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25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25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系统是真对御寒服气了。

  遥想它以前绑定过的每一任宿主,哪个不是冷静机敏,对待目标人物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哪怕是感化反派失败的时候,也能够从容慷慨地赴死。

  只有御寒,就是一个天大的bug!!

  从穿进来到现在,他没有一天是在安安稳稳地走剧情!

  系统设想了一下,假如是御寒任务失败,他估计也会推开棺材板跳出来,指着苍天说他要向天再借五百年,不破苍穹不服输。

  系统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只要是御寒,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而在系统眼里离经叛道的御寒,正好因为偷看,再次被谢司行逮了个正着。

  谢司行挑着眉问:“偷看,也是你的傲?”

  御寒:“……”

  谢司行这是还记得他昨晚放的狠话,特地找个时机嘲讽回来?

  呵,如此记仇。

  御寒一边收回偷看的目光,一边又在收回来的同时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随即自鼻间哼了一声,不屑道:“也不过如此!”

  整个过程堪称行云流水。

  谢司行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嘴硬的家伙,怕是全身最硬的地方就是嘴了。

  谢司行也不和他争论,漆黑如墨的眼眸轻飘飘地睨了他一眼,擦去额前的汗,便走出了健身房。

  御寒看谢司行走了,眼睛微微瞪大了一瞬。

  这就走了?不和他激情掰头一下?

  御寒站在原地想了想,觉得谢司行应该是迫于他威武雄壮的气势,才不敢和他正面交锋。

  不愧是他,龙傲king。

  既然最大的竞争对手都已经走了,御寒自己一个人也懒得再练下去,紧随其后离开。

  他们在门口遇到了刚从楼上走下来的林晴曦。

  林晴曦看到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从某个房间出来,还都是大汗淋漓脸色红润的模样,轻轻地呀了一声,然后赶紧扭头假装看风景。

  林晴曦心想,这一大早就这么活力四射,看来二哥和谢司行的感情并不像外面传的那么不好嘛,那她就放心了。

  吃过早饭,御寒就打算去林家一趟,送林晴曦是其次,主要是想欣赏一下林家鸡飞狗跳的画面,毕竟这能带给他一天的好心情。

  正如御寒所猜想的那样,林家这一整晚都过的不太安宁。

  先是得知林羽城在陈家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居然被警方带走,再之后就是林晴曦也没有回家,而谢家的人却打了通电话过来,告诉他们林晴曦今晚要留宿在谢家。

  谢家,那可是谢家!

  别说谢司行是个如何恐怖的人物,就是前不久刚和他们林家断绝关系的御寒,如今他们都快惹不起了。

  林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晚上都没睡着,一会儿担心林羽城,一会儿担心林晴曦,于是一大早上她便催林父去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就连林父都被林羽城的胆大妄为给震惊了。

  林羽城昨晚竟然把外来人士带进了陈老的生日晚宴,指使他们混到后方,试图对参加晚宴的记某个客人做些什么。

  具体是哪位贵客他们并不清楚,只知道陈老为此大发雷霆,毫不留情地就把林羽城送进了警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林父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过去。

  陈老是谁,在谢司行没有扬名之前,他陈立琼就是整个商界的巨佬大鳄,跺一跺脚底层的公司都要没饭吃的那种,林羽城居然敢招惹他?还差点毁了他的生日晚宴?!

  林父气急攻心,几乎已经能够看到他们林家灰暗的未来。

  虽然陈立琼如今已经差不多退居幕后,可他照样不是吃素的,林羽城惹怒了他,基本就等于给他们林家画上了一个句号。

  即使他们林家早年间和陈家有些交情,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陈立琼未必肯看在这个份上放过他们。

  林父颤颤巍巍地吃了一颗速效救心丸,下一秒,就看到御寒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林父心一梗,颤抖地说:“快……再拿一颗给我。”

  再不吃一颗速效救心丸,他就要昏过去了。

  御寒挑了下眉:“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看林父和林母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御寒猜测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林羽城犯下的滔天大罪了,正准备向他磕头谢罪。

  御寒有点惋惜,他应该昨晚就赶过来,亲自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的。

  还是来晚了啊。

  他从林母手中抢走林父的速效救心丸,一脸笑容地递过去:“看你急的,看到我高兴坏了吧。来,吃药。”

  这种场面,很难不联想。

  林父:“……”

  林父一脸惊恐地后退几步:“你、你……晴曦呢,你把晴曦带到哪去了?”

  林父现在只要一看到御寒,就会想起他那天临走前说的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御寒的那句话,时至今日,还是会时不时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如雷贯耳,直冲云霄,久久不能忘怀。

  林父忍不住想骂娘,那天御寒冲进他们林家,从头到尾到底是谁在欺谁?!

  明明就是他御寒不请自来,到最后却还要硬说是他们欺负了他?这还有天理吗?!

  林父颤抖的手指着御寒,痛心疾首道:“晴曦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怎么能……”

  御寒嗤笑一声:“我怎么了?”

  林父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看到了从御寒身后走进来的林晴曦,完好无损,没有少胳膊少腿。

  “爸,妈。”

  林晴曦是最后进来的,看到林父和林母的表情不太对劲,还有些疑惑。

  林母看到一晚上没回家的林晴曦,立马把她拉到眼前,眼眶通红地问:“怎么出去也不和爸妈说一声,让我们担心了一晚上。”

  “二哥不是让人打了电话么,我去二哥那里住了一晚上。”林晴曦不解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

  昨天谢家打电话来的那个人,原话是这么说的:“你们家女儿我带走了,明天给你们送回去,别烦我,否则k你。”

  简直太恐怖了,哪个正常人会这么说!

  如果不是后来一个自称谢家管家的男人打电话过记来解释,林母就要去报警有人绑架他们的女儿了。

  所以即使看到林晴曦现在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没有放松警惕。

  御寒的一只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哼笑一声:“这么看着我,是怕我掀了你们家屋顶么?”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林父怒目圆睁地瞪着御寒,仿佛他是什么煞星灾神一般。

  御寒耸肩:“本来是想告诉你们林羽城被抓的好消息,但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可惜了。”

  “这是好消息?!”林父差点被御寒的话气得心梗。

  “这怎么能不是好消息?你们甚至应该感到高兴,经过这件事之后家里少了林羽城这个祸害。”御寒很没诚意地笑了一下:“从此以后天下太平,岂不是皆大欢喜?”

  林父眉毛一竖,又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林晴曦不赞同道:“爸,你别说了,他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林晴曦只要想到林羽城昨晚说的话做的事,心中就像堵了一块石头。

  用那么肮脏的手段去对付御寒,她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做出这一切的会是和她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大哥。

  在她的认知当中,一家人不应该是这样的,林寒刚回来的时候,虽然和他们一家并没有多少感情,但至少那个时候父亲母亲都对他抱有一丝期望。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逐渐变了味,林羽城也变得她越来越不认识。

  似乎是从林寒接手家里的第一个公司开始,不论林寒做什么都会出错,父亲母亲也由期望转变为了失望。

  那时候林晴曦以为林寒只是不适合管理公司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自从发现林羽城的真面目后,她便开始怀疑,这件事会不会也有林羽城参与其中。

  也许是那个时候林羽城就意识到林父可能有让林寒接受林家产业的想法,害怕林寒会抢走他现有的一切。

  可是如今的这一切,原本就该属于林寒的啊。

  “我只是看你们还没有认清现实,所以特地来提醒你们。”御寒微微扬眉,表情笑意满满,说出口的话却毫不客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犀利:“林羽城的下场是他自讨苦吃,你们不用想着怎么去替他开脱,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他加重了语气:“我御寒,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

  林父这下听明白了。

  林羽城昨晚在陈家造的孽,竟然是和御寒有关。

  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从御寒的口中说出来,他心中又是另一番感受。

  从上次御寒要和他们断绝关系的事情之后,他就意识到御寒不再是他们能够随意掌控得了的了。

  御寒就仿佛脱胎换骨了一样,再也不见从前的木讷和胆小,像团燃烧的烈火,炙热得旁人不敢靠近,心生畏惧。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

  林父没有比任何一刻更清楚地认知到,御寒的厉害之处,就是哪怕不靠任何人,他都会千方百计的达到目标。

  林羽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与其想着怎么救出林羽城,不如想想怎么救你们自己。”

  记

  御寒的这句话仿佛一记重锤,再一次狠狠地砸下来,几乎叫他头晕目眩。

  林父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因为他知道御寒说的没有错,事到如今,确实更应该想想该怎么救他们自己。

  以御寒现如今的脾气,林羽城自己作孽栽到了他手中,似乎也怪不了旁人。

  林父面露颓丧,他已经认清现实了。

  当作亲儿子养的林羽城为了一己私欲不惜搭上整个林家,而真正的亲儿子却已经不再向着他们。

  事情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林父想不明白。

  但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御寒离开。

  御寒今天本来就是为了来刺激林家人一下,现在见目的达到了,他也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兴趣。

  他不是原主,虽然无法感同身受原主的心境,却也讨厌这样自私自利、只知索取的人,现在的这种局面,只能说报应不爽。

  御寒也毫不怀疑,他们会为了自保而决定舍弃林羽城,就像对待当初的林寒一样。

  至于舍弃一颗棋子有没有用,那就另说了,但可以想见的是林家从此时开始,都会在他的手中走下坡路。

  御寒不带任何留恋地离开林家,走出来的时候心情还算不错。

  但是真正的好心情,还是得从工作开始。

  盛景如今的状况比御寒刚来的时候好了很多,至少从精神风貌上都大有不同。

  御寒刚来时,整个公司的氛围死气沉沉,每个人麻木地干着自己手中的活,按部就班拿着不上不下的薪水,生活看不到一点盼头。

  直到御寒从天而降,不仅拉到了一笔不菲的投资,还要带着他们一起向上走。

  不久前,御寒给他们开了次会,深刻讲解了一下如今公司改革的重要性。

  酒庄光靠生产已经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只有重新规划今后的路线,才能挽救他们这个走向衰弱的公司。

  御寒的出现,就仿佛是投入死水中的一颗巨大无比的陨石,一下激起他们的奋斗欲。

  于是这几天御寒在公司忙新项目的事情,整个公司也都和他一起变忙碌起来。

  御寒的风格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雷厉风行。

  但凡是他分发下去的任务,都要求底下人尽快完成,并且要做到尽善尽美,因此以往那些酷爱摸鱼的员工,都不得不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动起来。

  有御寒在,那些盛景的老员工们都感觉重新焕发了新生机,其中就以赵忠钱为典型。

  作为被御寒‘委以重任’的老将,赵忠钱日日在自己的办公室瞻仰御寒亲笔所书的墨宝,还时不时被御寒叫到面前问话,更是觉得压力山大。

  他觉得御总对自己的关心,甚至已经超越了普通员工。

  御寒偶尔经过他的办公室,都要进来和他谈谈心,如果不是知道年龄不合适,他都会以为自己是御寒失散多年的亲儿子。

  至于赵忠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大概是因记为御寒总是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对他训话。

  “赵部长,你知道吗,只有强者才能守护好自己想要的一切,你年纪已经不小了,要想成为强者,就得从现在开始加倍努力。”

  赵忠钱面上露出迷茫:“怎么样才能算是强者?”

  御寒:“强者的头颅,永远不会朝弱者低下。”

  赵忠钱恍然大悟,就是像御总刚来那样:“原来如此!那要怎样才能成为强者?”

  “自然是让自身强大起来,依附别人的,永远都只能是配角。”

  说这话时,御寒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那双琥珀色的瞳孔眺望远方,深沉得仿佛是在寻找这个世界的尽头。

  而后,他转身,郑重地拍了拍赵忠钱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难道你甘愿自己的一生,都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配角吗?赵部长。”

  那句一锤定音般的‘赵部长’,让赵忠钱的心脏不受控制地颤了颤。

  也许是御寒的话太有蛊惑性,也许是御寒自身就已经非常具备强者气质,令赵忠钱非常向往,他又莫名其妙地从御寒那里领了不少工作任务。

  走出御寒办公室的时候,赵忠钱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又被御寒的话给带进去了。

  而他居然还觉得,这种感觉也不坏。

  每天都有奔头,而不是重复做着同一件事,因为他知道他做的不是无意义的,是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因为这个,就连他老婆都说,他最近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有了御寒的特别‘关照’,赵忠钱每天忙的脚不沾地。

  御寒感念他的辛苦,心疼地看了看他头顶逐渐稀疏的头发,大手一挥:“赵部长最近辛苦了,等新项目完成,就给你涨工资。”

  “御总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赵忠钱在这个公司多少年了,已经很久没涨过工资了,一听到还有此等好事,干劲之上又添了冲劲。

  他拍着胸脯表示,一定会把任务完美完成。

  所以当他的老朋友季温风以喝酒为由,实则是为了打探公司情况邀请他出来时,他也立刻严词拒绝。

  “明天要上班,不能误事,就不喝了,下次吧。”

  季温风:“???”

  赵忠钱什么时候这么热爱工作了?以前他执掌公司的时候都没见他这么勤奋啊?

  季温风看着被挂掉的电话,非常的不解。

  他已经知道了盛景要改变经营路线的事情,所以才来找赵忠钱打探一下具体的情况,谁知道赵忠钱居然拒绝了他??

  而刚回绝完季温风的赵忠钱,转头就在某个匿名群里发言:【今天老朋友邀请我去喝酒,我拒绝了,耽误我工作,朋友们,我做的对吗?】

  在他发完这条消息后,群里立即涌出一堆披着匿名马甲的人。

  【没错,就应该这样,有什么能比工作重要?】

  【以后不是御总组织的团建,任何酒局我都不参加】

  【说的没错,什么东西都不能阻挡我们工作的决心!】

  【在新项目落成之前,我自愿为公司加记班,认可的朋友请输入支持挺一下】

  【支持】

  【支持!】

  休息时间,付闲打开匿名群看了一眼,随即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他正准备打字输入支持,御寒恰好从他身边经过。

  付闲吓了一跳,下意识去挡电脑屏幕。

  本来御寒没想去看他,结果付闲一挡,立即就引起了御寒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

  御寒皱着眉看过来,付闲想挡,但整个电脑屏幕太大,早已被御寒一览无遗。

  只见那个匿名群名——“为盛景之崛起而工作:御总官方粉丝群”。

  “啧。”

  御寒盯着那个群名,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

  付闲心中一紧,正想解释这个群只是建着玩的:“御总,我们……”

  御寒:“这个名字不行。”

  付闲:“啊?”

  御寒:“我来。”

  他凑近电脑屏幕,一通操作,把群名修改了。

  等到付闲再次看过去——“御帝出征,寸草不生”。

  御寒越看越满意:“好了,你请便。”

  付闲:“嗯……好。”

  御总,你高兴就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