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23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23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御寒看也没看瘫软在地的林羽城,丢开手中的两个人,直接越过了他。

  他走了几步,抬起头,对上谢司行的眼睛。

  谢司行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他,深邃的眼底好像杂糅了很多复杂的情绪,但等御寒看过去的时候,很快又恢复了死水一般的平静。

  御寒站定在他面前,万分随意地开口:“听说你们在找我?”

  “二哥,你……没事吧?”林晴曦在看到御寒出现的时候显然松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紧张地打量他。

  御寒笑了一下:“能有什么事,我只不过是去换了身衣服。”

  林晴曦忍不住问:“然、然后呢?”

  御寒:“然后?然后我在更衣室里抓到一个藏匿起来的歹徒,和他过了两招,接着又在更衣室外面发现这个探头探脑的家伙,这人比较不经打,没几下就晕了。”

  林晴曦:“……”

  林晴曦:“二哥真是勇武无双……”

  “还成。”御寒微微一笑,把她的赞扬尽数收下。

  看着御寒毫不谦虚的模样,谢司行眼底也划过一丝笑意,但那也只是转瞬即逝。

  御寒身上还穿着那件被酒浸湿的西装,显然是还没来及更换就经历了一场大战。

  陈老看了看完好无损的御寒,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谢司行,最后再看了眼地上的林羽城。

  陈老毕竟是商场中的老手,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过,早就炼就了一双毒辣的眼睛,哪怕是他从头到尾一无所知,也不禁从他们的态度中品出了一点细节。

  陈老饶有深意地看了眼地上脸色苍白的林羽城,面对御寒时脸上立马又挂上了笑:“谢夫人没事就好,今晚的事多亏有谢夫人在,让你受惊了。”

  御寒倒不是很在乎:“还好,并没有受惊。”

  该说不说,严渠找来的人也没有多厉害。

  他当时进门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将门反锁,就是怕人跑了,结果那人连挣扎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打趴在地,根本毫无乐趣。

  严渠就更不用说了,看见他没事就跟见了鬼一样,一拳下去就倒地不起,害得他还得辛苦将人拖出来。

  听到御寒这么说,陈老明显松了口气:“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人的确是没什么事情,但陈家宴会的安全性,看来还有待商榷。”

  谢司行面无表情地开口。

  他的声线微冷,像是有所不满,其中暗含的意味更是听得人浑身不寒而栗,就连陈老脸上的笑也是一僵。

  谢司行说的没错,他反驳不了。

  今天这场宴会他是东道主,理应管控好人员的进出,但就在他的宴会上依旧还是有人在保镖的守卫下混了进来,试图对谢司行的夫人不利。

  这不就是在告诉众人,他陈立琼对邀请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并不上心,连他们的安全都不顾?那以后谁还敢来参加他的宴会?

  要是御寒在他的地盘真出了什么事情,那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记

  别说这个,就是在谢司行那里他都无法交代,更别提他还想和谢司行合作的事情。

  陈老想清楚利害,也板起脸严肃道:“谢总放心,今天是我的失误,我一定会给你和谢夫人一个交代。”

  说完,他低头恼怒地瞥了眼林羽城。

  “林少爷,今晚的事情还需要你配合一下调查。”

  敢在他的生日宴上耍心眼,他当然一个都不会放过。

  陈老叫来保镖,将那两个躺在地上晕死过去的人抬走,核对他们的身份,再仔细检查现场还有没有其他其他混进来的人员,包括将御寒带去更衣室的侍应生也都要一并检查。

  这一查才发现,那两个晕过去的人身上的确都没有携带邀请函,是林羽城将他们带进了现场。

  其中一个是文莱企业的前副总严渠,另一个则是被严渠雇佣的街头混混,据说严渠给了他很大一笔钱,要他把第一个进入更衣室的人给睡了,最好是能伪装成他们在幽会的样子。

  不仅如此,林羽城还买通了晚宴上的侍应生,在御寒的酒中下药,并在那之后把人引到更衣室去。

  听到这件事后,陈老怒火万丈,气得浑身发抖,难以想象这件事情万一真被他们做成了会有怎样的后果。

  这些人把他的宴会当成儿戏,岂不是就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陈老把查出来的结果告知了谢司行,脸上满是羞愧,并且当场表明歉意:“谢总,实在对不住,我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

  谢司行并不意外,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是问:“那两个人醒了?”

  一说到这个,陈老的表情就有些古怪:“醒了。”

  不仅醒了,两个人好像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都没怎么盘问就把他们的计划全都抖落得一干二净。

  负责看住他们两个的保镖还说,那个严渠更是吓得当场失禁,问陈老用不用给他换一身衣服。

  陈老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御寒,心里是又惊又奇。

  听说谢司行的夫人弱不经风,现在一见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陈老很好奇御寒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能让两个成年男人吓成这个样子,连失禁这种事情都出来了。

  如果不是更衣室里没有监控,他都想找来看一看。

  好奇归好奇,事情还没处理完,陈老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得问问谢司行的意思。

  “谢总,您看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谢司行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看着御寒道:“你想怎么处理?”

  御寒正在和林晴曦说话。

  小姑娘看上去好像比御寒这个当事人还害怕,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脸色苍白如纸,神情也非常不安。

  御寒没有多少安慰女孩子的经验,正在绞尽脑汁组织语言,听到谢司行的问话,想也不想就说:“斩首示众?”

  谢司行面无表情:“不行。”

  御寒好像很是可惜:“哦,那就按照你们这里的方式来吧,唉。”

  谢司行:“……”

  他深深地看了御寒一眼,才对陈老道:“送进警局,他们知道记该怎么做。”

  陈老:“……好。”

  谁也不敢问,要是谢司行不拒绝御寒,他是不是真的会这么做。

  陈老继续去处理后续的事情,他雷厉风行,当晚就把将严渠等人送去了警局。

  虽然林羽城他们的计划没有成功,但以陈家的势力,只要和认识的人打个招呼,不管是什么大大小小的罪名,哪怕没有罪,都能给他们安上一个。

  更何况背后还有谢司行施压,林羽城要是想从里面出来,估计还有的折腾。

  陈老好好的一场生日宴会,可以说被林羽城和严渠两个人给毁了个彻底,陈老的心情如何御寒不得而知,御寒只知道以后哪怕自己不出手,想必林羽城以后也不会过的太轻松。

  要怪就只能怪林羽城自己慌不择路,选了个最烂的路走。

  虽然来参加宴会的人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后半场陈老和谢司行几乎没有再露过面,便有人开始猜测后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有人说是谢司行的夫人在后面晕倒,也有人说好像是陈家遭了贼,因为有人看到陈家大半的保镖都出动了,但不管怎么猜测,很快就有人发现保镖押送着几个人出了陈家的别墅。

  有认识林羽城的,当场就惊呼出声:“那不是林家的那个吗?”

  “林羽城?他怎么被带走了?”

  “那好像是警车?怎么回事,真的出事了?”

  这时陈老也终于出现,面带抱歉地说:“实在是对不住各位,刚刚得知家里进了贼,不过大家不用惊慌,幸好有谢夫人帮忙,人已经抓到了,所以请各位放心。”

  “还真是谢司行的夫人?他怎么帮忙抓贼了?”

  “林羽城被带走了,难道贼是他?”

  “那他刚刚还着急忙慌地要去找人,敢情是贼喊捉贼啊?”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没记错的话谢夫人和林羽城是亲兄弟吧?”

  “嘘,其实这事好像有隐情,我听人说林羽城好像不是林家亲生的。”

  话一说出口,那个知情人立即就被人团团围住,都想知道真实情况。

  知情人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我家现在这个司机,曾经在林家也当过一阵子的司机,据说有段时间从乡下来了一家人,堵在林家不肯走,说是想见见他们家的亲生儿子,不然就把养子还给他们。”

  那个知情人继续说:“但林家说什么都不肯,于是那家人闹了很久,最后林家好像给了他们一笔钱才离开。后来林家好像是为了掩饰这件事情,把家里的保姆司机都换了,我那个司机才有机会来我家工作。”

  “你这么一说,林羽城确实长得不太像林家人。”

  “对对,我之前就觉得,只是一直没说。”

  “林羽城自己好像也很忌讳别人这么说。”

  “这就是心里有鬼了吧,看来这事是八成是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发觉以前那些被他们忽略的细节。

  再加上陈老亲自认证,方才被带走的林羽城的确就是那个贼后,他们更是炸开了锅。

  他们如何讨论林家的事情,在会客室里坐着的御寒当记然不知道,他还在苦思冥想该怎么安慰林晴曦。

  御寒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身处在蜜罐当中的少女第一次直面这种情景,早就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估计今晚的事情足够她消化一辈子。

  御寒虽然是他们龙傲天部门的金牌员工,但他是个有事业心的龙傲天,寻常龙傲天的泡妞技巧他是一点没学会,所以此时看到林晴曦泪眼朦胧的状态,只觉得非常棘手。

  他脑袋都要抓破了,也只说出来一句:“别哭了,明天带你去玩。”

  林晴曦委屈道:“明天要上课……”

  御寒:“哦……”

  把天聊死了。

  谢司行鲜少看到御寒这种纠结的神情,满含兴味地看了一会儿,才懒懒地往后一靠,朝林晴曦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晴曦只感觉浑身一冷,抬起头,对上谢司行冷冰冰的双眼。

  谢司行:“出去。”

  林晴曦蹭地一下站起来,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她对谢司行还是十分畏惧的,谢司行叫她出去,她一点都不敢违抗,走的时候还不忘给他们俩关上门。

  “你发什么疯?”御寒皱起眉,他刚好想到一句百试百灵的安慰女孩子金句,正想开口,人就被谢司行吓跑了。

  御寒非常不高兴,对着谢司行也没好脸色。

  谢司行却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漫不经心道:“说吧,那杯酒到底喝没喝。”

  根据醒来后的严渠说,他是亲眼看到御寒喝了那杯掺了药的酒,绝对不可能有假。

  但谢司行看着御寒现在生龙活虎的状态,根本不像是喝了酒的样子,所以这是他现在唯一的不解之处。

  正好他也想知道,御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谢司行平静的注视下,御寒哼了一声,慢悠悠道:“喝了,又没喝。”

  谢司行蹙眉。

  御寒也不卖关子,说:“那家伙一直盼着我喝,我当然得如他所愿,不然怎么能引出林羽城。”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的确喝了,但喝了,我就不能吐吗?”

  谢司行不解:“……怎么吐?”

  “这里。”御寒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悬空点了点他胸口正中央往下四指的地方,脸上的表情自信到耀眼:“是催吐的一个穴位,只需要用五成的力,不管刚刚吃了什么下去,都可以吐出来。”

  谢司行:“……”

  御寒不无得意道:“怎样,心服口服么。”

  这可是御寒穿越多个世界得来的经验,修仙之人怎么可能不对人体穴位了如指掌,哪怕他现在无法修炼,他所知道的东西也照样能派上用场。

  这也是他敢直面阴谋诡计的底气。

  仿佛所有精心策划、阴谋阳谋在他的面前,都可以轻松化解。

  谢司行也没想到还有这种招数,不禁失笑。

  还以为御寒是用了什么偷龙转凤的方法,没想到竟然如此简单。

  谢司行已经知道了真相,紧绷的神经也不知道何时慢慢松弛下来。

  但还有件事,让他有些在意。

  这次剧情的变动,对记方的主要目标已经不是他谢司行,而是御寒。

  那么御寒这一系列行径,自然也不是为了保护他,而是为了替他自己扫除障碍。

  谢司行本应该有些高兴,他所厌烦的穿书者并没有再对他死缠烂打,也没有再做一些令他反感的事情,但他却并不如想象中高兴,甚至还有些心烦意乱。

  御寒不知道谢司行在想什么,他正和系统说话:“哥今晚的行为,满意吗?”

  系统:【满意】

  它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它亲爱的叛逆宿主。

  御寒狐疑道:“真的吗,夸我两句来听听?”

  系统:【宿主,你真厉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宿主~】

  “虽然阴阳怪气的,但我原谅你了。”御寒今晚心情好,狠狠摆了林羽城那个讨厌的家伙一道,但这还只是开始,没有结束。

  林羽城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当然要付出代价。

  “走吧。”

  御寒从沉思中回神,看着已经站起来的谢司行:“去哪?”

  谢司行淡淡道:“回家。怎么,对今晚的事情意犹未尽?”

  “你怎么知道?”御寒今晚只征战了半个场子,还有剩下半个他没有征服,这可不像他的性格。

  似乎是知道御寒的心思,谢司行冷笑一声:“放心吧,过了今晚,整个商圈都会知道你御寒。”

  御寒来了兴趣:“此话怎讲?”

  谢司行静静地看着他,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今晚的御寒说是全场最瞩目也不为过,社交,擒贼,再加上不为人知的豪门秘辛,足够他在上流圈子里成为传说。

  “行吧,回就回。”御寒其实也累了,不是很有兴致继续待下去,正好回家休息。

  他们刚打开门,就看到蹲在外面的林晴曦。

  谢司行轻轻蹙眉,没有开口。

  御寒也有点意外,然后就明白了,林晴曦应该是不敢回家。

  林羽城被警方带走,作为和他一起来的林晴曦,就算回到家也少不得会被林父和林母盘问,而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今晚发生的一切。

  御寒已经知道林晴曦试图救自己的事情,比起林家那一窝,林晴曦这个尚未遭到污染的单纯少女就显得弥足珍贵。

  御寒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人,虽然今晚林晴曦没帮到他,但有这个心就够了。

  他回忆了一下原书的剧情,作为配角中的配角,林寒的这个妹妹着墨并不多,更多时候都是作为背景板出现。

  但即使是这样,御寒也想起了原文中有一段描写她的,为数不多的剧情。

  那是在林寒的葬礼上,林晴曦作为林家唯一出席的人,有关她的心理描写。

  【林晴曦恍惚想起自己这么多年,与这个亲生哥哥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交流。

  爸妈不喜欢林寒,她一直都知道,嫌弃林寒胆小木讷,不像他们林家的人,但林晴曦却不觉得。

  因为林寒是那个唯一会在她考砸之后安慰她,省下零花钱带她去游乐园玩的人。

  怎么突然就离开了呢。

  林晴曦望着墓碑记上青年的照片,有些难过。

  要是能重来一次,林晴曦心想,她一定会保护好哥哥。】

  林晴曦蹲在地上,全然没察觉到后方的门什么时候已经打开。

  正如御寒所猜想的那样,她的确不敢回家,不想去面对父母的询问,也不想解释林羽城为什么没回家。

  她还是无法接受记忆中可靠的大哥变成了现在面目全非的样子,也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说不定就能阻止大哥误入歧途。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兀自伤心后悔,直到有一只手落在她头顶,轻轻地揉搓了两下。

  青年温和的嗓音在此时宛如天籁:“起来,和哥回家。”

  林晴曦一怔,抬起头。

  逆着光,她看不大清楚御寒脸上的神情,可是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里面的温柔和纵容。

  那双抚摸着她头顶的手掌带着温热的温度,仿佛给予了她无限勇气。

  林晴曦的坚强在此刻轰然决堤,开口的瞬间就多了哭腔:“二哥……”

  和林晴曦眼中那个温柔到极致的大哥哥不同,御寒正在疯狂追问系统:“你刚刚说的那个百试百灵的哄妹妹金句到底是什么啊,说不说?不说砍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