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36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36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好一个买儿童票。

  谢司行着实没想到,有朝一日进自己旗下的产业,还需要买门票。

  买的还不是正经门票。

  齐然大概也是觉得提出这个理由很尴尬,但这是御寒的意思,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出来了。

  齐然在盛景工作了多久,就有多清楚谢司行杀伐果决的性格,所以他此时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说出那句话的。

  他在心里哀嚎,谢总可千万别迁怒他这个小员工,他真是只是按照御总的意思说的!

  但最后的结果显然出乎了齐然的意料,谢司行的表情只在听到那句话后黑了一瞬间,很快就又恢复了风平浪静的神态:“……儿童票多少钱?”

  齐然:“……”

  真的这么容易就接受了吗?

  他都不敢看谢司行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推出收款码:“半、半价。”

  谢司行面无表情地转了五十万过去:“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了!”

  何止可以进去,简直是可以想来就来,原来这就是有钱人的底气吗?

  齐然半个字都不敢再多说,赶紧领着谢司行进入。

  一路上谢司行都一言不发,齐然也不敢开口。

  谢司行找到御寒时,他正坐在品酒区,和颜淮白以及言楚二人相谈甚欢。

  其实主要还是和颜淮白谈,言楚默默地听,但氛围看上去却非常好。

  颜淮白参观整个酒庄之后感悟良多,正在和御寒商讨刚才参观的过程中有关设备的问题。

  颜淮白来之前特意学习过,而御寒身为酒庄的现任主人自然也了解颇深,其中涉及到了一些专业名词,言楚虽然听不懂,但他知道御寒带他来是为了学习,所以也听的非常认真。

  因为两个人聊的非常投入,因此第一个注意到谢司行进来的人是言楚,他在用小本子做笔记的时候,不经意抬起头,就看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谢司行。

  他一下就认出这个长相和气质都很出挑的男人是那天在警察厅外来接御寒的那一位。

  言楚对谢司行印象很深,不止是因为谢司行独一无二的强大气场,也是因为他能够感觉到,那天谢司行对自己的态度不算好,即使那天只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言楚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出声,就看到谢司行一进来,视线便牢牢地锁定在了御寒的身上,随即迈步走近,没有一丝犹豫。

  御寒背对着谢司行,并没有发现正在靠近的危险分子。

  他坐在红色的丝绒沙发上,修长漂亮的指尖拿起桌上装着红酒的高脚杯,正要往嘴里送。

  下一秒,手中的高脚杯被人拿走。

  对方冰冷的指尖触碰到了自己的掌心,御寒略一蹙眉,转头就对上了谢司行的双眼。

  谢司行正垂眸看着他,眸光深沉,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冷峻紧绷的下颌线昭示着主人此刻的心情并不那么平和。

  看到谢司行出现在这,御寒就知道计划生效了。记

  御寒接到谢司行的电话后,系统就提醒他谢司行正在往他的方向来,并言明这是一个吸引谢司行注意的好机会。

  “吸引他注意?我不。”御寒当时是这么和系统说的。

  但系统现在已经转变了方针,改为循循善诱:【谢司行是反派,注定要和主角攻水火不容,既然你们有同一个敌人,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和谢司行处理好关系,不就能拥有一个强大的队友?】

  强大的队友?

  虽然不见得有自己强大,但御寒思考了两秒,觉得系统难得说了点有道理的话,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反正对他来说也不亏。

  于是御寒就提前吩咐了齐然在门口拦截谢司行,准备给谢司行来个小惊喜。

  收门票就算了,谢司行毕竟是总公司的最高掌权人,还是得给他留点面子。

  不过在御寒的观念里,他是个雁过拔毛,兽走留皮的高端龙傲天,怎么可能放弃这个能赚钱的机会?

  所以他决定收谢司行一张儿童票的钱。

  御寒想,谢司行现在一定很高兴吧。

  这种待遇,也只有身为他同盟的谢司行才能有。

  而且他可是按照系统的请求,有在“好好”地引起谢司行的注意。

  御寒觉得自己这个主意真是不错,还得意地问系统:“宝贝,发表一下你现在的感想。”

  系统:【……】

  系统:【我真的栓q】

  它果然还是不能寄希望在御寒的身上!

  ·

  谢司行拿走御寒手里的酒杯后,随手搁置在桌上后,便坐在了御寒的身边。

  颜淮白见到突然出现的谢司行,也是愣了一下。

  谢司行的脸没有人会不认得,尤其是颜淮白这种常年混迹于商界的人,更是对商界中有头有脸的人如数家珍。

  他观察谢司行沉沉的表情,作为对各种风险十分敏锐的投资人,他很快就感觉出不对劲,于是转头对言楚和蔼道:“小言啊,我看你笔记写的不错,不如我们去旁边探讨一下?”

  言楚抱着笔记本,被夸奖的他有些受宠若惊:“好、好啊……”

  颜淮白和言楚逃之夭夭后,这片偌大的品酒区,就只剩下了御寒和谢司行二人。

  谢司行率先开口,语气玩味:“儿童票?”

  “给谢总的特权。”

  御寒往后一靠,微微笑着,丝毫没有被谢司行的气势压倒。

  谢司行品味了一下他这句话,轻笑一声。

  特意只收他儿童票的钱,果然是“特权”。

  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要给他这种特权的话。

  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御寒脸上,似乎是在细细描摹着他的五官,探究他的神情,半晌才道:“那我现在是不是还应该说声谢谢?”

  御寒姿态悠闲:“请。”

  谢司行:“……”

  他是真被御寒折磨得没了脾气。

  御寒还在等谢司行对自己说谢谢,但记等了半天,都没听见谢司行开口,而且似乎也没有要开口的迹象。

  他忍不住和系统吐槽:“谢司行一点都不领情啊,你靠不靠谱?”

  系统:【……】

  它觉得宿主更应该反思一下自己。

  但这话它不敢说,所以只能默默咽下。

  御寒没再管谢司行,自顾自地拿起桌面上刚刚被谢司行拿走的那杯酒,他还没喝完呢。

  “生病了就别喝了。”

  谢司行的动作比他更快,直接移开了那杯酒。

  御寒眼睁睁看着那杯酒离他越来越远,不高兴道:“我吃了药了。”

  御寒觉得这一点小病根本用不着如此严阵以待,有损他龙傲天的威严。

  谢司行却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御寒,和他无声地对峙。

  氛围有些凝滞,虽然谁都没有开口,但其实在各自交换的眼神中,他们已经厮杀了上百回合,且回回都未分出高低。

  见御寒如此坚持,谢司行一蹙眉:“吃了药有什么用?”

  御寒呵呵冷笑:“怎么没用,看不起现代医学?”

  谢司行:“……”

  他是这个意思吗?

  “喝酒会降低药效。”谢司行面无表情地解释:“不是不让你喝,是等你病好了再喝。”

  御寒大概还记得之前谢司行限制他只能喝三杯酒的仇,闻言就问:“想喝多少喝多少?”

  “……”

  谢司行冷冷道:“随你。”

  御寒自觉又扳回一城,得意道:“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果然,谢司行还是屈服在了自己的淫威之下。

  他就说,没有人能够阻挡的了他想做的事。

  看着御寒明显高兴起来的样子,谢司行的唇角也不禁弯了弯。

  这个穿书者的心思……偶尔还是很好猜的。

  “走吧。”

  谢司行从沙发上起身。

  御寒疑惑道:“去哪?”

  “既然是视察,自然得走一遍流程。”谢司行轻轻一笑:“你叫我一声谢总,总该有让你陪同的特权吧。”

  兜兜转转,特权又用到了御寒的身上。

  御寒挑眉,倒也并不意外。

  谢司行作为总公司的第一把手,的确有权让自己陪同视察,况且他也想让谢司行看看自己努力的成果。

  必须得让谢司行知道,他是有能力的,不是外人眼中柔弱可欺的谢夫人。

  他说的二十倍收益,也不只是说说而已。

  御寒之前就已经逛过一次,所以现在即使不用齐然的讲解,他也能够对每一项的用途信手拈来,并且配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设计的理由。

  谢司行原本让御寒陪同只是为了行使特权,此行的目的也不是真的为了视察,但御寒显然当真了,每一处都讲的非常明晰,势必要给谢司行展示一番。

  在御寒无比详尽的介绍下,谢司行也逐渐被他的话吸引。

  御寒说起自己用心设计的功能时,脸上的表情十分夺目,语气亦是透着一股谁与争锋的自信。

  他说自己一开始记的设想,以及为什么要这么设想的理由。

  御寒没有只说到自己,还提到了付闲和赵忠钱等人,说他们为新项目熬的夜以及掉的头发,有了他们的努力,才有了现在呈现在自己眼前的结果。

  说起这些的时候,他眼中的光芒甚至比太阳还要耀眼,仿佛没有什么能让这种永远热烈的光芒熄灭。

  或者说,他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散发着光芒的源体,让所有慕光的人忍不住靠近。

  谢司行本来认真地在听着他说话,还能够提出一点中肯的意见,后来便逐渐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御寒一个人的身上。

  “在我优越的领导力和出色的执行力之下,盛景上下欣欣向荣,想必在不久的将来,盛景必能占据一大片市场,青史留名!而到那个时候,我就不会再拘泥于区区酒业市场,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御寒侃侃而谈自己对未来的畅想,谢司行便侧目看着他,好像没有什么再能比这个更有趣。

  谢司行突然就想起自己不久前曾问过御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当时御寒说的牛头不对马嘴,他以为御寒是在欲盖弥彰,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在此时此刻,他却隐隐约约感觉到,御寒说的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他真的想要征服天下。

  而他想要征服的天下里,唯独没有自己。

  谢司行想到这,微微眯起了眼睛,深深地凝视着御寒的侧脸。

  有点意外,但又不是全然意外,或许是因为他可能早就有此感觉了。

  可能只有这样,才是御寒。

  御寒刚带着谢司行看完了一整条红酒生产线,还给谢司行介绍了他们引进的最新设备。

  “大概就是这样。”

  他说完就转过身,想问问看谢司行的意见。

  刚刚他每说完一点,谢司行都会在这基础上提出一些意见,毕竟是在商界里有名有姓的人物,谢司行的很多想法都非常具有参考性,御寒本着虚心求教的想法,也愿意听一听他的建议。

  但御寒转过身后,谢司行却没有开口,只是用深邃的目光看着他。

  御寒挑眉:“怎么了?”

  谢司行笑了一下:“没什么,就是要提前恭喜你,应该很快就能达成约定。”

  盛景有御寒这样的领导者,想不成功都难。

  御寒听他是在夸自己,毫不客气地收下:“当然。”

  他当初既然敢说,就一定能够做得到。

  看着御寒脸上的表情,谢司行也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就祝你早日超越我。”

  “你怎么知道我正有此意?”御寒哼了一声,道:“等着吧,我早晚会收购你!”

  “哦?”谢司行本是玩笑一句,没料到御寒真的应了下来。

  他轻笑一声道:“你还有这种雄心壮志?”

  御寒:“吾辈修士,何惜一战!”

  为了拿下完美成就,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结合御寒之前所说的话,谢司行觉得他现在应该也是认真的,于是也记来了几分兴趣:“你想要怎么做?”

  御寒想了想,大胆道:“先离个婚?”

  谢司行:“……”

  他瞬间想起御寒说过他配不上他的话,面无表情道:“想都别想。”

  “为什么?”御寒诧异道:“你不是不愿意和林……和我结婚的么?”

  在原书剧情当中,林寒是被假少爷林羽城下药陷害才会嫁给谢司行,而当时的谢司行还不及现在在商界中拥有超然的地位,是迫于林家的压力才娶了林寒,其实心底也是一百个不愿意,所以才会对林寒不闻不问。

  现在没了林家的束缚,御寒觉得离婚是个对双方都好的提议。

  他也是基于他和谢司行如今还算和谐的状态,才好心放谢司行一个自由。

  像他这么善良的龙傲天真是不多了,要是换成别的龙傲天,不把谢司行薅得毛都不剩再一把丢开,怎么好意思姓龙?

  御寒自以为提了个很好的建议,但谢司行显然不是这么想。

  这是时隔这么久,他再一次听到御寒提起离婚这件事。

  之前拒绝是为了将御寒放在眼前便于观察,现在拒绝,则是因为谢司行依然对御寒有很多不解。

  难道遇到一个能够引起他兴趣的穿书者,在他没有找到答案之前,不可能会放御寒离开。

  不过谢司行当然不会对御寒实话实说,他淡淡道:“不为什么。”

  御寒不死心,还说:“离婚后咱们各玩各的,你觉得不好吗?”

  谢司行脸色一黑:“……各玩各的?”

  这个词令人遐想的空间太大,谢司行紧紧皱着眉,第一反应是:“你在外面有人了?”

  御寒:“?”

  虽然这个解释不太对,但如果这么说就能让谢司行同意离婚的话……

  御寒微微一笑:“对,有人了,好多人!”

  小样,就这你还不同意离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