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29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29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御寒今天的确有个聚会要参加,是颜淮白在签订合同时顺便提了一句,并且询问他晚上会不会出席。

  说是聚会其实也算不上,更准确地来说其实是一个研讨交流的商会,据说会有很多业界内的相关人士出席,颜淮白也在其列。

  其实御寒前几天也收到了邀请,但当时他并没有直接答应。

  商会的性质就是给商人们提供一个结交人脉、互相交流的契机,加入商会,一是人脉,二就是信息渠道的获得,虽然看上去有很多好处,但相对的也会有部分掣肘,有利也有弊。

  御寒犹豫的原因是他暂时还不太了解这个商会的体系,本想再让付闲多搜集一点资料,他再考虑是否参加。

  但颜淮白提到了一个名字,便让御寒不再犹豫,马上选择答应。

  原因也很简单,颜淮白提到的那个人,正是御寒想见到的。

  和御寒以往穿的书不同,他这次穿错的世界是一本经典绿江耽美小说,经典就经典在它包含了很多元素。

  真假少爷、金丝雀圈养、强制爱、追妻火葬场、白月光替身等等……可以说是元素大乱炖,让御寒这个只知道逆袭打脸的龙傲天直呼贵圈真乱。

  御寒穿来到现在,原书的人物见到了不少,重要反派人物却只见到了谢司行一个,书中的两位主角却还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但颜淮白提到的商会的副会长封景予,就是本书的主角攻。

  这让御寒一下就来了兴趣。

  在书中,主角攻作为一个后起之秀,一露面就在商圈中声名鹊起,他接手家中的公司,不出五年就让公司上升了一个高度,甚至能和当初白手起家的谢司行相媲美,无数人拿他和谢司行相互比较。

  彼时谢司行已经是国内风头无两的商圈霸主,不仅心狠手辣,丧妻之痛也让他把林寒当成了此生唯一的白月光,在偶然见到主角受之后,更让他对与林寒有几分相似的主角受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于是为了保护主角受,主角攻就在此时和几乎霸占整个市场的谢司行打起了擂台赛,势必要斗出个你死我活。

  谢司行手腕强硬,主角攻也毫不服输,两个人斗了大半本书都没有分出胜负。

  然而主角攻一边跟反派谢司行斗智斗勇,一边还能对金丝雀主角受虐身虐心,中途再来一个追妻火葬场,最后还在主角光环的笼罩下,打败谢司行,吞并谢氏企业,还抱得美人归,可以说事业与爱情双丰收。

  了解完整个故事,御寒仿佛看完了一整部狗血大剧。

  他敲系统:“你们绿江一直这么刺激的么?”

  在他还在喊着莫欺少年穷的时候,主角攻受都已经快演到十八禁了,这叫他如何能忍。

  系统很无辜道:【按理来说在这个时间点,宿主你和主角攻是不会有正面交锋的……】

  在原书剧情当中,林寒一直在谢司行的羽翼下,当然不会和本书的主角有任何见面的机会,只有当小炮灰林寒死了,谢司行这个反派也才会正式进入原书的剧情线,和主角攻受开始大乱斗。

  但因为御寒的特立独行,记原书剧情早就已经不知道崩到哪里去了。

  也正因为这样,两条本来永不相交的直线,在某种不可抗力的干扰下,突然某一天有了交集。

  御寒若有所思地问:“林寒是谢司行的白月光,所以他是把另一个主角当成了替身?”

  系统:【是这么理解的。但是宿主你也知道,我们这个感化任务失败了很多次,所以时间线一直没有进行到主角攻受出场,因此如果你和主角攻受对上,我也无法提供任何帮助了】

  从第一次世界失衡开始,谢司行就是在主角攻刚出场就完成反杀。

  而后来,因为时间线并不一致的原因,系统绑定的每一任宿主也都没有坚持活到主角攻受正式登场,所以就连系统都不知道后续的发展。

  毕竟它只是个感化系统,除了感化谢司行以外的事情,其余都不在他们的负责范围之内。

  其实御寒能活到这时候,就已经很让系统意外了,所以它最近才没有教御寒做事,因为它已经意识到它可能还没有御寒厉害……

  御寒却不甚在意:“你的帮助对本尊来说毫无用处。”

  系统:【嘤】

  话虽如此,系统还是很天真地问:【但是宿主,你一定不会去的吧?】

  它这话说的很没底气,因为它知道御寒的性格,寻常人或许会选择避开这位气运之子,但御寒不一样,他就喜欢挑战不可能。

  果然,下一秒御寒就打了它的脸:“去啊,当然得去。”

  比起系统的忧心忡忡,御寒则显得淡定许多。

  他说:“在我的世界,我也是主角。”

  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主角。

  系统被噎住了,竟也觉得这句话有一点道理。

  难道它也即将被御寒的龙傲天理论同化了?

  御寒想要拿到完美成就,就必须得成为这个世界最强的那个,正好他也想要看看这位主角攻,到底是靠什么打败目前看来是最强的谢司行的。

  一旦御寒自己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那就是谁来也无法改变,系统见状也只能默默叹了口气。

  崩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崩一点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系统狠狠地吸了口氧。

  御寒结束工作,就让司机开车前往此次商会的举办地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得知御寒也要来的颜淮白早就在门口等待,看到他下车,直接笑着走上去,和他一起入场。

  正如颜淮白所说,这次商会举办的交流会规模很大,来的也都是商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御寒一眼看过去,就认出来了不少上次在陈老的生日宴会上见过的人。

  “等会你应该就能见到会长和副会长了。”颜淮白低声对御寒道:“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位副会长年轻有为,短短五年就让接手的公司业绩翻了几倍,的确是个人物。”

  和原书剧情一样,没有丝毫偏差。

  御寒微微一笑:“是么,那等会我可要好好见见。”

  颜淮白见御寒似乎也对这位副会长感兴趣,便给他多科普了两句。

  在他的介绍下,御寒也对这位主角攻有了更多的了解记。

  主角攻,也就是封氏企业太子爷封景予,从小就展现出非人的天赋,接手家里的公司之后更是在五年之内就让公司的业绩翻了几倍,自此圈内就开始流传他是新的商界天才。

  而上一个被人这么称呼的,还是谢司行。

  因为这种微妙的关系,甚至还有人希望谢司行和封景予正面对上,最好还能分出个高低上下。

  但谢司行却似乎并未将封家放在眼里,不仅无数次忽视了封家的邀请,就连和谢司行交好的陈老,也并未邀请封家的任何一个人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

  所以时至今日,都没有人能亲眼看到谢司行和这位太子爷出现在同一场合的画面。

  众人摸不准谢司行的态度,但又并未从谢司行的行为中看出针对封家的意思,便觉得谢司行应该是真的不在意封家。

  毕竟比起谢司行来说,封家乃至封景予,都还是差了一些。

  御寒听完后若有所思。

  但还不等他多想,商会的会长,也就是那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已经开始上台讲话。

  御寒随便听了两句便没有继续听下去了,无非就是鼓励大家多多交流,有什么问题都可以互相解决的场面话。

  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来听这个。

  御寒的目光在场内寻找,却并没有发现封景予的影子。

  根据颜淮白描述的,这位封氏企业的太子爷是一位容貌俊朗,气质沉稳的美男子,御寒找了一圈都没看见。

  或许是没有来?

  御寒蹙了下眉,这时商会的会长结束发言,径直来到了他和颜淮白的面前。

  “淮白,这位就是你说的御总?”会长面容和蔼:“果然年轻,看着也精神。”

  御寒嘴角轻扬,露出一个礼貌的笑:“韩会长。”

  韩会长和颜淮白熟识已久,也是听了颜淮白的话,才打算亲自见见御寒。

  如果真像颜淮白所说的那样,这位御寒可不是池中之物,提前投资很有必要。

  不过韩会长刚刚在台上发言时就已经到了站在颜淮白身边的御寒,心想这么年轻,莫非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毕竟这个世界上像谢司行和封景予那样的天才可不多。

  不过韩会长到底还是相信颜淮白的眼光,所以才亲自下台,来和御寒说了几句话。

  这一交流才发现,御寒的谈吐乃至气质,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更像是上位者的气势,一下就让韩会长动了心思。

  “御总,今日招待不周,不知你参加过后有什么感想?”韩会长试探地道:“有没有意向加入我们商会,成为我们商会的会员?”

  御寒并没有直接回应:“多谢韩会长厚爱,待我考虑清楚再给你回复。”

  韩会长笑了笑,知道这事急不来:“好,那我就等御总的回复了。”

  韩会长走后,御寒依旧没看到封景予的影子,也就没有再继续留下去的意思,转头对颜淮白道:“我先走了。”

  “好。”颜淮记白也看出御寒兴致缺缺,所以并没有强留。

  御寒转身走出大厅,打算就此回家。

  只不过他心中想着事,没注意到自己越走越偏,周遭的环境也越来越安静。

  经过某个房间门口时,里面蓦然传来男人的低吼。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御寒的脚步稍缓,抬起头,这才察觉到自己走错路了。

  他停下脚步,转个身,正打算往回走,那个房间里又传来男人暴躁的吼声:“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到底想要什么?我的命吗,给你行不行?!”

  在这道声音之后,还伴随着咚的一声响,似乎是是什么身体撞向墙面的声音。

  御寒:“……”

  这是别人的隐私,他不太想听,所以迈步就走。

  但是下一秒,另一道略显低柔,却十分倔强的男声传来:“够了……你放过我吧,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物而已,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好不好?”

  “呵,不可能!就算是玩物,我也要把你囚禁在我的身边,你永远也别想逃。”

  御寒挑眉。

  非法□□?有点意思。

  他转头看向那扇房间门,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面的战争似乎还未停止,只听那个小男生又祈求般地说了几句话,不知是哪一句成功激怒了正在暴怒边缘的男人,里面传来一阵冲突。

  正当御寒考虑需不需要叫个保安什么的,那扇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一个身穿卫衣,脸色苍白的男生从里面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身后仿佛有什么猛兽在追逐着他。

  那名男生一看到御寒,雾蒙蒙的眼神就是一亮。

  “救、救救我……求你!”

  御寒站在那里没动,男生却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了一棵浮木,踉跄地朝御寒走去。

  而在他身后的房间里,封景予脸色阴沉地走出来,整洁的西装也许是因为刚才激烈的动作而显出几分褶皱,俊脸上也有个红红的巴掌印。

  他听到小男生的求救,冷笑了一声,缓缓靠近:“过来,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小男生惊恐地连连后退,直到退至御寒的身边。

  “不要,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封景予继续冷笑,脸上的表情越发冷,他一步步朝他们走来,就快要逼近。

  “你刚刚说,求我?”

  御寒懒洋洋地说完,小男生猛的回头,眼中瞬间燃起希望的光芒。

  “对!求你,我不想跟他走……”

  “那你算是求对人了。”御寒本来没兴趣多管闲事,但既然都求到了他的面前,他也不能装作视而不见。

  “我劝你不要掺和,你知道我是谁么?”

  封景予看出御寒似乎想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沉着脸道:“马上消失,否则我就让你在a市混不下去。”

  御寒嗤笑一声,并未像他想象中那样退缩。

  寻常人要是听到这样的话,怕是早就已经退避三舍,但御寒偏偏就是那个例外。

  “该消失的是你。”御寒慢悠悠道:“我数十秒,你马上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封景予显然没料到御寒&3记0340;气焰比自己更嚣张,更没想到御寒还真的数了起来。

  “一,二,三,七,九……”

  封景予:“?”

  封景予:“你刚刚怎么读秒的?”

  “很难看出来吗?我就是想打你。”御寒漫不经心道:“十。时间到了,看来你是不想滚了。”

  封景予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在自己面前如此跋扈的人,当即也怒了。

  他正想说话,但下一秒,这个原本懒洋洋的青年,气势陡然凌厉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封景予也很难想象一个人的气质为什么会在突然间转变的这么快,但事实就是在他眼前发生了。

  御寒身上就像是从血海中凝练出来的强大气势,就连封景予都感到几分心惊。

  封景予道:“你确定要与我作对,我可是……”

  御寒冷冷一笑:“天上剑仙三百万,见我也需尽低眉!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封景予:“……?”

  封景予:“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人能这么狂傲?莫非是有什么背景?

  封景予开始有些犹豫。

  御寒没理会他,对身后的小男生道:“站远点。”

  小男生:“啊,好……”

  他也不知道御寒想要做什么,但御寒清冷的音色中带着几分命令的味道,让他下意识就遵从了。

  他看着御寒的背影,莫名觉得十分伟岸。

  封景予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戒备:“我警告……”

  他警告的话还没说完,御寒的动作就已经先他一步到来。

  就仿佛暴雨突至,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那么迅速。

  封景予甚至都没看清楚御寒是怎么开始的,他的视野就开始无限后退,直到后背撞上了墙面才堪堪停下。

  这一幕放在别人眼里,就是他的身体呈抛物线的姿势飞出了三四米远,停下来后还在地上滚了两圈。

  “啧。”御寒收回腿,皱了下眉。

  还是不够。

  当初他一拳能退万魔,一脚能平山川,一呼一吸之间也叫人胆寒万分,这人要是放在以前,早就被他打的魂飞魄散了。

  言楚眼睁睁看着封景予飞出去,眼睛瞪的像铜铃,半晌都没说话。

  而御寒仍好好地站在那里,连衣角都仿佛染上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喂。”御寒道:“可有不服?”

  封景予躺在地上没有动,但言楚却看到他放在地面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了解封景予的言楚却很清楚,他在装蒜。

  言楚:“……”

  打不过就装死是吗。

  御寒却没发现他的异常,哼了一声,心道一脚就晕了,也不算什么。

  他回过头,对言楚道:“解决了,你走吧。”

  “可是……”言楚感觉自己不能走,否则封景予一定会狠狠报复眼前的这个人。

  封景予这个疯子,什么都做的出来。

  “放心,我有办法。”似乎是看出言楚的担忧,御寒风轻云淡地掏出手机:“喂,是警察吗,我要报警,我抓到一个非法拘禁的法外狂徒。”

  记言楚:“……”

  封景予:“???”

  /

  谢司行走入警察厅的时候,心情比以往的每一刻都要复杂。

  不久前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警察厅的,要他来接走家属。

  谢司行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骗子,后来一想,他的确有个随时会进到警察厅的家属。

  意识到这点,谢司行难得地沉默了。

  这种体验很新奇,也让他有些头疼。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总得看看才知道,所以谢司行就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让司机开车到了警察厅。

  刚走进去,谢司行就看到在人群中也相当显眼的御寒。

  他正在做笔录,面前的警察问一句,他答一句。

  警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御寒:“参加商会。迷路了。”

  警察:“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

  御寒:“受害者向我求救,我就出手了。”

  警察:“你总共打了嫌疑人多少下?”

  御寒:“区区一脚。”

  警察心平静气道:“他脸上还有个巴掌印。”

  “哦,那个不是我。”御寒说:“我一般都是用拳头,不是用巴掌,有损威严。”

  警察点点头,记录下来,又问:“有无前科?”

  御寒:“暂时没有。”

  谢司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