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14章 泉奈与斑

第14章 泉奈与斑

  1

  “很抱歉,打扰了,你能允许我们在这里歇一会儿吗?”

  看到那个女子,荣脸上露出了一抹称得上夸张的笑容,但很快这笑容就被抚平,变成了温和而平淡的笑,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这里又不是我的,随便你。”女子微阖着眼看起来似乎不太在意。

  很奇怪,至少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后荣就表现得很奇怪,莫名其妙地向陌生人搭话,莫名其妙地提出一些失礼的要求,这不像是泉奈所熟识的人。

  泉奈看着温柔笑着的荣不动声色地想着。

  是不是某些替换人心的忍术呢?一定是那帮子千手在荣的身上做了一些邪恶的实验,绝对有千手扉间!毕竟他看起来就不正常!

  在感情降温之后,某个宇智波少年的理智终于回笼了。

  荣踏进这个简陋的屋子坐在榻上。

  女子看起来不是很愿意搭理她。

  “你有名字吗?”荣轻声问。

  女子刚刚要开口说不就想起那个给了容身之榻的男人为自己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阿萩。

  因为他是在萩花丛中发现自己的。

  阿萩漫不经心地想着,随口说到:“阿萩,我的名字。”

  “阿萩,”荣慢条斯理地说着,似乎在咀嚼这个名字的妙处,莫名有一股优雅,“很美的名字,和萩花有关吗?”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泉奈站在外面警惕着,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卫士一样。他没参与进女眷们的聊天,连算是半个女人的多罗罗也感到无聊走开了,大概是去找百鬼丸了吧。

  很快就到了晚上,这家的男主人也回来了,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憨厚眼神却清灵的年轻人,浑身都是灰,看起来刚刚挖完矿回来。

  年轻人看到荣和泉奈愣了几秒,“你们是……?”

  “抱歉,打扰了,只是看到家里有一位美人所以唐突地想要聊聊天。”荣露出一个相当标准的笑容。

  年轻人一时被荣的笑迷惑住了,不过很快就清醒过来,“啊……你说的是阿萩吧?她确实很漂亮。”

  年轻人黝黑的脸不由得红了,他挠挠头说道。

  泉奈自从年轻人回来就像猛兽盯住自己的猎物一般仔仔细细地盯着年轻人,他很确信,年轻人在说到阿萩的时候会下意识的紧张,不过这种紧张也不过一瞬间罢了。

  “要是这样那就不叨扰了。”荣满面笑容地挥手告别,让人不禁联想起宇智波灵。

  在猫派的宇智波一族,犬派的宇智波灵就像一只狐狸一样,整天笑眯眯的,满肚子黑水,事实上如果不是宇智波灵,或许宇智波火核至今都找不到对象,因为宇智波火核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猫派,一个一被戳中就浑身炸毛的男人。

  此时的荣给泉奈的感觉就像是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宇智波灵,笑容里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泉奈灼热的视线太过耀眼,荣转头看过去,深绿近墨的眸子在灯火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泉奈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眨了眨眼,却发现荣的眸子依旧是那样翠绿,好似一汪碧潭,清澈得可以看见世间万物的身影。

  是火光太摇曳自己看错了吗?泉奈不敢肯定。

  “泉奈,怎么了?”

  泉奈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眼花了。”

  夜晚的虫鸣穿进耳朵里,天空中还可以看见低飞的黄绿色的萤火虫,到处都是星星一样的灯火,忽闪忽灭,暖橘色的灯火摇曳了少年的心。

  泉奈看着漫步在灯火下的少女,有心问出那个深藏心中的问题,但是满腔的热血却又化作了缠绕在唇齿间的忧愁,怎么也驱赶不走,只能当做苦药咽下。

  但最终他还是上前几步拉住少女的和服,“我……”

  “泉奈?”少女疑惑地回头。

  “没什么。回去吧。”

  泉奈牵着少女的袖子往前走。

  萤火之辉静静地流淌着,注视着少年和少女。

  少女却立在原地,婆娑的树影与他和她的影子交织,一起在灯火里明灭。

  “我一直有在听泉奈对我说的话哦,所以,无论如何,泉奈一定要对我说,我会一直听着的。”

  泉奈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升腾出了雾气,他只希望夜晚的风能够凉爽一点、再凉爽一点,这样就不会让她看见自己这样狼狈而不堪一击的模样了。

  “……我知道的。”

  他知道的。

  一直都知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闻名则喜,见之如狂吧。

  2

  回去的时候多罗罗正在和百鬼丸说小话,斑靠在神庙的门口一脸冷淡地闭着眼。

  看到自己的弟弟回来他睁开眼,“没有忍者的痕迹,不是忍者所为。”

  “我们在村子里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个任务看起来没那么简单。”泉奈皱着眉头说。

  “阿力给……妖怪出没……天黑……”

  多罗罗的话隐隐约约传来,泉奈听力好,听到了全部,他和斑对视一眼,显然多罗罗两人知道点什么。

  泉奈走上前拍了拍多罗罗的肩膀,“多罗罗,你知道什么吗?我们可以给你报酬。”

  多罗罗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和阿力给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吸人精气的蜘蛛妖怪,这个妖怪恐怕只会在黑夜里出没,所以白天是找不到的。”

  看了一眼荣,多罗罗继续说:“不过你们可不要随意去找妖怪的身影,因为有阿力给我们才敢去找妖怪的。”

  再问多罗罗也问不出什么了,因为她看起来也不知道。

  “妖怪?听起来像是奇闻异志小说里的啊,看来今天晚上才是重头戏啊。”泉奈说道。

  “泉奈,你看着荣,我再出去调查一下。”

  “斑哥,我不同意!这是我接下的任务,我……”泉奈试图用长篇大论让斑老老实实地守着荣,然后自己出去,看起来就像一个非要出去工作因而和丈夫吵起来的家庭主妇。

  但斑只是看了泉奈一眼,然后说:“好。”

  泉奈:……总觉得怪怪的。

  多罗罗和百鬼丸离开了,泉奈也离开了,就剩下斑和荣。

  长久的沉默之后,斑道:“要出去走走吗?”

  青年的脸在黑夜中看不真切,他或许是抱着莫种目的才让泉奈离开的,可就连青年本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想了什么。

  只是觉得如果能和少女再多相处一段时间,那样似乎也不错。

  黑暗中,斑的眼睛就这样贪婪地盯着荣,像一只野兽看向闯入自己领地的一只瑟瑟发抖的小毛球,毛球还没有自己遇上凶兽的自觉,在凶兽的注视下怡然自得地整理着自己的羽毛。

  台阶似乎永远都走不完,青绿攀延上台阶,陌生的情绪在胸口处泛滥。

  “荣,你觉得……泉奈怎样?”

  荣还是那样温和,她用一种平缓的语调慢条斯理地开口。

  斑只觉得心里好似悬挂了半吊水,在晃晃悠悠荡着秋千,提起来放不下。

  少女樱色的嘴唇轻开,战场的凶兽的不禁轻捻了一下指尖的衣角。

  “泉奈很好呀……我很喜欢泉奈。”

  “咚咚咚——”说不上是心跳的声音还是提起的半吊水落了地并且撒满了心脏,只是浑身都湿漉漉黏腻腻,一口气好似被放下又好似再次提起,堵住了血管,凝滞住了血液,斑脑中只剩少女的声音回荡。

  ——“我喜欢泉奈”

  是“喜欢”啊。

  巨大的失落感笼罩了这个青年,就像被重重锁链困住的凶兽无奈的嘶吼着浑身的毛都炸起,但是无济于事。

  只能无济于事。

  因为,泉奈……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斑的表情重归沉着,他一直是这样的,冷淡疏远,连族中的小孩都畏惧他,他不讨喜,这件事是早就在心中知晓的,除了亲人,没有人会说“斑大人啊,那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只是心脏为什么……好像停滞住了。

  从深处涌来的海浪般的伤感要将他淹没,搅碎,再将他重新塑造成一个“宇智波斑”。

  他好像……不想再成为“宇智波斑”了——一个要与挚友为敌的可怜虫,一个在众人期待中华丽地死去的“宇智波斑”。

  “我啊……也很喜欢斑君。”

  从山顶吹来的风拂过了斑颤抖的纤长的睫毛,拂过了荣飞扬的樱色的长发,拂过了谷中明灭的灯火,拂动了人心。

  嗡鸣声响彻斑的耳朵,他听见了什么,好像又什么都没听见。

  “你说……什么?”

  斑愕然回头,少女站在黑暗中,站在几节台阶之外,站在风中,风凌乱了她的长发,也凌乱了他的心绪。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