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16章 第十六章

  谢司行一进来,整个包间的温度都好像冷了几分。

  他面无表情地步入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静默下来,脸上都带着震惊。

  而方纪明在看清门外的人是谢司行后,也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谢司行怎么会出现在这?!

  难不成是来救御寒的?可林羽城不是说谢司行特别厌恶他,连见都不想见到他吗??

  方纪明心中惊疑不定,看了眼将自己团团包围的黑衣保镖,脸色亦是十分难看。

  大意了,原来紫荆会所幕后的老板是谢司行,难怪能在鱼龙混杂的a市一跃成为龙头之首,竟是全靠背后谢司行的势力。

  御寒敢这么有恃无恐,怕是早就已经知道了真相,可能还在背地里嘲笑他们的无知,竟然妄想在谢司行的地盘对他不利。

  他们本想来个关门打狗,原来他们才是被打的那只狗。

  方纪明心中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林羽城不是说他那个弟弟又蠢又坏吗,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方纪明想不通,愤恨地看了眼旁边的林羽城,今天要不是为了给了他找场子,根本就不会有这么一出。

  万一惹火了谢司行,以后大家都日子都不好过。

  但哪怕方纪明现在再不爽,也知道绝对不能和谢司行硬碰硬,于是硬是挤出一个谄媚的笑:“误会,误会,我们是邀请谢夫人过来一起玩玩的,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

  谢司行清冷的目光扫了眼包间里面带惊恐的众人,以及散落在桌上的空酒瓶。

  被他看到的人无不浑身打了个冷颤,生怕自己今天走不出这个包间。

  谢司行的目光最后停在御寒染了薄红的白皙面孔上,冷笑一声:“你们所谓的玩玩,就是给他灌酒?”

  方纪明:“???”

  若说是其他事情方纪明还有可能心虚,但灌酒真的是太冤枉了!!

  在场哪个人不是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御寒自己叫了一大桌的酒,喝得比谁都开心,谁他妈能灌他的酒啊!!

  但方纪明有口难言,在这个时候谁敢反驳谢司行的话,那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他正想应下来保证以后都不会了,御寒在这时突然开口:“谁说他们灌我酒了。”

  方纪明闻言眼睛一亮,期盼地看向御寒。

  御寒果然如方纪明希望的那样,继续说道:“方少爷慷慨大方,点了一桌好酒,我和方少爷刚刚明明就是在一起友好交流,没有灌酒的说法。”

  “对对,没错,我们刚才还玩骰子,玩的挺开心的。”方纪明巴不得御寒多替自己说点好话,忙不迭道:“所以这完全就是误会一场,我和谢夫人是朋友来着。”

  “是么。”谢司行哂笑,似乎并不相信,“有这回事?”

  他漆黑的眼眸只看着御寒,显然是想要御寒自己说。

  御寒轻轻一笑:“是啊,我和方少爷一见如故,方少爷为人爽快,听说我公司的新项目还缺点资金,就对我说全都包在他身上,我们刚刚正想签合同呢。”

  谢司行颔首,懒懒道:“哦?那看来的确是我误会方少爷了。”

  方纪明:“……”

  原来他妈的是在这里等着他,他就说御寒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御寒偏头看向方纪明,嘴角上扬:“我说的对吗,方少爷。”

  “……对!”方纪明咬牙切齿道,“我就是听说谢夫人的新项目缺点资金,才把他请到这里,想和他合作……我们刚刚正准备签合同了。”

  就算前面是一个惊天大坑,他也只能闭着眼睛跳了,否则在谢司行的眼皮子底下,他也根本不能逃得了。

  众目睽睽之下,方纪明签下了那份御寒带来的合同。

  “这样总可以了吧,谢夫人。”方纪明丢开笔,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御寒满意地收起合同,闻言却轻轻皱了下眉:“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他还是不喜欢谢夫人这个称呼,出门在外更愿意别人称呼他御总。

  方纪明下意识看了眼谢司行,对上谢司行冷冰冰的眼眸,愤愤地改口:“这样总可以了吧,御总?”

  “嗯,可以了。”这下御寒是真的满意了。

  弄到了资金,今天也算不虚此行,御寒看方纪明的都顺眼了许多:“改日我的秘书会亲自联系你,和你商讨投资的具体相关事宜。”

  “……行。”方纪明这才松了口气,今天闹了这么一出,他早就没有心情继续待下去,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我可以走了吗?”

  围住这里的是谢司行的保镖,方纪明问的却是御寒。

  他算是看出来了,什么谢司行夫妻感情不合都是假的,今晚他们夫妻二人一唱一和,简直把他玩弄于股掌。

  ……他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不实传闻了!

  方纪明现在只想赶紧离开,根本不想在这再多待一秒。

  御寒却道:“等等。”

  方纪明悲愤道:“你还要怎样!”

  他真的已经很惨了好吗!

  一晚上花出去的钱,足够他爸抽他好几顿了。

  御寒弯唇一笑,姿态悠闲:“别着急啊,还有件事没有解决。”

  琥珀色的瞳孔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被映照得仿若宝石,他随意地在人群中一瞥,便准确地捕捉到那个极力想要隐藏自己的某个人。

  林羽城在谢司行出现的那一刻就知道糟糕了。

  那天御寒闯进林家要和他们断绝关系,而谢司行也竟然跟着一起来了,他就隐隐察觉到谢司行对御寒的态度恐怕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今天这一幕更是直接证实了他的想法,谢司行居然来给林寒撑腰。

  林羽城震惊极了,林寒那种又土又无趣的人,谢司行怎么可能会对他感兴趣?

  当初林寒被发现赤/身/裸/体地躺在谢司行床上的时候,谢司行不是恨不得杀了他吗,怎么这才过去不久就变了?

  林羽城不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偷偷从后门溜走,否则等会战火波及到他身上,他就不好收场了。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方纪明身上,林羽城便悄悄挪到角落,想要找到机会赶紧离开这里。

  好在这会所有人都在关注御寒和谢司行,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在干什么,他也顺利地摸到了后门的门边。

  幸好他发现这个包间还有个后门,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脱身。

  而就在林羽城打算溜之大吉的时候,包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全身心都在专注着怎么逃跑,直到御寒清澈却带着嘲讽笑意的声音传来:“林少爷想走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林羽城浑身一僵,这才发现包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了过来,而他的手则正好搭在后门的门把手上。

  众人纷纷沉默。

  那一瞬间,鄙夷、诧异、嘲讽的眼神一一从这些往日与他交好的朋友们的脸上闪过。

  方纪明一愣,随即目光中都仿佛带了火花,死死地盯着林羽城:“羽城?你什么意思?!”

  他今晚这么惨都是为了谁?要不是为了帮林羽城找回场子,他至于一下子惹了御寒和谢司行两个人?

  而现在罪魁祸首居然想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走,更是让方纪明觉得一番苦心被错付。

  “要不是你前几天跑到我面前诉苦,说你从乡下回来的弟弟让你在林叔叔面前丢了脸,把自己说的那么惨,我才懒得组这个一个局。”方纪明咬牙道:“结果你想让我一个人承担?好啊,好得很。”

  林羽城脸色一白:“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刚刚是想出去叫人……”

  谢司行轻笑:“叫人?林少爷是不是将我想的太坏了些,是觉得我会对你们做什么吗?”

  谢司行简单一句话,却让林羽城冷汗直流:“不,没有……我没这么想……”

  他想辩解,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

  在大家或鄙夷或惊诧的眼神,林羽城无地自容,面色涨的通红,昔日温文尔雅的表面被御寒轻轻松松击个粉碎。

  ……对,都是御寒!

  林羽城猛的抬起头,发现御寒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他突然就明白了一切。

  御寒是故意的,故意一个人来赴约,故意让自己觉得他好欺负,原来他都算计好了,就是要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脸。

  林羽城全身发冷,止不住地颤抖。

  而御寒的下一句话,更是让他如坠冰窖:“林少爷,该兑现承诺了吧?”

  林羽城蓦然瞪大眼睛。

  那个学狗叫的承诺,不过就是他随口答应的而已,谁知道他们真的会输。

  如果不是方纪明那么信誓旦旦,他根本不可能答应!

  他看向方纪明,希望这个时候方纪明能站出来为他说一两句话。

  但方纪明只是哼了一声,直接避开了他的视线,闭口不言。

  林羽城见状就知道不会再有人替自己说话了,脸色十分难看:“小寒,咱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你一定要让我这么丢脸吗?”

  “谁和你是一家人,你恶心人真是有一手。”御寒笑眯眯道:“你有空在这和我攀亲戚,不如想想待会怎么叫能让我高兴。”

  林羽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