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紫荆会馆是全a市排行第一的会馆,不仅是因为里面设施豪华,私密性也一绝,更是因为里面酒水的价格高到令人无法想象,很多富豪明星都喜欢来这里。

  能在这里请客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哪怕是方纪明这种富二代也很难大手大脚地在紫荆会馆消费一笔,结果御寒一来就点了一桌子最贵的酒。

  方纪明的心在狠狠的滴血,看着御寒的眼神像是在吃人。

  御寒却仿佛没看见似的,手起瓶盖落,一下子就开了五瓶价格十万往上的洋酒,看得方纪明一口老血吐了三升。

  御寒递了一瓶给方纪明,面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方少爷,直接干了,敢不敢?”

  方纪明牙齿咬的咯咯响:“呵呵,说笑了,怎么不敢。”

  他铁青着脸从御寒手里接过酒,仰起头就往嘴里灌。

  开玩笑,紫荆会馆的酒一旦售出绝不退还,他不多喝点都对不起自己花出去的钱!

  见方纪明皱着眉断断续续喝完一整瓶洋酒,包间里的其余人纷纷夸赞方少好酒量。

  方纪明喝完一整瓶,只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疼。

  这种洋酒的度数不低,平常五杯下肚就已经够受了,他灌了一整瓶下去,更是感到胃里都烧灼了起来。

  方纪明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示弱,他忍着难受劲,凶狠地看着御寒:“我都喝了,你不打算表示表示?”

  御寒哼笑一声,丝毫不怵,在众人的注视下从桌面上拿起一瓶酒仰脖就喝。

  包间内的光线昏暗,他仰起的脖颈却成了其间一抹亮色。

  白皙修长的脖颈甚至连上面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喝酒时喉结上下滚动,旁边还有一颗不明显的红痣,竟莫名带了几分性感。

  大家艰难地从他的脖颈上移开目光,转而去看他手中的酒瓶。

  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竟是一滴也不剩。

  御寒随手把喝空的酒瓶丢到一边,抬手拭去嘴角晶莹的酒渍,姿态优雅从容,丝毫不见难色。

  包间里沉寂了一会儿,众人面面相觑,都没说话,过了片刻,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声好。

  御寒喝酒爽快,一整瓶下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得不令人佩服。

  都说酒桌上的酒品即人品,以前只是道听途说对御寒有偏见的人,这会儿都对他有些许改观。

  方纪明看御寒一口气喝完了一整瓶,倒也有点意外:“继续?”

  “当然。”御寒轻笑了下,又说:“光喝没意思,不如玩点什么?”

  方纪明愣了愣,然后哼一声:“正有此意。”

  就算御寒不说,他也是要玩的。

  方纪明转头就让侍者拿来两个骰盅,他的脸上不无得意,这种酒桌上的游戏他可是高手,从来就没有输过。

  等会不把御寒喝趴,他就不姓方!

  方纪明信心满满,周围知道方纪明实力的人,也都面带惋惜地看着御寒。

  喝酒再厉害又怎么样,这么想不开,居然敢和方纪明比这个。

  他们刚刚还觉得御寒是个爽快人,现在一看,应该用莽撞来形容才比较贴切。

  在场没有人看好御寒,就连林羽城眼中都闪过了一瞬的得意。

  坐在御寒旁边的男人看不下去了,好心劝道:“算了吧,你玩不过方少爷的。”

  御寒挑眉,问:“为什么?”

  那个男人道:“方少爷是我们圈子里出了名的赌王,几乎就没有什么人能在酒桌上赢得了他。”

  况且御寒刚才坑了方纪明,方纪明不狠狠在他身上找补回来一定不会罢休。

  可以说御寒和他玩这个,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御寒却没如男人想象中害怕的退缩,而是轻快地笑了一声:“是吗,很可惜,这个称号马上就是我的了。”

  方纪明也听到了他这句话,轻蔑道:“就凭你?”

  御寒笑道:“你要是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方纪明还没见过这么嘴硬的人,冷笑一声:“少废话,直接开始,我劝你提前叫好120,这里可没人会好心抬你出去。”

  御寒嗯嗯嗯几声,又说:“放心,我会替你叫的。”

  方纪明:“……”

  这个人,等会就叫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第一局,御寒不负众望地输了,旁边的人都觉得毫不意外。

  刚才御寒摇骰子的动作生疏,连说的话都错漏百出,不输才怪。

  方纪明直接笑出了声,御寒大话说了一堆,还以为有多牛,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把一瓶酒推到御寒面前,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请吧。”

  御寒什么也没说,直接拿起就喝。

  一瓶酒下去,御寒依旧面不改色:“继续。”

  方纪明嗤笑:“行。”

  见御寒还不死心,方纪明也乐意奉陪。

  方纪明想到今晚花出去的酒钱就恨的牙痒,敢坑到自己头上,今天就让他知道什么人才是他惹不起的!

  第二局还是方纪明赢了,御寒自己拿起一瓶酒就喝。

  方纪明眼中的轻视越来越明显:“还玩吗?怕是你今晚都走不出紫荆会所了吧?”

  “玩,当然玩。”御寒丢开空酒瓶,神情仍旧平静,丝毫不见挫败。

  “行,随你。”方纪明已经开始感觉有些无趣了,哼了一声,随手开始摇骰盅。

  第三局,御寒终于险胜方纪明。

  御寒放下骰盅,抬起头:“方少爷,喝吧。”

  方纪明也不扭捏,直接拿起旁边的酒就往嘴里灌。

  方纪明技术不错,但酒量却一般,两瓶酒下去就已经有了醉意,脸色看着都不如刚来时清明了。

  见状御寒便笑着说:“只喝酒是不是有点无聊,不然我们再玩点大的?”

  这话一说出口,包间里瞬间安静了。

  在旁边的人看来御寒上一局之所以能赢,完全是因为刚才方纪明放了水,而他现在仅仅赢了一次就自得起来,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

  旁观的人摇头,心想果然是乡下来的,一点都上不了台面。

  方纪明却像是突然来了兴趣:“哦?你想怎么玩?”

  御寒不怕死,那他当然也得跟着上去踩一脚。

  他刚才的确放了水,就是故意想引御寒上钩,果然御寒只赢一次就开始喜形于色,甚至还想玩得更大,确实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御寒却像浑然未觉,继续说着他的打算:“当然是玩钱了,不然怎么能叫大呢。接下来我要是连赢三局,方少爷就拿出一笔资金,投资我的新项目,如何?”

  方纪明十分好笑道:“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想得倒挺美,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要是连输三局呢?”

  御寒:“我要是连输三局,任你处置。”

  “好。”方纪明一口答应下来,生怕御寒反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任我处置。”

  御寒笑了:“当然,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旁边的人立马表示都听到了,可以为方纪明作证。

  方纪明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行,既然是你自己撞到我手里,今天就别想跑。”

  他已经想了上百个整人的法子,必叫御寒在a市混不下去。

  在御寒提出要和方纪明玩得更大的时候,林羽城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玩吧玩吧,反正一会儿丢脸的也不是他,林羽城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御寒出丑的样子了。

  正当林羽城兴奋不已的时候,御寒却像是察觉到他的想法看了过来,瞬间捕捉到他脸上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表情。

  “看来咱们的林少爷也很想参加呢。”御寒似笑非笑道,“不如让你也加入怎么样?你们一起上。”

  方纪明也看了过来,表情诧异:“羽城也想玩?那一起吧。”

  林羽城:“?”

  他不会玩啊!

  但方纪明显然觉得这是给林羽城报仇的好机会,硬要林羽城也亲自参与进来。

  “那……我就随便玩玩。”

  林羽城想到方纪明那么厉害,就算自己加进去拖了他的后腿,肯定也能甩御寒八百条街,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他接过侍者手中的骰盅,不经意接触到御寒的眼神,却发现对方正目光带笑地看着自己。

  御寒轻飘飘道:“既然林少爷都参与了,是不是也得加注呢。”

  林羽城忽然浑身一冷,莫名觉得御寒或许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

  应该只是错觉吧,御寒怎么可能赢得了方纪明,刚刚能赢也只是因为方纪明放水了而已。

  林羽城接收到方纪明鼓励的目光,便道:“那我也和方……”

  他正想说他也和方纪明一样,却被御寒出声打断:“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这样吧,我要是赢了,你就去会所门口狗叫三声,够意思吧?”

  包间里不知道是谁扑哧笑了一声,林羽城的表情顿时黑如锅底:“你别太过分!”

  御寒笑了:“这也叫过分?你是觉得自己会输吗?”

  “羽城,答应他。”方纪明冷哼,“我们不可能输。”

  林羽城听到方纪明的话瞬间冷静下来,他真是被气昏头了,没错,他们怎么可能会输:“行,我答应你。”

  等会方纪明赢了,看他们怎么整死他!

  方纪明拿着骰盅,已经认定了自己一定会赢,看着御寒的眼神也带着怜悯:“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

  御寒懒懒道:“我也给过你机会。”

  死性不改!

  方纪明懒得再和他说下去,直接开始。

  刚才他试探过御寒,觉得御寒根本没多厉害,一开始也就不怎么上心,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随便。

  但接下来的情况却越来越不可控。

  一开始那个动作笨拙的御寒仿佛原地消失了一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论摇骰子的姿态,抑或是神情都十分从容的御寒。

  随着御寒连赢三局,方纪明的脸色彻底黑了:“你骗我?!”

  御寒抬起头,一脸困惑:“我怎么骗你了呢?”

  方纪明气的面容都扭曲了。

  御寒当然是在骗他,甚至从一开始就是故意输掉前两局,让他掉以轻心,好答应接下来御寒说出来的话。

  但这种事方纪明怎么说的出口,可即使他不说,包间里的其他人也都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们都明白了,方纪明又被狠狠地坑了一把。

  没人敢说话,都在小心地观察方纪明的表情。

  方纪明甚至想回到半小时前,拍死那个口出狂言的自己。

  他和林羽城加在一起都比不过御寒,尤其林羽城这个蠢蛋总是乱喊一通,然后被御寒找到漏洞乘胜追击。

  也不知道御寒从哪学的一手技术,哪怕方纪明纵横酒局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么厉害的人,随手就能摇出豹子,简直疯了。

  方纪明第一次输的这么难看,还是输给一个他从一开始就看不起的御寒。

  御寒随意地把骰盅一推,笑眯眯地问:“还玩吗?”

  方纪明忍着骂娘的冲动:“不玩了!”

  要是再玩下去他今天就得栽在这里。

  御寒神色闲适,不知从哪掏出一份合同:“既然不玩了,方少爷就先把这份合同给签了吧。”

  方纪明:“……?”

  居然他妈的还是有备而来??

  若说方纪明原本被骗的怒火被他硬生生控制在百分之八十,在看到这份合同后,直接上升到了百分之百。

  方纪明差点气的吐血。

  他以为的设局,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被设计了,御寒怕是从走进这间包间的第一秒,就在想着怎么让他入局。

  在御寒的眼里,自己恐怕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任他玩弄于掌心。

  方纪明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身为晴明企业的太子爷,谁对他不是捧着敬着,今天连栽几个跟头,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乡巴佬!

  方纪明自诩不是什么好人,况且今天他们本来就打算好好整一整林寒这个土包子。

  至于刚才那个随口答应的投资承诺,他从头到尾都没放在心上,更不用去遵守。

  反正这里都是他的朋友,只要他解决了御寒,这件事当然不会被传出去。

  御寒是一个人来的,想让他签合同,门都没有!

  那一瞬间,方纪明就已经想好了所有退路。

  他把阴狠的目光投向御寒,给旁边的朋友使了个眼色。

  正当方纪明他们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涌进来一堆保镖,将方纪明等人团团围住。

  方纪明一惊,愣愣地看着门外的方向。

  披着外面五光十色的灯光,缓缓走进来的男人仿佛是世间最罪恶的邪神,锐利的目光几乎要穿透人心,精致的容貌因那冰冷的神情添了几分不可侵犯的威严,语气更是冷如冰霜:“方少爷打算在我的地盘,对我的人做什么?”

  御寒本来紧握的拳头在看到谢司行的瞬间松开,听到这句话又硬/了:“?”

  谁他妈是你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