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1

  天空是阴沉沉的色彩,铅灰色的云掩住了太阳的光芒,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的浮在空中土地龟裂,树木干枯,这是西元纪3743年的废土。0100

  广阔而贫瘠的土地上,一个破碎脏乱的爬满灰色藤蔓的玻璃罩格外显眼,它伫立在这片大地上,像一个静默守望着的巨人,寂寥又衰败。

  在这片玻璃罩笼住的天地下,矗立着一根高大的树木,那树木像一根顶天立地的巨木,承载着玻璃罩的重量,或者说是玻璃罩依附巨木而建,在这里,依稀可辨往日的恢弘,野蛮而又先进,充满着生命的张狂与科技的严谨。

  巨木中有一琥珀夹杂。

  这巨木缠绕少女而生,汲取着神明最后的生命。

  今天是弥撒的日子

  记录在神典中,本应有光芒播撒,素云送行,万物齐鸣,丰荣相随。

  然而,这里只有缄默而立的动物和人类。

  “神啊,请庇佑我……”

  身着华丽羽衣的祭司这般咏叹着。

  “神啊,请庇佑我……”

  四处传来的低低的声音和成一道,奏成了一曲哀歌。

  今天是弥撒的日子,也是神明陨落的日子。

  当繁星闭上了祂的眼睛,当太阳披上了云的黑衣,连风也在哀嚎,为伟大的神明送上最后的离曲。

  行走于大地上的最后的人类,又该何去何从呢?

  荣是行走于大地上最后一位真神,祂是掌管万物枯荣的神祇,是最初之神。

  祂的眷属们像往常一样做起了祷告,荣抬头仰望天空。

  废土上的天空是同大地一般的荒芜,在这片荒芜的天空下,灰白的藤蔓破碎在风中,神的眷属们害怕的靠近他们的神明,琥珀中的少女再次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然后轰然破碎成漫天荧光庇护着祂的眷属。

  神爱世人。

  2

  像度过了一个艰苦又漫长的黑夜,荣睁开眼时,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也虚弱而贫乏。

  似乎是漂浮在水面上,荣想起身,但是感受到四肢传来的钻心的疼痛,祂,不,应该是她,有些新奇的品味疼痛的滋味。

  耳中是空荡无人的寂静,荣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好像又瞎又聋了。

  不过这一点难不倒荣,她用“灵”去感受周遭的生命,一时间所有花鸟虫鱼的心灵之声都涌入了脑海。

  不过须臾的功夫,头脑就如同遭受重击一般

  有血从耳中流出稀释在了水中,荣不得以只能把,心灵之声的范围缩小到身遭五米之内,这下万籁俱静,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与此同时,如往常一般聚集到河边的两位小少年闻到了血腥味。

  按理说这时候是应该警惕的,只是这两个少年都心不在焉。

  那个有着刺猬头穿着一身深蓝近黑的练功服的少年注视着挚友西瓜头下坚毅的脸庞,平常总是笑着的脸好似也耷拉了下来,他们都明白,这次将要彻底的决裂了。

  宇智波斑捏着一块石头,他攥着石头的手指发白,想着自己父亲说的话,他一向沉着的面孔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柱间,抱歉,今天不能一起玩了。”

  “是吗?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只是事情终究无法如人所愿,柱间想起自己父亲千手佛间所说的话,微凉濡湿的石头在手心,不知道是汗还是刚才沾上的水汽。

  如今是正是战乱的时代,忍族与忍族间的战斗,国家与国家间的战斗,死亡枕籍,连贵族也无法幸免。

  依赖于忍者强大的力量,贵族之间雇佣忍者进行各类事项,如今站在这儿的就是战国两大忍族的两位继承人,宇智波的斑与千手的柱间。

  隔河相望的两人手心的石头上刻了对方互给忠告。

  “快跑。”

  “有圈套。”

  只是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是不可能放过对手家族的继承人的。

  宇智波田岛身着黑色作战服外罩一件紫色的叠甲从隐藏的地方跳了出来,只是还没追上柱间,就被一大一小两个人给拦住了——是佛间和千手家的二子千手扉间!

  他们靠着查克拉立在水面上,对峙着,气氛一触即发,只是还没交战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南贺川的上游飘下来一个人,是一个浑身伤口的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樱色的长发还有一双翠色的眼睛,白色的和服破破烂烂,有血不停地从身上流出,单看外表就像死了一样,但更引人注目的并非她如同破布娃娃一边的外表,而是她身上涌动着的绿色的光,这绿色的光不停地修复着她破败的身体,单从佛间的感知上而言,这个感觉,就很像他们千手的人。

  紧接着,一颗不知哪里粘上的草籽颤颤巍巍地抽出茎蔓而后在荣樱色的长发上开出了一朵幼小的纤弱的白花。

  “木遁?”

  柱间惊呆了,下意识就吐出一句话,佛间也很震惊,他呆呆的看着那多白花在风中瑟瑟发抖。

  倒是田岛先反应过来,他眯了眯眼,舍弃了那个穿着绿色短打的少年,而是一发苦无就直直朝女孩发去。

  佛间反应很快,同样用一颗苦无打开了来自田岛的攻击,几步上前捞过少女便往后退。

  “走!”

  千手扉间跟着父亲往后飞奔,然后拉了怔愣在原地的柱间,“大哥快走!”

  柱间下意识地回头,斑正立在原地看着他们,目光相触间,是同样的庆幸。

  3

  荣从失血的昏迷中醒来,就听到了一个祈祷的声音,准确来说,是感受到。

  「希望珲君能够平安从战场上归来。」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晃动,依旧听不到声音,连她与生俱来的自愈都治不好,看来是这具身体天然就耳聋。

  「诶?她醒了?太好了,应该去找族长大人。」

  从各种生物简单的思维中脱离出来的人类的心声感受起来格外显眼,自灵魂发出的声音依托各自不同的灵魂抵达荣的身边,荣发现自己身遭又多了几个不同的人。

  「她是谁啊,竟然被族长这么看重!」

  「真是少见的樱色长发,看起来不是千手一族的人,外族人吗?」

  「这个女孩看起来是瞎子,真可怜啊,这么年纪轻轻……」

  ……

  荣的感知中这是几个生命力旺盛的女性,眼前有模模糊糊的白绿色在晃动,荣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一样伸出手试图抓住这团晃动的东西。

  几个千手一族的女忍们看着荣空洞的翠色眸子望向自己,过分出色的容貌上带着好奇,拂去一身的尘灰,她就像一个精致的娃娃一般,只适合被贵族大名藏在宫殿里。

  一位年纪较大的女忍很是宽厚地摸了摸荣的头,“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到了我们千手一族,以后就好过多了。”

  她们已经治疗荣有一段时间了,自然知道这个刚醒的孩子身上的伤口是多么的骇人,这个苍白瘦弱的孩子有着不同寻常的美貌,而这美貌也为她招来了祸患。

  虽然这些医疗忍者不知道族长带回一个外族人有什么意图,但并不妨碍她们的母爱泛滥,尤其是在检查了荣的身体之后,她们发现荣竟是已经有十五岁了,可怜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千手沙耶慈爱地问荣:“你叫什么名字?”

  荣愣了愣,听到了一种温柔的心灵之音,那种声音问自己,“你叫什么?”

  荣是一位母神诞下的强大的神明,她有很多位兄弟姐妹,祂们都是或强或弱的神明,身为高高在上的神明,荣天生就能掌管万物枯荣衰败,有许多追随于祂的信徒,但祂从未感受过这种独属于弱小的生物之间的温柔。

  她好像,有点喜欢这个感觉。

  千手沙耶看着眼前的少女怔愣了一下,如同蜜糖一般甜润的嗓音响起:“荣,我叫荣。”

  “你有姓氏吗?”

  少女以惊人的准确看向沙耶,“我没有姓氏,只有母神大人。”

  “母神?”

  这下沙耶呆了,“母神”是什么?

  “沙耶阿姨,我来问吧,你们先离开吧。”

  “是扉间大人啊,族长大人不来吗?”

  “父亲正在和长老们商量对羽衣的作战计划,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千手沙耶是千手一族最为强大的医疗忍者,她奔走在前线治疗了许多重伤的人,很多的人也是仰仗她才活了下来,所以十分受人敬重,扉间对她亦是如此。

  扉间是千手家的二子,如今实力比之一般的成人都不差,更何况处理千手一族的内务也很得心应手,没有他大哥千手柱间受族人爱戴,但地位也是不低。

  “你叫荣是吗?你是从哪里来的?还记得你的过去吗?”

  千手沙耶告诉过佛间,荣的大脑受过重击,所以很可能会忘掉过往的记忆,不过沿着南贺川往上游寻找,扉间和一些族人发现了一个供奉着邪神的村落,那个村落在一片低矮的盆地中,被茂密的丛林遮掩,如果不是柱间不小心从一个树洞跌了下去最终找到了一条路,或许连扉间这样感知出色的忍者也会不小心忽略。

  想起自己那位不着调的大哥,扉间的太阳穴就突突地疼,他就说为什么柱间最近没有去赌场了,原来是跟邪恶的宇智波好上了!

  荣听着扉间活跃的心灵之声一时提炼不出他的嘴一张一合到底在说什么,只能茫然的望着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