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49章 某某某

第49章 某某某

  说实话,虽然徐青桃放下话说要追陈时屿。

  但她还真没有多少追人的经验。

  至于倒追宋嘉木的那几年经验更是无从谈起。

  如果每天一起去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也能叫追人的话。

  ……那她也不至于在民政局门口被人甩了:)

  想到这儿,徐青桃才发现其实她对追宋嘉木那几年的印象很单薄。

  在一起也恰好是因为考上了同一个大学,在同一个专业遇到了初中时候有过好感的学长。

  郎才女貌的一对,加上过去有一点渊源。

  理所当然的,宋嘉木在同系里面就格外照顾她这个学妹。

  那时候徐青桃刚读大一,精神状态非常差。

  很长一段时间需要药物治疗才能强行入睡,即便是入睡了也很容易被一点动静给惊醒。

  不细想还好,回忆的匣子一下打开。

  很多她刻意去遗忘的一些记忆就这么在眼前展开。

  她记得那是陈时屿出国后的第一年。

  高中毕业没多久,就赶上了附中的九十五年校庆。

  同学群在前一天就热闹了起来,刚奔赴五湖四海读书的老同学纷纷商量着什么时候会学校聚个餐。

  高中时在班里乖巧的女生染了张扬的红发,内向的男生交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

  高考过后,大学似乎成了他们意气风发的新舞台,有了一点成就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现给曾经的老同学看,同学群足足热闹了一天才安静下来。

  到了晚上,有人在群里统计这一次回校的人有哪些。

  微信群里炸开一样,所有人都在踊跃报名,然后聊着天。

  徐青桃像个旁观者。

  说实话她对这种老同学聚会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有这功夫还不如多看两页报告。

  结果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

  【国外的同学有没有要回来的啊!】

  视线就这么凝固在屏幕上。

  那人继续说:

  【我去问问】

  【咱们班都有谁出国镀金去了啊?罗蒙,陈时屿,还谁?】

  好像只是一年没看到这个名字。

  就陌生的跟上辈子一样。

  过了很久,徐青桃才在同学群里第一次冒泡:

  【刚才没看微信,还算人头吗,我也回学校一趟。】

  回学校那天的天气也不太好,阴沉沉的。

  附中和一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恍惚间好像回到了高三的那几个月。

  徐青桃来的时候正好赶上领导演讲,大礼堂内人头济济。

  路上还遇到了穿着附中校服的女生从她身边笑着经过,脚步轻快,像活泼的小鸟。

  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真的真的啊?”

  “骗你干嘛,真的超帅的!”

  “是毕业的学长吗?”

  “对啊,今天回来的!我靠空间都传疯了,我下来的时候女生宿舍楼都空了,全都跑来看他。”

  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了片刻。

  大概是被这些女孩们蓬勃的朝气影响,徐青桃的心情也莫名变得期待起来。

  直到走到礼堂,谢笙早就在毕业生座位那儿向她招手。

  她匆忙的回应了一下,然后下意识扫过全场,目光搜寻着什么。

  落了空。

  又遇到刚才那几个女孩,挽着手依然很兴奋。

  指着今天回校演讲的宋嘉木,差点儿就蹦了起来:

  “看吧真的超帅啊!!”

  “高岭之花我爱了!”

  “救命,有女朋友了吗,好想要他的微信,乌乌!”

  原来是宋嘉木。

  徐青桃微微一愣,然后回过神。

  他们班作为附中当年的重点实验班,回来的人挺多。

  凑近了还能听到班长在哪里说:“哪有那么快时间回来啊,问过罗蒙了,说国外回来太麻烦了。”

  “那真可惜,不过机票也怪贵的,没什么重要的事儿估计都不会回来。”

  “是的嘛,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国外的女生也比较漂亮咯,哈哈哈!”

  谢笙见到她很震惊:“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怎么还跑来了?”

  她记得云京大学离附中挺远的,光是做地铁就要倒三班,而且中山路还在修路,打车都过不来,得走路过来。

  低头看了眼徐青桃的鞋。

  今天下雨,路难走,裤子上果然多了许多泥点子。

  徐青桃随口一答:“没什么事儿就回来了。”

  谢笙像是意识到什么:“你不会是跟宋嘉木一起来的吧?”

  徐青桃:“?”

  谢笙:“高中同学群都在传你俩在一起了啊,你不知道吗?”

  徐青桃:“……”

  徐青桃:“现在知道了。”

  看她态度坦坦荡荡,谢笙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听到的时候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瞒着我不说。”

  她好久没见到徐青桃,有说不完的话,便继续随口一句:“我还以为你喜欢陈时屿来着,结果你俩读大学之后恋爱谈的一个比一个快。”

  空气中安静了一会儿。

  徐青桃听到自己声音,风平浪静,像是问起一个普通的同学:“他谈恋爱了啊。”

  谢笙开口:“对啊。我草,不愧是有钱的大少爷,你知道我怎么知道他恋爱的吗,竟然是看新闻!”

  说是新闻,也不是。

  是谢笙关注的一个国外富二代观察的账号。

  前段时间发了恒嘉小少爷跟鸿川千金一起看画展的照片。

  其实后来过了挺久才知道这个画展是陈时屿当时就读的大学组织的活动,被拍到也纯属偶然。

  但当时看到的时候,徐青桃是真的信了。

  可能是心里一直就有这种预感,像陈时屿家里那么有钱的人,出国之后会遇到更好更优秀的人,自然也会有更多的选择。

  照片里和他站在一起的女生相貌姣好,穿着是几个很常见的顶奢牌子。

  背着的那个包她也认识,十几万一个的化妆包,她背的像日常。

  看起来就是,真的挺配的。

  他好像,就应该配这样的女生。

  校庆结束之后,老同学又组织去海边烧烤。

  附中离平海还挺近的,开车过去只要半小时。

  徐青桃原本想直接回学校,但宋嘉木问她要不要一起,他正好开车。

  想起那段莫须有的传闻,她摇头,还是跟谢笙去凑了烧烤的热闹。

  后来在海边,同学们喝多了酒。

  晚风习习,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朝着远方的大海喊话。

  “二零一五年——我高中——毕业一年了——”

  真诚和热血,感染了每一个人。

  渐渐地,越来越多人加入。

  “二零一五——会变得更好——”

  “祝我妈——身体永远——健康——”

  “祝我——大学快乐——”

  连谢笙也加入其中。

  “毕业一年快乐——青春再见——”

  “二零一五——你好吗——”

  她喊完,怂恿徐青桃。

  徐青桃觉得这太弱智了,搞不好会被人当做拍快手土味小视频的神经病,就差拿啤酒淋到自己头上了。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被这种弱智的风气给感染了。

  徐青桃觉得自己的智商在那一刻稍微下降了一点点。

  直到有人惊喜道:“今天刚好是夏至诶。”

  她张了张口,双手做成喇叭的形状。

  想说,二零一五,会变得更好吗,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吗。

  到了嘴边,却哽了一瞬。

  就这么脱口而出:

  “生日快乐!”

  好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

  她往前跑了两步,一声比一声顺利,称得上是声嘶力竭: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滚烫的眼泪就这么夺眶而出。

  她好像用掉了所有的力气,毫无预兆的痛哭出声,海浪涨潮打湿她的裙摆,企图带走她的眼泪。

  不懂祷告都学着祷告。

  但愿他。

  生日要快乐,以后每一年都要快乐。

  不能岁岁年年,也要祝你岁岁平安。

  有人听到她的声音。

  惊喜的四下张望:“今天谁生日啊!”

  人们面面相觑,想要找到这个幸运儿。

  只有她知道藏起来的名字是秘密。

  那些跨不过的距离不止山与海。

  后来谢笙问她:“你刚才祝谁生日快乐啊?”

  徐青桃记得自己声音很平静:“某某某。”

  是她的某某某。

  今后也是别人的某某某。

  那天回去之后,徐青桃意料之中的发了一场高烧。

  足足折腾了整整一个礼拜身体才慢慢好全。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世界仍然运转。

  生活的诗歌与酒在远方,而她还要顾着自己眼前的苟且。

  从那一天起,她好像扔掉了一部分自己的灵魂,连皮囊都变得轻盈起来。

  -

  自从那天平海回来之后,徐青桃上班都上的有些心不在焉。

  只要一闭上眼,就是陈时屿当时说得那句话。

  来不及去琢磨是什么意思。

  隔天下午的时候,徐青桃发现自己前段时间发在某视频网站上的金融解说向的视频红了。

  她发出去之后的都没上微博看过。

  今天一上线,才发现该视频被金融界某个股市大牛给转发了。

  其实原本徐青桃做这个视频的时候没有想过会很快出结果。

  毕竟比她更早踏入自媒体行业的前辈多的是,能这么快走红,一个是她的颜值实在能打,做金融向解说的女性实在是太少了。再一个就是徐青桃作为记者的职业素养让整个解说更侧重于观众能听懂能看懂的方向,得到了某股市大牛的一致好评。

  点进去转发和评论里看,都是震惊的:

  “我草,好牛,原本是冲着脸来看的,但没想到内容真的有点东西。”

  “不说别的,光是看脸我就能看十分钟(点烟)”

  “点进去又退出来发现博主竟然是老板娘!!”

  “该说不愧是恒嘉老板娘吗,这业务能力没话说。”

  “老板娘下次分析一下恒嘉的故事,给我们透露一点内幕(狗头)”

  ……

  不仅如此,在某视频网站上的反馈也不错,播放量达到了三百多万。

  全站最高排名的达到了第一名。

  这数据,称得上是爆炸了。

  当年宋嘉木做的最好的那一条,也仅仅只有六百万。

  像是她和他的命运调换了一样。

  那些曾经属于他的荣光正在一点一点的还给了她。

  转发起来之后,当天还上了热搜。

  正好是程嘉怡发布她新创作的舞台剧《海底》的当天,买了个热搜第四的推荐位,被徐青桃压得死死的,一天都没什么水花。

  徐青桃刷到热搜的时候就看到程嘉怡发新舞台剧了。

  换做平时,早就拉黑屏蔽一条龙,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跟宋嘉木分手之后,好像彻底脱离了过去的泥潭。

  再面对程嘉怡这个名字的时候。

  竟然没有往日的那种窒息感。

  点进去一看,程嘉怡的采访挂在广场第一。

  画面里程嘉怡坐在轮椅上,神情温和的接受着记者的问答。

  徐青桃和她纯属两看生厌,原本想直接划走。

  结果不知道怎么,记者忽然问了她一句:“程导,我们都知道您对《海的女儿》这部舞台剧特别钟爱,请问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程嘉怡面向视频很平静:“它是我的第一部作为主舞的舞台剧,但是很可惜最后我没能够完成这部剧的表演,因为当年在去比赛的路上出了车祸。”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内幕,记者微微张大嘴巴,感慨了一下:“抱歉……是因为这样所以后来的主演才换成安夏的吗?”

  “嗯,没事。”程嘉怡温和的笑了笑:“虽然失去了双腿,但是我依然没有失去对舞蹈的热爱,虽然不能再台上表演,但是在台下也一样能收获喜悦。而且这一次我准备的新舞蹈剧《海底》就是为了致敬《海的女儿》,也邀请到了我一直都很喜欢的舞蹈演员安夏来担任女主角,同时也有全新的构思和舞台动作呈现,加入了许多我自己的真实经历,算是给自己的初心圆梦吧。”

  徐青桃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把她这段睁眼说瞎话的视频给看完的。

  拉倒最后看到她说加入了许多自己的真实经历时,简直要被气笑了。

  还真实经历,真是婊的明明白白。

  当年那部舞蹈剧跟她程嘉怡有半毛钱关系吗?!

  冷笑一声的同时。

  谢笙俨然也刷到了这个热搜,正在微信里疯狂给她发消息。

  【我草你看到程嘉怡最新的那个采访没?】

  【这位姐可真是牛啊,这什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啊,还主舞呢牛的,她自封校花和自封主舞的自信都是来源于同一个地方吧,当年要不是你高烧在家出不了门,轮得到她去参加比赛啊??】

  【程嘉怡这女的真的有绝症吗我怎么感觉她气色比订婚宴之后还好了不少呢?国内的科技这么发达了吗??】

  【我笑了,真不愧是混娱乐圈的一狠女,丢了那么大的脸还能面不改色的继续搞事业……】

  原本她还挺生气的,但是看到谢笙这一连串的辱骂,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谢笙还在微信上口嗨:【要不让你老公把这破舞蹈剧封杀了算了jpg】

  虽然陈时屿好像真的能做到这种事情。

  但,她是什么□□吗,看谁不爽就封杀谁?

  徐青桃吐槽:【你这样形容感觉我们两个很像恶毒女二:)】

  聊了一会儿,两人就换了一个话题。

  大概是提到了陈时屿,谢笙又问了一句:【你不是说你要追你老公吗,追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徐青桃就有点头疼。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好像,完全不知道陈时屿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女生啊!

  谢笙听完,犹豫了一下:【那要不然你先去打听一下他喜欢的类型?】

  徐青桃指尖顿了下:【怎么打探?】

  半晌,谢笙犹犹豫豫:【直接去问?】

  ……

  ……

  她真是脑袋进水了才会跟一个母胎solo二十四年的搞笑女请教恋爱问题:)

  不过,谢笙这一句直接去问好像有什么魔性,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循环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都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见她没动几筷子菜,陈时屿开口道:“饭菜不合你胃口?”

  她是南方小岛长大的姑娘。

  为了照顾她的口味,桌上几乎全都是粤菜。

  徐青桃像是才发现了这个事情。

  只微微惊讶了一下就抛之脑后,因为此刻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摆在眼前。

  “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徐青桃迟疑了一下,决定坦白:“是我在想一些事情。”

  陈时屿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或许是美色当前,和他离得太近,徐青桃感觉自己脑回路被闪耀了一下,断了。

  竟然真的听信了谢笙的那个鬼建议。

  鬼使神差地开口:“就是,我有一个朋友。”

  说完,饭桌上沉默了。

  这熟悉的“我有一个朋友”。

  感觉就差问一句你这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了。

  但幸运的是,陈时屿没问。

  徐青桃归结为他这种只会工作的小古板大概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网络热门梗吧:)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徐青桃索性破罐子破摔的继续:“就,我有一个朋友如果想追你的话。”

  陈时屿顿了下,慢条斯理道:“我是有妇之夫。”

  徐青桃:“。”

  好好好,行行行,知道你恪守男德了!

  像是不够,陈时屿道:“以后这样的朋友,你少跟她来往。”

  眼看陈时屿就要怀疑到谢笙头上了,毕竟徐青桃就这么一个孤儿朋友。

  她连忙解释,打补丁道:“也不是追你,我是说假设!假设她想追的那个人性格很像你,你觉得要怎么追?”

  说完,心情忐忑的盯着陈时屿。

  后者神情懒洋洋地,“世界上还有人拥有和我一样完美的性格吗。”

  徐青桃:“……”

  别给我自恋时小屿:)

  察觉到她脸色不好,陈时屿很有求生欲的扯回话题:“那要看追他的那个人是什么性格。”

  徐青桃感觉自己呼吸都轻了:“如果是我这种性格呢?”

  “哦。”陈时屿闲闲抬眼:“那就不用追。”

  徐青桃:“?”

  什么意思,有这么差劲吗。

  连追的机会都不给是吗,小桃老师拳头有点硬了。

  结果就在下一秒,陈时屿开口:“如果是你这种性格,那你朋友的那个暗恋对象。”

  像是暗示什么,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应该,也很喜欢你朋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