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46章 朋友圈

第46章 朋友圈

  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

  徐青桃只觉得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的回忆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浮现在眼前。到最后,甚至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好像还梦到陈时屿来着。

  大概是睡了太久,即便还在病中,徐青桃也睡不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自己双眼很疲惫,像是哭过一场一般。

  卧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桌上放着小半杯睡前喝过的水。

  还有两颗拆过的退烧药。

  吸了吸鼻子,大脑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就知道自己是做梦。

  不然怎么可能会梦到陈时屿那么早回家!

  他那种工作狂,根本就是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时掰碎成四十八小时用。

  这么多年,按道理说徐青桃早就应该习惯了生病的时候一个人照顾自己。

  但最近不知道怎么,跟陈时屿在一起住久了,意志力变得软弱了很多。

  竟然会希望。

  这时候有人能陪着自己。

  感冒发烧加一醒来就是深夜。

  徐青桃不合时宜的网抑云eo了一会儿,就差现在去微信里发条“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伤感动态了。

  正在她纠结到底是发在微信好还是发在微博好的时候。

  卧室的门锁传来咔嚓一声,打断了徐青桃的胡思乱想。

  她转头,就这么跟陈时屿的视线撞上。

  这一刻,徐青桃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像在沙漠里一个走了很久很久的人,忽然看到了一汪清泉,在广袤无垠的大海中漂流了很久,终于看到了陆地。

  卧室里忽然沉默下来。

  算起来,自从上次那个吻之后,跟陈时屿也有好久没见了。

  骤然见面,还有一点小尴尬。

  而且想起自己上回不知道哪里伤害到了他的水晶少男玻璃心,导致两人在这几天里仿佛陷入了一种微妙的,类似冷战一般的感觉。

  尴尬的气氛好像更加强烈了一点。

  最后,还是陈时屿没忍住,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进来。

  坐在徐青桃的床边,声音清清淡淡:“好点没。”

  明明是很普通的问候。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徐青桃就感觉自己眼眶红了一圈。

  好像怎么也忍不了这个委屈。

  她答非所问,闷闷地:“你不是不愿意理我吗。”

  在质问他这几天在微信上都对她冷冷淡淡的,就算有时候晚上见面吃饭,也说不了几句话。

  小桃老师越想越气,哄不好的那种了。

  过了会儿,听到陈时屿的回答:“那我现在这不是,没忍住吗。”

  徐青桃:“。”

  然后意料之中,他的示弱和温柔往往都续航不到一秒,就开始暴露本性的倒打一耙:“而且某些小没良心,我要不理她,她能在家病死都不给我打一个电话。”

  徐青桃:“。”

  有点心虚是怎么回事。

  陈时屿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还知道给领导发消息请假,都没工夫给老公打个电话?”

  谁是老公?哪里有老公?

  谢谢,请在前面加上塑料两个字!

  这么一说,徐青桃倒是想起来了。

  她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确实给严玲发过消息,毕竟怕自己明天早上起不来去上班,扣的可就是这个月的全勤了。

  语音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严玲正在加班参加一个金融会议。

  挂断电话后抬头就看见陈时屿刚从会议里出来,作为一个小小的主编自然是没资格跟恒嘉的董事长搭上话的。

  不过想起电话里徐青桃气若游丝的模样,不像是有人照顾。

  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拦住了陈时屿。

  想到这里,徐青桃好像更心虚了。

  刚刷新朋友圈的时候发现严玲还在会议现场没离开,作为本次会议的主办方恒嘉代表人却早早离场。

  她忽然意识到。

  陈时屿在她和工作之间,似乎永远都优先选择她。

  虽然这样很不好,但被人坚定的放在第一选择上。

  莫名地,让她心情陡然很开心。

  徐青桃内心活动非富多彩,只是面上不显动静,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陈时屿不知道怎么想起了前段时间为了徐青桃上热搜回国的那件事,他知道她有点生气,但也意外的心软。

  想到这儿,福至心灵的开口:“喝粥吗,我刚做的。”

  徐青桃没说话,陈时屿继续道:“熬了一个小时,应该很软。就是起锅的时候没注意,烫伤了手,不方便喂你。”

  ……谁要你喂:)

  男人的声音低沉但是干净,和她商量:“所以能不能看在我受伤的份上,给我一个台阶下,然后我们和好?”

  徐青桃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在卖惨。”

  而且同样的招数用两次你真的不会腻吗时小屿!

  “那卖惨有用吗?”

  “。”

  “没用的话,卖身行吗?”

  “……”

  时小屿你给我注意点说话的方式:)

  像是想起了什么,陈时屿慢条斯理道:“而且就算不卖身,我的清白也已经被你毁了。”

  说到这里,徐青桃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疑惑的看着他。

  陈时屿语气像个被大魔王侵犯的小可怜,平静的陈述事实:“忘记提醒你,你刚才发烧的时候,仗着自己是病人,对我上下其手,又摸又抱。”

  上下其手?

  又摸又抱?

  徐青桃感觉自己有点听不懂这八个字。

  并且一听就气笑了,正想说我怎么可能占你一个大男人的便宜??!!

  但是刚说出口,不久前才做的梦忽然浮现在脑海。

  梦里她的确梦见了陈时屿开门进她的卧室,自己也好像确实抱着他哭了一场。

  ……这难道不是梦,是现实吗。

  见徐青桃说不出话,陈时屿挑眉:“想起来了?”

  徐青桃沉默一会儿,硬着头皮开口:“那是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不小心才抱了你一下……”

  “哦。”陈时屿不怀好意的拿着腔调:“连神志不清的时候都不忘占我便宜呢。”

  徐青桃:“……”

  陈时屿继续:“像我这样品行端正,洁身自爱的男人,被人占了便宜之后,以后可能都没办法做人了。”

  好,很好。

  真是好一个贞洁烈男时小屿:)

  你什么男德学院的优秀毕业学生吗??

  她只是抱了他一下?

  不是夺走了这位贞洁烈男的某个重要的东西吧?

  徐青桃简直被他一副小可怜的态度给气笑了,“那你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陈时屿慢悠悠道:“就是觉得你要对我负责。”

  徐青桃:“。”

  他垂眸,视线落在她脸上:“以后如果再遇到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记得第一个打我的电话,明白吗?”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从严玲口中听到徐青桃现状的心情。

  明明他才是她的丈夫,她最亲近的人,但徐青桃却从来没有想过依赖他。陈时屿甚至还要通过她的领导,才知道自己的妻子生病了。

  直到现在,她依然将自己藏在很深很深的夜色里,连光都无法窥探进几分。

  习惯了陈时屿吊儿郎当的说话态度。

  徐青桃还以为他说的负责多半也是什么不正经的黄腔。

  结果没想到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

  见她表情有些懵,陈时屿叹了口气,揉了一下她的脑袋。

  徐青桃被他的力气揉的东倒西歪,连忙捂住头。

  然后就听见他说:“生病的时候要学会依赖老公,这都学不会吗?”

  她习惯一个人照顾自己。

  人生中还从来没有谁对她说过,她可以依赖对方的话。

  明明之前跟陈时屿的婚姻塑料的不能再塑料了。

  但好像因为他的纵容和温柔,让徐青桃越来越迷失在这段婚姻中。

  好像他们就是很普通的夫妻一样。

  依赖自己的丈夫,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知道是烧没退完还是怎么。

  徐青桃听完这句话之后,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更强烈,脸上也烧的更烫。

  半晌才默默地点头,“哦”了一声。

  那段莫名其妙开始的“冷战”,忽然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喝粥之前,徐青桃忽然想起什么。

  顶着陈时屿似笑非笑的眼神,打开相机拍了一张。

  反正跟陈时屿说了他也不懂这种生活的仪式感。

  小桃老师只是单纯的想拍照记录生活,并不是因为这是他煮的粥谢谢:)

  晚一点的时候,私人医生赶来了柏源壹号。

  下班高峰期路上堵了会儿车,徐青桃好奇地看了眼私人医生,内心默默感慨了一句:原来小说里写的霸总家的私人医生真的存在啊……

  而且为什么又是你!!

  何医生!!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家看起来很奇怪的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

  上上回徐青桃急性肠胃炎去医院的时候遇到的就是这位何医生,上回陈时屿发烧去医院遇到的也是何医生。

  ……何医生你的业务未免也太广了。

  正规医院的医生真的可以出来给霸总当私人医生吗:)

  大概是徐青桃的目光太灼热了,何医生笑呵呵的解答:“技多不压身,赚一点外快。”

  说完又很有礼貌的打招呼:“陈太太,我们又见面了。”

  可以的话这辈子不想再跟你见面了:)

  何医生简单的给她做了个检查。

  虽然他看起来是个很不靠谱的医生,但是业务能力还挺好的。

  发现徐青桃只是疲劳引起的发烧而已之后还“咦?”了一声。

  看到医生的脸色不对,作为病人的徐青桃都有个通病,生怕自己还有什么其他毛病,连忙问道:“怎么了?”

  何医生笑得温柔:“呵呵,还以为您身上会出现皮下微血管破裂的伤痕呢。”

  徐青桃迟疑道:“那是什么?”

  何医生:“通俗点来讲就是吻痕。”

  徐青桃:“……”

  何医生笑呵呵的开玩笑:“毕竟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似乎都容易在霸总家里受伤。”

  ……

  ……

  哦。

  原来医生也看霸道总裁电视剧啊:)

  说完之后注意到徐青桃不对,何医生连忙道:“看您太紧张了,所以开个玩笑,希望能让您开心。”

  你觉得你的冷笑话很好笑吗:)

  给我爬!

  徐青桃最后还是没能逃得过输液。

  药水里面夹杂的镇定安眠作用很快起效,徐青桃刚醒了没一会儿就被困意打败。

  睡下去之后,医生简单的做了一份关于徐青桃的身体报告给他。

  除了因为疲劳引起的高烧之外没有其他不良的症状,只是提交报告的时候,医生提了一句:“陈总,太太过去似乎有长时间服用氟西汀药物的病史。”

  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或者抑郁,都可能用到的一种常用治疗口服药。

  他们分开的那几年,她过得并不好。

  医生离开后,陈时屿独自在书房里安静的坐了很久。

  徐青桃爱笑。

  这好像是她掩饰内心最好的方式。

  用她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做记者的。

  面对镜头笑一笑,观众总不太会讨厌爱笑的人。

  观众是,人也是。

  从认识她起,徐青桃在自己的印象中,性格就是坚韧不拔的,迎着风雨,向阳生长。

  他很少见到她失落,像永远朝着太阳生长的一株葵花。

  但也并不是一次都没见过。

  冷不丁,脑海中忽然冒出他晚上匆匆赶回柏源壹号的场景。

  推开她卧室的门,小苍兰的气味萦绕在鼻尖。

  徐青桃因为发烧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她蜷缩在床上,用力的抱紧着自己,像婴儿蜷缩在母亲的子宫。

  心理学上说,这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却也是徐青桃睡觉时最偏爱的姿势。

  高烧让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噩梦,即便是睁眼看到了他,那双眼睛里也没有任何光点。

  视线是散的,但依然认出了他是谁。

  她大约觉得自己在做梦,可是连做梦也不敢放开声音的哭。

  有资格大哭的是被父母偏爱的孩子。

  她只喜欢压抑着声音哽咽,这一生咽进去的眼泪比掉出来的还多,就那么抓着自己的袖子,声音很小很小,怕惊扰到任何一个陌生人。

  她质问他。

  他没有来。

  她的眼泪决堤。

  是杀死他唯一的利刃。

  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但陈时屿却在一瞬间和她的灵魂共振,心脏被死死地攥紧,连呼吸都凝滞了一瞬。

  他们都心知肚明是哪一件耿耿于怀的意难平。

  她没忘。

  他怎么敢忘。

  沉默着不知道在书房里坐了多久。

  陈时屿揉了下眉骨,随手取下书架上的一本旧书,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

  扉页的借书卡片上只有两个名字。

  2013年5月14日,高二(2)班徐青桃。

  2013年5月20日,高二(2)班陈时屿。

  vaialtanocéuaadapriavera。

  -明月高悬夜空。

  翻开书,一张尘封了已久的红色舞蹈剧门票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

  陈时屿俯身拾起,垂眸后视线落在这张票的排头上。

  2013年8月5日,18时00分。

  云京歌平海剧院舞蹈剧《海的女儿》。

  一排十六座。

  徐青桃人生中的第一场舞蹈剧,陈时屿买了第一排的票。

  但是没能在舞台上看到她。

  他抬头,平海的夜晚也没有月亮。

  -

  徐青桃这一病拖得有点久,医生检查之后虽然好了不少,但陈时屿依旧不准她去上班。

  不仅不让她去上班,他自己也整天把工作搬到家里来做,好像要二十四小时盯着她一样。

  徐青桃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一次感冒是这么兴师动众的。

  有点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有点忐忑,生怕这种幸福的时光是自己的幻觉。

  听人常说,人感到幸福的时候通常是在奔向幸福的路上。

  但是在真正享受幸福的时候,心情反而是忐忑的。

  徐青桃感觉自己就是这种。

  而且那个之前就压下去的念头,因为陈时屿对她反常的照顾。

  让她又开始忍不住有点点自作多情起来。

  总觉得,陈时屿好像比之前要喜欢一点自己了。

  哎。

  不会又是她的错觉吧。

  徐青桃知道因为自己喜欢他的缘故,所以不管对方做什么,她都有一层爱情滤镜,从而产生一种对方也喜欢自己的错觉。

  但后来转念一想,她跟陈时屿如今这个婚后状态,其实谈不上喜不喜欢,反正只要不离婚,余生就能这么瞎几把的乱指教:)

  只是她太不满足。

  不想他只是履行夫妻义务,还想从他嘴里听到喜欢。

  养了几天病之后身体终于好全了。

  徐青桃复工的第一天,发了一条朋友圈,拍的是窗外的太阳。

  元气桃桃:满血复活了家人们!打工魂熊熊燃烧!(握拳)

  一发出去,就有四五个点赞。

  徐青桃点开一看,果然是那几个眼熟的微信名。

  说起来奇怪,这几个微信名好像是之前同一天加她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微信号,跟几个自来熟一样,自顾自的在她的评论里叫她嫂子。

  徐青桃自己也追星,所以听过什么追星女孩儿叫明星“儿子”“女儿”“爸爸、妈妈”等等称呼,但没见过生活中还有这种管人叫嫂子的。

  奇奇怪怪。

  不仅如此,徐青桃这几天不论发什么朋友圈,这几个人都能准时赶来点赞。

  前后不超过一分钟。

  特别是发跟陈时屿相关的,点赞的热情就更加浓烈了。

  甚至还附赠上了十分浮夸的评论。

  诸如此类:

  “嫂子和大哥好恩爱啊!”

  “神仙眷侣,太羡慕了。”

  “好优秀的丈夫,遇到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嫁给了爱情(点赞)”

  “我感觉自己看到了爱情的模样。”

  不说别的,就这彩虹屁的水准。

  还不如徐青桃去小红书抄的好呢:)

  又土又尴尬。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觉得这些文案原本很可能应该是“好羡慕你们的爱情(五毛一条)”,感觉才完整。

  跟人家明星雇来的水军似的。

  本来想截图转发给陈时屿吐槽这几个奇葩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转发之前,女人的第六感忽然雷达狂响。

  莫名地想到上一次,她跟他吐槽了那个半夜给兄弟打电话的奇葩男之后。

  两人奇奇怪怪的冷战了好长一段时间。

  徐青桃看了眼微信的聊天框,默默删除了自己的吐槽。

  然后切回朋友圈,发现这几个奇葩又来给她最新一条动态留言了。

  只是这次有点奇怪:

  “嫂子!!终于上班了(黄豆爆哭)(黄豆爆哭)(黄豆爆哭)!!”

  “太好了,恭喜复工。”

  “他妈的终于不用半夜起来点赞了。”

  最后一条发出来之后忽然秒删。

  等徐青桃再去看的时候,变成了另一句:

  “嫂子,上班很好,人就应该多上班,打工人就是人上人(大拇指点赞)”

  ……她就上个班而已,到不用这么敲锣打鼓的欢送吧。

  看他们的口气,好像被人逼的看人秀了十几天恩爱一样。

  好吧!

  那徐青桃也承认,她最近在朋友圈发陈时屿的照片,发的频率稍微高了一点点!

  但她又没逼别人看。

  而且现在发出去的秀恩爱动态,点赞比以前多多了。

  徐青桃莫名高兴。

  这下终于截图发给了陈时屿。

  【截图jpg】

  【嘿嘿,这次发你的朋友圈有十几个点赞耶!】

  【转圈圈~】

  【撒花~】

  安抚一下上回发时小屿只有一个人点赞的玻璃心:)

  陈时屿很快秒回:【嗯。】

  他:【正常】

  【毕竟有我这么优秀的丈夫】

  【别人羡慕你是人之常情】

  切。

  就这就这?

  她腹诽一句自恋狂,但嘴角却扬起。

  不过,又看了两眼,感觉陈时屿说话的句式还挺眼熟。

  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几个疯狂在她朋友圈蹦跶的奇葩男给她的留言,是陈时屿自己编的呢:)

  原本以为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

  结果下一秒,陈时屿忽然又发了几条消息过来:

  【今天怎么才十六个赞?】

  【让你哥也去点一下,现在,马上,懂?】

  【“(评论文案)又是为嫂子绝美爱情落泪的一天”】

  【括号内记得删除】

  半天没回复,像是似乎意识到发错了聊天框。

  下下一秒,页面一变。

  “时小屿”撤回了一条消息。

  “时小屿”撤回了一条消息。

  “时小屿”撤回了一条消息。

  “时小屿”撤回了一条消息。

  没等徐青桃看到。

  这两条消息瞬间被撤回了。

  徐青桃:【?】

  他撤回了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