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15章 树与黑龙

第15章 树与黑龙

  1

  又过了一天,一点收获都没有,这个村子看起来很正常。

  泉奈从不怀疑斑哥和他的业务能力,不过现在他陷入了怀疑之中,那个掳人的“人贩子”莫不是会术法,不然怎么藏得这么好?

  要掳去一个年轻力壮的人首先就要有强健的体魄,这里是采石场,即使吃不饱,大多数男子也是足够身强体壮不会轻易被掳走。

  因为听从了多罗罗的话,现在他们的搜查也加入了晚上的,虽然忍者的确不需要太久的睡眠,但这样一无收获的找下去也的确令人心烦。

  太阳还在山下但微薄的晨曦已经快撑开夜的幕布了。

  天就快要亮了。

  一个憨厚的男子正抓着一个女人的在路上飞奔,那个女子正是阿萩。

  “在天亮的那一刻,我们要走到那边,我知道你很辛苦,但忍一忍。”男子开口道。

  这一边,荣站在山坡上没睡觉,斑和泉奈站在她的身后,在夜的掩映下,谷中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多罗罗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那正是她来时在森林中听到的妖怪蜘蛛的声音。

  “果然她就是掳人的人贩子!快动手吧,阿力给!”

  看到阿萩身旁的那个男子,多罗罗对他说:“大叔,你快离她远点,小心被吸干了!”

  “杀掉这个妖怪我们就能吃饭了。”

  此时多罗罗和百鬼丸因为没钱已经很久没吃过饭了。

  男子开口了,“你说阿萩是妖怪?”

  阿萩愣了愣,但只见下一刻,男子就挡在了他的前面。

  “你听不懂我说话吗?”多罗罗苦恼地开口,“我说这个女人是妖怪还是人贩子啊!”

  “人贩子是我,是我引路放大家逃走的。”

  这里是采石场,为了吃饭,他们不得不替领主工作,但就是这样,领主也没有让他们吃饱饭,为了寻找到更好的生活,于是村子里某些人就想逃出领主的控制。

  男子就是引路人。

  隔着这么远荣是听不见下面的动静的,但她脸上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就是我喜欢人类的原因。即便落在污泥中也仍会发光,对吧,姐姐。”

  荣的脸上蔓延出了一片黑色藤蔓的痕迹,就像一道道被火灼烧之后留下的碳黑色的疤痕,她的眼睛变成了墨绿色,如同一泉深潭,里面藏着毫不掩饰的恶意,荣的脸上扭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或许他此时已经不再是荣了,他是荣双生的神祗,祂的弟弟——枯。

  枯身后跟着两个脸上同样有黑色藤蔓花纹的人,那是泉奈和斑。

  2

  这是一片混沌的黑暗,有绿色的点点的荧光,这些荧光像护身符一样仅仅贴在他身上,上面有荣的气息。

  无边无际的黑暗,像大海一样涌动,怪异嘶哑的呓语在耳边响起,斑顺着绿色的荧光走到了一颗黑暗中的大树旁。

  树下有一只睁开了眼睛的巨大的黑龙。

  斑站在祂的身边还不及祂的爪尖大。

  黑龙吐出的黑色的龙息腐蚀着那棵巨大的树。树比黑龙还要巨大,茂密的荧绿色的树叶挂满了枝头,在四周茫茫的黑暗的推动下不住地摇曳着。

  斑有些迷茫,他脑海中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是下意识地寻找着。

  泉奈呆呆地站在树下,他看起来比斑还要迷茫。

  “斑哥……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泉奈,小心一点。”

  斑小心翼翼地走进那棵大树,黑龙竖起的墨绿色瞳孔随着他们的动作而转动,像是受到了某种能量阻挠的恶意的生物。

  两个人绕过黑龙往里走,越往内,大树的长长的气根就越是粗大且茂密,像是一只只恶意的毒蛇正装作树根窥伺他们。

  直至走到大树跟前。

  巨树夹杂一琥珀而生,琥珀中是以位他们熟悉的少女——

  荣。

  无论如何,荣是一位神祗。

  万物都深爱着祂,荣天生就有着万物的好感。

  但枯不同,祂是万物所厌恶甚至恐惧的。

  祂生长在黑暗中,开出了一朵恶臭满溢的花。

  如果说荣是母神最疼爱的孩子,那么枯便是母神最厌恶的孩子。

  尼德霍格,那是枯的另一个名字。

  在废土的神话中,是一只盘据在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荣)的底部,不断啃蚀着其根部的一条黑龙。

  传说在通往雾之国“尼福尔海姆”的“世界之树”树根旁边,潜伏着一条叫“绝望”的黑龙,与其他无数蛇类一起盘踞、啃食着树根。当树根被食尽,世界之树腐朽,世界就会毁灭。

  这是废土中人人都知晓的写在神典上的故事。

  但是斑与泉奈并不知晓。

  他们只知道,自己窥探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属于荣的秘密。

  荣睡着了。

  当神明闭上了祂的眼睛,绝望的黑龙便睁开了眼。

  枯望向山谷中发生的闹剧,嘴角上扬,满是刻毒的墨绿色眼睛无机质地乱转着,最终,视线停留在了一处狭隘的石缝处。

  那里,一个身着白衣上面绣着萩花的女子和一个男子共同站立着,他们的几米开外是一队领主的走狗。

  为了抓住掳人的人贩子,领主发布了赏金任务,说是抓住人贩子就有赏金,但这只是领主用来挑拨村人关系好找出人贩子的计谋,抓住人贩子根本就没有赏金!

  如今人贩子就是这个憨厚的男子,他正带着妖怪阿萩出逃。

  “把他和妖女一起杀了!”

  阿萩愤怒地回头,一张脸扭曲到变形,接着变成了一个人脸蛛身的怪物:“你们这群混蛋!我要把你们一个不剩地吸光!”

  说着几缕蛛丝就缠住了几个领主的走狗,剩下的人看到妖怪恐惧地逃走了。

  百鬼丸看到了阿萩身上闪烁的红色的斑点,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前砍断了阿萩的几根蜘蛛腿,作为代价,百鬼丸被暴怒的阿萩扫到了墙上。

  “阿力给!”多罗罗担心地大喊。

  男子已经身中几箭,血流的地上到处都是。

  “这个村子是没有医生的吧,我会带你走,我不会让你死的。”阿萩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悲伤地说。

  此时,阿萩忽然听到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是谁?!”阿萩回头,恼怒地看向打断自己的人。

  多罗罗看到那个美丽的少女缓缓走来,或许此时她更像一个少年。

  少女的脸上攀附了黑色的纹路,看起来丑陋却又有种奇异的美感。

  “我就是医生哦。”

  枯笑着开口,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百鬼丸挣扎着要起来杀掉这个妖怪,枯挡在了他的面前。

  百鬼丸迟疑了,他能感受到,若是自己执意闯过去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

  此时他眼中的灵魂已经不是那个纯白色的灵魂了。

  是如同沼泽中的烂泥一般的黑色。

  “我就是医生哦,专门医治绝望的医生。”枯重复了一遍,“阿萩……治好一个要死的人,是有代价的哦。”

  阿萩激动地开口:“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你能治好他。”

  “啊嘞,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啊,‘无论什么代价’——即使是你的灵魂也在所不惜吗?”枯像一个引诱人堕落的魔鬼一样循循善诱着。

  躺在地上的人开口了:“阿萩,不要为了我这样……”

  “可是——”

  “阿萩……”

  阿萩低下了头。

  “真是令人作呕的爱呀。啧,没意思。”枯瘪了瘪嘴,好像看到了什么恶心至极的场面,随后一枚黑色的火焰忽然燃烧,阿萩和男子相拥着死去。

  阿萩是对的,枯绝对不是好人,他只想看别人绝望的模样。

  枯干呕了几下,晃晃悠悠地走向了百鬼丸,“少年,想要回魔神夺走的一切吗?”

  百鬼丸从出生起就被魔神夺走了12个器官。

  多罗罗挡在了百鬼丸面前,:阿力给,她看起来不对劲!”

  “少年,相信我,我能让你去取回你的一切。”枯脸上是扭曲的恶意,他嘴角含着笑眼睛却刻毒地眯起。

  百鬼丸站了起来,他把刀对向了枯。

  枯烦躁地扯了扯头发,正要说什么。

  一阵风却吹过来送走了百鬼丸和多罗罗。

  枯收敛了神情,嘴角下搭。

  “姐姐。”

  神明不会一直都注视人间,更何况是荣和枯这样破破烂烂的神明呢?

  但荣的状况比枯要好一点,枯只有偶尔才会苏醒,荣放纵枯出来玩,因为荣需要修养的时候,只要荣一离开,这具身体就会开始腐烂,所以不得已荣让枯掌管了身体的权限。

  “不要这样,枯。”

  “我会生气的。”

  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姐姐!不过是几个人类!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枯,人类有自己的人生,不要插手。”

  枯很生气,他气呼呼地把身体让给了荣,于是绝望的黑龙闭上了眼睛。

  他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为了几个蝼蚁而生气。

  3

  此时,泉奈和斑正围在世界树的琥珀旁边,琥珀上是光滑的,但有几道很碍眼的划痕。

  上面刻着“尼德霍格今年三万岁了”然后,是一道高度,仅仅只到斑的膝盖。

  “尼德霍格今年十六万岁了。”,又是一道高度,高度快到世界树的树冠,不知道为什么,泉奈和斑都看得很清楚。

  “斑哥,这个叫尼德霍格的应该是外面那条龙吧。”泉奈大胆地猜想着。

  “不知道,大概是。”

  “泉奈,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来的吗?”

  泉奈迟疑了片刻,接着开始回想,“我们好像站在荣后面侦查村子的情况,然后就到了这儿。”

  说着,泉奈就摸了一下琥珀上的划痕。

  他以为这样没事,因为在琥珀的背面,他们摸到琥珀也没事,但泉奈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斑大惊,“泉奈!”

  泉奈眼前出现一片白光,这在黑暗中呆惯了的他很不习惯。

  【“姐姐,你疼不疼啊?”尼德霍格拖着自己的小龙尾巴对着对他而言是庞然大物的尤克特拉希尔说。

  小小的胖乎乎的黑龙身上冒出的黑色火焰灼伤了世界树的树根。

  尤克特拉希尔温柔而平和的声音从琥珀中传来,“我不疼,枯,你一定要好好的长大,然后替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我会的啦,姐姐。”小黑龙玩着自己的胖尾巴,漫不经心地回答。】

  枯和荣,是姐弟对对方的昵称,这时候的小黑龙三万岁了。

  姐姐是世界树,而弟弟是靠杀死世界树而成长的绝望的黑龙,当弟弟长大的时候,姐姐就会死去。

  这样的命运,就像宇智波。

  靠着杀死亲密的人而获得力量。

  泉奈心想。

  记忆继续上演,泉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个奇怪的空间,不过这里的姐姐很显然是指荣,处于好奇,泉奈认真地看了下去。

  【“姐姐!母神大人为什么不喜欢我啊!”黑龙生气了,矫健的身姿和不同以往的黑色的滚烫的火焰灼烧了一大片树根,但黑龙只是仰头看向天空,没有在意脚下的事。

  世界树在世界的边缘,这里永远是一片茫茫的白,此时却染上了从黑龙身上飘出的邪恶的黑雾,世界树的叶子也黯淡了很多。

  “我会永远爱着你的,枯。”

  温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响起,但黑龙却并不领情。

  “姐姐,只有母神大人才懂得什么是爱。”说罢,黑龙就振翅飞走了。】

  很像什么三流小说里的故事。泉奈心想,但这或许是荣所亲身经历的。

  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泉奈心里冒出来一个诡异的想法。

  这样荒诞而不切实际的想法。

  泉奈想过自己是如何喜欢上荣的,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好像在不知不觉间,荣便慢慢地侵染了他的内心,就像某种慢性疾病一样。

  如果荣真的是影像里的那棵树的话,那自己是喜欢上了一棵树?

  泉奈还有心思开玩笑。

  【大地龟裂,树木干枯。

  黑龙奄奄一息地回到了世界树的树下。

  “姐姐,我好疼啊。”

  没有回应,世界树也步入了死亡。

  黑龙慌了,他试图寻找琥珀中的少女。

  没有,什么都没有。】

  泉奈闭上眼,他不知道当自己死去的时候斑哥是怎么样的,但斑哥一定不能死。

  “泉奈,怎么样了?”

  入眼,是荣在关切地看着自己。

  刚才,他怎么了——

  忘记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