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44章 爱老婆

第44章 爱老婆

  徐青桃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陈时屿的了。

  甚至都不记得客厅里没吃完的蛋糕有没有放到冰箱,等她回过神,自己已经坐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徐青桃的卧室贯彻着柏源壹号的轻奢简约商务装修风格,跟陈时屿卧室一样,靠窗的右边有一扇落地窗。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又开始下起了绵绵小雨。落地窗外是个宽阔的阳台,跟陈时屿卧室的阳台是连接的,中间仅仅用了一层玻璃隔开。

  没关严实的落地窗打开了一条细缝,飘进来夏至朦胧的水汽,还有她闲暇时在阳台上养的几捧百合的味道。

  凉丝丝的落在脸上,终于让她已经宕机到被烧坏的大脑回过神。

  下意识抱起床上的菜狗抱枕。

  徐青桃不自觉地做了吞咽的动作,然后轻轻舔了一下下唇。

  明明距离陈时屿吮含的那一下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

  但她总觉得嘴唇上还残留着湿润的感觉。

  然后,脸色有一点一点被绯红渐渐侵占。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满脑子只剩下自己无声的尖叫。

  徐青桃猛地把自己砸在床上,然后疯狂的翻滚了几圈。

  原本还算整洁的头发和衣服因为她的发疯行为此刻皱成一团。

  她!竟!然!和!陈!时!屿!接!吻!了!

  好吧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毕竟他们也算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

  但是莫名地,心跳好快。

  脸也好烫,什么鬼啊。

  不仅如此,刚才因为过度震惊而停止思考的大脑也纷纷冒出了许多念头。

  一时间想到时小屿吻上来的时候携裹着一股清凉的薄荷儿,她就忍不住震惊。

  该说不愧是大佬吗,竟然偷偷背着她漱口了!!

  还好她吃完火锅之后也漱口了。

  不然火锅味的初吻会让她终身难忘谢谢:)

  努力让自己冷静一会儿,徐青桃看了眼时间才发现都快两点钟了。

  但她还是一点都没有睡意,披了一件外套就去阳台吹吹风,好让自己平静一些。

  结果没想到刚走出来,发现陈时屿恰好也在隔壁阳台。

  像是刚出来不久,手上还端着咖啡杯,只穿了一件没怎么扣好的黑色衬衫,俯瞰着整个云京的夜景,看上去还真的很像小说里写的那种分分钟赚一千个亿明天就让王氏破产的霸总。

  注意到她的动静,陈时屿从愣神中回过神。

  徐青桃试图无事发生走回去的路线失败,刚有过亲密行为之后忽然见面,饶是巧舌如簧的小桃老师也有点点尴尬。

  她默不作声地抱紧了自己的短款菜狗,先打破沉默:“你也睡不着啊?”

  原本是为了活跃气氛。

  但是说完,徐青桃忽然意识到什么。

  她崩溃。

  为什么自己要加一个“也”字??!!

  果然被陈时屿抓到漏洞:“也?”

  徐青桃:“……”

  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抓到一点她语言漏洞就开始疯狂毒舌的大魔王时小屿,此时也忽然像没话说一样。

  奇迹般的和她一起沉默了一瞬,然后假装淡然的喝了一口咖啡。

  只是一饮而尽。

  杯子往下倒时,没水。

  ……

  ……

  徐青桃忍不住提醒:“陈时屿。”

  她抬了下巴,小声bb:“你杯子里好像没咖啡。”

  “。”

  “……”

  说完之后,小桃老师担心时小屿被她戳穿后恼羞成怒的杀人灭口。

  她抿着唇压下内心的笑意,然后飞快的说了句:“外面降温,你还是不要呆太久了,会感冒的,我先进去了。”

  进去前的最后一秒。

  徐青桃停下脚步,只留给他一个侧脸,轻声道:“陈时屿,晚安哦。”

  回到卧室,心情却是再也藏不住。

  猛地扑倒大床上,徐青桃又原地翻滚几周。

  才慢吞吞地想:

  原来他也很紧张啊。

  -

  回到卧室,徐青桃也睡不着。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她后知后觉回神,抓住重点。

  刚才被他吻住的时候实在是太紧张了,根本就忘记了拍照的事情!!tt!

  不过转念一想,就是真的拍下来,徐青桃也没有那个胆子发到朋友圈去秀恩爱。

  她这才拿起床头柜还在充电的手机,电池电量满了之后就自动开机了,登录上微信,微信已经彻底炸开。

  想都知道,下午几乎全互联网都在吃她那个大瓜了。

  基本都是来问她跟陈时屿什么时候结婚的。

  看来恒嘉那条官博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广了,连第一财经的主编都特意发消息来问她。

  ……被领导过问私生活的感觉不是很快乐!

  她只挑了几个回复。

  然后才点开谢笙的微信,对方除了最开始的一串尖叫之外,还突然给她发了个微博链接。

  是一个小时前的微信消息。

  附赠了两句话过来:

  【我草,你跟陈时屿大晚上出去吃火锅了?】

  【好像有人偶遇你们了,你知不知道?】

  徐青桃:??

  她不是什么明星,所以对被人偶遇这个说法还有些不习惯,并且有点茫然。

  点开谢笙给她发的微博链接才知道,她跟陈时屿晚上去火锅店的时候被路人拍到了。

  发贴的人还带了定位,直接就是kiss火锅店,是个附近的大学生。

  小杨崽崽:啊啊啊啊啊!!谁懂我现在激动的心情!!下午才吃到老板和老板娘的瓜,晚上吃夜宵就偶遇他们了!!这是什么活得霸总和美人呜呜呜呜!老板娘竟然一点也不照骗,仙女在火锅店都美到发光!!(ps:不知道可不可以发,如果不可以发的话我会删掉qvq

  徐青桃点开来看,偷拍他们的博主角度还挺好的,从她那里只能拍到她的正脸跟陈时屿四分之三的侧脸。

  尽管如此,在苹果后置摄像头的原生相机里。

  徐青桃在火锅店的灯光下颜值依旧能打,带着一点烟火气十足的生活味儿,笑语晏晏,美的朦胧,不知道跟陈时屿说了什么,后面几张图一直在挽头发。

  有着晚上才让微博崩坏的热度,这条就算没有带tag和大名的微博,也被闻风赶来蹭热度的营销号疯狂转发起来。

  谢笙发给徐青桃的时候,已经有了三万的转发,再一次出圈了。

  评论也火热一片:

  “救命救命我正好在附近!!我怎么没有偶遇他们!”

  “只有我觉得好甜吗呜呜呜,一些老夫老妻就是说让我嗑死。。。”

  “草,我下午才入股了这对真霸总美人的cp,晚上就有图磕了,再来点(黄豆舔屏)”

  “老板娘是真不骗我们中国人啊,说长这样就长这样……”

  “下辈子让我也用这张脸活一次,谢谢!”

  “只能说世界纷纷扰扰,只有我们嗑药鸡在互联网稳稳幸福中(美美冒泡)”

  “嗑,都能嗑,什么都能嗑!”

  “内娱是真的完蛋了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再见了司马内娱,我现在就去搞金融圈!”

  “笑死,就我看出博主姐姐的求生欲很强了吗,那括号后面的一段哈哈哈”

  “毕竟下午恒嘉才发过律师函(狗头)”

  ……

  看完评论,徐青桃给每个说他们好配的评论都点了一个赞。

  此时,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短暂的成为了互联网红人。

  就这么一连串的点赞下来。

  还在微博冲浪的夜猫子顿时活了过来。

  “我草我看到了什么??”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发现老板娘竟然给我点赞了!!”

  “我也是姐妹!!”

  “好,知道你们很相爱了。”

  “有这么爱吗老板娘,半夜都要爬起来点赞(狗头)”

  看到最后一条,她有点脸红。

  但是回过神有愣了一下,想不通自己怎么会点个赞都被人发现。

  下意识切换回自己的微博,然后看到了自己的粉丝。

  一百零四万!!!

  吓得她人都精神了。

  毕竟早上的时候还只有三万多粉丝,就因为《闪耀的你》弄出来的事,让她几个小时就涨粉了一百万。

  不仅如此,自己的微博还变成了红色的金v。

  新浪还给她弄了个雷死人的微博认证,跟在她的个人简介后面:恒嘉集团董事长夫人。

  救!命!啊!

  简直土的不忍直视!!

  难怪她随便点赞几个评论就有这么多回复。

  徐青桃还是头一次以这种形式暴露在公众中。

  而且她跟陈时屿被偶遇的那条微博也上了自然热搜。

  点进火锅店偶遇老板娘的话题里,广场上的夜猫子都在疯狂乱舞。

  “爱情火锅店,我可以。”

  “居然去吃火锅了,意外接地气的霸总,好感upup”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是那个很有名的网红kiss火锅店吗,很难不怀疑老板带老板娘去这里吃饭的动机(狗头)”

  “楼上瞎说什么呢,什么接吻不接吻的,老板说不定只是单纯想吃火锅(狗头)”

  “求老板娘今天这件外搭的同款!!看到很难不心动!!”

  ……

  徐青桃刷了几条,越刷越有点脸热,同时才真的意识到清朗活动之后,内娱是真的没东西搞了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磕她跟陈时屿的cp啊!!

  这种素人cp有什么好磕的(手动再见)

  而且还那么塑料(手动持续再见)

  只不过视线落在那条说陈时屿带她去吃饭的动机时,连徐青桃都忍不住迟疑了一下。

  毕竟是他开的车,徐青桃当时也没说去哪里吃饭,怎么就这么正好停在这里了。

  他平时。

  好像也不是一个热爱吃火锅的人吧。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被这些网友给带歪了。

  她连忙回神,要么怎么说磕cp就跟搞传销一样呢:)

  分析起来头头是道的,如果不是徐青桃本人经历过,她自己都要信了陈时屿是别有用心了!

  眼看火锅店偶遇他们的热搜越来越高。

  虽然没有拍到陈时屿的正脸,但是徐青桃还是担心了一瞬。

  之前陈时屿回国做杂志专访的时候感觉他还挺介意让自己暴露在公众之下的。

  当时微博热搜才上了多久就全网撤销了。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频繁害得他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下。

  他会不会,不喜欢啊。

  纠结了一会儿,徐青桃想要不要跟他说一声热搜的事情。

  结果没等她编辑好措辞,就发现那条火锅店偶遇的转发里面,突然冒出来恒嘉的企业官微。

  由于晚上才帮她澄清过谣言,顺势发了律师函。

  所以徐青桃对这个官微熟悉无比,但是看到它转发了这条火锅店偶遇的微博内容时,又不那么确信这个是不是恒嘉的官方企业了!

  恒嘉集团:老板说可以发,不用删(狗头)

  回复的是博主在括号里说得那一句“不知道可不可以发”。

  一改下午发律师函的严肃震惊的模样。

  显得十分狗腿,一副“反正是我们家老板娘的热度不蹭白不蹭”的模样。

  狗腿的都让徐青桃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些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兴起,许多云京老牌的豪门财阀和集团,都在朝着更适合时代发展的趋势进行多元化的改革。就像央视爸爸为了让新闻更贴近年轻人的社交圈,捧红了几个国民闺女记者一样,国内大头的集团企业都纷纷朝着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恒嘉就是其中之一。

  陈峤掌权的时候恒嘉已经走入了传统行业会遇到的重大瓶颈,后来在陈时屿接手之后慢慢地走向了新的高峰点,如今恒嘉的官博皮下估计也换成了较为年轻的团队操作。

  但。

  这也年轻活泼的过头了吧!!

  恒嘉宣传部这么卷的吗半夜两点钟不睡觉来转发这些莫名其妙的微博??

  你们老板知道了真的不会把你们开除吗???

  徐青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特别是在恒嘉转发了这条微博之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瞬间开始瞎起哄。

  哦。

  老板娘单人的照片不可以转发,但是跟老板在一起秀恩爱的照片就可以转发。

  行。

  可以。

  评论顿时热闹起来,半夜两点都不见他们消停:

  “我懂了,原来你是这样的老板(狗头)”

  “好了好了大家都知道你有一个仙女老婆了差不多得了(狗头)”

  “好的我现在已经是官方认证过的嗑药鸡了!”

  “这都不嗑啊姐妹们?老板就差把饭炫你嘴里让你嗑了??”

  “咱就是说我这种土狗真的好爱看一些豪门爱情呜呜呜呜。。”

  ……

  看得徐青桃两眼一黑的同时,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还挺高兴的。

  特别是看到恒嘉官微的那句老板说可以发。

  那应该是,陈时屿说可以的吧。

  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了一些。

  她翻出手机看了眼刚才拍的蛋糕照片,是通过陈时屿手机给自己发的。

  不知道怎么,就很想,发微博。

  想跟所有人说她今天和他一起过得生日。

  就像所有普通的新婚小夫妻一样。

  不过虽然心潮澎湃,但徐青桃还是知道,自己要是现在发微博,肯定又要被营销号到处转载。

  光是蹭热度就能把她再一次送上热搜。

  尽管很想,但也觉得在这个点发他的生日祝福。

  秀恩爱秀的也太刻意了。

  思来想去,徐青桃还是很委婉的编辑了一下朋友圈。

  删删减减了好久,才慢吞吞发了一条动态。

  桃桃摇摇冰:祝时小屿小朋友三周岁二十三周年纪念日快乐o!

  发出去几分钟之后,陈时屿就给她点了个赞。

  回了句:?

  “?”是什么意思。

  对她挖空心思想出来的文案有什么意见吗:)

  结果问得不是文案。

  陈时屿很快又回复了一条:其他照片呢?

  就差把问kiss照去哪里了这句话写在脸上了。

  在互联网上,小桃老师的脸皮要比平时厚一点。

  也回复了陈时屿:刚才忘记拍了tt

  回完之后,她静静地盯着朋友圈。

  又觉得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歧义,万一等下陈时屿以为自己故意忘记拍照,只是为了跟他再亲一下怎么办???

  生怕自己下一秒房间门就被对方敲响,然后传来“出来,重拍”这句话。

  徐青桃一直警惕地等待了好久,虽然和他接吻是很开心,但是她还没有完全做好来第二次的准备啊tt!!

  没过几秒,微信震动起来。

  跟陈时屿的私聊框跳出了消息。

  对方只是发来一条意味不明的消息。

  【朋友圈截图我看】

  徐青桃顿时一愣,多看了会儿,脑海里冒出他们之前的那段谈话。

  她说她想要合照发朋友圈的原因就是因为只发一张蛋糕图的话点赞会很少。

  他怎么连这个都记得这么清楚??

  想也知道这种秀恩爱的朋友圈点赞肯定很少啊!!

  徐青桃腹诽一声,不过身体很诚实的照做了,截图发他。

  一秒后,陈时屿忽然又发来了一个:【?】

  整天“???”

  他是什么问号代言人吗!

  下一秒,他语气凉凉:“你这条朋友圈发了仅我可见的?”

  徐青桃刚想说哪有,然后意识到什么,自己点开来看了一遍。

  点赞的那一行只有陈时屿孤零零一个名字。

  ……

  ……

  可是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半夜两三点谁还刷朋友圈啊?

  大家明天早上不用起床上班的嘛?

  哦好像不用。

  明天是周日来着。

  于是再看向那点赞少的可怜的朋友圈时。

  徐青桃:“。”

  确实,有点,怪惨兮兮的。

  而且跟她

  一边是一个点赞,一边是几百个点赞。

  这让徐青桃本来打算安慰他“其实我平时的朋友圈也只有一个赞啦”的话被吞进了肚子里。

  接着默默地发了句:【其实也还好。】

  继续:【要不然我也给你点个赞吧。】

  真是谢谢了。

  终于有两个了是吧?

  陈时屿哂笑一声,倒不至于真的幼稚到这种程度。

  朋友圈消息忽然提醒了他一下,切换过去,徐青桃果然和她说得那样,也给这条动态点了个赞。

  翻了翻她之前的照片,她似乎从来没有给自己动态点赞过。

  想想也知道她要面子的性格,估计只会说出“我自己给自己动态点赞不是很让人无语吗”这种话。

  她似乎,总是为了他打破自己的原则。

  盯着两人的名字在这条动态下并列了许久。

  陈时屿截了张图,然后存进了相册里。

  舌尖舔了下后槽牙。

  不过,这赞也确实少的可怜了点。

  -

  凌晨三点,秦风被一通电话吵醒。

  他迷迷糊糊摸到手机一看,是陈时屿的来电。

  接上后,他声音疲倦:“你最好是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你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才能安抚我刚陪完客户宿醉后现在又要从温柔乡里面爬起来接你电话的心情。”

  说完之后,转念一想陈时屿这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半夜给他打电话。

  回国之后秦风正式接了他老子的班,目前正在负责一块重点景区内的酒店开发,跟陈时屿两人的合作也逐渐密切,此刻他一来电话,满脑子都是酒店的事儿,想都没想就继续脱口而出:“是不是江滨水上酒店开发遇到的问题?老杨那边也给我反馈了陈石一家不肯配合政府开发工作搬走的问题,这边我已经找人去联系了他儿子……”

  结果话说到一半,听到陈时屿慢悠悠的声音:“给你打电话,倒也不是这个原因。”

  秦风愣了下,脑子清醒不少,感觉事态可能有点严重,连忙爬起来把眼镜都戴好了。刚泡到手的小明星迷迷糊糊见金主爸爸起来了,看他语气和神色都紧张,以为他有什么工作上的急事要处理,懵懵懂懂地就开始给他穿衣,平白增加了几分急迫的感觉。

  秦风大约是酒真的还没醒,被小明星这么一通骚操作,竟然还真的有了几分危机感,边穿衣边下床道:“那是收购茂兰百货的那事儿是吧,我知道铭臣银行那边卡贷款之后现金流有点紧张,但他们老总不是有个宝贝弟弟混娱乐圈吗,我回头从他弟弟那里想点办法……”

  结果说了半天之后,陈时屿打断他:“也不是这个事情。”

  秦风都走到酒店房门口了,薅了一把头发:“那是什么事儿啊?”

  过了半晌,才听到陈时屿慢条斯理的声音:“让你看微信,把你嫂子的好友加上,然后给她的第一条朋友圈点赞,懂?”

  ……

  ……

  酒店房间内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秦风差点儿以为自己酒没醒,震惊无比的倒吸一口冷气,然后离谱地开口:“所以你,凌晨三点给我打电话吵醒我在之后就为了让我给你老婆的第一条朋友圈点个赞???”

  声音到最后都气的变形了,拔高成了男高音。

  你老婆这条朋友圈是宣布统一海峡两岸了发表告全国同胞书了吗???

  “不重要吗。”陈时屿挑眉:“但是她祝我生日快乐呢。”

  一副“你这种没结过婚的单身狗懂什么是爱情”的过来人欠扁模样。

  秦风再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咆哮着破防:“我也祝你这个绝世恋爱脑生日快乐行吗??!!现在麻烦你可以挂电话了吗否则你就要祝你唯一的好兄弟忌日快乐了!!”

  说完,不等陈时屿开口。

  秦风就猛地挂断电话。

  他妈的。

  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陈时屿是个老婆奴??

  这么一折腾困意也没了。

  拿起手机准备跟余洲他们吐槽一下,结果下一秒就刷到了余洲刚发的朋友圈:

  【操??陈时屿这狗东西有病吧,大半夜三点钟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他老婆朋友圈点赞?我他妈我老婆还以为我出轨了?!!】

  再他给嫂子的朋友圈点赞之前。

  秦风深深地给余洲的这一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真心实意的。

  -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徐青桃感觉身体不舒服的症状加深了。

  估摸着可能是感冒的前提,她连忙兑了点感冒颗粒,一口气喝了两包,争取把流感扼杀在摇篮里。

  经过昨晚的互联网狂欢之后,今天早上起来,《闪耀的你》节目组弄出来的破事儿终于消停了不少。

  徐青桃打开微信,来打着关心旗号实际上是来八卦的客户朋友也渐渐地消失,通讯录提示她有新的好友,徐青桃看了下不是什么奇怪的账号就通过了。

  毕竟做记者这一行的就是需要人脉和朋友,反正放在微信里吃灰也不占位置。

  看了眼昨晚发的朋友圈。

  忽然多了几个人点赞,似乎都是刚加的那几个人赞的。

  新的好友一般都会翻看对方的朋友圈。

  徐青桃也没当一回事儿。

  陈时屿上午的时候就去恒嘉了,忙得脚不沾地。

  似乎昨晚上那短暂的空闲都是她的幻觉。

  哎。

  以前她没有什么心思的时候,还希望他忙点儿好,省的共处一个屋檐下尴尬。

  现在呢。

  又舍不得他太忙了。

  下午一点约了跟谢笙的温泉spa。

  一见面,闺蜜就跟个炮仗一样,叽叽喳喳地开始对她进行昨晚互联网发酵的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徐青桃早知道她会忍不住问自己。

  作为一个娱乐记者,八卦简直是她的天性。

  一聊就聊了整整一小时。

  谢笙还意犹未尽:“真是爽文本文啊,你老公也太帅了,晋江小说都不敢这么编。”

  提到陈时屿,徐青桃做贼心虚,移开了视线。

  谢笙像是想起什么,忽然道:“你微信里跟我说的,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不跟他离婚了?”

  仿佛意识到真相,谢笙看了她一眼:“你别告诉我你忽然爱上他了啊。”

  说得好像爱上他很奇怪一样。

  徐青桃小声道:“那也没有爱上吧。就是目前对他还挺有好感的。”

  说完,看着谢笙,她补充:“你这震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喜欢他很奇怪吗?”

  谢笙开口:“他不会真的是什么男狐狸精吧,这才多久啊你就移情别恋了。”

  徐青桃:“。”

  谢笙说完,又道:“那你之前不是为了气死宋嘉木才跟他结婚的吗,以后要是被他发现了真相怎么办?男人能忍的了这个吗。”

  不说还好。

  一说,正好说到徐青桃痛处。

  似乎也看出她的低落。

  谢笙连忙转移话题:“算了聊点开心的,你知道宋嘉木这一回是彻底社死了,之前跟我领导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听到说他准备接一些品牌广告吗,现在全都黄了,人品烂成这样根本就没人敢找他。不过也不完全是人品烂的原因,找他不就是明摆着跟你老公作对吗,我估计他除了自媒体那块儿做不了,以后工作都难找,短时间之内事业算是彻底垮了。”

  毕竟谁敢为了一个小小的投行精英去得罪恒嘉的董事长。

  听到渣男倒霉,徐青桃还蛮快乐的。

  两人又聊了点儿娱乐圈有的没的,谢笙话题一转,忽然聊起今早的一个八卦。

  “特别奇葩你知道吗,昨晚我朋友手下的一个小明星陪金主爸爸睡觉,结果金主爸爸的朋友凌晨三点——三点啊!打电话给他,然后小明星以为出什么大事儿了,结果那人打电话来就为了让金主爸爸给他老婆的朋友圈点个赞。他那朋友简直是个奇葩吧!”

  徐青桃也点头,表示很震惊:“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大概是谢笙分享的这个奇葩男人的事例太经典。

  她听完之后,本着好八卦都要跟亲近的人分享——当然也只是为了随便找个理由跟陈时屿聊天。

  好像一旦喜欢一个人之后,一丁点大的事情都想和他分享。

  所以顺手就把这个事情发给陈时屿了。

  后面还跟了一串毫不客气的嘲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评价道:“感觉这男的真的好好笑哦!”

  只是不知为何,一向秒回微信的陈时屿,这一次反而沉默了很久。

  才发来一句语音:“好笑吗?”

  语气凉凉的。

  徐青桃莫名感觉背后一阵发毛。

  该、该说不好笑吗。

  过了一会儿,陈时屿又发来一条。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更加凉凉的语气,“你不觉得是因为这个男人——”

  顿了下:“太爱自己的老婆了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