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1

  既然杀不死那就索性带走吧——拖着一个人在千手群中起舞的斑是这么想的。

  显然,这次偷袭让千手狠狠地吃了一个大亏,千手也没想到敏感多疑的宇智波会率先发动攻击,且还是在并不激烈的羽衣战场上发动偷袭,也没想到羽衣竟然与宇智波联合了。

  羽衣是一个不稳定分子,所以无论是与谁联合都是会被怀疑的那个,就像之前,羽衣与千手合作背刺了宇智波并且让宇智波元气大伤,连族长的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羽衣的不稳定性就可见一斑了。

  但是这次偷袭过后宇智波和千手势必再次开战,宇智波也必定是放心不下羽衣的,所以羽衣为了不被千手和宇智波围攻,一定会退出战场,剩下的便又是宇智波与千手的战斗了。

  这两个家族之间的仇恨也是因为长年累月的积战而变得无法和解,因为放下仇恨这件事说来容易实则是难事怎么放的下?又怎么能放下?

  这一切都被藏在暗处的一个非人生物看见了,他在千年间不断穿梭在各个混战的家族中酝酿着阴谋。

  此时,那位生命的女神还不知道未来延伸至何处。

  2

  族长的儿子带回了一个樱色长发的美丽少女,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在人群中飞速传递。

  纵使宇智波常年一副冷面也不免得吃起了八卦,一时间族中不知多少人都在猜测这女子的身份。

  说起来也是因为这女子实在不像一个俘虏罢了。

  斑也把女子的神异报告给了宇智波田岛,田岛思酌了一下就把荣安排在了靠近宇智波中心的族长宅旁边,宇智波的内部防守森严而且族内的精英大多住在这里,这样既不怕荣逃跑也不怕荣被亏待了。

  没错,田岛是知道荣是如何被千手救下的,据此过去了也不过一年不到,那么荣被策反的可能性也很大,而且由于加入千手的时间不长,身上的情报和机密估计也少的可怜,也没必要带去审讯处。

  田岛喝了一口茶,揉了揉鼻梁,而后沉思一会儿,对站在门口的火核吩咐:“你去让泉奈过来。”

  “是。”

  ……

  “父亲,我来了,找我什么事?”

  来人是一个俊秀的少年,凤眼薄唇,与他的哥哥颇有几分神似,即使刻意板着脸也能看出几分稚气未脱。

  “你知道你的哥哥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吗?”

  “知道,”泉奈恍然大悟继而一脸好奇,“难道她是斑哥的这个?”

  泉奈伸出一根小指,在田岛面前晃了晃。

  田岛一时间不知道现下的年轻人到底流行什么,不过没等他发问泉奈就补充道:“那以后她会成为我的嫂嫂吗?虽然早知道有这一天不过父亲,我还是感觉不行,斑哥都没有告诉过我,万一她很刻毒呢?万一她为我寻找的妻子不好呢?所以父亲……”

  “好了好了,泉奈,你该像你哥哥一样成熟一点了,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田岛无情地打断了儿子的问话,当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就知道粘他哥哥,不过这也为他提供了一个思路。

  如果把这个少女嫁给斑的话,不仅生出的孩子可能得到两种血继限界,也可加强少女的归属感,让她真正加入宇智波家族,宇智波多一个木遁也是好的,不过到底是嫁给泉奈还是斑,这得好好想想。

  毕竟现在泉奈这么抵触她。

  宇智波可不会像千手一样把珍贵的木遁投入到战场上。

  佛间啊,你终究是略输一筹。

  田岛有点小骄傲地在心里插了个腰,并且张狂地大笑了起来。

  “咳咳,泉奈,你以后多和那个女孩接触接触,以后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可是父亲……”

  “听话,泉奈。”

  “是。”

  泉奈有些不甘的咬了咬牙退了出去,可恶,他要去看看这个荣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让父亲和斑哥都认可了她这样一个外人。

  3

  荣坐在廊下,这里的建筑和千手相差无二,不过整体而言要更精致,院中还有一个养着几条锦鲤的小池塘,比起其他的忍族,贵族出身的宇智波更注重生活的细节。

  “哒哒哒——”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走廊回荡,荣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

  泉奈本来还为这个女人忽视自己而有些生气,不过转念一想,眼前这个少女是天生残疾既看不清也听不清,这么一想好像自己心里又隐隐生了些愧疚感。

  本来质问的话又柔和下来,当然,也没柔和多少罢了。

  “喂,你叫什么?”

  族里的医生说了,少女有一种特殊的感知可以感受到别人的来意,得益于写轮眼,宇智波能看到的东西比千手更多,但也正是因为写轮眼阴属性的查克拉,要修炼阳属性的查克拉治疗别人也比千手更难,所以宇智波的医生不仅数量比不上千手,厉害的医生也没有千手多。

  少女空泛的瞳孔盯着塘里的鱼,樱色的长发散落在地上,身上穿着一身深色的绣着宇智波族纹的衣服,眼睛像上好的宝石一样熠熠闪光,她转过了头,衣服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柔软的发丝顺着身体的弧度而变换形态。

  “荣,我的名字。”

  直面少女的美颜暴击,泉奈有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但反应过来后泉奈又觉得自己这样太过丢脸,于是声音放大了一点:“就是你诱惑了斑哥吗?”

  “你休想当我的嫂嫂!”

  “嫂嫂?”少女疑惑地反问。

  “对!斑哥应该娶一位强大的女忍者然后生下一位天赋出众的孩子……”

  “泉奈,你在做什么?”斑皱着眉走过来,出于田岛的考虑,荣被安排在了斑的院子里,因为这里不仅有斑这位实力出众的忍者,还有就是族里中心位置房源紧张,也不可能为了荣单独建成一件房屋,所以荣就成功地搬进了斑的院子。

  这在泉奈看来,当然是父亲想要撮合斑与荣的象征了。

  “斑哥。”

  兄长一来泉奈倒是安静了下来。

  “斑君,午好。”

  斑微微点了点头,但想到少女看不见又出声回复:“午好。”

  面对一个不是敌人的人,斑自然没有了原本的冷酷,只不过依旧冷淡罢了。

  更何况这本是一个自己亲手杀死却又活了过来的少女。

  那双在黑夜里墨绿色的眼眸如今在阳光下变成了翠绿色,樱色的长发也让人不禁想到了春天,但宇智波里到处都是美人,即使荣的相貌出众,但斑依旧平淡,只有能和自己一较高下的人才配被他放在眼里。

  但宇智波斑是一个战斗狂并不代表着他缺乏了相应的礼节,相反,身为一个宇智波,他的礼节反倒十分到位。

  只是这些落在泉奈眼里,加上在田岛那里听到的十分具有意味性的话语,一切在他眼中都变了味。

  斑哥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

  泉奈纳闷,泉奈不解,泉奈决定试探一下。

  “斑哥,这个女人……唔,荣她太柔弱了,要不要锻炼一下……?”

  “弱者只需要在强者的庇护下就行了。我要去训练了。”

  果然,斑哥还是原来那个斑哥,丝毫没有受到蛊惑。

  嗯,泉奈放心了。

  “斑哥,你等等我,我去拿武器。”

  “泉奈,身为一个忍者,怎么能将武器放下呢?”

  “知道了知道了!”

  斑微微勾起了嘴唇。

  4

  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最后一丝光线都被大地吞没,荣还坐在原来的位子上,不过已经靠着廊下的柱子睡着了。

  小声的呼吸声随着少女胸口的起伏弥散在空气中,粉嫩的嘴唇微张着,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关注这个,但反过来他又为自己的注意力而恼怒。

  斑转身离开廊下,出了一身汗,他走到了浴房想要洗个澡。

  换了一身舒服的衣服,斑想从廊下走过回自己房间,但走廊上少女仍旧睡着。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会生病的吧?

  但是与他何关?

  斑关上房门,安静地睡了。

  第二天,荣从床上爬起来,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感冒了。

  这是她第一次生病,鼻子被堵塞住了,头又昏又涨,还发着高热,口干舌燥。

  她想起来找点水喝,但刚一起身就摔下了床,庆幸的是有人接住了她。

  那双手有力地搂住了她的腰,然后像裹蚕宝宝一样把她推回了床上还裹上了被铺。

  “唔,好热……”

  斑黑着脸站在床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照顾这个生病的人。

  一杯水被递到了荣的嘴边,荣下意识的去寻找水源。

  斑把竹杯倾斜,水顺着少女修长的脖颈就流了下来,然后一路流进了衣领里。

  斑一时有些手忙脚乱地收拾着。

  “好热啊……”

  荣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人,然后一点一点的摆脱被子纠缠了上去。

  遵循本能,荣在微凉的衣领处蹭了起来。

  被堵塞的鼻尖好像闻到了一股松木的清香味,微凉的温度让荣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她的手胡乱的四处摸着,然后又被束缚着送回了床上,被子严丝合缝地装进了一个她,荣忍不住挣扎。

  不挣扎还好,一挣扎衣服就滑落了,一滑落荣的肌肤就接触到了大片大片的寒意,紧接着她的手就开始扯动自己的衣领,裸出小半个肩膀。

  斑一愣,竹杯“啪”的一声放在柜子上,他用被子重新把她严严实实地裹起来,然后又用钢丝裹了好几圈,这才走出门去叫医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