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2章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

  御寒那一番振聋发聩的发言后,所有人,包括谢司行在内,都齐齐地沉默了。

  这位林家的小少爷,到底在说什么疯话?!

  谢司行这样的名流新贵怎么可能会配不上他,反倒是他自己上不得台面,根本配不上谢司行吧?

  众人在内心疯狂吐槽,病房内却静得针落可闻。

  谢司行似乎气笑了,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我配不上你?”

  御寒微笑:“那还用说?”

  他带着几分期待地看着谢司行,想着自己都这么说了,离婚这事肯定是板上钉钉。

  他堂堂天帝,怎么可能去当别人老婆?

  更何况自己的妻子躺在医院里,作为丈夫的谢司行甚至来看几眼都做不到,夫妻情分淡到这种地步,在一起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御寒在打量谢司行的时候,谢司行也同样在打量他。

  这是第十九个了。

  谢司行静静地看着他,在心里不带一丝感情地想。

  自他有自己的意识以来,每隔不久,都会有一个全新的灵魂在林寒的身体里醒来,他们大多性格迥异,说话方式和行为也不大一样,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怀抱着同一个目的。

  从他们的所作所为中,谢司行大概可以猜测出他们都是为了感化自己而来。

  谢司行偶然知道自己原来在一本书中,也知道自己是这本书中的反派——一个因为幼年遭遇而导致性格阴郁残暴、处处与主角作对,且下场凄惨的反派,所以当他拥有自己的意识后,他便亲手杀死了主角。

  他以为这样便可以解脱,但这个世界的规则显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杀死主角后,他陷入了无止境的轮回,每一次轮回,都需要重新再经历一遍前世的一切,还会有一个全新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

  谢司行知道,他们这些人来自一个名为穿书局的组织,还有一个统一的名号,叫做穿书者。

  他们试图感化他,给他灌输一些人间至善至美的理念,以求他能成为一个不那么残暴的反派,不会再杀死主角,致使世界失衡。

  但他们都失败了。

  谢司行不喜欢被人左右,更不喜欢被人欺骗和被玩弄的感觉。

  这些穿书者无不铩羽而归,却仍旧前仆后继,像杀不尽的蟑螂一样惹人生厌。

  这已经是第十九个了。

  谢司行没有耐心,不论这些人说什么做什么,自己都不会动摇半分。

  想到这,谢司行的脸色冷了几分。

  他对门口处于震惊状态的院长道:“夫人病的不轻,你们好好照看他。”

  院长回神:“……好的谢总。”

  御寒:“?”

  谢司行公司还有事,来医院还是挤出的时间,他接下来还有几个视频会议,根本没有空陪御寒在这胡闹。

  他吩咐保镖们好好看住御寒,转身便走了。

  看着如风一般来的快去得也快的男人,御寒瞪大眼睛:“他就这么走了??”

  系统仿佛松了口气:【幸好他走了】

  不然它可真怕谢司行就这么答应了。

  御寒很郁闷:“为什么?”

  系统:【要想感化他,以他妻子的身份当然最合适啦,宿主你也别再说离婚这种事了!】

  御寒也懒得纠正系统自己根本没打算感化谢司行了。

  “等着吧。”

  只要御寒想,就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

  他看着谢司行离开的方向,冷冷道:“待吾崛起之日,尔等称臣之时!”

  这个人,已经激起了他的胜负欲。

  还站在门口没走的院长:“……”

  夫人好像确实病的不轻。

  /

  谢司行从病房离开后,便坐上去公司的车。

  车上郑斯年向谢司行汇报完今天的工作行程,看着总裁望向车窗外的英俊侧脸,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问:“夫人……没事吧?”

  他也听说了昨晚林寒大闹医院的事,感觉非常新奇。

  据说林寒昨晚一人血战四五个壮汉保镖,还能从训练有素的保镖手中逃脱,不可谓不强,他都有点佩服了。

  怎么说呢……那位林小少爷他也见过,长得倒是不错,但弱不经风的,看到陌生人就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像只小白兔似的一惊一乍。

  起初郑斯年也不信林寒能有这种本事,但直到他看到了医院走廊的监控录像,可以说震惊他三百年。

  他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拥有那么快的身手,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非常震撼。

  那段堪比武打片的监控录像郑斯年也发了一份给总裁,不知道总裁看完后作何感想。

  谢司行淡淡地看了郑斯年一眼,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让昨晚见到的人都闭紧嘴,不许外传。”

  要是让外人知道林寒大闹医院的事,势必又要多出很多流言蜚语。

  而自从林寒嫁给他后,他身边的流言蜚语便一直不断。

  谢司行最近要进攻海外市场,如今正是重要时期,他不希望有别的事情来分去他的心神。

  郑斯年也知道此事的重要性,点头:“明白。”

  谢司行嗯了一声,又问:“安排了多少人在门口守着?”

  郑斯年道:“夫人病房门口四个,走廊上六个,电梯门口还有两个,医院大门外也有我们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这次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夫人会插上翅膀也绝对逃脱不了他们的层层守卫。

  谢司行颔首,也没说满不满意,闭上眼睛便不再过问。

  他靠在车座上,阖着眼呼吸平稳,额前的发尾有几缕搭在眉骨上,中和了些许眉眼间的锐气。

  郑斯年见状也不敢再打扰。

  他以为谢司行大概是累了,实际上谢司行没有丝毫困倦。

  谢司行在思考,这次的穿书者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

  是发现自己难对付,所以改变策略了么?

  谢司行不由想起上一个穿书者。

  那个表面装的温顺驯服,实际上总是故作聪明的穿书者,在一次次试探无果后,居然剑走偏锋,试图用自/残的方式来引起他的注意。

  原本谢司行还想和对方再多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殊不知这正好触及到了谢司行的逆鳞。

  谢司行失去耐心,很快就送了对方一个任务失败的结局——把穿书者装进麻袋,丢进海里。

  他知道这些穿书者不会真的死亡,而是会被传送回一个名叫穿书局的地方,但他早已厌倦了这种日复一日的游戏。

  这次也一样,他绝对不会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

  那就让他看看这些诡计多端的穿书者,又有什么层出不穷的把戏。

  /

  “自/残?”

  御寒嗤笑了一声:“你的上一任宿主真是个蠢货。”

  系统叹了口气:【他也是急了,花了几个月时间都没能感化谢司行,所以做了错误的选择】

  它也觉得很可惜,毕竟它上一个宿主在穿书局里还有智多星的称号,本以为有他在任务一定是手到擒来,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御寒无法苟同这种观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绝不是能拿来当作筹码的东西,你上一任宿主从本质上就错了。”

  用伤害自己的行为来换取注意,简直蠢的可以。

  系统:【宿主您说的对,所以您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吗qvq】

  “没有。”御寒懒洋洋地往床上一靠。

  他看了眼守在门外的保镖们,就算他有什么计划,这些死死看守着他的保镖也绝对不会允许。

  御寒无视了系统多次要求他感化谢司行的话。

  他说:“我劝你也别白费功夫了,穿书局迟早会发现这次漏洞。”

  和御寒争论了这么久,系统都快被说服了。

  但职责在那里,它还是得劝一劝御寒。

  系统:【宿主,咱们是先婚后爱流,你已经是谢司行的妻子了,完全可以用你的爱去感化他,难道你不觉得用爱去感化一个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吗?】

  “不好意思,我们龙傲天部门一直信奉的是先礼后兵。”

  御寒嘴角浮现出危险的笑:“我已经是谢司行的妻子了,完全可以用拳头去逼迫他和我离婚,难道你不觉得用拳头去干翻一个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吗?”

  系统:【……】

  系统:【我不劝你了,宿主你千万别干傻事!】

  见系统不再逼逼,御寒终于有功夫去思考自己的事情。

  御寒这次穿的这具身体底子实在太差,他今天不过坐起来打坐了片刻,便感觉到身体内部传来的深深的空虚,很显然是亏空太大。

  这可不行,御寒心想。

  虽然不能和他上一个世界拥有开挂一样的体质,也绝不能是风一吹就倒的病秧子,这于他的大业来说有弊无利。

  御寒想要改变现状,就得先把这具身体养好,于是他乖乖在医院躺了两天,就开始寻找锻炼身体的机会。

  谢司行没有再来医院看望他,御寒也不关心,他只在乎怎么强身健体。

  御寒为了养好身体,这几天一直乖乖配合治疗,但他强身健体的机会还没找到,他的病房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来的人叫林羽城,正是林家的假少爷,设计陷害林寒的罪魁祸首。

  他突然造访的原因,显然也没有那么简单。

  林羽城进来后观察了一下病房的环境,暗暗咂舌谢司行居然还给林寒安排这么好病房。

  在林羽城看来,林寒根本不配住这么好的病房。

  观察完环境,他才看向坐在病床上的御寒。

  见御寒右手打了石膏,林羽城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谢司行打你了?”

  御寒嘴角微翘:“你觉得呢?”

  林羽城听御寒没反驳,便下意识以为真的是这样。

  毕竟谢司行虽然有钱有势,但听说脾气特别古怪,林寒自从嫁过去后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被打也很正常。

  当初林羽城陷害林寒,不就是为了想把林寒送给谢司行折磨吗?

  林寒靠在病床上,长年的病弱使得他的肤色比一般人苍白许多,一双漂亮剔透如宝石一般的眼眸,似乎从来不会露出温柔以外的情绪。

  也对,林寒这种人,向来最好拿捏,不会拒绝别人的任何请求,也最容易欺负。

  这也是林羽城敢来找他的原因。

  “小寒,我的公司出了一点事,你去帮我和谢司行说一声,让他帮我解决一下。”

  不是请求的语气,而是命令,因为林羽城笃定林寒不会拒绝自己。

  林羽城了解他,这种软柿子,根本都不用吓唬,自己就会上赶着来讨好他。

  他在病房里的软椅上坐下,还随手拿起桌面上的水果来吃,慢悠悠地等着林寒开口答应。

  但他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床上的林寒开口:“为什么?”

  青年的声线平稳,像玉石坠落在珠盘上一样好听。

  林羽城愣住了。

  他听到了什么??

  御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见他露出呆愣的表情,好像没听见的样子,于是贴心地又重复了一遍:“为什么?”

  林羽城很快反应过来,林寒这是想知道理由?

  林羽城皱起眉:“这是生意上的事情,你不必知道。”

  谁都知道林寒是个实打实的草包,一点生意上的事情都不懂,自己就算和他解释了,他也不会明白。

  “你连理由都说出不来,还想让我帮你?”御寒懒洋洋道:“做人总得有点自知之明,求人办事,态度总得拿出来吧。”

  “??”

  林羽城被他陌生的表情唬住,没忍住就把真心话说了出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求你了?”

  御寒好像有点高兴:“你没求我?那好办了,不帮!”

  正好他也懒得想该怎么拒绝林羽城。

  林羽城:“……”

  被御寒这么果断的拒绝,林羽城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但演技颇好的他很快又把表情掩饰过去,堆出一个笑:“小寒,你还在和我闹脾气?那件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但你也因此获得好处了不是?”

  系统及时出来给御寒解释:【林寒就是喝了他给的酒才晕倒,然后被他送到了谢司行的床上】

  御寒:“我知道。”

  所以才觉得这人讨厌。

  林羽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办了件什么坏事,谢司行可是a市新贵,多少人都想和他攀上关系,林寒嫁给了谢司行不好好讨谢司行欢心也就算了,整天哭,简直就是个废物。

  他还说:“只要你帮我,我也会替你去爸妈面前说说你的好话,你不是一直想缓和你和爸妈的关系吗?有我出面,爸妈一定能原谅你。”

  林羽城叹口气:“其实这么多年爸妈都是惦念你的,把你找回来爸妈也很高兴,只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爸妈伤心了。”

  御寒:“……”

  他的头上冒出几个问号。

  这个人到底在自说自话什么?

  他什么时候说了要帮他吗?

  系统冒出来道:【宿主,你应该答应帮他的,然后去和谢司行说,这是和谢司行感情升温的好机会】

  以前他的每一任宿主都会答应林羽城的要求,然后和谢司行建立联系。

  毕竟谢司行生性冷淡,一定得和他有牵绊才行。

  只要有了牵绊,感化大反派就是志在必得!

  御寒困惑道:“有这必要?”

  林羽城陷害他,他却还要反过来帮助陷害自己的人,这又是什么道理?

  察觉到宿主的心境有变,系统有些紧张:【宿主,你想做什么?】

  御寒对系统温柔道:“你知道在我们龙傲天部门,这种敢对我下手的渣滓,会有什么下场吗?”

  系统:【???】

  系统:【漏!!!】

  /

  谢司行一直在等御寒联系自己。

  经历多次轮回的他早已对每一个剧情了如指掌,他知道在这个时间点林羽城的公司会出现问题,并会到医院要求林寒对自己提出帮助。

  所以谢司行今天从保镖那里得知林羽城去了医院,就一直在等御寒联系自己。

  他精准计算着时间,想看看这个新来的穿书者会用什么理由来劝服自己帮助林羽城。

  等了片刻,郑斯年推开办公室的门,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郑斯年欲言又止:“总裁……”

  谢司行:“说。”

  郑斯年在总裁冷淡的目光下,犹豫着道:“确实如您所料,林家那个假少爷去找了夫人,想让夫人对您开口,帮忙收拾他公司的烂摊子。”

  目前来看一切都和他预料的分毫不差,谢司行颔首:“他怎么说。”

  郑斯年:“夫人说,他要一拳打飞林羽城的门牙。”

  谢司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