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36章 醋小屿

第36章 醋小屿

  周二中午,谢笙调休一天假,跑来徐青桃公司楼下蹭吃蹭喝。

  想起前几天在医院里跟陈时屿的最后一句对话,徐青桃依旧能把陈时屿那副刻薄的语气模仿的惟妙惟肖:“他还说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了,离谱,陈时屿是什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土的清朝文物吗,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人不懂互联网话术吗!”

  谢笙一听就知道这女的又来了。

  那种看起来像是吐槽但实际上在秀恩爱的招数,如今已经被谢老师完全看穿jpg

  她嗯嗯哦哦啊啊的敷衍一通。

  拿出自己的糊弄学话术:“啊这也太那个了吧?”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桃老师并没有察觉不对,而且想起陈时屿当时的语气,徐青桃就有点郁闷:“你都不知道他讲话多阴阳怪气,好像跟我有仇一样。”

  越想越觉得委屈,明明这狗男人还浪费了她熬了一上午的粥,她的手都烫破皮了,时小屿居然视而不见!

  哦,想起来了。

  他不是还近视来着,呵呵。

  徐青桃浅浅的吃了两口蛋糕,就胃口全无。

  不翻旧账还好,女人一旦翻起旧账来,那是在哪月哪天哪分哪秒当时是什么天气都记得。徐青桃又想起上回自己在朋友圈发高书彦的剧照,结果被他怼自己审美有问题的那事儿。

  气鼓鼓继续:“上次他还在朋友圈骂我审美有问题。”

  谢笙盯了她一眼,徐青桃:“好吧我承认我看上宋嘉木的眼光是有问题,但审美的问题出在哪里?”

  “而且更过分的是你知道吧,他怼完我审美有问题之后,转头就穿得跟时少的装扮一模一样,不知道还以为他在cosplay,既然觉得审美有问题那就不要穿啊!!”

  谢笙默默接一句:“有没有一种可能,他是故意按照你的喜好打扮的。”

  徐青桃一顿:“……不可能吧。”

  其实当时看到陈时屿忽然换风格的时候,是有悄咪咪感觉会不会是因为自己。

  当然是自己多想了。

  像时小屿那种鼻孔长在脑袋上的自恋狂怎么可能做这种离谱的事情:)

  安静下来时,徐青桃心里不知道在失落些什么。

  生病的那一晚,也好像是她的错觉一般。

  陈时屿转瞬即逝的孤独和脆弱如同昙花一现,那股微妙的亲近也随之消失。

  陈时屿是脑袋烧傻了喝醉了抱着她一通示弱。

  但她当晚没有喝多吧!怎么会生出一种他们俩感情好像还不错的错觉?!

  谁给她的勇气。

  梁静茹吗?!

  谢笙顿了下,开口:“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他对你的评价了?”

  徐青桃:“……”

  “谁在乎,我的心已经冷的像在大润发杀了十年的鱼。”

  “哦。”谢笙移开视线:“但我感觉你保存的那两张高书彦的精修图,长得有点点像高中时期的陈时屿。”

  ……

  …记…

  谢笙慢吞吞道:“你不觉得他高中的时候很爱穿防风衣吗。”

  还喜欢把拉链拉到领口。

  跟高书彦官宣图。

  氛围一模一样。

  -

  谢笙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徐青桃还真有那么点儿既视感。

  连保存高书彦的照片都变得做贼心虚起来,拿出来看两眼之后,似乎不是错觉。

  还真的,挺像他高中那个风格。

  啊啊啊啊啊!!

  走开你这该死的既视感!!

  徐青桃连忙删掉了这两张照片,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

  一直到了下午才忙完所有的工作。

  徐青桃趁着休息时间刷了会儿微博,大概是这段时间她跟谢笙的聊天记录经常提到素人综艺,职场综艺一类的话题,大数据检测到关键字,开始频繁的给她推送相关消息。

  就连八百年都不用的某小电视视频网站都跃跃欲试的推送了一条:纯素人如何参加综艺录制?一炮而红之后又将面临什么苦恼……

  她闲得无聊,下意识点进去看了眼。

  视频大概是博主分析类的,浅谈了这几年忽然爆红的各种素人恋综,素人职场综艺,以及那些走红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结果阴魂不散,在这种随便点击去的垃圾小视频里面都能看到宋嘉木的名字!

  被这个视频一提醒,徐青桃才记起,宋嘉木以前好像也参加过职场综艺。

  徐青桃还在念大学的时候,作为云京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宋嘉木就曾收到过职场综艺的邀请,靠着一张不输给明星的脸蛋和过硬的专业知识在综艺里杀出一条血路,一骑绝尘,收获了不下百万的粉丝。

  如今他偶尔也会在微博做做金融方向的视频讲解,靠着自媒体流量和正职工作,随随便便就年入百万。

  呵呵,要不然怎么能在江滨酒店办的起订婚宴:)

  靠什么,难道靠金融民工每个月几万块的工资:)

  做梦呢。

  再看到宋嘉木的名字,已经恍若隔世。

  自从订婚宴之后,他似乎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中。

  以至于她都有点忘记自己这位前男友了。

  倒不是徐青桃薄情寡义,而是她其实没有外人形容的那样,追了宋嘉木多年。

  认识宋嘉木是初一的事情,母亲因病去世,她连一块买墓地的钱都拿不出。

  小姨和姨夫自然不愿意花这个冤枉钱,最后火化了之后只剩下一把骨灰,按照母亲的遗愿,将她的骨灰撒入了平海港。

  听人家说人死了之后,骨灰放进海里,就能顺着海水回到出生的地方。

  平海港正对着南方,她知道那里是她的故乡。

  安顿好母亲,回小姨家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雨。

  她穿的单薄,踩在铺了一地的落叶上,迎着秋雨,原本以为要淋这一路。

  路过书店的时候,有一个干净清冷的少年,递给她一把伞。

  记

  书店的唱片里慢悠悠地唱着婉转的旋律,是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

  宋嘉木每次在她的生命中出现的都恰到好处。

  一开始出现在她需要转移情感寄托的时候,后来又出现在她需要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的时候。

  读大学那几年,跟宋嘉木在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学生会工作。

  合适的年纪,合适的长相,同样优秀的两人,像是所有的东西都般配上了,连命运都催着他们在一起。

  那时候她刚刚成年,脱离了小姨的家庭。

  虽然徐青桃很不想承认这是她的原生家庭,但她也不能否认一个不幸的童年和青春期,后来需要她用一生去治愈。

  她以为脱离了原来的家庭,去成立一个新的家庭,就能彻底摆脱过去。

  可回首看这几年纠缠的时光,她似乎从未从程嘉怡的阴影下走出来。

  或者说,她一直以为的走出来,只是她的以为。

  甚至被宋嘉木鸽了结婚证的当天,她都在过去原地踏步。

  越想心情越闷,连视频讲了什么都没看进去。

  是不是清明节快到了啊,是时候给前男友烧点纸钱了:)

  大概是提到了宋嘉木,小视频网站又给自己推了一些其他金融向的作品。不知道怎么关联到了陈时屿,视频资料比较少,更多的是对恒嘉目前股权结构的解说,只是在视频的最后放了一张陈时屿当初上杂志的正脸图。

  那张妖孽的脸一出来,原本震惊的弹幕方向全都变了。

  从探讨金融,变成了满屏的“啊啊啊”。

  “救命啊虽然之前已经看过老公的照片了但是现在看依旧是那么帅!!”

  “这种有钱又有颜值的霸总真的存在吗??”

  “老公好帅老公好帅老公好帅!”

  “我狂舔屏幕!!”

  ……

  徐青桃记得陈时屿之前就因为颜值上过一次热搜。

  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记得他。

  而且,这满屏的老公是什么鬼?!

  ……她都没叫过几次。

  好吧,他们这塑料婚姻也不太适合什么黏黏糊糊的称呼。

  说起来,陈时屿也没有叫过自己的什么小名,每次开口都是正儿八经的徐青桃。

  徐青桃徐青桃。

  她是没有小名吗:)

  又看了几眼,徐青桃以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

  陈时屿这件衣服的领口开的可真够低啊,怎么不干脆光着上半身拍杂志算了:)

  默默地辱骂了时小屿一万遍。

  徐青桃骂累了,忽然盯着自己跟陈时屿的聊天框。

  这几天陈时屿都有给他发消息,但徐青桃却没回。

  就算是回了“哦”“嗯”“知道了”,敷衍的明明白白。

  大概是她敷衍的太明显。

  以至于从昨天开始,陈时屿就没给他发消息了。

  记

  什么狗男人!

  这么没有意志力吗!

  看不出来她在生气吗,连哄哄都不会tt

  而且她记得陈时屿病刚好的第二天就出差了。

  也不知道感冒有没有好一点。

  不过,就算没有好,他大概也不会停下工作。

  陈时屿作为恒嘉的掌权者还太年轻,没有在云京站稳脚跟,虎视眈眈盯着他的人太多,让他几乎没有一口休息的时间。

  想到这里,徐青桃莫名有些心虚。

  那她为了这点儿事和他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

  云京某高速公路。

  迈巴赫正在平稳行驶。

  车厢内坐着一个气质矜贵的男人。

  正是陈时屿。

  他刚结束会议,顺手翻了下这几天跟徐青桃的聊天记录。

  对话还停留在陈时屿去海城出差之前,他发了一句“你生气了?”

  对方也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没有啊我怎么会生气我当然没生气(黄豆微笑)”

  复杂的让他有点分辨不出徐青桃的语气。

  “赵炀,你跟你女朋友吵过架吗。”

  车厢内冷不丁,响起陈时屿的声音。

  专心开车的赵炀一愣,听明白这个问题之后,瞬间意识到什么。

  对于陈时屿时不时冒出一些感情咨询,赵助理已经很能在职场上灵活变通自己。霸道总裁的小助理就是要会看眼色!

  作为仅次于陈时屿的工作狂,年近三十的赵助理至今未婚。

  于是毕恭毕敬的交代:“陈总,我暂时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嗯。”陈时屿姿态懒散的撑着额头:“也是。”

  一副“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在这个年纪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欠扁口气。

  怎么回事老板。

  你不要以为你是老板你就可以嘲讽单身狗啊!!

  他看了眼陈时屿的脸色,试探道:“是太太跟您有什么矛盾了吗。”

  “本来有。”陈时屿平易近人起来时,看上去还挺好讲话的,会给人一种他们是朋友的误会:“但现在没有了。”

  赵炀:?总觉得男人的话完全不可靠啊。

  作为察言观色能力一流的特别助理,一看陈时屿这模样就知道事情没解决。

  “陈总,您问太太是什么事儿了吗?”

  陈时屿:“问了。”

  顿了下:“但她说没事。”

  ……出大事了啊老板。

  空气中忽然沉默下来。

  陈时屿像是意识到什么,抬眼:“怎么?”

  赵炀欲言又止,陈时屿没再问,转而换了个话题:“去查一下夫人在住院当天干什么去了。”

  徐青桃的行程很快就发送到了陈时屿手中。

  看到她离开医院之后就直奔柏源壹号时,陈时屿心里有股奇怪的预感。

  直到她再次回来,没有过任何消费记录,就凭空变出一碗粥时。

  这种预感达到了顶峰。

  莫名地,当时不是很清晰的回忆也涌上心头。

  特别是徐青桃拇指上有一块明显的红痕,现在想来,记像是烫伤。

  心蓦的一沉。

  -

  徐青桃今天一下班就有种强烈的第六感。

  她的第六感都挺灵验的,特别是看到今天来接她下班的车型是迈巴赫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强了。

  打开后车厢,某个矜贵的男人果然坐在那里。

  徐青桃沉默了一瞬,其实也就两天不见,但她每次见到陈时屿都要被这张脸小小的惊艳一下。

  而且,比自己想象中见到他时,好像心情会更开心一点。

  毕竟自从那天上午之后,他们俩之间就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冷战。

  车厢内的气氛感觉很尴尬,徐青桃坐上之后,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半晌,她才开口,打破沉默:“时屿哥,你怎么今天来接我了?”

  等了会儿,陈时屿答非所问道:“我还以为你不跟我说话了。”

  ……那也没有这么严重好吗。

  不过,呵呵,时小屿果然知道他们俩在冷战啊。

  她沉默,他才开口:“手上烫伤好了吗。”

  大约过了两秒,徐青桃才意识到陈时屿说了什么。

  她诧异一瞬,但转念一想陈时屿恨不得找人二十四小时监控自己,只要他想去查,她每天干什么,他都了如指掌。

  也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大胆又离谱的念头冒了出来。

  陈时屿不会来找她道歉的吧?

  不会吧不会吧,这大少爷的人生词典中还能有道歉两个字吗?

  但是心跳声渐渐加快。

  她手上那个烫伤算哪门子伤啊,当天两小时就好了。

  而且也不是很痛,当然——只是当时不痛,不知道为什么,被陈时屿这么一问。

  她忽然就觉得痛了。

  “没好。”闷闷地:“痛死了。”

  等了会儿,没等到陈时屿说话。

  徐青桃又忍不住开口:“你还没说,你干嘛来接我。”

  “这不是有人两天都不理我了。”陈时屿顿了下:“我来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徐青桃:“。”

  “桃桃。”

  从他嘴里第一次听到自己名字的叠称,徐青桃感觉大脑空白了一瞬。

  下一秒,陈时屿声音清冽:“我不知道那碗粥是你做的,抱歉。”

  心跳声有点超过。

  徐青桃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听到自己的回答,都不像是自己的语气:“哦。然后呢。”

  “也不是故意骂你偶像的。”

  等等,这个是什么?

  徐青桃哑然,震惊,离谱,她压根就没有气这个!

  但下下秒,就听见陈时屿慢条斯理的解释:“因为你喜欢他,我在吃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