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51章 动手

第51章 动手

  哦。

  有人。

  有谁?

  你说的这个人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瞬间,心里被一阵异样的情绪填满。

  徐青桃对着电脑屏幕发了会儿呆。

  说实话,从徐舒音去世之后,徐青桃就习惯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

  撒娇和任性是需要被偏爱的,她早就没有这个资格。

  程嘉怡自从入行导演之后,也没少干一些膈应她的事情。

  比如故意在她过生日的时候回国,在她毕业典礼的时候复出,不为别的,单纯就是想让宋嘉木从她身边离开。

  看她孤零零一个人,好像就能够填满她心中的愤恨。

  宋嘉木向来也依着她,对徐青桃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姐姐已经失去了双腿”,又或者不痛不痒的安慰她几句,说一套做一套。然后几年如一日的给程嘉怡的舞蹈剧投资,砸钱,把自己的人脉都给她。

  在徐青桃入行最困难的几个月,宋嘉木都没想过拉一把自己的女朋友。

  在他眼里,她的懂事和退让,变成了她离不开他的有恃无恐。

  好像还没有人在意过她的感受。

  久违的有一点小感动。

  特别是看到陈时屿发来的这条语音,仿佛都能看到他脸上虽然漫不经心,但是写满了求表扬的神态。

  莫名地,有点可爱。

  徐青桃顿了一下,决定告诉他一个浅显的道理:

  【雷锋叔叔说了做好事要不留名。】

  【扭捏jpg】

  对方可能是在玩手机,总是回复的挺快:【我要不留名。】

  又发了过来一句,理直气壮的:【表现不是白挣了?】

  ……

  好。

  行。

  小桃老师竟然无法反驳。

  她下意识看了眼工作台上的日历,心里盘算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量后,发了条语音给陈时屿。

  “你今晚有空吗?”

  对方:“怎么?”

  午休时间同事都在摸鱼,还没到午睡的点。

  徐青桃索性都发语音:“也没什么。”

  手指无意识拨弄着桌上的水笔,她慢吞吞的声音响起,带着南方人的甜软:“不是有人在帮老婆出气吗?可能他老婆想请他吃个晚饭吧。”

  说出这话的时候,徐青桃也没想着能够约成晚饭。

  最近恒嘉似乎有几个大动作,徐青桃关注的好几个财经新闻都提到了恒嘉结构改革的事儿,陈时屿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凌晨才回家,偶尔有时候还会直接住在公司里。

  徐青桃还没去过他的办公室。

  但印象中,总裁的办公室里应该都有配套的卧室吧?

  语音过去的时候,陈时屿果然抽不出时间。

  原本今天的晚饭改成了周五晚上。

  徐青桃虽然有点失落,但还不至于表现出来。

  眼看距离下午上班还有段时间,想到文娱榜上的热搜,徐青桃再一次打开微博。

  其实她挺抗拒在微博热搜上看到和程嘉怡相关的东西。

  两人的不对付都要追溯到十一二岁的时候。

  徐青桃是初一的时候北上到了云京,借助在程家。

  那时候母亲刚过世,她尚未成年,二十万的抚养费就直接打入了小姨的卡中。

  刚到程家的时候,徐青桃没那么讨厌程嘉怡。

  寄人篱下的小孩起初都是带着讨好的态度与新的家人相处的,刚拿到二十万的抚养费,小姨对她的态度也算温和,将她安排到了程嘉怡的卧室里。

  云京的老房子是一室一厅,她的到来占据了程嘉怡原本独居的空间。

  徐青桃小心翼翼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向程嘉怡示好,直到夜幕降临,睡觉前的一刻,她被程嘉怡一脚踹醒。

  小姑娘的皮肤白的像牛奶,对方比她大一岁,下手不知轻重,腰上迅速就青紫了一片。

  迷迷糊糊地抬头,就是程嘉怡劈头盖脸的骂声:“你能不能睡过去点儿,挤都挤死了!我干嘛非得跟你这个扫把星睡一张床啊,真倒霉。”

  那天起,徐青桃就一直睡在地上。

  程嘉怡对她来说不单单代表一个名字,还代表她暗无天日的青春期。

  到后来更是贯穿了她的大学生涯,简直像一个甩不掉的噩梦一般。

  但好奇怪。

  有了陈时屿刚才那几句话,徐青桃竟然觉得面对她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窒息。

  热搜第一的热度还没有降下去。

  程嘉怡还挺聪明的,知道自己的粉丝肯定没有安夏的多。

  明明是她的舞蹈剧,上热搜的时候却带着安夏的大名。

  点进去都是安夏的粉丝在广场上一头问号。

  “???”

  “为什么突然撤资,好离谱啊?”

  “神经病吧排练的好好地搞撤资这一套,有毒啊??”

  “我感觉题材也没有特别邪门至于拍不下去吗??”

  “跟清朗运动有关吗?连童话剧都清朗了?”

  “啊啊啊啊要疯了,舞蹈剧爱好者得罪谁了!”

  ……

  除了粉丝,广场上也有很多路人发言。

  程嘉怡这部《海底》的舞台剧就是冲着拿奖去的,原本还没这么大名气,结果她高逼格和流量密码都想抓,加入了安夏这个腥风血雨的女流量之后,瞬间热度就暴涨了不少,还没正式巡演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观望的路人。

  “这剧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这么倒霉,之前不久听说过撤资吗。”

  “哦,广场上说得是宋嘉木那事儿吧,原本这剧是他投资的,但出事之后好像就撤资了。”

  “无语,给未婚妻投资了这部剧结果出事之后就撤资,什么渣男?”

  “心疼导演小姐姐,但后来不是又说拉到投资了吗,第二次撤资是为什么啊?”

  “好不容易靠安夏的名气拉到了第二次投资,结果金主爸爸又跑了,真不是玄学?”

  ……

  看到宋嘉木的名字,徐青桃微微愣了一下。

  她之前还不知道宋嘉木竟然也投资了这部剧,这剧不是一年前就在准备了吗??

  草。

  虽然已经分手了但是又被渣男气得头晕怎么回事。

  程嘉怡那部致敬《海的女儿》的舞蹈剧就差把膈应徐青桃这事儿写脸上了。

  宋嘉木都能在他们还保持恋爱关系的时候去投资,看来是真把她当死人看啊:)

  而且之前因为徐青桃膈应,所以压根就没去了解过程嘉怡拍的这个《海底》的故事内容是什么。

  今天在微博广场上刷到了一个豆瓣链接,点进去《海底》舞蹈剧已经有了作品简介。

  一目十行的看下来。

  大概的核心内容就是讲述了一个热爱舞蹈的小女孩在自己逐梦的路上失去了双腿,不过她并没有因为失去双腿而放弃自己的梦想,而是以另外一种残缺美的形式成全了一个最好的舞台。但命运依然没有放过女孩,双腿残缺之后她很快被查出绝症,故事的最后女孩在大海边跳舞,一时分不清到底是死亡来临前她的幻觉,还是一场没有遗憾的梦。

  很唯美,也很开放的结局。

  如果作品简介里面没有插入一个害得女孩失去双腿的恶毒妹妹,徐青桃简直要为这部舞蹈剧的构思拍手叫绝了:)

  绝了,绝了。

  绝就绝在程嘉怡这个绝世厚脸皮真的绝了:)

  谢笙几乎是和她同时刷到了微博热搜。

  徐青桃刚看完这个能把她年夜饭都膈应出来的故事简介。

  谢笙的微信语音就如约而至:

  “我的天,程嘉怡还要不要脸啊,这他妈跟明明白白恶心你还有什么区别??”

  “我草我能不能把这破剧给举报了啊??”

  是没有什么区别,也很像是程嘉怡能干出来的事。

  看来是上一次在订婚宴上把她给气疯了,所以导致她想出这么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来恶心自己吗??

  故事简介里的妹妹就是个标准的小绿茶反派,和姐姐爱上了同一个男孩不说,还冒充姐姐的身份与男孩相爱了,直到姐姐像小美人鱼一样化作海上的泡沫消失时,正好是男孩与妹妹结婚的那一天。

  也确实是致敬了《海的女儿》。

  豆瓣的评论区已经有了上百条评价,可见对这个舞蹈剧的期待。

  一半是程嘉怡自身多年的粉丝,一半是安夏带来的粉丝。

  “期待,朋友也有幸的参演了这个舞蹈剧,最后一幕海边的舞蹈真的致敬了胡小椿老师的编舞,提前看过排练,太感动了。”

  “期待我们夏夏回国后的第一部舞蹈剧!希望能跟程导合作愉快!”

  “嘉怡作为国内新生代的舞蹈剧导演,年纪轻轻就已经斩获不少奖项,看好《海底》拿奖!”

  “简介说的有加入自己的真实经历是真的吗,如果女主角的原型是嘉怡的话,那也太惨了。”

  “确实,被妹妹害得失去了双腿之后,妹妹还跟自己心爱的男孩在一起了,这什么古早虐恋,心疼了。”

  ……

  还心疼?

  徐青桃都觉得自己被气笑了。

  特别是拉到了角色演员表那一块。

  看到男主角化名小与的时候,怒气值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还化名小与,怎么不干脆把陈时屿的名字直接写到男主角那一列去算了:)

  徐青桃知道生气的时候迁怒是很不对的事情。

  但程嘉怡这个骚操作还真的是她没见过的。

  冷不丁又想到了高中的事情。

  她知道程嘉怡好像追过陈时屿,但没想到她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

  还是说,她就跟以前一样。

  觉得她有的,都是从她那里抢走的。

  即便是她抢回来,那也是物归原主。

  那股像是被水淹没的窒息感,忽然又涌上了心头。

  谢笙还在微信里持续不断的输出。

  就差把程嘉怡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骂一遍。

  其实舞台剧算是比较小众的演出形式,撤资也是常有的事。

  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的上了热搜第一,还是因为安夏这个顶级女流量的缘故。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在微博首页刷到了安夏的回复。

  可能是闹大了之后出来安抚粉丝。

  安夏:刚醒来就看到这个热搜了(笑哭)能够理解广大粉丝朋友的心情,当然我个人也很期待这部舞蹈剧,只是很遗憾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短时间之内无法将它带给大家。我在舞蹈剧的末尾也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原创编舞,虽然不能在剧中呈现,但是也会单独发出来放在视频网站上的~

  主演一发声,粉丝立刻在评论里炸了:

  “夏夏辛苦了!”

  “没事,抱抱你,虽然很遗憾,但是依然期待夏夏的原创编舞!”

  “不可抗力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啊,能说明白一点吗,真的很期待这部舞蹈剧。”

  “预售的票都买了……辛苦这么久都白费了,无语。”

  ……

  不仅如此,随着安夏发了微博。

  很快程嘉怡的微博也紧随其后。

  自从上一回宋嘉木出轨劈腿的渣男行径在微博闹得沸沸扬扬之后,程嘉怡就再也没有单独出来发过动态。

  上一条还是跟宋嘉木和平分手的微博。

  此刻一刷新,就是她的声明:

  程嘉怡:创作的过程中会遇到来自各方面的阻力是正常的,希望粉丝朋友们能稍安勿躁,我比大家都更想将一个完美的舞台呈现出来。至于网传的各种撤资和得罪人,我只能说我一个小小的导演能得罪什么大人物,不会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老朋友吧(黄豆捂脸)

  先安抚粉丝告诉她们自己已经会想办法解决舞蹈剧巡演的问题,再明确表示自己付出了许多心血卖个小惨,最后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摆低了自己的姿态顺便引导粉丝往“老朋友”的方向猜,不得不说是混娱乐圈的,好一份绝世白莲花的声明。

  粉丝立刻带起了节奏:

  “撤资是假的吗?那我们还可以期待舞蹈剧上映吗?”

  “嘉怡性格那么温柔,能得罪什么大人物啊,无语。”

  “抱抱嘉怡,不知道是哪些小人多作怪。”

  “不会真的是熟人背后插刀吧?”

  ……

  程嘉怡那句老朋友就差把内涵写在脸上了。

  最近唯一跟她有关的新闻就是宋嘉木出轨的事情。

  但宋嘉木早就撤资了,也不可能是他。

  剩下唯一有关系的就是恒嘉的那位老板娘。

  ……但这也太离谱了。

  老板娘闲得没事儿封杀一部舞蹈剧干什么?

  一个金融圈一个舞蹈圈,根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再说,渣男出轨那也是渣男的问题。

  双方的女方都是受害者好吗。

  这个微小的猜测甚至都没能在互联网上掀起什么风浪。

  就这么过去了。

  互联网的热搜瞬息万变,撤资的事件闹了会儿,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就彻底下去了。

  唯一还记得这件事的就是laura,安夏的资源掉了她作为粉丝比谁都心疼,都逼逼叨一下午了。

  听得徐青桃有点烦躁,索性一下班就提包走人。

  laura瞥了她一眼,冷笑了声:“真服了,当了老板娘就是不一样,拽什么啊。”

  只是想起安夏的舞蹈剧资源掉的也太奇怪了。

  自己前天才跟徐青桃吵了一架,第二天安夏的资源就掉了。

  总不能徐青桃是为了报复自己,所以回去跟自己老公吹吹枕边风,然后整到她正主的头上?

  只是这么一想又觉得格外搞笑,都是成年人谁显得没事儿来这套,浪费时间。

  不过她倒是看徐青桃更不顺眼了一点。

  -

  这件事翻篇的快,再加上陈时屿都把这破舞蹈剧给封杀了,徐青桃要是莫名其妙去找程嘉怡的麻烦,好像也蛮掉价的。

  毕竟她微博上面的认证还备注这恒嘉老板娘,下场跟程嘉怡撕逼,那不是白送她流量和热度吗。

  于是一连好几天,徐青桃都没再登录微博。

  除了把第二期的金融解说向视频发到了视频网站跟微博上之后。

  她索性把这个软件卸载了,眼不见心不烦。

  只不过那种轻微的窒息感还是围绕在她身边没有散去。

  连带着这段时间的情绪都有些烦闷。

  好像是秋天快来了。

  天空总是阴沉沉的,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十月底,徐青桃的解说视频在网上已经小有名气,连续三期的点击量都突破了百万。

  微博粉丝量也达到了两百万左右。

  因为各种原因而推迟到十一月初的微博之夜官方账号私信了徐青桃,邀请她作为微博年度金融人物出席晚宴。

  收到私信的时候徐青桃还愣了下,她对微博之夜不算熟悉,不过这个年度金融人物她记得之前好像是宋嘉木作为代表去的。

  不仅如此,徐青桃看了眼今年微博之夜拟邀的嘉宾,程嘉怡赫然在列。

  真不知道她一个都得了绝症的人怎么还这么活跃,气色比她这个每天加班到凌晨睡觉的社畜还好:)

  云京的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就这么小。

  再加上徐青桃也半只脚踏入互联网的传媒行业,她跟程嘉怡只要活着,总有一天会见面。

  她总不能为了不见程嘉怡。

  所以就放弃这种社交场合吧:)

  隔天徐青桃就拉着谢笙去挑了参加晚宴的礼服。

  原本想把自己去微博之夜的这事儿跟陈时屿说一下的,但对方最近忙得脚不沾地,她指尖放在对话框里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打电话打扰他。

  等他忙完再说吧。

  转眼间到了微博之夜现场。

  徐青桃首次参加这种大型的颁奖晚会,可能是因为之前也总是参加金融峰会的缘故,此刻倒也不怯场。

  她来的时候,主办方就特别吩咐过她的身份,所以有一间专门的休息室。

  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熟人,徐青桃才坐了一会儿就有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人打招呼。

  “青桃?”

  叫的熟稔,徐青桃一转头,觉得她很眼熟。

  仔细一想,似乎是程嘉怡订婚宴上,指出对方穿得是假货的那个女设计师,还是当年附中的校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顿时好感度拉满:)

  作为记者的专业素养让她第一时间想起了对方的名字,陈诗。

  陈诗自来熟的挽住她的胳膊:“我刚在后台看到你还以为看错了,微博官方宣传你要来走红毯是真的啊?”

  徐青桃也知道混圈的大家都自来熟,也没排斥她的示好,只点点头。

  女生之间拉进距离最快的方法大概就是八卦和吐槽,陈诗一看到徐青桃,立刻又道:“刚才我还看见程嘉怡了,有你在这里,她也真有脸皮来。”

  订婚宴上闹得那场来龙去脉,陈诗听得清清楚楚。

  也知道两人之间恩怨不浅,再加上前段时间程嘉怡舞蹈剧被撤资,网上风言风语不少猜测是不是跟恒嘉有关的,知道内情的人都跟成精似的,还猜不到是跟徐青桃有关吗?

  休息室不止陈诗一人。

  话音一落,负责给徐青桃化妆的和几个小助理,视线都轻飘飘地落到了她身上。

  知道徐青桃是恒嘉的老板娘,化妆师到底抱对了大腿,轻哼了一声:“还不是急了,今晚afterparty是个公益性质的慈善晚宴,来的都是业内大佬,程嘉怡新剧被撤资,不得来重新拉投资。”

  陈诗笑了声:“她做梦呢,拍一部稀烂的舞蹈剧不知道是恶心谁呢。”

  只是没曾想,话音刚落,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程嘉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小助理替她推着轮椅。

  一瞬间,跟休息室里的人撞上了视线。

  特别是跟徐青桃那一眼。

  真是两看生厌,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冷下了脸。

  小助理一抬头看到休息室,连忙道:“不好意思,走错休息室了。”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空气中顿时弥漫起火药味儿。

  陈诗看了眼徐青桃,很有眼力见的开口,是冲着程嘉怡:“走错?我看不是吧。程导在现场拍一部舞蹈剧恶心人还不够,线下都追着不放吗?”

  废话,仇人见面,又是情敌,新仇旧恨堆在一起。

  对方都挑衅到家门口了,懒得跟这白莲花废话,直接开撕!

  陈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徐青桃好像也没必要跟程嘉怡装和平。

  只是没等她开口,程嘉怡倒先开口,好像气笑了一般:“线下追着不放?到底是谁追着谁不放?!”

  不提起这件事还好,一提起,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程嘉怡也绷不住自己好脾气大仙女的人设了。

  今年这一年来她就没遇到什么好事儿,订婚宴上丢了那么大一个人不说,甚至到最后宋嘉木还取消了他们的订婚,导致自己舞蹈剧的心血因为缺少投资全都毁了,好不容易靠安夏的名气又拉到了新的投资,结果没几天对方就宣布要撤资。

  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只等来人家助理一句“程小姐还是思考一下自己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吧。”

  她能得罪什么人?

  跟她纠缠这么多年的不就只有徐青桃一个人吗?

  程嘉怡开口:“你不会真的以为攀上恒嘉这棵大树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吧,陈时屿知道你是因为跟宋嘉木赌气才和他结婚的吗?”

  徐青桃没想到她会提这事儿,心脏一紧:“关你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挺可笑的。”程嘉怡缓缓开口:“哦,忘了跟你说,别太幼稚了徐青桃,陈时屿为了给舞蹈剧撤资的事儿已经把安夏家里给得罪了。”

  徐青桃仿佛意识到什么,神情有一丝变化。

  就像是长时间的猜测,终于看到了一点点的线索。

  ……什么叫把安夏家里给得罪了?

  注意到她的变化,程嘉怡挑眉:“你不知道?还以为陈时屿会跟你说呢。安夏就是鸿川的千金,他爸以前一直想跟恒嘉联姻,现在陈时屿为了你把鸿川给得罪透了,他在恒嘉也才刚刚站稳脚跟,现在就算是想封杀我也没那个闲工夫了吧?你不是跟他住一起的吗,没注意到他最近比以前更忙吗?”

  ……忙?

  陈时屿最近似乎是很忙的样子。

  还以为是忙恒嘉改革的事情,原来是因为这个。

  是因为她。

  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变得空白一片。

  程嘉怡的心情忽然很好,一扫多日来的不快,用了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

  “徐青桃,你不会真觉得自己配得上他吧?不过倒也是,当年如果你能顺利的去参加比赛,说不定你现在的造诣比安夏还高。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你演出当天会发高烧吗,实话跟你说,热水器是我关的,门也是我锁的,因为这些都是你欠我的,都是你害我终生残疾再也无法跳舞的报应!”

  就像多年的遮羞布被彻底撕开一样,那些她只是怀疑的事情终于揭开真相。

  那些原本伪装成结痂的伤口,撕开之后依然是血淋淋的一片。

  “轰——”的一声像投入了一颗炸弹,平静的水面被打破。

  程嘉怡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慢悠悠仰着头,道:“陈时屿真是倒了血霉遇到了你,高中没胆子跟他在一起,现在来玩儿旧情难忘?你真觉得他心里一点都不膈应你吗。除了从他身上压榨利益获得你现在的成就,你能给他带来什么呀?我要是你早就羞愧难当的跟他离婚了。”

  离婚两个字一出来。

  徐青桃感觉脑海中的理智瞬间断了线。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徐青桃就对着她的脸毫不客气的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几乎在封闭的小房间里绕梁不绝。

  似乎谁也没想到徐青桃会直接动手。

  连程嘉怡脸上都还保持着这个错愕的表情。

  清秀的脸颊瞬间肿起了一块。

  刚刚做好的发型也因为这狠狠地一巴掌下去变得凌乱。

  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程嘉怡才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青桃。

  人生第一次,她发现,她需要仰着头才能看清楚曾经那个在她阴影中的女孩。

  徐青桃语气听起来很平静:“说够了没有,没说够可以继续,反正这才一个巴掌。”

  下一秒,程嘉怡回过神,不敢相信徐青桃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动手,骤然尖叫:“你他妈发什么疯?!”

  “发疯?我看你才是有点发疯吧?”徐青桃冷道,脸上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你不会觉得自己在这里疯言疯语的说两句我老公的坏话,我就会回去哭唧唧跟他离婚了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