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28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28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猜猜我是什么呀~再仔细看看吧~

  谢司行承认,那一刻他的心情十分愉悦。

  这是他为数不多,能够猜测到御寒心里在想什么的时候。

  他让御寒生气了,现在御寒不和他说话,也没有一点要等他的意思。

  谢司行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心想,还是个挺有脾气的穿书者。

  “谢先生。”

  谢司行他们走进商场中的那一刻,经理立马就迎了上来。

  “给他拿几件合身的正装。”谢司行下巴微抬,示意经理看向前面炸毛的御寒。

  经理闻言,又敬又畏地看了御寒一眼。

  刚才他们得知谢司行要来时就已经非常震惊了,这位谢氏企业的领头人从来都不会亲自莅临。

  没想到谢司行第一次来,居然还是带了人来的。

  难道这位就是谢司行传闻中的那位夫人?

  经理不敢怠慢,把谢司行和御寒请进了他们的贵宾室,又让人按照御寒的身高体型,把当季最新的高端品牌都送来。

  御寒不是很有兴致,他还记着谢司行嘲讽他的事情,看都没看,随手指了件:“就这个吧。”

  经理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很有眼力见地说道:“夫人好眼光,这好像和谢先生是情侣装呢,太般配了!”

  御寒刚刚指的是一件纯银色的西装,袖口的地方用更深的颜色滚了边,一眼看上去和谢司行身上穿的这件有些类似。

  经理看谢司行对待御寒的态度,就明白这位一定是谢司行的夫人,夸赞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蹦。

  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强,一眼就看出这两位刚刚似乎吵架了,于是本着为上帝排忧解难的理念,他又说道:“谢先生对夫人真好,我很少见到有丈夫会亲自陪着夫人出来买衣服,想必二位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谢司行靠在沙发上神情慵懒,闻言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御寒则直接炸了:“你说什么?!”

  经理呆了一下:“呃,二位的感情……”

  御寒嫌弃道:“我不要这件了。”

  他撇下经理说像情侣装的那件,从中随手挑了一件走进换衣间,临走进去之前,还白了眼外面看热闹的谢司行。

  等到他换好衣服出来,经理眼前一亮,对着他又是一阵夸。

  御寒虽不如谢司行长得高,但他的体型在男人中也算高挑,这件昂贵的西服穿在他身上,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很好地将他身材的优势展现出来。

  微微收拢的腰部线条使得细腰看上去虽略显纤瘦,却带着一股宁折不弯的韧劲,白色衬衫紧紧收在西裤中,一双长腿被西裤包裹,臀型的线条更是优美流畅,就连谢司行也不禁多看了一眼。

  御寒现在还在气头上,走出试衣间后理都没理谢司行,直接大步迈出了贵宾室。

  谢司行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从沙发上起身,漆黑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随意地看了那堆衣服一眼。

  记“都装起来,连同账单一起送到谢宅。”

  说罢,他便紧随着御寒出去了。

  经理心领神会,吩咐服务生:“快快,把剩下的装起来……尤其那件情侣装!”

  谢司行打开车门,御寒已经坐在里面,双手环抱在胸前,头也往一边撇。

  谢司行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们从商场出来就直奔陈家的老宅。

  等到了现场,御寒才发现这次晚宴的盛大,来来往往的豪车不胜枚举,各界的名流都齐聚于此,比娱乐圈的星光璀璨还要夺目几分。

  谢司行在他身后轻声解释:“陈老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为人豪爽义气,所以朋友也多,他的六十大寿,应该会来很多政商两界的人。”

  “知道了。”御寒默默记在心里,推开车门下车。

  这也是他的大好机会。

  他们一下车,就有侍应生前来迎接,在看到来者是谢司行后,态度更是恭敬了不少。

  “谢先生,这边请。”

  侍应生将他们引到正厅,推开那扇沉重的欧式大门,里面仿佛与外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谢司行一出现,便夺走了在场众人半数的目光。

  以谢司行和陈老的关系,他们都知道今晚谢司行一定会来,所以早早就在等候,还时不时望向大门的方向。

  谢司行是这几年的商圈新贵,风头正劲,和数位商圈大佬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的手腕,在场的大多数人都知道。

  要是能和谢司行说上一两句话,给他留下一点好印象,以后再合作一番,不愁将来没有一席之地。

  所以此时他们看到谢司行,都按捺不住要上去与他攀谈交好的冲动。

  但是很快他们就注意到了站在谢司行身边那个容貌清隽的男人。

  “那是谁?”

  有人不禁发问。

  站在谢司行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虽不及谢司行在圈内浸淫多年,身上拥有沉淀下来的逼人气势,却又丝毫不逊色。

  明亮如炬的双眸毫不畏惧地看着前方,眉眼间的桀骜不是任何一种豪门世家能够娇养出来的浓烈,在那双眼中,仿佛所有的爱与恨都十分鲜明。

  他不是被富养出来的小少爷,更像是自立为王的国主,浑身充斥着上位者才能拥有的强大气势。

  他与谢司行并肩而行,虽然中间的空隙还能再站一个人,但就是给旁人一种,他们二人密不可分的感觉。

  “难不成是哪家的小公子?”

  “没听说谢司行最近和哪家的小公子关系好啊?”

  “会不会是谢总的亲戚什么的?”

  “你想什么呢,你怕是不了解谢司行……”

  “他到底是谁?”

  这样的困惑几乎充斥着每个人的心中,却没有几个人敢直接上前去询问。

  直到有离得近的人听到谢司行低声对身旁的御寒说了一句:“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御寒不耐烦地说道:记“知道了,不能喝超过三杯酒,你要说几遍?”

  谢司行弯唇,非常轻地笑了一下,不难看出他眼底的愉悦。

  旁人都是一惊,敢这么和谢司行说话的,恐怕全a市都没有几个吧?

  而谢司行竟然还不生气?难不成是哪位背景深厚的少爷?

  林羽城远远地就看到了御寒和谢司行。

  他虽然也在陈老的邀请范围之内,但那都是因为林家和陈家早年有些交情的原因,不仅比不上谢司行在这里的影响力,甚至他站在这里,都没几个人主动上来和他交谈。

  而谢司行一出现,便是全场的焦点,连带着御寒一起也变成大家讨论的对象。

  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以前林寒虽然也时常跟着谢司行出席各种场合,但胆小怯懦的林寒总是不敢跟谢司行站在一起,只能兀自躲在角落,因此并没有多少人认识林寒,也不知道林寒就是谢司行的妻子。

  但现在,他居然敢这样张扬地和谢司行一道出现,理所当然地沐浴着大家的打量艳羡的目光。

  林羽城冷笑,土包子永远都只是土包子,哪怕镶上金边,也有露馅的一天。

  等着吧,他一定会让林寒原形毕露。

  林羽城垂在腿边的手微微缩紧。

  “那是二哥?”跟着林羽城一起出席的林晴曦,也颇为惊讶地看着大门的方向。

  她看到御寒和谢司行站在一起丝毫不闪躲的模样,也觉得非常惊讶,她了解自己这个二哥,这种场合绝不是他适应的。

  林羽城脸色阴翳:“晴曦,你自己在这待会,我有事。”

  说完他又怨毒地看了远处的御寒一眼,走到无人的角落,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你来了没?”

  ……

  御寒敏锐地察觉到一道恶毒的视线,但等他再往人群中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视线的来源。

  御寒极轻地皱了下眉。

  系统:【宿主,今晚的宴会在原书中是一段重要的剧情,您需要紧紧跟在谢司行身边,才能保证不错过剧情哟,这对于您感化谢司行也是很有帮助的~】

  系统:【诶,宿主,你要去哪?】

  御寒头也不回地离开谢司行身边:“去拓展人脉啊。”

  系统:【可是你需要寸步不离地守在谢司行身边耶】

  御寒:“这件事待会再说,听话。”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冲进人堆里了。

  察觉到御寒的想法,系统顿了顿,提醒道:【可是林寒好像有社恐,平时您崩人设就算了,这种人多的场合,最好还是不要让人察觉到不对吧?】

  “社恐?”御寒出声问道:“是什么。”

  系统:【社交恐惧症呀】

  御寒:“不好意思,我只听说过社交恐怖症。”

  系统:【……】

  御寒轻笑一声,打了个响指:“showtime!”

  系统:【?】

  系统劝阻无效,眼睁睁看着御寒从侍应生手中的托盘中拿走一杯香槟,自信地走入了人群中。

  毁灭吧!

  这个系统谁爱当谁当!!

  谢司行记面色不佳,漆黑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人。

  “这么快就找来了啊。”

  御寒原本以为自己还得在天台上单独待久一点。

  他将身体全部转过来,手肘随意地搭在栏杆上,微抬下巴,直直地面对谢司行。

  琥珀般晶亮的眼底带着明晃晃的桀骜不驯,哪有半点哀伤。

  看到状态好的不得了的御寒,谢司行竟有一种自己被欺骗的荒诞感。

  就好像在看到御寒站在天台边上的那一瞬间,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秒担心过,他会就这么跳下去。

  ——连翻十楼露台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谢司行认为大概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不过谢司行知道那只是他的错觉,他绝对不会为心怀不轨的穿书者有一丝一毫的担忧。

  尤其是眼前这个诡计多端的穿书者。

  想到这,谢司行的目光落在他挂在脖子上的右手,勾出一个浅薄的笑:“看来手已经好全了?”

  笑容冰冷,暗含嘲讽。

  御寒哼了一声:“区区小伤!”

  他在别的世界哪怕浑身根脉断裂、被废除武功,又或者是从悬崖坠落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也连叫都不会叫一声的好吗。

  一点骨折而已,他完全不放在心上。

  甚至如果可以的话,他还能给谢司行表演一个单手倒立。

  “林羽城,是你打的?”谢司行看着他,口中吐出的冰冷语调中不带任何感情,仿佛站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御寒微微一笑:“还能有谁?”

  他的语气还有几分自豪,满脸写着谁还能有本王的拳头快。

  谢司行:“……”

  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了。

  很好,承认的很爽快。

  谢司行不错眼地看着他,语气冷漠:“他们想要一个解决方案,并且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谢司行的态度很显而易见,这事是御寒惹出来的,最好他自己解决。

  他这个与林寒没什么感情的丈夫,绝对不会替对方收拾烂摊子。

  事实上御寒也没有想要谢司行帮忙。

  “解决方案?”御寒不屑地笑了一声。

  林家还敢来要解决方案?

  他没把林羽城打进icu,还是念在自己现在穿的是个法治社会。

  但是也总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御寒想了想,好像很勉为其难地说:“我出钱,给他定制颗新牙吧。”

  谢司行:“……”

  御寒挑眉:“怎么,不满意?”

  这已经是他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

  要让一个龙傲天作出更大的让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谢司行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想法震住了,有半分钟没说话。

  御寒也不耐烦听他的回答,他来到天台已经很久了,只穿着件单薄病号服的他被风吹得有点冷,此时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记他不想再拖延下去,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谢司行,咱们离婚吧。”

  空气似乎静默了一瞬,只有天台时不时吹过的风,证明时间并没有停滞。

  半晌,谢司行终于开口,语气平静:“为什么?又是那个理由?”

  那天在医院病房里,御寒说的话还犹如昨日。

  他配不上他?

  谢司行承认,那一刻他确实有被御寒的姿态短暂地震慑到。

  那种自信和闪耀的样子,千言万语都只化为一句话——不像演的。

  谢司行决定再观察观察。

  御寒冷笑一声,对他的问题嗤之以鼻:“我龙傲天一生行事,何需向你解释!”

  “……”

  谢司行虽然不知道御寒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如果要感化他,那自然是留在他的身边才最好行事。

  所以从来没有哪个穿书者会在刚来的时候就对他提出离婚。

  但谢司行深知这些穿书者阴险狡诈的本性,说出口的话也必然有他们的目的。

  哪怕谢司行因为御寒离奇诡异的行为迷茫了片刻,也很快就清醒过来。

  说不定御寒提出离婚,就是为了另辟蹊径,吸引他的注意。

  想到这,谢司行的眸色更加幽深。

  穿书者虽然目的统一,但他们的行为有时候难以预料,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才能更好地控制他们。

  已经打定主意拒绝御寒的谢司行,想听听他还能编出什么理由。

  他收敛情绪,抬起眼:“……如果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哈哈。”

  御寒仰天大笑几声,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

  笑完后,他霸气道:“逆天,尚有例外,逆吾,绝无生机!”

  谢司行:“……”

  似乎犹觉威力不够,御寒还冷冷补充道:“你不会想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静。

  十分的安静。

  在御寒话音落下后,连空气都好像在霎那间突然凝固了一般。

  谢司行没说话,薄唇抿成了一条线,漆黑的眼眸凝视着御寒。

  他的视线极具压迫性,落定在御寒身上,仿佛是在重新审视眼前这个表情嚣张的青年。

  在此之前,谢司行并不觉得这个新来的穿书者有什么特别。

  狡猾、死板、自以为是,便是谢司行对这些穿书者全部的评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