉姐姐竟是她们的扮演者,越发觉得幸运相遇。

  “这么多不同的角色怎么能自由转换呢?”当李颖听说有时候一场折子戏演出中,晓愉需要扮演三个以上不同的人物时,对旁边的英子说。“这得有天赋,演员的艺术天赋,不是一般人努力就能演好的。”英子感慨地答道。她看了看旁边谈笑风生的林青,又仔细观察侃侃而谈的晓愉,两个人眉目间流露出的英气和柔情似曾相识。英子想了想,“对了,林青爸爸的眉宇间也是同样的感觉。看来这种刚柔并济的神气是林家的家传。”她越发喜欢这种感觉,从小爸爸就告诉英子希望她成为一个外柔内刚,秀外慧中的女子,林家姐弟不就是这样吗?

  坐在林青对面的林晓愉看似不太在意林青朋友们的夸赞,一直说过奖了,只是比别人多努力一些罢了。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为了演好每一个角色付出了她所有的心血。四岁以来,她的每一点进步都是无数汗水、泪水和血水的结晶。出生在川北的农村,从小就被当做男娃子养的她有两个妹妹,直到弟弟的出生才让妈妈舒了一口气。由于出身地主,爸爸和同样出身不好的妈妈平时为人低调,在生产队里勤劳肯干才没有被挨斗。但爸爸把全家的希望都放在男孩儿身上,认为只有男娃子才可能光宗耀祖。这也是后来弟弟出生后,林晓愉假装睡着了,听到爸爸和叔叔的谈话才知道的。七月的那一夜她整夜没有合眼,偷偷地在被窝里哭红了眼。全家人沉浸在新生儿到来的欣喜中,只有二妹晓悦问姐姐的眼睛为什么肿了,她回答说不小心碰到桌角了。晓悦跑去告诉妈妈,妈妈正忙着给弟弟喂奶,让爸爸看一看,爸爸正在招呼参加弟弟满月酒的亲戚邻居们,告诉妹妹让姐姐过来如果还疼的话。晓愉忍住眼泪跑开了。

  在村子边的山里游荡了一天,饿了就摘果子吃,渴了喝点溪水,倒也自由自在。要不是天快黑了,怕野猪和豹子出现,晓愉真不想回家。流水席要吃三天三夜,院子里点了火堆亮堂堂的。她盘算了一整天,决定和在成都川剧团的叔叔商量一件事。她慢慢走向她最佩服的叔叔,那个四岁就教她练功的和善,帅气又有些严厉的启蒙师父,她要让他带自己走,去上戏校,开始她实现梦想的旅程。

  “我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能像男孩儿一样光宗耀祖的。”林晓愉有些微醺,嘟囔着。“姐姐,你太累了,没事吧?”林青温柔的声音响起,温暖的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晓愉抬起头,意识到刚才自己走神了,竟回忆起儿时的那段往事。原来饭馆院子里也升起了火堆,就像弟弟满月酒那天的一样光亮。“我永远感激你爸爸对我的培养!要不是他把我带到了成都来上戏校,我还不知道在哪座山里砍柴呢!”林晓愉拉着林青的手说道。“你这话说了上百遍了,有人夸你时,你就总说一遍,都快成祥林嫂了!”林青笑道,转头对跟在身后的英子说,“看我这个姐姐,年纪不大,却比我妈妈还唠叨!”随后转向晓愉,“姐姐,给你介绍一下颜英子,我们大学法律系的才女。”

  晓愉站起身,伸手要和英子握手,不料碰倒了一瓶啤酒,胭脂色的西服上洒湿了一片。英子急忙从衣兜里掏出白色的手帕,帮晓愉擦试衣服。林晓愉心想这个小妹挺懂事,一眼看到洁白的手帕上绣着一朵盛开的芙蓉花,这不是自己的绣品送给林青的吗?她看看满含温情的看着英子的弟弟林青,又看看秀发飘飘,端庄优雅的英子,明白了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