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1

  “荣,你说前线现在怎么样了啊?”

  柱间趁着空闲趴在桌子上问荣,柔顺的黑色头发在桌面上蜿蜒出无数枝丫,就好像乌鸦的羽毛,让人想摸一摸。

  “柱间,要是担心的话就去前线吧。”荣柔柔一笑,耳边不知道插着哪个小伙子送来的花,白色的小花映衬着樱色的长发,就好像三月里温暖了春风的阳光。

  柱间裂开嘴角哈哈一笑,“可是我也很担心荣啊!毕竟荣这么……嗯……”

  “这么娇弱是吗?哈哈哈……柱间可别小看我哦,我可是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呢!”

  柱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眉宇间还是萦绕着淡淡的忧愁。

  荣见状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来一把苦无,她把苦无对准自己的手心,用力一划,还没继续,就被柱间制止了。

  “荣,你干什么?疼吗?”

  “柱间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吗?小伤而已,不碍事的,而且你看。”

  柱间握住荣的手看去,伤口在快速的愈合,本来是深可见骨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好如初了。

  不要忘了,荣曾经可是一个具有生命的力量的女神啊。

  “柱间,你看,像这样的伤口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能愈合,我可没有柱间想的那样没用哦,而且我也有认真在学习医疗方面的知识,不要让我失望啊,那个柱间居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止步不前。”荣反握住柱间的手,眸子对上了眸子,很认真地说道。

  柱间看着那双翠绿的眼眸,不禁有些动摇了,心中渐渐萌生一种异样的情感,就好像火一样燃烧得热烈。

  他感动地留下两条面条泪,“太好了荣!谢谢你!”

  荣抚摸着柱间的蘑菇头,还是那么柔和,她说:“不用谢,照顾我从来都不是柱间的责任。”

  2

  现在正是季春,春末微寒的风拂过,掀起了斑鬓边细碎的发丝,急行了几天,黎明还未到,宇智波却要趁着微光发起奇袭。

  一到战场上,血腥味就扑鼻而来,泥土不知道侵染了多少鲜血,是微红的褐色,远方茫茫的地方有一缕光挣扎着破土而出,斑正在执行一个特殊的任务——夺回“木遁”拥有者。

  “啪”的一声,木棍被折断的声音,千手钏这次混到了守卫,看到几个黑影袭来,不过片刻间,他猛的大喊“敌袭!敌袭!快来人啊!”

  转眼,一枚手里剑袭来,钏拿着苦无就打开了这枚手里剑。

  “可恶,是羽衣吗?不,不对,是宇智波一族……”

  千手医疗队的队长千手沙耶只披了一层单衣,她此时赶到了钏附近听到钏的推测,沉下了脸色。

  “宇智波……”

  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3

  死人,到处都是死人,零散的尸体隔几步就是,浓郁的血腥味传进荣的鼻子,荣歪头思考了一下,接着从榻榻米上坐起身,迎着微冷的风走出去。

  五感无时无刻不在捕捉外界的信息,因此她也能与普通人无异,不巧,柱间不在这里,他去了前线,实在是后方的生活过于安定,担心自家的族人,柱间便暂时的离开了。

  一把手里剑落在身后的床上,荣站在门口,一把苦无抵住了她的咽喉。

  “你叫荣?”

  忍者的思绪都很少,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只需要判断对手的出招再在心里计划好自己的招数就好了,但眼前这个穿红色战甲的男人不同,他的心里充斥了自己的破绽和对破绽的应对方式,荣好不容易才从他繁杂的心绪中找到他想问的话,因此不免有些迟钝,而这一迟缓也让苦无更加深入了肌肤一点。

  “我确实叫荣。”

  深绿色的眸子在晨光中如同一潭深渊,反射不出任何光线。

  “你是来杀我的吗?”

  荣偏过头,视线对上了那双转动的三勾玉写轮眼。

  少女很沉静,既没有大喊着要杀了他也没有害怕到瑟瑟发抖,就好像他们在闲话家常。

  斑眯了眯眼,女孩脖子上的伤痕已经好了,但他一使劲又添加了一道痕迹,血又流了下来,流下的血顺着锁骨往下,渐渐在微寒的空气中冷凝,黏在了衣服与肌肤的交界,少女突然笑了一声,接着伸出手扶拭了一点肌肤上的凝血。

  斑看去,只见少女把血放在自己鼻尖闻了闻,然后用感叹一般的语气说道:“不愧是我的姐姐啊。”

  “不说话也没关系,这位不知名的忍者先生,我看到了哟——你的未来……如果现在杀了我,你必定会后悔的。”

  语气轻巧的不像一位将死之人,少女活泼地挑开了脖子上的苦无,接着转过身与斑正面对视。

  不似那日空洞而虚无的眼神,深绿色的眼睛好似望不见边的深邃,樱色的长发在黑暗中尚且还有些黯淡,女孩身上有着满满的违和感,就好像一个不羁的灵魂强硬地塞进了这具躯体。

  但斑并没有丝毫的好奇,在任务中好奇就等于死亡,于是,干净利落的一个割喉,少女的身体就摔到了地上,但少女眼里没有任何对凶手的怨愤,她含着笑,眼神渐渐空洞。

  “可恶的宇智波!你对荣做了什么?”

  钏大喊一声站在院中,身后是一众千手的族人。

  “火核被拦住了吗?”宇智波斑望着那个对自己怒吼的男孩,他还很稚嫩,就和柱间一样的年纪,但他的体术却完全比不上柱间,看起来到处都是破绽。

  这样的队伍,就算是再多的人也拦不住他的。

  杀了他们,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钏显然很紧张,他还不知道斑开了三勾玉,这样的宇智波已经不是他能抵抗的了,他死死的盯着斑身后的房屋。

  不知道荣怎么样了,被这个可恶的宇智波挡住了看不到。

  千手沙耶交给了他一个艰巨且痛苦的任务,若是夺不回荣,便……杀了她。

  现在他们这边这么多人,这个任务只能夺回,就算做不到,也要尽全力去做到。

  钏动了,他一个火遁遮盖了斑的视野,然后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族人包抄上去,七八个人一齐向中间扔手里剑和苦无,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这样的攻势就算是有经验的忍者也很难避开。

  钏没有松气,落地后紧盯着斑的位置,但心绪牵动下,他不由地往屋内撇了一眼,少女静静地躺在地上,看着很不好。

  “荣!”

  “真嚣张啊小子,和我战斗还有心思管别的!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火遁!火遁豪火球之术!”

  斑在半空中张狂地大笑,然后吐出了一个硕大的火球,钏不得已只能又退回去,然后和几个族人一起用水遁对抗。

  遭了,打不过!

  钏的额角落下了几滴汗珠,他和斑对峙着,剩下的族人左右看看,也知道自己今天恐怕就要命陨于此了。

  “钏……”

  “钏,我们不要紧。”

  “对!”

  “对!”

  “先完成沙耶队长的任务,钏!”

  “你们……大家……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完成队长的任务的!”

  接下来,就是要确认荣的死活了。

  虽然听起来很残忍,但钏不认为荣可以独自在眼前这个宇智波手下留住性命。

  钏甚至心中升腾起了一种懦弱的想法——要是荣就这样死掉了也好,他也不用亲手杀了荣。

  “跟你拼了!”

  斑看着来人,莫名地有点烦躁。

  明明同样身为千手一族的人,却完全的,无论从任何一点都比不上柱间啊。

  “唔——”

  现在好像没有在床上。

  又一次活过来的荣小姐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眼前的黑暗。

  看不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像往常一样摸索着走出去,荣很快走到了熟悉的路段。

  斑站在一众尸体之上,鲜血如花般绽放,开满了斑的小半个脸颊,他立在黎明之里黑夜之外,亦如同一朵赫然发放的玫瑰,美丽而又夺人。

  但是荣看不见。

  斑转过头就见到荣空茫的翠绿色眸子望着自己,像是某种无辜的小动物。

  “复生?有意思。”

  斑勾起了唇。

  “你好,请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知道为何,斑有一种自己的内心都被窥视了的感觉,他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俘虏别说话。”

  “哦,好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