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18章 第十八章

  谢司行今早来公司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这让郑斯年感到十分惊奇。

  他跟着谢司行好几年,就没见过谢司行什么时候迟到早退过,比他们这些打工人还要准时。

  郑斯年甚至不止一次地怀疑过谢司行可能是机器人,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雷打不动的来公司。

  就连他自己偶尔也会因为身体不适请假一两天,但他就从来没见过谢司行缺席或者迟到,今天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难道昨晚出什么事了?

  郑斯年只知道总裁昨天傍晚接到一个电话,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公司,至于总裁去了哪里,就不是他这个秘书该问的了。

  郑斯年想不通原因,给谢司行汇报公务的时候,忍不住悄悄抬头多看了几眼。

  谢司行今天穿了身纯黑的西装,气质清冷,眼神锐利,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异常。

  但郑斯年就是莫名觉得总裁的状态不太对。

  就比如总裁虽然眉头紧锁,正在低头看文件,但面前的纸已经五分钟都没有翻动过了。

  还有,总裁平时并不喜欢喷香水,所以公司里但凡要到总裁面前汇报工作的,都不允许在身上喷任何香水。

  但刚刚郑斯年好像在空气中闻到一丝古龙水的味道,这味道肯定不是他的,那就只有是总裁身上的了。

  由此郑斯年更觉得震惊,这根本不像总裁会做的事。

  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总裁,还有件事。”郑斯年整理好表情,汇报完今天的行程,又道:“晴明企业的方总,带着他的儿子来了,现在正在会客厅里等着。”

  谢司行从文件中抬起眼:“有说是为了什么事吗?”

  郑斯年顿了顿,道:“方总说昨晚他的儿子冒犯了夫人,特地带他来道歉。”

  他在心里吐槽,惹谁不好,偏偏要惹御寒。

  不怕御寒也把他的门牙打飞吗。

  谢司行闻言轻轻挑眉:“既然是道歉,怎么来找我?”

  又不是冒犯了他,道歉也不应该找到他头上。

  只怕是道歉是假,想借此试探他的态度是真。

  谢司行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沉吟几秒:“打个电话,问问医院里的情况。”

  郑斯年愣了一下,不知道总裁为什么突然吩咐他做这件事情。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十分钟后,郑斯年一脸无奈地回来,对谢司行道:“夫人在医院躺了半天,又跑了。”

  郑斯年是真没想到,自家总裁的那位夫人可真是一天也不消停,又把自己整到医院里去了。

  估计总裁今天的异常,也和夫人脱不了关系。

  郑斯年自认已经掌握了真相,问道:“总裁,需要我去找找夫人跑到哪去了吗?”

  “不用。”谢司行倒是丝毫不意外御寒会跑,他知道御寒在医院待不住,一定会找机会开溜。

  至于会跑去哪里,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谢司行轻笑:“既然这样,就请方总父子一起到盛景坐坐。”

  郑斯年:“啊?”

  /

  方纪明昨天晚上刚回家,就被他老爹用棍子狠狠抽了一顿。

  他设局想要教训御寒的事情早就传到了方国安那里,而他设局不成反被设计,还签下了一份投资合同的事,当然也瞒不了方国安。

  谢司行在整个华国的影响力都举重若轻,方国安是真没想到自己这个蠢蛋儿子居然敢去招惹他,气得当晚就把方纪明打得嗷嗷直叫。

  “爸,我不是招惹的谢司行啊!”方纪明痛哭道:“我哪敢啊,是林羽城的弟弟林寒,林羽城说谢司行非常讨厌他,我才把他请来的!谁知道谢司行也去了啊!”

  方国安呵呵冷笑:“又是你那个狐朋狗友挑唆你的吧?老子早就和你说过离他远一点,你就是不听。”

  他早觉得那个林羽城假惺惺,也劝过方纪明别和他走得太近,但碍于他们和林家的关系一直没有说的太直白。

  现在倒好,方纪明听了他的挑唆,被他当枪使,万一要是惹恼了谢司行,以后他们家在a市哪还有立足之地?!

  方纪明哭道:“我已经知道错了,爸,我一定不和林羽城来往了。”

  “你以为这就够了?”方国安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让方纪明当面去给谢司行道个歉,顺便再试探试探谢司行的态度,他们也好掂量一下这次的投资。

  要是谢司行对他那个夫人不像传言中那么无情,那么投资御寒就是物超所值,还能借此机会搭上谢司行这条大船。

  这样一来,方纪明不仅没有错,反倒立了大功。

  方国安想到这里,才没有把方纪明往死里打。

  于是一大早,方国安就把方纪明带上,去了谢氏的总公司。

  但谢司行却说方纪明该道歉的人不是他,又邀请他们去御寒的公司坐坐。

  老奸巨猾的方国安一下就意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难道真的和传言截然相反,谢司行对他那位夫人其实还是有感情的?

  方国安很谨慎,对儿子道:“一会儿到了盛景,你记得好好道歉。”

  此时方纪明左手打了石膏挂在脖子上,一脸苦相地坐在车的后座上:“知道了爸。”

  车里除了他们两个就是司机,谢司行并未跟他们同车,方国安想了想,又问:“你昨晚见到那位谢夫人,有什么感觉?”

  “还能有什么感觉。”方纪明想起昨晚,咬着后槽牙道,“一手赌技出神入化,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

  方国安:“?”

  我是让你说这个吗??

  /

  御寒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半天,就找了个机会从医院里溜了出来。

  要他安分守己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既然谢司行还没来,那他当然得跑了,难道还要让他乖乖待在医院里等谢司行来找他算账吗。

  想、都、别、想!

  因此御寒离开医院后就打了辆车直奔公司,打算继续工作。

  真正的龙傲天,没有一天不在搞事业。

  付闲在公司里看到御寒,表情还有些惊讶:“御总,你不是病了吗?”

  “谁说的,我只是宿醉,睡晚了而已。”御寒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喝酒喝进了医院,蹙眉问道:“谁告诉你我病了?”

  付闲当然不能说是谢司行告诉他的,讪笑道:“我看到御总没来上班,猜的。”

  御寒嗯了一声,转身准备走进办公室:“以后不许瞎猜。”

  毁坏他的一世英名。

  付闲看着御寒即将推门而入,瞪大眼睛:“等等,御总……”

  但是已经晚了,御寒一推门,就看到里面站着的谢司行。

  背对他的男人身影颀长,身穿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气质卓然,哪怕是只看背影也会被深深吸引。

  御寒一看到里面的谢司行就愣住了。

  而谢司行正抬头看着他办公桌后墙上挂的字,眸中露出探究的情绪。

  他仔细端详那幅字,听到门外传来动静,转头看了过来。

  看到御寒,谢司行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字写的不错。”

  御寒:“……”

  御寒没想到自己都从医院跑出来了,还能在公司里见到谢司行。

  可恶,难道是谢司行预判了他的预判,特地追到公司里来找他算账?

  这个男人,竟然恐怖如斯。

  “我的字还用你说?”御寒让自己冷静下来,脸色如常地走进办公室:“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谢司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语气仿佛带了几分笑,说不清是嘲讽还是关心:“今天不会再晕了吧?”

  御寒大怒:“你说谁晕?!”

  他昨晚只是喝了太多酒,而这具身体又恰好酒量不太好而已,怎么能说他是晕了??

  御寒誓要给自己辩解:“我只是睡着了而已。”

  “是么。”谢司行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和他争论下去。

  谢司行这种有点迁就他的语气,让御寒很不爽,难不成是他逼他承认的不成?

  御寒走进来,站定在他面前,语气倨傲:“说吧,谢总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谢司行微抬下巴,示意他看向角落里一直被他忽视的两个人。

  御寒转过头,发现角落的沙发上,方国安和方纪明正坐在那里。

  方纪明刚才看到御寒和谢司行差点要吵起来的架势,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敢这么和谢司行说话,而这个人还是御寒,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方纪明刚刚都不敢说话,现在看到御寒看了过来,他连忙站起来。

  他心中还记得方国安对他的叮嘱,态度一定要好:“御、御总,我是来道歉的。”

  “哦。”御寒态度不咸不淡。

  他在沙发上坐下,示意方纪明可以开始道歉了。

  这种理所应当,风轻云淡的态度,让谢司行眼底情不自禁多了几分笑意。

  有趣极了。

  他走过去,在御寒的身旁坐下。

  就在那一刹那,御寒闻到了谢司行身上古龙水的味道。

  御寒还是头一次在谢司行身上闻到这味道,和他自身那股沉稳成熟的气息混在一起,觉得怪好闻的,忍不住又嗅了好几下。

  谢司行一回头就看到御寒吸气的动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想吸光我周围的空气,让我窒息而死?”

  御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