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48章 心动

第48章 心动

  徐青桃要不是今天发工资,可能还没有能色胆包天到这种程度。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大脑是空白的,只有唇上传来灼热的气息,撬开了她的齿关,长驱直入的攻略城池。

  亦或者是涌入了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在她的大脑里闹哄哄的开着演唱会,几乎要把一切都燃烧在此刻。

  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提问。

  那是她刚刚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跟宋嘉木的婚期快近,她上班间隙百无聊赖的刷到的问题。

  [你人生中做过最勇敢的事情是什么?]

  明明已经隔了很多年了,在看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依然清晰可见。

  徐青桃记得自己鲜少的在知乎留下了足迹。

  “大概就是,读书的时候冒着被开除的风险,逃课?”

  有几条评论笑她。

  “这算什么勇敢啊?”

  “我天天逃课。”

  “被开除那还是蛮危险的。”

  后来她跟宋嘉木那个证没领成,时隔一个月之后,又在自己的知乎首页刷到了这个提问。

  像是变得热门起来了,但是她的问题因为过于无聊,所以沉到了最底下。

  徐青桃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忽然又编辑了一下自己的答案。

  “还有实习的时候冒着被辞退的危险,跟人求婚。”

  那可能是。

  她这辈子做的最出格,最离谱的两件事。

  也是唯一两件,仅仅是为了自己,不顾一切去争取过的事情。

  直到下唇被咬了一口,耳畔传来了陈时屿的声音。

  他们离得很近,大概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所以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像有着轻微的震动一样,传到耳朵里,让她有些发痒。

  “接吻都走神?”

  接吻两个字不知道戳中了她什么地方。

  徐青桃猛地意识到现在的处境。

  陈时屿稍微松开了她的脖颈,从她里面退了出来。

  唇舌相贴的感觉似乎还在大脑皮层刺激着神经,对方滚烫的呼吸和她交缠,连指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三分钟的时间像三十分钟一样漫长,湿热温软的触感真实的头皮发麻,分开时唇上湿漉漉的水迹分明,徐青桃感觉得自己差点断气。

  胸脯起伏地连自己都有点害怕,八月还没到很冷的季节,徐青桃就穿了一件温柔小意风的吊带,外面是一件开衫。

  皮肤白的过分,即使是没什么光线的情况下。

  都细腻的晃眼。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老觉得陈时屿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了。

  ……怎么。

  觉得她不会换气很丢人吗:)!

  她又没跟别人接过吻tt!!

  但,明明是她先斥巨资主动挑起的这个吻,但到头来也是她整个人脸热得滚烫。

  还好现在已经天黑。

  路灯也没有几盏,看不清她此刻的脸色。

  半晌,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没有走神吧。”

  “哦。”陈时屿挑眉:“那就是被我亲的忘乎所以?”

  徐青桃:“……”

  他为什么可以一本正经说出这么羞耻的话!!

  陈时屿还挺谦虚:“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的技术挺好。”

  被这么一打岔,徐青桃也没了什么旖旎的心思。

  默默地抬杠:“也没有很好。”

  还故意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

  呵呵,真是个时小心眼。

  “嗯。倒也是。”陈时屿点头:“毕竟这事儿是要多练习。”

  多。

  练习。

  谁要跟他一起练习!

  脸上刚消下去的热度又卷土重来。

  徐青桃觉得自己只穿了两件薄薄的衣服都觉得热,偏偏陈时屿还脱了自己的外套罩在她头上。

  手劲儿大的要死,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给她乱穿一通。

  可能是今天不用去公司的缘故,陈时屿没穿西装,就穿了件挺薄的高领防风衣,纯黑色的。

  给徐青桃穿上之后,拉链迅速拉到了头。

  动作快的差点儿卡到她的下巴。

  徐青桃整个人被他掀的往后一倒。

  半天才站稳。

  心里也来气了:“你干嘛这么用力啊,差点儿夹到我下巴了。”

  陈时屿掀了下眼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冷。”

  “……我又不冷!”

  说完这句话,想想海边的风吹着虽然舒服,但前段时间才大病一场,顿时心有余悸,默默裹了一下衣服。

  抬头看着陈时屿。

  脱了外套之后,他里面就剩下一件黑色的短袖。

  陈时屿的身材比例很好,从高中开始就像个漫画里走出来的假人。

  挺拔俊美,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只是站着就有点儿像杂志上精修出来的封面照。

  她张嘴:“那你不冷吗。”

  现在看着比他还少了。

  “不冷。”他像是想起什么,慢条斯理的开口:“干我们这一行的身体都挺,年轻火热。”

  年、轻。

  火、热。

  徐青桃差点儿笑出声,但一想想自己刚才就在这具年轻火热的身体上花费了八千块。

  突然就笑不出来了jpg

  又想到陈时屿刚才说接吻这事儿是要多练习练习。

  除了脸上泛起一丝薄热之外,她还是很委婉的提醒了一下:“我觉得如果你想多练习自己的技术,收费要是不要这么苛刻。”

  接吻一次八千块。

  谁消费的起啊!

  “苛刻什么?”

  “就。八千块一次,有点贵。”

  小桃老师真情实感的建议不要这么贵啊!

  不然她真的会因为接吻导致自己倾家荡产的jpg

  听到这儿,陈时屿忽然哂笑一声:“谁告诉你八千一次了?”

  徐青桃抬头看他,表情有点懵。

  陈时屿慢悠悠道:“今天是因为我心情好,免费开张。”

  他顿了顿:“你给我那八千呢,是下一次的。”

  ……

  ……

  谁!要!跟!你!还!有!下!一!次!

  瞬间,本来就很热的小桃老师,觉得自己脸上烫的能煮鸡蛋。

  心想时小屿你身为一个霸道总裁这样做生意真的不会赔本吗??

  但,心跳却抑制不住的加速。

  连夜晚的凉风都没能让她滚烫的脸颊消热。

  就这么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徐青桃觉得自己得做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

  那个前段时间才在心里冒出来的念头如今又开始蠢蠢欲动,几次三番想把他压下去都失效了。

  徐青桃忍不住给谢笙发消息。

  【我觉得陈时屿可能真的有点喜欢我。】

  对方的聊天框正在输入中。

  那句“我谢笙真的谢谢你终于发现这个肉眼可见的事实了”愣是打完了之后,又全部删除。

  想起徐青桃一谈恋爱就患得患失的敏感性格。

  以及在前男友那里栽的巨大的跟头。

  她认识徐青桃多年,太了解她的性格。

  对谁都可以将就,但是不能对他将就。

  好友敲敲打打,还没来得及回复。

  徐青桃的消息又来了。

  【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发展步骤出了点问题tt】

  越想越觉得魔幻。

  正常人一般都是先有好感在暧昧,最后是恋爱结婚。

  她跟陈时屿直接就结婚了,省略了过程,一步到了结局。

  导致他们婚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

  好难tt。

  谢笙回了一句:【哇。】

  她:【那你打算怎么办?】

  盯着谢笙的消息看了会儿。

  徐青桃犹豫了一下,缓缓回复:【我打算追他一下。】

  只是这条消息还编辑在聊天框内没发出去。

  陈时屿忽然停下脚步,徐青桃低头玩手机没注意前面的人,直接撞了上去。

  回过神,不等她开口问怎么了。

  陈时屿慢慢开口,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徐青桃还听得挺认真。

  然后听到他有点阴阳怪气的调调:“我技术真的很差?”

  徐青桃:“?”

  意识到他说了什么。

  徐青桃大脑一片空白:“你刚才走了一路没说话,就在想这个?”

  “不重要吗。”

  ……重要吗?!

  “我可是因为你的一句话。”陈时屿语气平静:“伤心了还挺久的呢。”

  不好意思真的完全看不出你哪里伤心了。

  所以时小屿到底是什么水晶玻璃少男心啊?!上回也因为奇怪的事情和自己冷战了吧?!

  大约是没想到他会为了这点儿事儿耿耿于怀。

  徐青桃几乎是立刻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说了挺重的话了。

  想一想陈时屿长这么大都没谈过恋爱,第一次接吻还被老婆说技术差。

  是不是男人好像都还挺,在意这个的?

  莫名地心虚。

  特别是看了眼自己还穿着他的外套,而陈时屿正在被冷风吹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小桃老师的良心好像更痛了。

  搜肠刮肚的想了片刻,徐青桃冷不丁开口,磕磕绊绊的安慰:“其实也还好。”

  其实是真的还好。

  徐青桃当时光顾着大脑放烟花了,压根什么都没感觉出来。

  “还好?”陈时屿状似不经意道:“和其他男人比起来呢?”

  徐青桃听得莫名其妙,老老实实回答:“那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跟别人试过。”

  空气静默了一会儿。

  才感觉陈时屿心情挺不错的开口:“这样啊。”

  弄得徐青桃更是一头雾水。

  怎么男人的心思都这么难猜的吗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jpg

  但,不知道是不是徐青桃内心对他图谋不轨的缘故。

  等陈时屿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之间又安静了下来。

  空气里莫名暧昧又粘稠的气氛若即若离的环绕着。

  让她感觉有点透不过气,特别是身上还穿着陈时屿的外套,大概是他穿了很久的缘故,已经染上了男人身上的雪松味,此刻和小苍兰的甜香纠缠不清,烧的她耳根发烫。

  直到沿着马路走到了夜市,徐青桃的大脑才被人声鼎沸的景象拉回了一点儿现实。

  平海湾在她读高中的时候还是个荒无人烟的郊区,这几年开发权都交给了恒嘉,随着各大品牌和购物广场的引入,接连又坐落了四五所名牌大学的新校区,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十五万,而且年轻人占到了百分之八十。

  暮色将将四合,夜市已经热闹起来。

  冷静下来之后,徐青桃才发现自己肚子有点饿了。

  她不怎么去健身房,保持身材纯靠饿着不吃饭。

  这也是她患上胃病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后来跟陈时屿住在一起之后,一日三餐吃的规律的不行。

  不知道时小屿这个霸道总裁为什么这么热爱生活,超有仪式感的变着法儿每天弄早餐。

  就算他有时候出差或者加班来不及回家,也会有营养师上门盯着徐青桃吃东西。

  短短两三个月,她就胖了四斤。

  简直是噩梦tt!!

  最近为了录制自媒体视频,徐青桃为了保持上镜的身材,又开始重新啃起了水白菜。

  今天除了早饭那一顿,中午也没怎么吃,到了晚上七点,此刻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闻着路边摊的味儿就走不动了。

  然后可怜巴巴的视线盯着陈时屿。

  徐青桃净身高其实就只有一米六七,不穿高跟鞋的时候,比陈时屿要矮二十公分。

  看他时,需要微微抬着下巴,狐狸眼抬起来会形成一条非常无辜自然的上目线,眼睫直而长,天然有几分撒娇的情态。

  陈时屿挑眉。

  徐青桃就开口:“饿了。”

  或许是她有胃病的缘故,

  陈时屿其实有点爱管着她吃东西,跟她爹一样——好吧,虽然徐青桃没感受过有爹是什么滋味儿,但有的话估计也跟陈时屿差不多。

  管东管西,连她穿个小吊带吃个垃圾食品都要管。

  想起网上说得那些爹系男友,陈时屿必须榜上有名。

  不过今天陈时屿的心情好像不错。

  看他有点松动的样子,徐青桃再接再厉:“你今天卖身都赚了八千块了。”

  她情态认真且无辜:“都不请我吃点东西吗。”

  虽然时小屿到现在都没有在微信收她的八千块jpg

  最后以徐青桃大获全胜告终。

  好久都没有吃路边摊,她眼睛大胃口小的点了一份大份的虾滑,还要了两杯鲜榨椰汁。

  只是在准备要冰的时候,被陈时屿冷冷地瞥了一眼,然后老老实实要了杯热的。

  看着小老板滋啦一声给虾滑淋上油。

  然后又在菜板上切切蒜切切葱,把那些吃了之后嘴里味儿大的调味料都要一股脑的往里面倒的时候。

  徐青桃冷不丁想起陈时屿口中的下一次练习。

  ……谁知道是什么时候。

  她鬼使神差的开口道:“老板,不要葱香蒜。”

  然后也没管陈时屿看向她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只有耳尖不动声色地红了一圈。

  其实在小摊车买小吃的不止是他们两个。

  俩来往往还有排队等待的许多大学生情侣。

  他们在其中显得很普通。

  除了没有牵手,简直就和所有的情侣一样。

  就好像,真的在谈恋爱似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让徐青桃有些脸热。

  陈时屿付钱的时候,她就乖乖捧着椰汁在一边等他。

  没想到路边摊老板还挺健谈,看了眼陈时屿跟她,大概是觉得眼生,随口一句:“我姑娘跟男朋友不是这儿附近读大学的吧?”

  短短几句话。

  徐青桃就成了他“姑娘”了。

  不得不说做小摊老板的还真挺需要一点儿自来熟的社交牛逼症。

  徐青桃回了句:“没。我已经大学毕业了。”

  “哟,看着还怪年轻的,还以为你是大学生呢。”

  奉承的话谁不爱听。

  徐青桃被哄得有点儿高兴。

  老板左一句“我姑娘”又一句“我姑娘”,来摆摊看着年纪不大,绝对没到三十岁。

  还给徐青桃介绍了平海晚上夜市之后,还有一场烟花秀。

  云京这几年市中心已经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了。

  也就只有沿海的海港这边才有看烟花的机会。

  难得跟陈时屿有这样闲暇的独处时光。

  徐青桃有点不想那么早回去,看了眼时间,距离烟花秀开始也就只剩下十分钟。

  不少情侣已经顺着人流往港口走了。

  徐青桃露出了想去的眼神,但时小屿无视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心情又不好了。

  夜市小老板也看脸下菜,给徐青桃的大份虾滑足足比别人多了一倍。

  一股脑的塞进纸碗里面,还在不停的问:“姑娘够不够啊,不够再给你加点儿。”

  本来大份就吃不完了,这下更吃不完:)

  而且纸碗根本就不隔热,徐青桃下意识把手缩进袖子里要去拿虾滑。

  却不想陈时屿比她先一步接过了碗,她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寻常的动作,但她心跳却加速了一瞬。

  感觉好像是。

  把照顾她刻入了习惯里一样。

  吃完虾滑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

  大概是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徐青桃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

  和陈时屿在海边的那个热吻才后知后觉的重新出现在脑海中。

  现在想起来都让人脸红心跳。

  还有他口中的下一次练习。

  空气中这种无形的暧昧在人多的地方还好,一旦只有两个人独处之后,简直放大了千万倍。

  特别是徐青桃上了车之后,一关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就只剩下她和陈时屿两人的呼吸声。

  顿时,她有点不知道怎么摆放手脚。

  密闭的空间,他们又是合法的夫妻,成年的男女,好像发生点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而且在这时候徐青桃还特别不合时宜的想起上回跟陈时屿去kiss火锅店的那一次。

  她说自己宁可坐在车里哭。

  他问怎么哭,被他欺负哭吗。

  这类调戏她的花腔,他平时不知道开了多少。

  但此刻却在她脑海中格外清晰。

  特别是瞥见了这车里熟悉的装饰。

  居!然!又!是!同!一!辆!宾!利!

  等等。

  小桃老师觉得有点窒息。

  小桃老师觉得有点没准备好。

  特别是宾利半天没启动。

  徐青桃似乎预感到什么,忽然侧过头,与陈时屿的视线撞上。

  有那么两秒,徐青桃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是停止流动的。

  直到陈时屿动了一下,倾身覆上,随着他的靠近,她的心跳声也震耳欲聋。

  最后一秒的时候,徐青桃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她记得前不久的吻就因为她经验不足。

  被吻住的时候眼睛瞪得像个铜铃,这也太搞笑女了!!

  只是闭了几秒,迟迟没有等到唇上温热的触感降临。

  一瞬间,徐青桃觉得自己可能意会错了什么东西。

  右眼突突的跳了两下。

  每回这个右眼跳都没有什么好事。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自己左手边安全带扣上的声音。

  她睁开眼,看到陈时屿替她扣好之后又若无其事地坐了回去。

  似乎注意到徐青桃的视线。

  他侧头:“怎么了?”

  ……

  ……

  …………

  徐青桃感觉自己大脑中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然后讷讷开口:“你靠过来就是为了给我系安全带啊。”

  陈时屿挑眉看她。

  一脸“不然呢”?

  瞬间,徐青桃脸色涨红。

  亏她刚才还自作多情的以为他要吻她。

  啊啊啊!

  好尴尬啊啊啊!!

  她怎么会觉得陈时屿这个钢铁直男能懂得罗曼蒂克啊!!

  看到她脸色不对,陈时屿顿了下,若有所思道:“你刚才是以为——”

  直接被徐青桃提高声音打断:“我什么都没以为!”

  窒息了。

  尴尬的她简直想直接跳海。

  别说去看烟花秀了。

  徐青桃现在只希望自己炸成一朵烟花然后飞上天,远离这个地球。

  宾利慢慢启动,但车厢内的空气好像已经停止流动了。

  不知道沿着海边开了多久,才听到陈时屿忍不住笑了一声。

  就这么一声,徐青桃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陈时屿,对方毫无悔改之意,还越笑越过分。

  丹凤眼都快弯成了小桥。

  嘴角的梨涡明显又惹眼。

  草。

  他故意的!

  一瞬间,社死的羞耻变成了愤怒。

  徐青桃真的服了这狗男人的恶劣性格了,今天晚上都不想再理他了!!tt!!

  笑够了,陈时屿才慢条斯理开口:“徐青桃,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好东西要省着用。”

  哦。

  没有。

  但是有人跟小桃老师说狗男人你死了:)

  离婚,离婚。

  彻底过不下去了!

  她生闷气的时候原本很有肉感的嘴唇会抿成一条直线。

  连狐狸眼都要比平时瞪圆一些,可爱的有点过分。

  宾利什么时候停下的她也不知道。

  副驾驶的车门忽然打开,陈时屿站在她面前。

  徐青桃还没缓过来,没好气道:“干嘛。”

  生气了亲十次都哄不好的那种tt!!

  陈时屿开口:“不是要看烟花吗。”

  徐青桃愣了下。

  陈时屿:“手。”

  徐青桃:“。”

  虽然。

  徐青桃还是很没骨气把手放在了他掌心中。

  他的手掌很大,几乎可以直接包裹住她,掌心滚烫的要命。

  下车的时候,徐青桃还是很生气的在碎碎念。

  明知道自己要是有点骨气的话,现在就应该狠狠甩开他的手。

  但是酝酿了很久。

  最后也只是憋出一句:“你干嘛牵我的手。”

  以他们俩现在这个婚姻塑料的水平。

  倒也不用如此在人海中缠绵吧!

  陈时屿懒洋洋地回了一句:“不抓紧一点。”

  他顿了顿,意有所指:“等会儿我家姑娘又要变成别人的了。”

  哦。

  我家姑娘。

  谁是你家姑娘!

  不!要!脸!

  只是,人人潮拥挤中被人坚定的牵着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好到她根本不想松开哪怕一分一秒。

  到了前排,烟花秀还没有开始。

  她发了会儿呆,不知道怎么,陈时屿下午说过的话就这么浮现在脑海中。

  他说,他高中来平海湾看过演出。

  是她的演出。

  ——。

  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紧了。

  大概是人群密集,让她这一刻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就像是和她想到了一块儿一般。

  冷不丁,耳畔传来他的声音,和他人一样懒懒散散:“徐青桃,我第一次来平海湾的时候,抬头没有看到月亮。”

  徐青桃的意识回笼,下意识转过头看他。

  顺着他的视线迎向温和的良夜。

  和市中心不一样,郊区的夜空广袤无垠,是个晴朗的夜晚。

  只可惜这样好的天气,也没能看到月亮。

  似乎替他感到遗憾,徐青桃开口道:“下次我们还可以过来……”

  只是话没说话,就被他打断。

  陈时屿忽然转过头就这么看着她,他的瞳色是很罕见的纯黑,像黑色的钻石。

  让她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然后听到了他的声音。

  像是被很遥远的海风带了过来。

  “后来我发现,我的月亮是不需要抬头看的。”

  后来,徐青桃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

  平海的夜空终于炸开了第一朵璀璨的烟花。

  她只听到了自己如海啸般空前绝后,盛大的心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