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1

  荣离开有一段时间了吧。

  过不了多久宇智波就会和千手全面开战,外人只知道宇智波的少族长从千手那里抢来了一个女人,而不知道这个女人其实有“木遁”,宇智波和千手默契地保守着这个秘密,只是关于荣的传奇色彩又多了许多。

  “那个少女到底有多好看啊?!听说宇智波和千手的少族长都对他欲罢不能。”

  “听说是天上来的辉夜姬呢!”

  “有那么夸张吗?我不信。”

  “谁管你信不信呐,反正她的好日子要来了……唉,什么时候我能走狗屎运遇上一个对我好的男人啊?”

  “别怪姐姐说,这男人的嘴啊骗人的鬼,咱们这种游郭中的女人啊,能找到个老实人嫁了都算谢天谢地了。”

  ……

  扉间默然无言地望着窗外,昏沉的夜色笼罩了那棵樱桃树,像笼罩了他的心一般,少女已经失踪三个月了,生死未卜,埋在宇智波的卧底传回来的消息是宇智波的精英从族外带回来三个樱色头发的少女,这是一着妙棋,如此便很难判断荣是否活着了。

  从宇智波的角度而言,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杀了荣,这个当世唯一一个木遁拥有者,但不排除宇智波田岛会兵行险招留下少女,留下一个人变数就大了,少女会偏向于千手还是宇智波这仍然是一个不定数。

  这样来看少女的处境也的确尴尬,无论是千手还是宇智波都不会信任她。

  扉间脑子里闪过这些念头,他突然感到了一股无法言说的烦躁。

  不知烦躁在何处,也不知为何而烦躁。

  千手都爽朗,但并非每个人都大大咧咧,扉间便心思细腻,他知道,过去的一年里无论荣是什么身份,他们都是将她看做同伴的,将一个眼瞎又聋的少女派送到战场上本就是一件不人道的事,但是少女的身份又特殊极了,是“木遁”的拥有者。

  试问谁在面对一个疑似拥有能改变族群命运的木遁者上不有所好奇,不想深入去研究呢?至少扉间做不到,千手也做不到。

  他已经失去两个弟弟了,瓦间和板间,他们还那么年幼,就丧生于战场,如果一个木遁能增加千手的胜算,能让千手哪怕只有一年,一年的短暂休息的时间,那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在千手的记录中,木遁都是在战场上激发的,这也是千手佛间为什么必须要把荣送到战场的原因。

  实在是没办法了,只是牺牲一个人,成全了整个千手的未来,这是一道答案守恒的选择题。

  但扉间又想起前几天和柱间吵架的内容。

  柱间说:“这样的世界我不懂啊,为什么必须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呢?”

  是为了千手。

  “为什么要让一个残疾的女孩上战场呢?”

  是为了千手。

  “为什么要让瓦间和板间死在战场上呢?”

  为了……千手。

  真的是为了千手吗?

  佛间说:“瓦间和板间是为了千手而牺牲的,他们是千手的英雄。”

  无疑,在此之前,扉间一直以为千手牺牲为荣,但这样真的是正确的吗?

  或许他那个不靠谱的大哥才是对的吧,这样的世界,该改变了。

  扉间坐回桌前叹了一口气,喃喃道:“荣,千万要活着啊……”

  否则,他连赎罪的机会都没有了。

  2

  柱间已经蹲在房子里长了三天的蘑菇了,自从前几天和扉间吵了架他就在想怎么和扉间和好。

  扉间的心思可真难猜啊。

  真的不需要一碗蘑菇拌饭吗?

  他就只需要一碗蘑菇拌饭就满血复活了。

  不过,柱间脑子里有一个更伟大的计划,那就是自己跑到宇智波的营地里去救荣。

  他始终坚信荣还活着。

  已经安排好了,等夏日祭的时候他就偷溜出去救荣。

  那个时候并不会开战,反而因为过节到处的防备都比较松散,所以偷溜进别的家族也要容易一些。

  嗯,计划通√

  3

  泉奈接受到一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带荣去街上逛逛,一是为了增强荣对宇智波的归属感,毕竟千手可是把人看得紧紧的,甚至还送上了战场,二嘛,自然是为了培养泉奈和荣的感情(来自一位老父亲的撮合。

  本来田岛想的是要是泉奈不去的话就斑去,结果泉奈同意了。

  至于同意的原因……为了不让斑哥被勾引(划去)的训练时间减少,只好他自己身先士卒了。

  所以,这天,泉奈换了一身舒服的和服就与荣踏上了去城镇的路。

  已经快盛夏了,夏日祭似乎就在最近,战争明显平息了很多,随处都可以见到穿着和服的少年少女走在一起。

  燥热的夏天,到处都是蝉鸣,现在是下午,日头不是很大。

  泉奈臭着脸和荣走在一起,考虑到荣看不见,泉奈还拿了一条绸带系在两人的手腕上,为了照顾少女的步伐,泉奈走得很慢很慢。

  这里远没有晚上热闹,不过依旧很多人。

  有卖冰的少年站在树荫底下吆喝,街两旁挨挨挤挤着的都是摊贩,因为少女和少年的颜值都很高,所以回头率不低,泉奈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单独出来。

  “你……要吃点什么吗?”由于没有经验,泉奈迟疑地问道。

  荣好奇地感知着四周,听到泉奈的问话犹豫了一下,“要一个鲷鱼烧吧,红豆蓉的。”

  鲷鱼烧是传统美食,是用鱼板加上馅料制成的,说是要吃,实际上荣只是听说过,因为宇智波吃食方面也比较郑重,大多都是天妇罗这些比较单一的食物,而荣又很随遇而安,以至于并不知道鲷鱼烧是什么样的。

  鲷鱼烧的老板是一个胖胖矮矮的中年人,看起来颇为热情,他看到泉奈朝这边走来远远地就招呼了起来:“客人,要来两个鲷鱼烧吗?”

  “一个就行了。”

  “好勒!”

  老板熟练地把面糊倒进特制的模具里,然后从摊子下面拿出一个小盆里面装了暗红色红豆蓉,泉奈嗅觉很敏锐,隔着几米的距离就闻到了一股面糊烤好的香味和红豆蓉的甜味。

  宇智波大多是甜口,泉奈不明显的咽了一口口水。

  “客人是带着这位姑娘出来看烟花的吧!听说贵族家的大人们今年专门请了人做烟花,今晚可有眼福了哈哈哈!”

  老板似乎是个话痨,泉奈露出了些微苦恼的神色他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人,应该说很多宇智波都不擅长应付别人。

  “这是客人的女朋友吗?可真是郎才女貌啊。订婚了吗?还是已经结婚了要带着妻子出来玩啊?……”

  “不是女朋友,是……”

  泉奈一时间果然,该怎么说,就在他斟酌言语的同时,老板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我懂我懂,好了,客人,你的鲷鱼烧请拿好,欢迎下次光临!”

  荣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或许还会成为他的嫂嫂,但为什么没能说出来呢?他还是不想荣成为他的嫂嫂。

  一个外族的柔弱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的斑哥。

  只会碍手碍脚罢了。

  星星无情的注视着大地,银河流转在天空中,荣和泉奈已经走了很久了。

  “泉奈君,我想歇一下。”

  荣的腿早就向她发出抗议了,绕是一个体力很好的年轻人也扛不住走这么久,更何况是荣呢?

  泉奈满脸怪异,此时拥挤的人群中他不得不半搂着荣,听到荣的话他收回了警惕周围的注意力,“不用加敬语。”

  谈论声、叫卖声充斥在燥热的空气中,汗味和食物的香味糅合在一起成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泉奈抱起荣从人群中一跃而出,下面有人在惊叹,泉奈落到一处安静的小巷里。

  小巷有一块石墩,上面放了一筐水果,泉奈把水果拿开让荣坐上去。

  繁华与喧嚣似乎在另一个世界里,传入这儿就淡了颜色,少女在小巷昏暗的环境中好像发着光。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似乎特别的优柔寡断。

  泉奈顿了一下,看向巷子里的天空,好美啊。

  好像不止天空美。

  银河如飘带般缓缓流动,撒下的光辉笼罩着大地,飘茫的光明中摇曳着少女的身影。

  烟花炸开了,巨大的声响在少年忍者的耳边响起,这片自幼时就看到的天空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味。

  他,有点喜欢上了这个少女。

  一见钟情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