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35章 酸了

第35章 酸了

  这句话说得应该没什么毛病。

  徐青桃在内心默默补了一句,毕竟塑料夫妻也是夫妻,塑料家人也是家人。

  但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听到这句话的这一刻,心脏像是被藤蔓的软刺慢慢地刺入。

  印象中陈时屿鲜少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坦然在她面前。

  她还以为像他这种霸道总裁就算是生病说得也是那种“你们这医院多少亿我投资了”的资本家发言。

  没想到,他喝醉了之后还挺,可怜的。

  徐青桃没想到有生之年能把“可怜”两个字跟陈时屿挂钩。

  天哪,可怜男人就是倒霉的第二步啊徐小桃tt!!

  只是陈时屿抱得太紧了,原本已经松了点劲儿,在听到她的回复后,手臂又收紧,温热的男性呼吸声落在她耳垂边上,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荷尔蒙,很烫。

  徐青桃几乎上半身都被他强行拖上床桎梏进男人怀中,被这姿势弄得格外不舒服,更何况她还一直担心怕自己压到陈时屿的手背。

  还埋着针呢。

  徐青桃在他怀里微弱的挣扎了一下,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陈时屿被这动静弄醒。

  没睁眼,低哑的声音像是直接从嗓子里裹着发声,困倦十足的“嗯”了一声,“动什么。”

  徐青桃被他声音撩的耳朵发麻,有点不好意思。

  怕陈时屿误会,她嘀咕了一句,解释道:“我只是换个姿势而已,没离开。”

  其实是你抱的我有点不舒服,谢谢。

  现在的霸道总裁届一点都不内卷了吗动作这么粗鲁生疏,呵呵男人,你就是这么抱你心爱的小娇妻的?

  差评差评:)

  “倒也不用解释。”陈时屿说话很随意,声音也很轻,摸不准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的,闭着眼声音像是气音:“知道你舍不得从我怀里离开。”

  徐青桃:?

  别逼我在你生病的时候扇你jpg

  病房内再一次安静下来。

  徐青桃此刻困意全无,盘算着明天怎么跟严玲请半天的病假。

  大概是酒意真的上来了,陈时屿后来没再说过一句话。

  不知道是在浅眠还是真的睡着,徐青桃没盯着他看,免得等明天醒来这狗男人倒打一耙,搞不好说他发烧就是被她灼热的视线给盯热的。

  灼热的视线你好。

  灼热的视线再见:)

  而且不得不承认,想起今天刷微博看到的那些对陈裕生夫妇真真假假的评论与猜测,看到他生命中最灰暗无光鲜血淋漓的那几年就被总结为寥寥几句,徐青桃心里莫名有些发闷。

  特别是又想到陈时屿刚才那句带着颤音和不易察觉的委屈的话,一股心疼油然而生。

  废话啊,小桃老师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

  当然会心疼啊!

  就在她从心疼快进到准备拿手机和今天造谣陈裕生夫妇的营销号互联网中门对狙时。

  并且转发破口大骂:有病吧人家父母出事关你什么事儿啊,吃人血记馒头的营销号怎么不早点下地狱……

  安静的病房内忽然冷不丁响起陈时屿的声音:“我仔细想了想。”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说得徐青桃有些茫然。

  还以为自己在网上说脏话被发现了,心虚的把手机往枕头底下藏了藏。

  毕竟小桃老师要维持自己小仙女的本色jpg

  不过,仔细想了想?想什么?想自己父母的事情吗?

  徐青桃回过神,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搜肠刮肚的找出一些安慰的话。

  那句“时屿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要节哀顺变”都到嘴边了。

  结果男人漫不经心地继续:“我觉得光有你不够。”

  ……

  ……

  你在说什么东西?茫然了两秒后。

  她猝不及防想起半小时前两人的对话。

  陈时屿说他没有家了,徐青桃说你还有我。

  到这里都是正常的,所以大佬忽然补一句“有她还不够”是什么意思?

  怎么。

  有她一个老婆还不够,准备玩儿复辟帝制开个三宫六院呢???有一个老婆不够再来两个美妾才好是吧??时小屿你的男德在哪里??

  没等徐青桃一股无名火冒起来,就感觉男人原本放在自己后腰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小腹。

  还很没有界限感的捏了两下,似乎有点遗憾:“再有个小的就好了。”

  ……

  ……

  像是有一道惊雷劈开她的天灵盖。

  徐青桃脸上露出了离谱的表情:“所以你刚才那么久没说话就在想这个?”

  陈时屿:“不然?”

  他理所当然道:“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顺便一提我比较喜欢女儿。”

  ……

  小桃老师谢谢你,小桃老师根本不想知道你喜欢什么!!

  特别是看到陈时屿一副我刚才可是想了很久才琢磨出这个答案的模样。

  徐青桃内心的那一点伤感被他打的烟消云散,只剩下有点发烫的耳垂。

  果然就不该相信陈时屿这人能有什么脆弱的一面给她看,简直脆弱不到三秒好吗!

  但她有点无语的同时,却也感觉气氛没有那么沉重了。

  直到一阵困倦袭来。

  折腾了一晚上的她才感觉累得要命,抵抗不住困意,缓缓睡去。

  -

  大概是晚上陈时屿提了那么一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徐青桃还真的在他怀中做了个离谱的梦。

  梦见婚后几年,他们俩这塑料婚姻竟然摇摇欲坠的走的还挺长远。

  余生瞎几把乱指教的过到了很久很久以后,她果然和陈时屿有了一个女儿。

  只不过对方一点也不可爱,简直是个等比例缩小的时小屿tt!!

  父女俩一大一小都毒舌的要命,连看向她那略带鄙视的目光都一模一样!!

  她这个妈咪当得好没有尊严。

  然后徐青桃就被雷醒了。

  醒了还下意识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惊魂未定。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就是为了不生这么一个可怕的小恶魔也必须和时小屿离婚tt!

  只是一睁眼,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高级看护病房中依旧很安静,就是位置有点不太对。

  入目不是天花板,而是陈时屿优越的侧脸,离得很近,两人的衣服纠缠了一晚有些混乱,从她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男人开了两颗领扣后,锁骨上若隐若现的黑色小痣。

  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自己,才发现她枕在陈时屿的手臂上,腰也被对方牢牢地禁锢着。

  ……

  ……

  我草。

  什么情况。

  徐青桃的大脑一瞬间清醒了。

  昨晚自己只是打算浅眠一会儿,闭上眼之前还挂念着陈时屿的点滴,生怕自己看错一眼没注意就挂完了。结果没想到时小屿牌人肉抱枕实在太舒服了,意志力并不是很坚定的小桃老师十分钟之后就睡的不省人事,居然完全忘记看点滴了!!

  吓得徐青桃垂死病中惊坐起,连忙往上一看。

  还好,点滴早就止住了,没有酿成大祸。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脑海中陡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忘记关点滴了,那关点滴的是谁?!

  更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是,昨天来得太晚,再加上急匆匆的没注意到这家医院的内部装修。

  今早起来一看,发现这装修格外眼熟,眼熟的让她右眼皮开始突突的跳。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病床。

  徐青桃面无表情地往右边一看,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医生。

  四五个站成一排,围着病床,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为首的依然是那位年轻的医生,注意到徐青桃的视线,他连忙温和的解释道:“太太,我们又见面了。”

  徐青桃:……

  “又”?

  年轻医生一副“我懂得”的模样,继续开口:“您放心,我们也是刚来的。”

  剩下几个连忙附和:“对对对,刚来,刚来。”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会说的。”

  “是的是的,我们医院很尊重病人的隐私!”

  ……

  ……

  救!命!啊!!

  这熟悉的台词,熟悉的苍白无力的解释,这不是她上一回胃病住院的那家医院吗!!

  怎么昨晚上匆匆忙忙又跑来这家医院了。

  这是什么孽缘,更倒霉的是,查房的主治医生居然还是上一回那个何医生!!

  何医生你不是一个肠胃科的医生吗怎么现在感冒发烧也是你管的吗:)

  似乎看出了徐青桃眼中的疑惑,何医生耐心解释:“太太,我们医院都是可持续上班的模式。”

  徐青桃:“?”

  何医生低调的记开了个玩笑:“就是肠胃科人手够了之后,医生可以一直持续在急诊室上班。”

  徐青桃:“……”

  哦原来是这个可持续。

  所以你觉得你的冷笑话很好笑吗:)

  -

  徐青桃感觉自己脸红的快滴血。

  好在陈时屿因为大病初愈还没醒来,她连忙从病床上爬下来。

  天,还有什么比早起医生查房发现自己跟便宜老公抱在一起睡觉更丢人的吗。

  有,那就是抱着老公睡觉的姿势简直像个八爪鱼。

  徐青桃一直知道自己睡觉喜欢缠着抱枕。

  心理学上说这样的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

  缺乏安全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社死感是百分百的。

  下床之后,她连忙找了个借口出去给陈时屿买粥。

  路过病房时,医生还不动声色的拍了句马屁:“太太,您和您先生的感情真好。”

  谢谢拍我马屁没用。

  拍马屁我也没办法给你涨工资:)

  离开这个窒息般的病房,徐青桃感觉自己快羞耻的跳楼。

  把这事儿分享给谢笙之后,还换来了对方毫不留情的嘲笑。

  人类的悲欢看来并不相通。

  谢小笙看来也确实觉得自己的朋友太多了,少她一个没关系是吧:)

  结果在医院门口转了半天,没看到粥店。

  徐青桃只能去一家路边的快餐小店碰碰运气,结果在看到老板给她打包白粥的时候,直接整一个大拇指不小心插入粥内。

  人还乐呵呵的把粥递给她。

  徐青桃:……

  食品监管局能不能来管管这些无法无天的小店了:)

  到最后,徐青桃认命。

  打车回到柏源壹号,然后自己文火煮了碗清汤小粥。

  一来一回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到医院的时候,陈时屿已经醒了。

  徐青桃推门进去的时候,陈时屿已经披上了外套,坐在病床前处理公事,一只手放在笔记本电脑上,另一只手正在打电话。

  赵炀正站在一旁,看到她进来,打了一声招呼。

  陈时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徐青桃已经换了套衣服,推门而入的时候还有她常用的小苍兰香波的味道。

  见他办公,徐青桃就没打扰他。

  主要还是昨晚莫名其妙抱了一晚上,腻歪的有点超过她心中对塑料夫妻的定义,徐青桃暂时还无法面对时小屿本人。

  于是她放下白粥之后,就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跟严玲请假,顺便跟谢笙继续吐槽自己今天遇到的破事。

  吐槽到一半,徐青桃的视线落在了对面就诊大楼里,像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内心咯噔一声,连忙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照片里是一个从头裹到脚的人,看身形是个女生,只是一个眨眼,就消失在妇产科门口。

  徐青桃越看她越眼熟,直到菠萝视频网站给自己推送了一条消息:您关注的《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又叒带球跑》最新一集更新啦……

  脑海中才像是记有一根线迅速连接起来。

  徐青桃恍然大悟,她说怎么越看对面那个女生越眼熟,这不是那个《时少虐爱》里面扮演女主角桃小桃的女演员吗!

  她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

  而且还是妇产科。

  一股八卦的味道传来。

  徐青桃“哇”了一声,迅速跟谢笙疯狂交换这个消息。

  作为娱乐记者,谢笙对这种女明星去医院妇产科的苗头敏锐的不行。

  不是意外怀孕就是意外怀孕,基本不会有第二个可能。

  在加上陶若最近荧幕情侣炒的火热,到处都有说她假戏真做的绯闻。

  谢笙几乎立刻就怀疑,男方基本就是那位扮演“时少”的男演员没跑了。

  徐青桃追了三部剧,还没想到自己磕的cp居然成真了。

  联想到时少和桃小桃这两个角色,莫名跟她和陈时屿有点点雷同。

  ……

  ……

  救命啊小桃老师!!

  快停止你可怕的想法!!

  一瞬间,徐青桃脸有些热。

  她推开窗稍微透透风,因此没注意对面大楼的闪光灯一闪而过。

  回过神,陈时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电话,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

  作为一个合格的塑料太太,虽然明明知道电脑里可能是她最想要的金融新闻,但徐青桃还是很坚定的没有多看一眼。

  她神色如常,默默等了一会儿发现陈时屿没有要喝粥的意思时,忍不住开口:“时屿哥,你要不要先喝点粥。”

  徐青桃想了想,补充:“我看你昨天晚上也没怎么吃饭,又喝了酒,到现在都九点了,不吃东西对胃不好。”

  陈时屿把视线从电脑前挪开,落在打包好的白粥上:“你买的?”

  ……其实是她自己煮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换成以前,自己多半就要厚颜无耻的一通献殷勤,不仅要说粥是自己做的,还要说自己为了做粥把手指都烫破皮了,一定要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诚意才行。

  最好在知道之后心疼的要死要活,爱自己爱的无法自拔才行。

  但现在,陈时屿问起来的时候,她却有那么点不好意思承认。

  怪让人无语的,主要是,好像她是故意为了讨好他才煮粥一样。

  她忽然有点在意,陈时屿是怎么看自己的了。

  特别是想到以前那些花里胡哨的彩虹屁……她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累了:)

  “哦哦嗯,差不多吧。”

  徐青桃敷衍了一句,拆开筷子。

  陈时屿收回视线,觉得自己刚才内心出现的期待有些幼稚。

  这小没良心能记得给自己带一碗粥就不错了,怎么还能指望她眼巴巴跑去做。

  只是不知想起什么,陈时屿不经意地开口:“你也是这么对你前男友的?”

  话题莫名其妙跳到这里。

  徐青桃一愣,然后回神:“怎么可能。”

  还给宋嘉木买粥?

  做梦呢,他一生病就有程嘉怡眼巴巴的照顾他,人家小两口感情深的很记呵呵:)

  想着就有点来气,徐青桃没什么表情的开口:“时屿哥,吃饭的时候就不要说这么倒胃口的事情了。”

  顿了顿,继续:“况且给他买粥他也喝不到,得烧纸才行:)”

  清明还没到这位前男友就不要出来阳间诈尸了好吗:)

  她的回答让他松了口气,不着痕迹的弯唇。

  心情不错。

  喝第一口的时候,徐青桃有点紧张。

  等他喝完,她眼巴巴开口:“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厨房杀手小桃老师有点点担心jpg

  陈时屿放下筷子,挺真诚的,语气平淡:“你在哪家店买的粥?”

  徐青桃:“?”

  下一秒,男人缓缓开口,略有些迟疑:“到现在都还没有倒闭吗。”

  徐青桃:“……”

  去死啊。

  时小屿!!!

  -

  那碗粥最后被徐青桃连碗一块儿扔进垃圾桶之后,开始生闷气。

  面对自己小娇妻无缘无故的低气压,直男时小屿总觉得自己今天上午大概说错了什么话,但又具体不知道错在哪里。

  病房内的空气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夹在中间的赵炀:战战兢兢,不敢说话,夫妻吵架,不要殃及他们无辜的打工人!!

  陈时屿斟酌了一会儿,正想开口问问徐青桃是不是生气了。

  如果是生气,那是为什么事生气,这个有必要问清楚,免得他等下不打自招交代出其他问题。

  资本家的大脑就是用来算计这些事情的jpg

  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听见徐青桃忽然兴奋的叫了一声“啊!”

  她的坏心情在看到谢笙发来的消息时。

  一扫而空。

  对方显然很激动,发了十几条“啊啊啊”的语音。

  微信链接显示着一条微博官方账号的官宣:

  小桃娱乐闪耀的你:闪耀的你第二季他是万千少女心中的霸道“时少”,也是职业上闪闪发光的“明星”,让我们一起期待明星见证官高书彦yanyan见证职场上的成长(撒花)(撒花)

  高书彦正是《时少虐爱》的男演员扮演者,目前是徐青桃在娱乐圈的小墙头。

  徐青桃显然难掩激动,忍不住尖叫:“我家崽崽竟然也参加了这个综艺!!”

  天呐她改变主意想要报名了怎么回事!!

  追星girl小桃老师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捧着手机直接把两张官宣的精修图给保存下来。

  这两张图帅出新高度了,而且穿得还是防风衣,拉链拉到了最高,一副桀骜不驯的少年模样。

  呜呜呜呜,好帅。

  激动完,徐青桃才发现病房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时屿的视线已经凉凉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似乎把她刚才手舞足蹈的激动劲尽收眼底,好整以暇,嘴角藏着一抹冷意。

  徐青桃忽然感到背后一股杀气:……

  记太激动了竟然忘记病房里还有时小屿:)

  不过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凭他把自己小娇妻辛辛苦苦煮了一早上粥视为垃圾食品吗:)

  而且她又不是女友粉,她只是一个单纯的cp粉谢谢。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有一点点心虚。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见陈时屿开口,语气也凉凉:“你家崽崽?”

  似乎对她亲昵的称呼极度不满意,那股刻薄劲儿都快具现化了,男人瞥了眼她手机刚保存下来的照片,刺眼的要命。

  陈时屿没什么表情道:“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