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1

  扉间有些无奈地站在拥挤的人群中,柱间一转眼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真是的,笨蛋大哥。

  旁边是一条安静的小巷,巷子里昏暗没有灯光,穿过这条巷子是另一条街道,扉间停在巷子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扶了扶额,叹了一口气。

  人太多了,完全找不到柱间啊。

  他转身走进长长的巷道里。

  越走便越是黑暗,直到完全没有外界的灯光,只剩下天空中的烟花与银河在发着光,烟花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像蒙了一层纱一样听不真切,晚风吹过巷道口携来了一阵清爽的凉意,扉间微眯着眼放松地走到了另一处巷道口。

  远远的,他就看见巷道口有一块石墩,石墩上坐着一个看不清的少女,她安静地坐在石墩上,乖巧地看着外面的人群,似乎在等什么人。

  扉间没有在意。

  直到渐渐的走进。

  暖黄的灯光拉长了少女的影子,扉间满满踩过影子往前走,一步两步……

  余光中撇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荣?!”

  扉间大吃一惊,少女似乎感知到了他,抬起头,空泛的翡翠色眼瞳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深邃,水光反射出了他的倒影,像水乡里那豆摇曳在水里的灯火,朦胧而破碎,充满了故事感与神秘感。

  “是扉间大人吗?”

  “荣怎么在这儿?”

  荣坐在石墩上抬头望着他,“我在等泉奈。”

  “……那家伙?”

  扉间皱眉,宇智波果然还是把荣抓走了,不过看起来待遇不错,“荣,你想回千手吗?”

  既然遇见了是肯定要带回去的,如果荣不想回千手的话他会把她安置在一个远离战场的偏远乡下的,这样也不必再牵扯进宇智波和千手的战争了。

  “扉间大人,你想要带我回去吗?”

  “当然……等等!你不会想留在邪恶的宇智波吧??!”

  扉间眼睛睁大,他从未想过这种方向,也没想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荣就被“洗脑”了。

  扉间的眉头狠狠地纠缠在了一起,“我先带你走。”

  温热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衣角厮磨间扉间与荣已然换了个位置,一路上扉间很警惕,确认了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以让人追踪到自己,一路上荣不吵也不闹,十分的乖巧,这很让人难以想象她居然会想留在邪恶宇智波。

  扉间认为宇智波是邪恶的,不仅仅在于宇智波诅咒的写轮眼,还在于宇智波一脉相承的疯狂与偏执。

  与宇智波写轮眼名声齐名的,是他们扭曲与极端的思维方式,这无疑与爱的一族千手相去甚远。

  “荣,你为什么想要留在宇智波?”

  千手难道不好吗!!!

  扉间面对着荣,他把荣放在了山坡的一块岩石上,这里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绿色的原野和璀璨流动的银河,还有山坡下毫无遮掩的明明白白的流动的街市。

  天上的烟花只有零星还在绽放,此时恐怕已经要午夜了。

  “因为宇智波的大家都很好。”

  荣歪着头解释道。

  “沙耶阿姨战死了,桃华很想你,柱间一直为自己离开你去了前线而愧疚,千手的大家都很想你,回千手来吧,荣!”扉间很认真地说。

  如果按照往常惯例,他是不应该这样做的,只要打晕了把人带回去就好,可是现在他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心情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也许是真的不想少女违背自己的意愿吧。

  “但是大家都对我很愧疚,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扉间大人,感情的基础不应该是同情和愧疚,我想,如果要开始的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吧。我只想明白什么叫做‘爱’。但是以同情为前提的感情是不会有真正的‘爱’产生的。”

  什么叫做“爱”?

  这是困扰荣很久的一个问题,人与人之间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爱,但是爱究竟是什么,什么样的羁绊才称得上爱,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到了什么程度才会有爱产生?这些问题让神明大人十分的不理解,就像神明对于自己的兄弟姐妹最高也只会有“喜欢”一样,“爱”是母神赋予他们的,最崇高的感情。

  母神“爱”着他们,这是让伟大的神明大人感到无比幸福的一个认知。

  在母神陨落的那天,大地漆黑无光,所有的星星都闭上了眼睛,太阳落入了西方的边沼之地,月亮藏进了云的影子中,风正在呜咽,花朵不再开放,她一百三十八个兄弟姐妹为母神的陨落而悲伤着。

  在至高神陨落的那一天,“爱”也彻底的死去了。

  “爱”是造物主赋予生灵最宝贵的财富。

  扉间一时之间愣住了,他皱着眉头思考着荣的话,眉头越皱越深,他抿着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

  “扉间大人,”荣抚平了扉间的眉头,“不必您为我担心,我会好好活着的,不要因此有负罪感,也不要因此而自责,人都是自私的,而您只是为了千手而已……”

  话还未落,扉间就坚定地握住了荣的手。

  “荣,我会……”

  扉间软软地倒了下去,他的身后有一个黑色人形的东西。

  荣皱起了眉,她没有感受到这个东西的生命气息,但她能感受到它传递出来的扭曲的怨念。

  像是神明魔化后留下的意志。

  “你是谁?”

  “啊,初次见面,我是绝。”

  “绝?”荣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确定自己并未听说过。

  绝桀桀的笑了几声,“我是谁不重要,你不想回千手吧?我是来帮你的。”

  荣把挡在眼前的头发捋到耳后,语气平缓:“回千手也可以,对我来说在哪儿都一样。”

  黑绝噎住,那你还对千手扉间说了那么一长串话!

  对于荣来说,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她喜爱着所有人。

  只不过千手的人确实会对她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感情,而这些感情会干扰她的判断而已。

  “不过,这个世界上也有神明吗?”

  荣把视线转移到天空中,那里星光璀璨,只有一轮淡淡的月亮的虚影。

  “月亮上面的……究竟是什么呢?”

  黑绝大惊,他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我只是你的意志罢了,你不知道的问题我也并不清楚。”说罢黑绝便消失在了泥土里。

  荣没有去管那个仓忙逃走的黑色人影,扉间正躺在地上静静的睡着。

  如果醒了的话就要邀请自己回到千手吧?

  荣有些苦恼的想着。

  于是她越过扉间向山坡下走去,风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庞,荣的速度越来越快,明明走路的频率并不快,甚至还很悠闲,但她的身形就好似飘忽不定的风一样没用多久就走到了城镇的街道上。

  回到街道上她就感知到泉奈正在着急地找她。

  荣想了想,去小贩那里要了一个苹果糖,“泉奈!我在这里!”

  “荣!”泉奈听到荣的声音挤开周围的人,皱着眉看着荣,“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买糖。”

  “买糖跟我说一声啊,一声不吭就走了,我会担……咳、你怎么走这么久?不是说累了吗?”泉奈有些不满的鼓了鼓腮帮子,把钱递给了卖糖的老板。

  一边走,荣一边吃着糖,泉奈内心的情绪很复杂呀。

  “泉奈会担心我吗?”

  “当然不会!”几乎是同时,泉奈就做出了回答。

  “是吗?原来泉奈很担心我呀。”

  荣眨了眨眼睛。

  她停下来,很认真地对泉奈说:“泉奈,我们回家吧。”

  少女站在灯火阑珊处,拿着苹果糖穿着和服就这样专注地看着自己,燥热的晚风似乎也燥热了少年的心。

  泉奈:“……好。回家。”

  回家……

  这个词怎么就那么该死的令人心动呢?

  泉奈捂住了胸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