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30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30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敢在警察面前说这种话,御寒是真的不怕被当成恐怖分子被抓起来么?

  谢司行凝视着他单薄却坚韧的背影,在此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身上睥睨众生的狂傲。

  好像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那种狂傲,夺目到能刺痛双眼。

  御寒还在那里做笔录,没注意到谢司行的到来。

  而领着谢司行进来的警察厅副厅长,也向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叫他来的原因。

  御寒说抓到了一个非法拘禁的法外狂徒,警方非常重视,也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然后发现他口中的法外狂徒是封氏企业的太子爷,封景予。

  不仅如此,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封景予正打算逃跑,被御寒反手制服,两个人当着警察的面吵了起来。

  据当时在场的警察描述,当时的场景硝烟弥漫,封景予红着脖子叫嚣要让御寒付出代价。

  而御寒只是笑了一声,抢过警察手中的手铐,封景予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御寒铐了起来。

  御寒的这一手操作就连警方都看懵了,只能先把他们都带了回来。

  “经过我们的查证,封先生确实可能涉及非法拘禁,但封先生始终声称自己无罪,与受害者是情侣关系,并且坚持要请律师辩论……这件事有些复杂,所以只能请您过来一趟了。谢先生,您的意思是?”

  警方既然认识封景予,自然也就认识谢司行,事关两个大企业,他们也不敢含糊,所以只能先把谢司行也一同请来。

  听到封景予这个名字,谢司行深黑的眼眸闪过一丝意外。

  他倒是没想过会在这个时间点遇上封景予。

  “他人呢?”

  知道谢司行是在说封景予,这位副厅长非常头疼地说道:“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例行查问。”

  封景予一看到御寒就炸,根本不能把他们两个人放在一处,只能分开了。

  而封景予又是一副拒不配合的状态,吵着嚷着要他们放他走,弄的他们也很烦躁。

  谢司行点头,淡淡道:“这件事情你们秉公处理就好,其余事情我来解决。”

  警方为难的缘故也是因为今天涉及的双方来头都不小,一个是业内龙头谢司行的夫人,一个是封氏企业的太子爷封景予,他们处理起来也是胆战心惊,不知该如何交代。

  但谢司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论结果怎么样他都会追究到底,包括封氏企业那里也由他来解决。

  副厅长松了口气:“那就好。”

  有了谢司行这句话,他们也能够放心处理了。

  另一边御寒也已经做完笔录,警察说他可以离开了,后续如果还有需要他配合的地方会再联系他。

  御寒从位置上站起来,一转身,就发现谢司行正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

  御寒挑眉。

  “夫人真是给了我好大的惊喜。”谢司行勾起一个浅薄的笑,道:“进局子的体验如何?”

  “放心吧,没给你丢人。”御寒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我打赢了。”

  谢司行:“……”

  御寒没看到记谢司行脸上古怪的表情,他在想刚才系统告诉他的事情。

  原来刚刚那个法外狂徒就是主角攻封景予,自己误打误撞看见的正是他对主角受言楚的纠缠画面。

  在原文剧情中,言楚因为受不了封景予对自己近乎病态的占有欲,就在今天和封景予提出分手,但封景予则震惊言楚居然感受不到他对他的真心,觉得言楚是在无理取闹,所以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如果御寒不出现,言楚在逃出那个房间后还是会被封景予抓住,重新带回封家,上演一出霸王硬上弓的少儿不宜剧情。

  而如今因为御寒‘不小心’介入,现在主角攻受都在警察厅里接受盘问,根本没法少儿不宜。

  如果非要问御寒现在是什么感受的话,那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爽!

  什么主角攻,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中毒已深的恋爱脑。

  身为商会的副会长,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只是为了对人家主角受强制爱,猪看了都得摇摇头。

  成大事者从不拘泥于小情小爱,御寒觉得自己此举应该给主角攻好好的上了一课。

  希望他能珍惜。

  御寒一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走到谢司行面前,抬眼道:“走吧,不是来接我的?”

  谢司行没否认,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御寒这个人,总是能带给他很多意外。

  但偏偏这些意外,他也并不排斥。

  “走吧。”

  盯着御寒的脸看了一会儿,谢司行笑了一声,分不清他心里想了些什么,但不难看出他心情愉快。

  御寒和他并肩走出警察厅,身后突然传来男生低低的声音:“那个……”

  御寒停住,转头看过去,发现是言楚,略感意外。

  言楚站在他们身后,脸上是肉眼可见地紧张:“谢谢你今天帮我,给你造成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说完,他给御寒来了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我和已经警察说了,封景予的确有非法拘禁我,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让你承担任何后果的!”言楚鞠完躬,直起身后连御寒的眼睛都不敢看:“总而言之,真的很感谢你今晚的帮助……”

  “小事,举手之劳。”御寒都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言楚摇头,非常认真道:“不,你真的是第一个帮助我的。”

  言楚自从和封景予在一起之后,身边的人就好像中毒了一样,不论封景予对他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他们都会认为封景予只是太爱他了。

  所有人都劝言楚和封景予和好,用祝福的眼光看着他们,却从来没有人像御寒一样挺身而出,把他牢牢地护在身后。

  今天晚上的御寒,真的给了他莫大的勇气,终于让他对警察说出了封景予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因此即使封景予亮出了自己封氏企业太子爷的身份,恐怕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御寒帮了他,他不能让封景予伤害到他。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言楚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鼓起勇气,第一次对上御寒的眼睛。

  只是一眼,他立即被那双眼睛里记的光芒所吸引。

  御寒自己或许没发现,可旁人却能轻而易举地注意到,然后深深地为之倾倒。

  不是借着别人的光,而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永远夺目明亮的光源。

  “御寒。我的名字。”

  御寒站在他面前,语气平静地开口。

  言楚愣愣地看着他,听到他开口,才恍然想起自己一直这么盯着一个人实在是太失礼了,立即羞愧地红了脸。

  “我、我叫言楚。”

  御寒点头:“我知道。”

  言楚腼腆地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站在旁边的谢司行先一步开口道:“说够了吗,该走了。”

  言楚这才注意到御寒身边还站了一个男人。

  男人长相精致,神情却十分冰冷,一开始还能耐心地等着他们说话,但可能是觉得耽误的时间太久了,看着言楚的目光似乎也带着几分不善。

  言楚被那道冷若冰霜的目光扫了一下,立即后背生凉,从心底里感受到恐惧。

  就好像自己随时都会死在对方的手中一样,那种危及到生命的恐惧。

  “够、够了……”

  在这种压迫感下,言楚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害怕地摇摇头。

  御寒挑了下眉,不明白谢司行对一个刚见面的人哪来的这么多敌意。

  不是说谢司行会对主角受特别感兴趣吗?

  系统:【宿主,你还没死呢……】

  就算是会对言楚产生兴趣,也是在谢司行将林寒当成白月光之后,现在他还好好地活着,谢司行怎么可能对旁人感兴趣。

  “行吧。”御寒哼了一声:“你别教我做事。”

  系统:【……】

  不过在临走之前,御寒还是有句话想和言楚说。

  “今天你帮我作证,封景予说不定会将怒火撒到你身上。”御寒语气平静道:“你如果不想继续被他纠缠的话,我的建议是早点离开他。”

  在原书的剧情当中,封景予对言楚一见钟情,不顾言楚的意愿让他成为了金丝雀,还对他虐身虐心,虐到最后言楚小命都没有了半条。

  而封景予的追妻火葬场也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月,就在旁人的撮合以及起哄下将言楚追了回来,可以说非常没有诚意。

  御寒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这句话,但出于帮人帮到底的想法,他才多说了两句。

  言楚听完,也是严肃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认真考虑的,谢谢你!”

  御寒轻轻颔首,便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言楚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涌动着光。

  谢司行今晚是自己开车来的。

  御寒坐上车,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侧目看过来。

  “打算加入封景予的商会?”

  “没有这个打算。”御寒无所谓道:“现在就更没有了。”

  他会去参加也只是为了会会身为主角攻的封景予,现在他把封景予送进警察厅了,那更不可能会加入。

  车内光线不甚明晰,看不清谢司行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他薄唇稍稍弯了一下。

  经谢司行一提醒,御寒才想起得和颜淮白说一声他不打算参加商会的事情。

  御寒给颜淮白打了个电话。

  记颜淮白听说御寒没有意向时,也没有多问原因,表示他会转告韩会长。

  “对了,听说那位封氏企业的太子爷在酒店被人打了,这件事你知道吗?”颜淮白的语气非常惊讶:“也不知道打他的是何方神圣。”

  御寒:“不知道啊,打他的人一定特别厉害的吧。”

  谢司行正在开车,闻言扭头看了他一眼。

  颜淮白笑着说:“确实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是谁了。你到家了吗?”

  “没有,正在路上。”

  “嗯,那你路上小心。”

  挂了电话,谢司行凉凉的声音传了过来:“合作关系,邮件联系?”

  御寒淡定地收起手机:“怎么了?”

  谢司行几乎要被御寒这种风轻云淡的态度给气笑了。

  同样是合作关系,御寒能送颜淮白字,还能和颜淮白打电话,他却只能在御寒的黑名单里躺着,这又是什么道理?

  谢司行想到今天付闲说他欺人太甚,心中一阵荒唐。

  他心道,他还没有真到欺人的时候。

  谢司行:“把我从黑名单拉出来。”

  御寒反问:“为什么?”

  “……”谢司行捏着方向盘的指节微微收紧。

  下一刻,他调转车头,把车停到了路边。

  御寒立即多了几分警惕:“你要干嘛?”

  “黑名单,拉出来。”谢司行言简意赅道:“我希望以后发生这种事,不是由别人来转告我。”

  御寒:“怎么,我亲自告诉你了,你也想赶来补两脚?”

  御寒试想了一下那个场面,觉得还蛮好玩的。

  谢司行:“……”

  谢司行面无表情:“对,只要你叫我。”

  御寒笑了:“早说嘛,既然是这样,那咱们也算同盟。”

  面对一致对敌的盟友,他一向是很宽容的,况且谢司行确实罪不至此。

  他拿出手机,把谢司行从黑名单拖了出来。

  “a呃呃呃是什么意思?”谢司行看到这个名字,蹙了下眉。

  “不喜欢?”御寒宠溺道:“哥给你改一个。”

  他顺手就把【a呃呃呃】改成了【z呃呃呃】。

  谢司行甚至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

  他盯着御寒看了两秒,眸中闪动着暗光。

  片刻后,他重新启动车子。

  算了,谢司行想,至少不是黑马王子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