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第12章 第十二章

  御寒是打车回到家的。

  他下班的时间太晚,担心司机一直在公司门口等着,就提前通知了司机不用等他,他可以自己回去。

  御寒虽然偶尔严格,但对为自己办事的手下人向来宽容,也一直能够体谅他们的心情。

  譬如今晚看到加班的打工人们,御寒就毫不吝啬地请他们吃了宵夜。

  所以御寒也没让司机辛苦等着,离开公司后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车还没到,他就站在公司不远处一块醒目的站牌下等待。

  没想到这一幕,被晚他一步出公司的付闲看到了。

  灯牌下,面带一丝倦容的漂亮青年低头看着手机,微微抿着唇,似乎有些忧愁,屏幕冷白的光映衬着他的脸,夜风一吹,单薄瘦削的身影仿佛有几分萧瑟的感觉。

  付闲看到工作了一整天的御总站在夜幕下等车,一颗心仿佛受到了陨石冲击,被撞的七零八落。

  谢司行家大业大,居然让自己的夫人在深夜打车?!

  就算他们夫妻关系再不合,也不能这么针对御总吧,这让外人怎么想?!

  付闲的嘴里还荡漾着小龙虾鲜香麻辣的味道,他想到今天雷厉风行的御总是那么的闪闪发光,简直就是他梦中霸总的样子。

  可是他一想到这样的御总,在谢司行面前很可能唯唯诺诺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他的心就开始痛!

  御总自己过的也不容易,却还是请他们全公司吃了宵夜,这样好的一个老板,到底去哪里才能找到。

  御寒一直盯着打车软件,发现这个点了居然还堵车,不由皱了下眉。

  不过好在堵车似乎只是暂时的,看到几分钟后车越来越近,他才慢悠悠地收起手机。

  御寒不经意转过头,发现付闲正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己。

  御寒:“?”

  他没看懂付闲复杂的表情,正好他的车来了,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面色如常地对付闲摆摆手:“付秘书,明天见。”

  付秘书的行动力很强,御寒很喜欢他的工作态度。

  御寒一直很尊重人才,所以主动和付秘书打招呼。

  结果付秘书好像更难过了,饱含热泪地看着他上了车,甚至车都启动了,还在后面凄苦地追了两步。

  御寒困惑地想,付秘书这是怎么了。

  是想加工资吗?

  /

  出租车不能进入谢家的庄园,御寒还自己下车走了好一阵才回到家。

  他一进去,就发现谢司行正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等他。

  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头顶流光溢彩的水晶吊灯在他的脸上投下斑驳的射影,更衬得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冷得有些不近人情。

  那双如寒潭一般深邃的眼睛望着自己,随意地靠坐在沙发上,见到御寒回来,嘴角勾出一个淡薄的笑。

  “用我的钱做人情?”

  “你也没说不能用。”御寒一点也不意外谢司行会知道,还很理直气壮。

  在他看来,既然谢司行不肯和他离婚,那谢司行的钱就是他的钱,他花一点怎么了。

  有本事就和他离婚。

  看着御寒倔强的脸,谢司行几乎要气笑了。

  谢司行从付闲那里知道,御寒今晚豪气地请全公司上下一起吃宵夜,不管多贵都来者不拒,一掷千金的模样让付闲直呼帅爆了。

  付闲还悄悄暗讽谢司行抠搜鬼,连给妻子派一辆车都做不到,虐待妻子是要遭天谴的!

  谢司行从不会在意花出去的钱,御寒今晚花的钱甚至还不到他一天赚到的零头,自然也不在意御寒报复性消费一样的行为。

  他在意的是御寒居然当着别人的面,故意暗示他对御寒不好?

  他抠搜?也不看看御寒今晚刷的是谁的卡。

  这个穿书者到这里的每一分一秒,谢司行都自认对他已经足够纵容。

  而现在谢司行怀疑正是自己的纵容,才让这个穿书者肆无忌惮。

  若是再这样下去,这个穿书者又会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谢司行表情莫测,幽深的眼眸几乎要将眼前的人吞噬,就连他周身的空气都仿佛在瞬间凝结。

  系统疯狂报警:【检测到反派的怒气值正在上升,宿主快说点什么平息反派的怒火啊啊啊!!】

  它可是见识过这个疯批发起火来的样子。

  最近的一次就是它上个宿主想要用自/残的方式引起谢司行的注意,结果这个疯子居然把它的前宿主塞到船上,又把船开到了大海深处,就把人丢到海里喂鱼了。

  系统是真怕御寒重蹈覆辙,这一任宿主要是再失败,它这个没用的系统就要被清空数据去书中世界当路人npc了。

  它不想当npc!!

  可惜御寒似乎不理解它为什么激动:“谢司行为什么生气?就因为我花他的钱?”

  那这也太小气了吧,果然选择离婚是对的。

  一个男人如果连钱都不愿意花,那他一定是不爱。

  系统:【反派喜怒无常,尤其是谢司行这个疯批,根本不知道哪个点就会惹他不高兴的!宿主你快想想办法!!】

  它的前几个宿主,有好几个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惹到谢司行就死的不明不白。

  它觉得御寒能活到现在完全是误打误撞,审判之时现在不就来了吗?

  系统一直催促,御寒不耐烦系统的警报,敷衍道:“行行行。”

  他想办法还不行吗。

  御寒毫不畏惧地迎上谢司行的目光:“不就是钱,我晚点还你行了吧。”

  反正他和谢司行迟早会两清,还点钱也没什么。

  系统:【呃,怒气值更高了……】

  御寒:“……”

  “钱?”

  这个音节被谢司行特有的冰冷慵懒的嗓音念的很好听,语气中仿佛也带着轻蔑的笑意。

  “谁在意那点钱?”

  哪怕把他所有的钱拿去大街上撒,谢司行也不会有分毫心疼。

  钱而已,他这几辈子赚了不知道多少,但那又有什么意义?

  无休止的轮回,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死亡,令人生厌的穿书者……这些都是拜他们所赐。

  谢司行强行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阴郁仿佛在瞬间喷涌而发,撕破平日伪装出来的优雅从容的表象,显露出他阴郁残忍的本性。

  看到这一幕,系统瞬间静若寒蝉。

  谢司行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御寒面前,那双眼晦暗不明地看着他。

  距离太近,系统也不敢出声了,无数次的失败,让它对谢司行的心理阴影非常大。

  直到和谢司行面对面站着,御寒才很不爽地发现,谢司行居然比他还高半个头。

  男人的尊严瞬间就矮了一截。

  但御寒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输了,他甚至更加强硬,试图用自己的王霸之气让谢司行退缩。

  但这招显然对谢司行没用,谢司行不仅不退缩,还往前了一步。

  逼得御寒又不得不退了一步。

  在他的王霸之气的威慑下,从来没有人敢靠近他三尺之内。

  谢司行靠这么近,是想做什么??

  “喂。”御寒皱眉:“你很拽啊。”

  谢司行微微俯下身,越来越近的距离让御寒有种窒息的感觉。

  御寒想和他拉开点距离,但谢司行不知何时已经把他逼到了角落,那张俊美的脸近在咫尺,表情没有一丝温度。

  系统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它以为宿主要完蛋的时候,谢司行突然说了一句话:“喜欢打车?”

  御寒:“?”

  系统:【?】

  御寒不解地问:“系统,我该说喜欢吗?”

  系统:【……】

  别问它啊,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万一一个答不好,它就得和宿主一起共赴黄泉了。

  御寒虽然不知道谢司行为什么这么问,但叛逆就对了。

  他硬气道:“喜欢,怎么,你有意见?”

  很好,喜欢是吧。

  他偏不让。

  谢司行弯唇,笑意森然:“明天,我亲自送你去公司。”

  这个穿书者不是想在外人面前营造出一种被欺负的样子吗,那他偏就不遂他的愿。

  御寒:“?”

  御寒:“你没事吧?”

  他还以为谢司行要说什么,甚至都做好了和谢司行打一架的准备,结果就这?

  御寒忍住将谢司行暴打一顿的冲动,一把推开身前的男人,转身上楼的时候还冷冷地抛下一句:“无聊!”

  谢司行看着青年的身影快速消失在旋转楼梯的尽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果然是有趣极了。

  御寒上了楼,直到身后没有那道紧紧追随着自己的冰冷视线,才对系统不满道:“以后别随便给我警报,屁事都没有。”

  就刚刚系统刚刚那个警报的频率,御寒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

  系统很无辜,它是真的检测到了谢司行的怒气值,谁知道谢司行根本没有想要抹杀他们的意思啊。

  以前只要检测到怒气值,通常他们的下场只有被传送回穿书局。

  不过这次的意外对系统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说明谢司行对于宿主果然非常感兴趣,感化反派指日可待,它也可以不用去书中世界当路人npc了!

  它兴奋地把这个新发现告诉御寒,御寒反手也送了它一句“无聊”。

  “别和我说这些,哥明天还要早起锻炼身体。”

  御寒才不在乎谢司行是不是对自己感兴趣,他的眼里现在只有搞事业。

  御寒洗了个澡,就躺上了柔软的大床。

  林寒从嫁入谢家便一直和谢司行分房睡,这一点令御寒非常满意。

  毕竟要是和谢司行睡在同一间房间,御寒怕自己半夜会忍不住暗杀谢司行。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御寒决不允许自己身旁睡了个男人,尤其是个像大冰块一样的男人。

  御寒累了一整天,很快就睡了过去。

  清晨五点半,他准时睁开眼睛,一番洗漱后悄悄潜下楼。

  他昨晚睡前就已经找王叔摸清楚了健身房的位置,打算今天就去试试。

  御寒微微一笑,谢司行想独占一整个健身房,门都没有。

  五点半,整个别墅安安静静。

  御寒打算在健身房练个一小时就离开,到那时估计做饭的阿姨才刚刚醒来,没有人会发现他曾到过健身房。

  御寒很顺利就找到了地方。

  他高兴地扬眉,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谢司行。

  御寒:“……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