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35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35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封景予实在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盛景居然卧虎藏龙。

  刚刚那个肥胖男人的身手,和前不久他在晨曦酒店遇到的那个神秘男人竟然何其相似。

  不,那个神秘男人的身手更快,更难以预料,简直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的武林高手,出手之时就让人防不胜防。

  这到底是为什么?!

  封景予痛苦地趴在地上,用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地面。

  然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疼。

  为什么,就连盛景的地板都在针对他?

  封景予带来的手下见少爷被人一招放倒,面上放空了数秒之后,才想起来得把少爷扶起来。

  他们七手八脚地上前去搀扶脸色非常难看的封景予。

  封景予此刻的脸色已经臭到了极点。

  他敢这么直接地到盛景来兴师问罪,无非是觉得盛景一个排不上号的小公司,肯定不敢和他堂堂封氏企业抗衡,还不乖乖把他的言楚还给他?

  但他却没想到盛景的人居然敢无视他,对他动手,甚至还把他的言楚给带走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而刚刚对他动手的那个胖男人,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

  封景予向来众星捧月,还从没遭受过这种非人般的待遇。

  他站起来后正准备发作,还没开口,身后便传来一道寒凉的声音:“封少爷,好兴致啊。”

  听到这个声音,封景予一时没想起来是谁,目眦欲裂地看过去。

  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在这个时候撞上来!

  封景予愤怒地回头,却在看清来人的脸后,表情瞬间僵在脸上。

  只见在大门处,被人簇拥着走进来的男人神情冰冷,银灰色的高定西装也挡不住他周身凌厉矜贵的气势,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远超凡人。

  那双黑而沉的眼眸落定在自己身上,仿佛也带了冷意和嘲讽,他走进来,顿时就稳稳地压了自己一头。

  看见这张俊美无双的脸,封景予一下就想起了他的身份。

  即使封景予和谢司行从未在任何场合见过面,但谢司行的这张时常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上的脸,封景予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得了。

  他从接手家中公司开始,就一直有人将他和谢司行做比较。

  封景予本人也将谢司行视作自己追逐和赶超的对象,毕竟对方不论是手段还是商业头脑都称得上顶尖,是当之无愧的商界高手。

  他甚至还把谢司行的专属采访裁下来,贴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以激励自己努力上进,早日和谢司行分出一个高低。

  封景予知道自己迟早会和他有正面交锋的一天。

  但封景予可能到死都想不到,他和谢司行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场合。

  “谢总,久仰大名。”

  认出谢司行的身份后,封景予就收起了其他表情,摆出了他面对外人时端正严肃的姿态。

  除了在爱情上面有些昏头昏脑,封景予在工作状态一直都是这种认真的态度,毕竟这是和谢司行的首次会面,哪怕封景予记再想找到言楚,也分得清现在的形势。

  谢司行冷冷一笑:“不知道封少爷到这里,是想做什么?”

  被谢司行用那双冰冷彻骨的双眸一扫,上位者的气势瞬间席卷而来。

  封景予到底不及他资历深,有些扛不住这种逼人的气势,硬着头皮道:“来找人,不知道谢总是?”

  谢司行冷漠地吐出两个字:“找人。”

  谢司行的确是来找人的。

  前两天御寒往总公司送的那两幅字,谢司行虽然依旧让人挂在了他办公室的墙上,但这并不代表他接受了御寒的‘好意’。

  他这几天没空回谢家庄园,所以也就没找御寒算算这笔账,而刚好今天他有个行程会经过盛景的公司大楼,他让司机停在外面,自己则进来看看。

  总公司的人来巡查手底下的公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谢司行原想着看一眼就走,没想到会在盛景遇上封景予。

  在看到封景予的那一刻,谢司行的心中无比平静,哪怕在十几世的轮回当中,他们都是毫无例外的死对头。

  谢司行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一个在书中世界处处为主角使绊子、挖陷阱的反派角色,必要时刻还得被主角从高位拉下,为主角增添光彩。

  而谢司行觉醒自我意识后,对于封景予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甘反杀,再到后来的心平气和,直到现在已经能够完全无视,甚至还有闲情逸致欣赏他的所作所为。

  谢司行不想和封景予等主角团有过多的牵扯,于是封家送来的所有邀请,他都一律视若无睹。

  旁人以为他看不上封家,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他赢了封景予十几次,到头来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在书中被固化的角色,不知道为着什么而活,按照既定的轨迹一步一步地走下去,重复上演已经经历过无数遍的剧情,从某种角度比他这个已经觉醒意识的反派更为可怜。

  谢司行有时候看着他们为无法改变的剧情嬉笑怒骂的样子,偶尔也会觉得可笑。

  在谢司行说完那句话之后,封景予愣了一下,随即扯出一个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谢总和这家公司有什么关联。”

  “的确有关联。”谢司行嘴角一勾:“盛景是谢氏旗下的子公司。”

  封景予:“……”

  失策了。

  封景予让人调查的时候,只会让人分析这家公司的前景和目前在市场内所占的份额,并不会着重注意公司背后的势力。

  难怪这家公司的员工敢如此嚣张,原来背后竟然是谢司行。

  不,可能也不仅仅是谢司行的缘故。

  封景予想到近期的传闻,似乎这家公司的现任掌权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封景予顿时也没了找麻烦的兴致,并且开始懊恼自己怎么一冲动,就这么直接地闯了进来。

  封景予已经萌生了离开的想法,便讪讪道:“今天记我来的不是时候,下次见面,我一定和好好和谢总致歉。”

  谢司行不置可否,封景予也没有等他回应,说完就不再停留,急匆匆地带着人离开了盛景。

  封景予等人走后,盛景的一楼大厅再度恢复了安静,谢司行一抬眼,就注意到了躲在转角处,正在看热闹的一溜脑袋。

  发现谢司行看向他们这里后,一溜脑袋又齐刷刷地缩了回去。

  谢司行:“……”

  这个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

  御帝出征的群里:

  【结束了吧?】

  【我靠,刚才战火弥漫,我都不敢出去】

  【谢总怎么会来盛景啊?】

  【笨蛋,当然是来找咱们御总的】

  【那个被赵部长过肩摔的家伙好像是封氏的封景予吧?我在财报上见过他照片】

  【不愧是御总手把手教的,赵部长的身手连我都震惊了】

  【御总对赵部长可真好啊[酸]】

  【管他是谁,一进来就喊着要见御总,态度还那么嚣张,我觉得赵部长做得对!】

  【御总出征去了,咱们御帝亲兵就该替他守护好盛景!!】

  【就是!御总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到的吗,没看见谢总来了都得排队?】

  付闲在匿名群里发表完自己的见解,抬头对谢司行露出一个敬业的笑:“你不知道吗,御总带着言助理去视察底下的酒庄了。”

  新项目的工作已经基本尘埃落定,最近正在进行初步的试营业,去视察酒庄也是早就定下的行程,但特意挑了这个时机,很难说是不是故意的。

  谢司行皱了下眉:“只带了一个助理?”

  付闲点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言助理正好也需要历练,是御总钦定的人选。”

  说完他又停了一下:“对了,还有颜先生。”

  颜淮白早就和御寒越好,要一起去巡查酒庄。

  谢司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颜淮白,谢司行知道这个名字,御寒那天晚归就是因为在和他谈投资。

  除此之外,御寒让言楚做助理的事情,谢司行也是知道的,但不想多管。

  御寒做的每一件事情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他都是抱着再看看的想法,况且他也想知道,御寒究竟能为了那个二十倍收益的承诺做到什么份上。

  但只带了言楚一个人,就让谢司行心中有些说不上来的异样。

  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哪怕是带上付闲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偏偏是言楚。

  这个穿书者应该很清楚,在原书剧情里,他是会把言楚当成林寒替身的吧?难道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

  譬如说对言楚敬而远之,或者让言楚走的远远的,最好不让他看到言楚之类的……

  谢司行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光一暗。

  而坐在他对面的付闲还在逼逼:“不是我说你老谢,你对御总的关心也太少了吧,连他要出差都不知道?”

  谢司行:“……”

  这件事不是应该由你来告诉我吗?

  看着已经完全叛记变的付闲,谢司行面无表情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当然是找机会见缝插针,好好关怀御总啊。”付闲恨铁不成钢道:“连赵部长都比你关心御总!”

  谢司行薄唇一抿:“什么意思?”

  付闲:“字面意思。”

  谢司行:“……”

  付闲又道:“御总昨天有点不舒服,你知道吗?”

  谢司行表情微微一顿,他还真不知道。

  这两天因为海外项目的事情出了一点小问题,谢司行又忙了好一阵,连谢家庄园都没回,不然也不会等到今天经过盛景门口才想起进来看看。

  国内的市场谢司行几辈子已经不知道占据了多少次,早就被他打的畅通无阻,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进攻海外市场,所以他才如此重视。

  “不舒服?”谢司行蹙眉,“怎么了?”

  付闲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沉痛道:“天气冷了,御总有点感冒,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还是你自己问吧。”

  在付闲心里,敢这么对御总的,全世界只有谢司行这个狠心的男人!

  在和付闲痛心疾首的目光对视了两秒后,谢司行抿了抿唇,拿起手机,给御寒打了个电话。

  正好,他也想问问御寒的情况。

  谢司行不承认自己是在关心穿书者,只是因为付闲逼得太紧而已。

  嘟声响了两秒,御寒的声音传来,有点不爽:“干嘛?”

  谢司行自动忽略他的态度,停了一会儿,才问:“你……听说生病了?”

  御寒呵了一声,语气不屑:“区区小病,不足挂齿。”

  谢司行:“……”

  他又道:“你出差,怎么没和家里说一声。”

  御寒顿了一下,然后真情实感地问:“有这个必要吗?”

  谢司行竟然被问住了,有好一会儿没说话。

  也是,御寒来去自如,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谢司行抬手揉揉眉心,心想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去关心一个穿书者。

  大概是察觉到谢司行的沉默和自己的话有关,御寒笑了一声,补充道:“好吧,其实我出差,是想送你一个东西。”

  御寒应该是在车上刚睡了一觉醒来,声线里带了一丝慵懒,尾音也微微上扬,听的人心间一痒。

  就连谢司行都被这颇有欺骗性的语气蛊惑到了:“……是什么?”

  御寒:“送你一个清净。”

  谢司行:“……”

  他还想说什么,御寒就已经挂了电话,和上次一样果断。

  谢司行盯着已经被挂断电话的手机界面,端坐了片刻,而后唇角微勾。

  给他一个清净?

  到底是谁的清净。

  谢司行感到几分好笑。

  既然御寒不在这,那他也就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谢司行利落地从座上起身,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本来都已经打算到此为止了,但御寒的一句话,又引起了他的兴趣。

  欲擒故纵的穿书者,那么就纵容他一次,对自己也没有丝毫损失。

  付闲抬头,看见他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不禁问:“诶,你要去哪?”

  “抓人。”

  谢司行丢下这句话,便大步离开了这里。

  付闲:记“?”

  抓谁?不会是他想的那个吧??

  /

  挂了谢司行的电话,御寒心情大好。

  颜淮白转头询问:“是谢总的电话么?”

  “嗯。”御寒收起手机。

  颜淮白回想了一下他和谢司行通话时狂拽酷炫的态度,犹豫着问:“这样说话真的没关系吗?”

  连他都知道谢司行的脾气古怪,如果是寻常人敢这么对待他,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御寒却没有一点自觉:“能有什么关系?”

  颜淮白摇摇头,心想这可能就是他们夫妻的相处之道吧。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御寒这样与众不同,说不定谢司行还就喜欢这一套。

  想到这里,颜淮白也就不多问了。

  盛景名下的几个酒庄离a市的市区有些远,光是坐车都需要花上好几个小时。

  御寒这两天起早贪黑工作,身体不一小心受了点风,就开始有些感冒了,不过不是大问题,他吃了点药,便带着言楚出差去了。

  药里估计还带了安眠的成分,御寒刚刚在车上睡了一觉,再睁眼的时候,酒庄已经近在眼前,再过半小时就到了。

  这次他特地出来巡查酒庄,不止是为了让言楚不和封景予正面对上,也是因为酒庄的改造项目已经竣工,需要他亲自来视察一番。

  言楚坐在前排,正在看御帝出征的匿名群。

  他看到里面出现了熟悉的名字,担忧的神情在脸上一闪而过。

  “御总,封景予他……居然找到盛景去了。”

  言楚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封景予了,一点都不想再看到半点有关他的消息。

  御寒却一点也不担心:“没事,我们盛景的员工都会防狼术,封景予闯不进去的。”

  言楚一呆:“……啊?防狼术?”

  用来防封景予的吗?

  御寒看他表情略有空白,便安抚道:“你不用气馁,回去之后我让付秘书教你,这是我们盛景的企业文化之一。”

  言楚愣愣地点头:“嗯嗯,好的。”

  虽然学习这个有点奇怪,既然是企业文化,那他一定得学会。

  颜淮白闻言也笑了:“你们盛景的企业文化确实挺有趣的。”

  他至今都还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去盛景的时候,那种被深深震撼的感觉。

  果然只有御寒才做的出来,还毫不违和。

  闲聊间,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酒庄外,御寒他们下车后,负责人立马就迎了上来:“御总,颜先生。”

  来迎接御寒的是目前酒庄的项目负责人齐然,他一早接到御总和投资人要来视察的通知,很早之前就等候在了这里。

  御寒点了下头:“走吧,带我四处看看。”

  “好的,御总请跟我来。”

  齐然之前在盛景本部工作,是御寒将他往下派,前往酒庄负责跟进改造项目。

  齐然的能力还算不错,项目的情况每次都汇报得事无巨细,现在在他的带领下,御寒他们需要将酒庄的功能都过一遍。

  记原料的培育区域、生产的车间,窖藏的储存间都是原本就有的功能,不需要在上面多加改进,反而是新增的娱乐休闲区、后勤服务区和商务区才是这次视察的重点。

  “这是商务区域,有会客室、接待室,还有品酒区和展示区。”齐然一边领着他们走进一栋楼的一层大厅,一边细细地给他们解释所有功能的用途。

  这些都是御寒曾在项目计划书里写过的内容,现在都被投放到了正式运用当中,虽然御寒一直关注着进度,但也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御寒还算满意,尤其是他强调过的展示区,更是建造得非常符合他的心意。

  “按照御总的要求,我们还更换了生产线的设备,从过滤机、离心机、冷冻机再到发酵罐等等,都引进了国外的最近设备,现在生产出来的红酒比之之前的口感会更加细腻。”

  齐然笑着给御寒和颜淮白,以及跟在后面的言楚一人倒了一杯酒。

  颜淮白品过之后,赞道:“确实很不错。”

  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总觉得比他以前喝过的某些高端红酒的味道还要好上不少。

  和御寒的合作,就是让人放心。

  后来齐然还带着他们去看了后方的娱乐休闲区和后勤服务区,整个酒庄就差不多逛了个遍。

  改造后的旅游式娱乐酒庄目前在试营业中,实施的是门票收费制,还没有开始对外宣传,所以此时并没有多少人来参观,更多的则是一些工作人员。

  在齐然介绍完后,御寒若有所思道:“你刚刚说,实施的是门票收费制?”

  齐然点头:“是的,御总有什么问题吗?”

  御寒笑了一下:“没,就是有个主意,需要你帮个忙。”

  /

  就在御寒跟着齐然参观酒庄的时候,谢司行的车也稳稳地停在了酒庄外面。

  但他却被拦在了门口,理由是得买票。

  谢司行没想到被拦截的原因居然是这个,眉心微微一皱,正要开口,齐然就赶来了,对要收谢司行门票的工作人员道:“你怎么回事,没认出这是总公司的谢总吗?”

  说完后他对谢司行笑道:“谢总,御总猜到您会过来,特地让我来这里迎接您。”

  谢司行展眉,心想这个穿书者果然是在欲擒故纵,都已经猜到他要来了。

  也罢,那就看看他又要耍什么花招。

  谢司行矜持地颔首:“那就带我进去吧。”

  但和谢司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齐然一脸为难道:“这个,御总说您是总公司的,本来是不需要买票的,但……”

  谢司行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果然,齐然闭着眼睛道:“但是御总说我们是小本生意,您买个儿童票意思一下吧!”

  谢司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