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7章 第七章

第7章 第七章

  御寒从谢司行的公司出来,心情还算不错。

  谢司行虽然没答应把郑斯年给他,但说过会给他另派一个得力的人手。

  御寒也不是非要郑斯年不可,闻言随口就答应了。

  只是郑斯年送御寒出公司的时候,脸上战战兢兢的表情让御寒很郁闷。

  他对系统道:“这个郑斯年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想加入我的阵营的样子。”

  系统憋了一肚子气:【是谁都不想吧!!】

  哪有人这么直接的,不是应该循序渐进吗!

  至少它以前的宿主都是这样……虽然效果也不好就是了。

  御寒哼了一声,不想和系统争口舌之快,只道:“他会后悔的。”

  他坐上车,但暂时不想回谢家。

  御寒想了想,对前排的司机道:“去林家。”

  系统好奇地问:【去林家做什么?】

  御寒:“当然是去走龙傲天必走剧情啊。”

  系统:【???】

  它从来没绑定过龙傲天部门的宿主,并不知道什么是必走剧情。

  系统:【什么是龙傲天必走剧情??】

  御寒笑了两声,神神秘秘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司机听说御寒要去林家,倒是什么也没问,他们早就被谢司行吩咐过不管夫人要做什么都不必管,只是一点,必须向谢司行汇报。

  所以当御寒大摇大摆地走入林家别墅的时候,谢司行那里就收到了他去林家的消息。

  他望着桌面上的粉红色饭盒出神。

  “总裁?”郑斯年小心翼翼地开口:“您怎么看?”

  怎么看?

  只能说这个穿书者不知者无畏,林家正愁没有发泄口,御寒直接上门,怕是会被这贪婪的一家子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好不容易能遇到一个让他有点兴趣的穿书者,在正式交锋之前,他可不希望对方败在别人的手下。

  谢司行思忖片刻,然后起身:“去林家。”

  郑斯年:“啊?”

  他是不是听错了??

  /

  看到御寒出现,林家的所有人都很意外。

  今天是林羽城的生日,只是林羽城前不久在医院被御寒打晕的事情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导致他丢了很大的脸,所以今年并不打算办生日宴会。

  既然不办宴会,那林家人就欢聚在一起为林羽城庆祝,连林家还在读高中且住校的女儿都准时回家,一家人开心又温馨地享用一顿晚饭。

  只是这顿晚饭并没有邀请林寒。

  或许在林家人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把林寒当成林家的一员。

  御寒到的时候,林家的所有人都在餐桌旁举杯欢庆,显然正是热闹的时候。

  他们看到御寒出现,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林父直接站了起来,怒目圆睁道:“你还敢回来?!”

  前不久御寒做的事情,让林父到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如鲠在喉,由此更坚定了林寒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的想法。

  “为什么不敢来。”御寒仿佛没看到林父的表情,自顾自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

  林羽城见到御寒也很意外,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又很快掩饰过去,站起来拉住林父,开口劝道:“爸,小寒难得回来一次,咱们也很久没有一家人一起吃顿饭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别生气,消消火。”

  说完他又转头对御寒道:“抱歉小寒,我以为你还在医院里,所以我的生日没有邀请你。”

  林父见林羽城还在帮御寒说话,更是怒上心头:“这个逆子,我看他根本就没有把这里当家!”

  “怎么会,小寒只是……只是……”林羽城皱着眉,仿佛在努力想些理由替御寒开脱,但又因为实在想不出来,而露出懊恼的表情。

  连御寒看了都不得不说句演技精湛。

  林父果然被林羽城欲语还休的表情激怒,嗓门大的震天响:“你别替他说话,他要是心里有这个家,怎么可能不帮你,还把你好好的牙打没一颗,简直太不像话!”

  林羽城现在是他们家的门面,缺了一颗牙,走出去让别人怎么看他们林家?!

  听到林父提起那颗牙,林羽城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他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被打掉一颗牙,传出去确实让他丢了很大的脸。

  御寒一手支着下巴,眼神慵懒地看向他:“说话没漏风,牙装回去了?”

  那天他和谢司行说完解决方案就没再管,现在看到林羽城的门牙好好的,想来是谢司行真的给他定制了一颗新牙。

  至于林羽城接没接受,御寒就不知道了。

  林羽城扯出一个笑:“小寒,你打了我,我不怪你。你给爸说几句好话,爸身体不好,不能生气。”

  御寒困惑道:“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啊,你怪我有什么用。”

  “……”

  林羽城笑不出来了。

  御寒顿了顿,继续道:“再说了,成年人应该得控制自己的脾气,爸自己要生气,我们也管不了。”

  他看了眼林父,似乎是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语气宠溺中又仿佛带着鄙夷:“爸,你也别总是乱发脾气了,像个孩子一样。”

  全家人:“……”

  林父很想发脾气,但那口气被御寒堵得不上不下,只能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满腔怒火:“其他事情就算了,小寒,给你哥哥道歉。”

  御寒挑眉:“为什么?”

  林父怒拍桌子:“还要我告诉你?那好,你哥去医院看望你,你倒好,打自己家的人,给别人看笑话,我们林家就没有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儿子!”

  就连说话做事温温柔柔的林母也不赞同地看着御寒:“小寒,这件事是你做的太过分了,你哥哥也是好心。”

  而林家最小的女儿林晴曦只是皱了皱眉,倒是没开口一起指责御寒。

  但林家夫妻俩一致要求御寒为打了林羽城的事情道歉,饭桌上的气氛瞬间冷下来。

  “看望我?你这话说的自己不心虚吗?”

  御寒脸上还带着笑,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资方在重要关头撤资,你们不在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反而跑到医院去威胁一个病人帮你们解决,不觉得很可笑吗?”

  林羽城的表情十分难看:“小寒,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就威胁你了?”

  御寒:“噢,那你是承认你到医院,不仅仅是为了探望我吧。”

  林羽城:“……”

  “况且你明知林寒在谢家的日子不好过,还让林寒去替你向谢司行开口,你多大本事,怎么不自己去?”

  御寒露出一个笑,嘲讽道:“噢我忘了,你在谢司行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哪里敢要求谢司行做事呢?”

  林羽城想利用林寒达成目的,压根不管林寒在谢家什么处境,光这一点,就足够御寒再打飞他一颗牙。

  林家人也没注意到御寒对自己连名带姓的代称,都被御寒这不同往日的气势给震惊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林寒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什么时候敢这么疾言厉色地对他们说话?

  御寒没管林羽城几乎要吃人的眼神,换个了舒服的坐姿,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上个项目出了事,因为管理不严,工地上死了人,死者的家属都闹到公司里去了吧?”

  闻言林父立即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林羽城:“小城,有这回事?”

  林羽城一愣,但又很快镇静道:“爸,你别听他胡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况且死了人的事这么严重,怎么可能不被闹大,你们又怎么会不知道。”

  御寒笑了。

  “是啊,你也害怕闹大,所以马上给了一笔封口费,但你不觉得整件事是自己的错,又被人闹到公司威胁了很难堪,因此又找人打了一顿那家人的儿子,并让他们不准对外说一个字,否则就要断了人家的双手,我说的对吗?”

  这一番话下来,林羽城的脸彻底白了,但还是狡辩道:“不,我没做过你说的事,你是在编故事陷害我!”

  他明明瞒得很好,做的也很隐秘,这件事还没发酵就被他压了下来,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林寒一直在医院里躺着,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谢司行?

  不,林寒自己都说了,谢司行对他一点都不好,怎么可能帮他查这些事。

  林母则皱着眉,仿佛不大敢相信御寒口中的人是林羽城:“小寒,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城心地善良,不可能做出你说的那些事。”

  林羽城脑子转的飞快,一心想着该怎么反驳御寒的话。

  很快他就想到了。

  “小寒,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是我抢走了你的家,但当年在医院被抱错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我知道爸妈把我留在林家让你很不高兴,如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我可以把一切都还给你。”

  林羽城低着头,仿佛特别愧疚:“是我对不住你,但你也不用往我身上泼脏水了,我马上就会出去澄清我其实不是林家的亲生儿子,属于你的家产以后我一分也不会碰……这样你应该就高兴了吧?”

  林羽城能在被发现假少爷的身份后,依旧在林家父母心中占据不小的位置,甚至愿意让林羽城继承家里的公司,显然是有他的实力在。

  经过他的一番可歌可泣的叙述,御寒反倒成了那个因为嫉妒假少爷,而编故事去给假少爷泼脏水的加害者,而林羽城,自然就是受害者。

  林父明显被林羽城的话说动了,林羽城是他和妻子一起带大的,林父自认自己还算了解林羽城的品行。

  而林寒毕竟是在乡下长大,和他们没感情,性子更是懦弱不堪,何况他们也不相信林寒那对在乡下的养父母能把林寒教育的多好。

  林父认为粗野的乡下人养出来的孩子,自然也是卑劣的。

  林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瞪着御寒道:“不像话,果然是在乡下呆久了,眼皮子也浅,有这记恨别人造谣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讨好谢司行。”

  御寒双手交织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坐在桌边的每一个人:“是不是他做的你们去查查不就知道了,哪怕做的再滴水不漏,也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痕迹,否则那位投资人怎么可能会听到一点风声,就急不可耐地撤资了呢?”

  林父皱了下眉,似乎有点动摇。

  毕竟御寒说的这么笃定,好像确有其事。

  林羽城急了,上前几步:“小寒,你这么不依不饶,是不是真的在怨恨我?”

  连系统都被林羽城这幅绿茶的样子恶心到了,劝御寒:【宿主,不用再劝他们了,林家人是无法感化的,哪怕你说的再多,也抵不过他们生活在一起二十几年的感情,在这个家,林寒永远只是个外人而已】

  这是原书当中的剧情,林寒被认回来之后,林家父母也从未把他当成过自己的儿子,直到林寒病死,甚至都没有来参加过他的葬礼。

  御寒挑眉:“谁说我来这是为了感化他们?”

  系统:【那您是?】

  御寒没有回答系统,而是微微一笑。

  系统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

  谢司行从来都没到过林家,所以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等他到的时候,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似乎已经接近尾声。

  他远远地就看到厅中,那个属于御寒的身影。

  御寒的面前是林家人,此时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尤其是林羽城,眼中的凶狠几乎要溢出来。

  谢司行不知道御寒说了什么,林父蓦然瞪大了眼睛,颤抖的手指指着御寒,似乎下一秒就要吐血。

  而御寒的背影单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

  气氛冷凝,没有人注意到谢司行的到来。

  谢司行极轻地蹙了下眉,走前去,就听到御寒慢悠悠地说:

  “今天我们大家之所以欢聚在这里,是为我们林家高贵的少爷林羽城,庆祝他的生日。今天,我要敬我的好兄弟,感谢他,拿走了我的悲惨人生,我也发自内心地祝愿他,从此以后和林家一样,开始发烂、发臭。”

  谢司行:“……”

  林家人:“!!!”

  “你们愿意相信林羽城也好,反正和我没有关系。”御寒的声线十分好听,语气却趋于冰冷:“我今天来只为了一件事。”

  林父怒气冲冲地抬眼:“?”

  御寒:“我要和你们断绝关系。”

  此言一出,满室寂静。

  但御寒才不管他们怎么想,继续道:“你们认为我懦弱胆小,不配做你们林家人,所以即使我做的再好你们也看不见,所以就如你们的愿,我和你们林家断绝关系,从此互不相欠。”

  “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一句话。”他倔强地扬起脸,垂下的手握成拳,语气克制又隐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谢司行:“……”

  系统:【…………】

  它终于知道宿主说的龙傲天必走剧情是什么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