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穿错书了 > 第1章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a市某私人医院。

  一辆迈巴赫稳稳地停在医院的大门前,保镖打开一侧的车门,从中走下一名身穿高定西装的年轻男人。

  男人拥有一张极为出色的脸。

  薄而韧的唇微微抿着,锐利又仿佛带着攻击性的眉眼直视着前方,被造物主格外偏爱的样貌即使是在星光熠熠的娱乐圈也绝不逊色。

  高定西装包裹住他高大挺拔的身姿,微冷的面容不带一丝情绪,通身的气质只能用高不可攀来形容。

  周围的人面上无不恭恭敬敬,就连一早接到通知等候在门口的院长也赶紧迎上去,低声道:“谢总。”

  谢司行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接着便大步往里走。

  院长见状忙不迭地跟上去,一边汇报情况:“谢夫人是昨天半夜醒的,一醒来就闹着要出院,我们按您的吩咐没让他走,谁知道谢夫人的力气特别大,我们的人没拦住,让夫人跑了。”

  “然后呢。”谢司行步入电梯,神色中看不出喜怒。

  “我们的人一直追在谢夫人后面,但夫人……身手了得,没追上。”

  谢司行嗯了一声,道:“继续。”

  院长按下第十层,语气中仿佛带着叹息:“夫人没看清路,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谢司行:“……”

  院长看谢司行表情不对,赶紧道:“谢总您放心,夫人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

  谢司行对此不置可否。

  电梯门开启,谢司行走向靠右手边的那间单人房。

  门口站着四个保镖打扮的男人,见到谢司行,纷纷鞠躬:“谢总。”

  “人在里面?”谢司行淡淡道。

  “是的。”

  原本病房门口是不需要这么多人守着的,但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谢司行身边的郑秘书不得不临时多派几个人守在这。

  谢司行顿了顿,才伸手推开虚掩的房门。

  门一推开,满室灿烂的阳光便从缝隙中钻出来。

  谢司行的眼睛被这亮堂的光晃了一下,他微微眯起眼,漆黑的双眸看向偌大的病房内,那个坐在病床上的青年。

  青年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右手臂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却丝毫不影响他清俊的容貌。

  他以打坐的姿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腰板挺得端正,哪怕是打石膏这样狼狈的姿势,也漂亮的像是雨雾中的青竹。

  一点也不像刚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样子,反而气定神闲的很。

  谢司行站在门口看他,眼神淡漠,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谢司行一直没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御寒。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院长咳了一声,御寒才终于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谢司行。

  御寒挑了下眉,上上下下地打量这个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口的男人,没管他,继续和系统吵架。

  “感化阴沉反派?什么玩意儿。”御寒对系统说:“哥是龙傲天。”

  系统:【不是的呀宿主,我是感化反派系统,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感化阴沉反派的!】

  御寒冷酷道:“不好意思,这不在我的业务范畴之内。”

  他是隶属于穿书局龙傲天分部的员工,职责就是在每本书里扮演龙傲天。

  他所穿的世界数不胜数,但每个世界他都能达成完美成就,因此早早地就成为他们龙傲天部门的金牌员工,堪称龙傲天的王。

  让他龙傲王去感化反派,简直是太监开会——无稽之谈!

  御寒转而质问道:“我还没问你呢,我在霹雳大陆马上就要当天帝了,谁让你们把我带到这的?”

  明明上一秒他还在一个名为霹雳大陆的修真/世/界,从一个根骨被废、逐出家门的废柴落魄少爷,发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壮志豪言后,失足坠入崖底,被一位隐居崖底的灰衣老者赏识收入门下,然后发现他乃是修真界千年难得一遇的至阳圣体,从此便开启了他的传奇一生。

  剧情已然进展到他以战证道,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成为修真界第一人,即将升任为新一任天帝,掌管天地洪荒,手捏万人生死,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只要他成为天帝就可以达成完美成就,风风光光地完成任务离开那个世界,谁知道他不过去铲除魔族的功夫,眨眼就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连他的龙傲天系统也换成了这个吵个架语气都软绵绵的家伙。

  系统:【我也不知道呀,我的上一任宿主任务失败了,被传送回了穿书局,他们告诉我会送个更厉害的进来。】

  御寒:“我承认我很厉害,但你们也不能随便抓人吧?抓错了知不知道,是不是别人不发火就把别人当傻子啊?”

  他真的生气了!

  半道上把他从原世界提溜出来,让他平白丢失了一个完美成就,简直亏大了。

  御寒很不满意:“我要去穿书局投诉你。”

  系统委屈道:【那……对不起嘛】

  御寒:“你以为我会说没关系?”

  系统的机械音里带了一丝焦急:【宿主,我真的是感化反派的系统!】

  御寒:“没错,你是真的系统,我也是真的龙傲天。”

  系统:【所以您应该按照我说的做呀!】

  御寒微微一笑:“我不。”

  这种对话从御寒穿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系统表示它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宿主。

  宿主也表示他没见过这么聒噪的系统。

  系统吵不过御寒,又检测到本书的最大反派正在靠近,赶紧道:【宿主,这就是您即将感化的对象,相关记忆我已经传输给您了,您看完一定要好好应对!】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大反派留给它的阴影太大,系统说完就赶紧匿了。

  耳边好不容易安静了,御寒抬眼看去。

  谢司行已经走到他面前,强大的气场笼罩下来,显得他那张脸愈发冰冷。

  他的目光落在御寒打了石膏的右手上,语气微嘲:“想逃?”

  御寒懒洋洋道:“逃?那是懦夫的行为。”

  其实是昨晚他刚刚穿过来,心里懵逼得很,又看到一群人围着自己,下意识以为是中了魔族的圈套,突出重围后准备御剑飞行离开这里,结果剑没御成,一脚踩空顺着楼梯滚下去了。

  御寒大概也是觉得丢人,堂堂天帝居然从楼梯上滚下去,简直太不像话,于是打算转移话题:“你是谁,来做什么?”

  谢司行冷笑:“自己的妻子大闹医院,我不该来?”

  “谁是你的妻子?!”御寒大惊失色,系统可没和他说过这件事。

  谢司行挑眉,表情漫不经心:“哦?”

  系统又冒出来:【宿主,您的确是他的妻子……】

  御寒:“……”

  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

  即使再不愿意,御寒也不得不看一眼系统刚刚给自己传输的剧情。

  他穿成这本书里一个名叫林寒的炮灰,前十几年都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乡下,却在十八岁那年突然被告知他是被抱错的豪门真少爷,于是他不得不离开养父母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去到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家。

  在那个家里,因为他的懦弱和平庸,他并不受亲生父母的喜欢,甚至还被隐隐嫌弃,在任何场合都不愿向外人介绍他这个亲生儿子,反倒是同样被抱错的假少爷林羽城因为嘴甜和颇有心计,十分受林家父母的喜爱,就连亲妹妹也只认林羽城这一个哥哥。

  林家虽然对外宣称林羽城也是林家的亲生儿子,但林羽城依旧害怕这个突然回来的真少爷会夺走自己现如今所拥有的一切。

  于是他便使计陷害林寒,把林寒灌醉后脱光悄悄塞进了谢司行的房间,接着还引来众人发现林寒,令他被迫嫁给了谢司行。

  谢司行就是本书最大的反派,性格阴狠手段残忍,林寒自嫁给他后便日日遭受着他的折磨,几乎每天以泪洗面。

  但即便谢司行如此对他,善良的林寒却仍旧真心以待,但直到林寒病死,谢司行始终都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而是在某一天突然醒悟,这个早早就病逝的小炮灰却成为他无数个日夜追忆的白月光。

  而他现在之所以躺在医院里,正是因为谢司行不久前对他说了两句狠话,他就哭的肝肠寸断,进医院了。

  回忆完剧情,御寒在心底冷嗤。

  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意外,等到穿书局发现,就会把自己传送回原来的世界,亦或是给他换一个话少一点的系统。

  而在那之前,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走剧情。

  至于感化反派,那更是想都不用想,根本不是他的业务范畴之内。

  没有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他可干不了感化别人这种事。

  谢司行见他长久不说话,已没有了耐心,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当然有。”看完剧情,御寒抬起头,直视谢司行。

  林寒其实长得很好看,但常年生病使得他肤色苍白,唇色也十分浅,透着一股命不久矣的病气。

  但此时这张看上去病怏怏的的面容,却因为那双眼眸中散发出的耀眼光芒,瞬间变得不一样起来。

  谢司行蹙眉,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御寒盯着他,笑容轻松:“离婚吧。”

  系统:【宿主你……】

  御寒没理它,语气自信极了:“说实话,你配不上我。”

  系统:【?!】

  谢司行:“……”

  狗屁白月光,狗屁感化反派系统。

  他可是龙傲天,即使遇到比这更惨百倍的境地,他都要说出那句经典台词——我命由我不由天!!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