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9章 订婚宴

第29章 订婚宴

  陈时屿话音一落,徐青桃就转头看向他。

  订婚宴酒店大门口人来人往,他一出现,不少视线都被吸引过来。

  陈时屿在国内的资本市场还没有正式露脸,但现场都是金融圈的内部人士。

  认出他来的不占少数,宾客脚步减缓,内心惊疑不定,像是不太明白陈时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小的订婚宴上。

  唐宣在看到陈时屿的一瞬间脸色就白了:“陈总。”

  然后又落下视线,看到他与徐青桃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的婚戒,联想起刚才自己那句话,冷汗顿时落了一背。

  意识到这对婚戒所代表的的含义之后,唐宣下意识转头看宋嘉木。

  对方的神情已经完全错愕,脸上的表情因为难以置信而显得有些扭曲。

  徐青桃以为面对宋嘉木和程嘉怡的订婚宴,自己大概会无能狂怒到崩溃。

  结果真的到了这一天,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看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宋嘉木,徐青桃竟然觉得内心很平静。

  并且缓缓地,很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陈时屿穿白西装一定比他更合适。

  宋嘉木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嗓音,有些嘶哑:“徐青桃,你怎么会跟他一起来?”

  他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周围的人听得到。

  来得一些人中还有当初被徐青桃删掉的高中同学,一听她的名字就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高中校友群也在疯狂震动:

  “我草,你们猜我在酒店门口看见了谁?”

  “徐青桃竟然真的来赴宴了。”

  “天哪,她还嫌不够丢人吗。”

  “她好像跟另一个男的一起来的?”

  “好尴尬,她的衣服好像还跟嘉怡撞衫了。”

  “笑死,穿的是盗版吧,几百万的高定也敢买假货。”

  酒店的宴客厅内,程嘉怡翻了翻校友群,垂眸看了会儿,无声的弯起嘴角。

  杨欣瞥见一眼,嗤笑了声:“徐青桃还真敢带着她老公来,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上回在商场地下室里,她跟程嘉怡看得分明。

  徐青桃老公虽然勉强算一表人才,但跟宋嘉木可差远了。

  想到这里,杨欣话题一转,柔声道:“嘉怡,你就是太善良了。徐青桃这种尖酸刻薄的女人,也就只有你好心,还请她来参加你的订婚宴。”

  跟程嘉怡相处的越久,杨欣知道的就越多,才了解到原来徐青桃当年还三了程嘉怡和她男朋友,抢自己姐夫这种下三滥的事都做得出来。杨欣本来只讨厌徐青桃在工作能力上处处压自己一头,现在是真心实意讨厌这女人的人品。

  更别说,她还听说小时候是程家收养的徐青桃。

  徐青桃不纯白眼狼一个吗。

  程嘉怡轻声道:“小桃从小到大就是这样,我有的,她都要抢。我做姐姐的也只能让着她。”

  想起刚才在校友群看到的讨论。

  徐青桃来参加程嘉怡的订婚宴,都要跟自己穿一样的衣服,不由冷笑一声。

  “你没看见她今天还穿了和我一样的长裙,不就是欺负我残疾,没她好看吗。”

  提起这件长裙,杨欣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程嘉怡看向她,神情温柔:“说起来这次还要多谢你,不然我真没有合适的礼服穿。”

  杨欣干笑了声:“没事儿。我妈在el做设计师,拿一件高定没什么麻烦的。”

  她似乎急于岔开话题,又讽刺了几句徐青桃:“她也配跟你穿同款,一个月万把块工资,打肿脸买山寨充什么胖子。”

  只是想到徐青桃那个还挺有钱的老公。

  杨欣又犹豫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就算再有钱也不可能花几百万给她买衣服吧。

  -

  酒店门口的人越来越多。

  宋嘉木却问若未闻,死死地盯着徐青桃,眼眶隐隐有些血丝。

  他一向把体面当衣服穿。

  是白月光,是高岭之花。

  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失态过。

  徐青桃被他的神态吓了一跳。

  心想不是吧,都跟程嘉怡订婚了,怎么还在她面前卖深情似海的人设,难道渣男届每个月都有什么kpi要拿吗?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陈时屿抓着自己手腕的力气有点大。

  把自己都抓痛了,搞得好像怕她下一秒就逃走一样。

  莫名地,一个诡异的想法冒出来。

  该不会,大佬以为自己会在订婚宴现场玩儿什么旧情难忘破镜重圆吧??

  时小屿,请对你自己的颜值自信一点!

  徐青桃被宋嘉木盯了半天,最后缓缓吐出一句:“我来订婚宴。”

  空气中有些静默。

  徐青桃继续,慢吞吞开口:“不是你给我发了邀请函,我才来的吗。”

  好朴实无华但是竟让人无法反驳的回答。

  像是没料到这个结局,宋嘉木神情一愣。

  接着,一声轻笑打破了沉默,手上那股强势的力气消失了。

  徐青桃下意识转头,正好看到陈时屿的侧脸。

  她只有一米六五,穿上高跟鞋也只堪堪过他的下巴。

  陈时屿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一个格外明显的小梨涡,下颌骨清晰的堪比她的人生规划。

  不知怎么,就看愣了一瞬。

  下一秒,徐青桃就感觉自己的腰一轻,被陈时屿搂在怀中,姿态亲密无间。

  像是回答宋嘉木那一句他为什么会和徐青桃一起来。

  耳旁传来陈时屿清清冷冷的声音:“我陪我太太赴宴,有问题吗。”

  -

  进入酒店,徐青桃想起宋嘉木那个仿佛生吞了老鼠的难堪表情都忍不住直乐。

  宋嘉木一向把面子当饭吃,大概二十多年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关键是还不能当场发作。

  金融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

  陈时屿作为可以翻手云雨搅动云京资本市场的大人物,宋嘉木就算是再如何精英优秀,也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当场给陈时屿下脸,他还做不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

  哪怕知道人家光明正大泡自己的心上人,也只能打碎了牙齿把血往肚子里咽。

  进入宴客厅,酒店内部装饰在徐青桃眼前徐徐铺开。

  江滨酒店作为云京赫赫有名的七星级帆船海景酒店,不管是从装修还是服务来说,都是超一流的。

  在这里办订婚宴,宴请亲朋好友就算了,还有各路金融圈大能。

  没有上百万根本拿不出手。

  走廊一侧是剔透的落地窗,将不远处的入海口壮丽的景象尽收眼底。

  徐青桃记得自己以前跟宋嘉木提过,她很想在海边结婚。

  因为她出生在一个南方的小岛上。

  母亲还在世的那些时光,会陪她在维多利亚港看游轮出海。

  她在港口跳舞。

  手风琴像扬起的白帆,承载她的梦想,去更远更大的世界。

  后来她被困在钢筋水泥铸成的四方天地。

  抬头望去,只有暮色四合点亮的路灯。

  云京的夜空雾霾深重,没有一个星星。

  想的入神,陈时屿似乎注意到她的沉默,开口道:“后悔了?”

  一开口就让徐青桃一脸茫然。

  陈时屿慢悠悠地走着,阴阳怪气道:“后悔刚才没跟前男友破镜重圆?”

  徐青桃:……

  时小屿你是时小心眼吧!

  她嘀咕一句:“时屿哥,你能不能对你的颜值有点自信。”

  想了想,她又改口:“能不能对我有点自信!”

  徐青桃看起来是那种吃回头草的坏马吗?

  再说谁放着月亮不要去捡珍珠啊!

  “嗯。”陈时屿开口:“我不是对你没自信,是对别的男人没自信。”

  对别的男人没自信=因为我老婆是人见人爱魅力无敌的万人迷。

  好,徐青桃在脑海中自动翻译完这句话之后,心平气和的原谅了陈时屿。

  觉得她漂亮就直说啊!

  拐弯抹角的。

  徐青桃忍不住悄悄弯唇,才开口解释:“我刚才就是在想在海边办一个订婚宴要花多少钱。”

  以徐青桃的工资来看,需要不吃不喝打工两百年才办的起一次。

  内心话又一不小心说出来,陈时屿哂笑:“你要去宇航员空间站办?”

  潜台词就是只要在地球上的婚礼没有他时小屿办不起的!

  哦,好好好。

  知道你们恒嘉一个季度赚四百五十亿了好吧!

  陈时屿像是随口一提,“以后我们办个更大的。”

  徐青桃微微一愣,难以自制的在心中重复了“以后”两个字,有点酸涩。

  鼻尖也跟着微微发酸,狐狸眼里有了一点点光泽。

  陈时屿像是注意到了,微微诧异:“也不至于感动的哭了吧。”

  徐青桃面无表情:“……”

  把她的感动还来。

  立刻,马上!

  -

  金碧辉煌的宴客厅如今被分成两边。

  中间一条长长的布满了拱形花篮过道之外,左边是来赴宴的家属和同学,右边则是宋嘉木在金融圈内的朋友,除了一些金融大佬之外,来的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

  一部分是大佬带来赴宴的女伴。

  还有一部分则是程嘉怡的朋友。

  当年车祸出事之后,程嘉怡就无法再继续跳舞。

  于是大学选择去国外深造,选择了舞台剧导演专业,如今在宋嘉木的经济支持下,已经是国内小有名气的导演。

  前不久一部《黑夜之下》的舞台剧还在国外斩获了不少大奖。

  如今事业和爱情双丰收,宴席上不乏对她称赞有加的。

  但想起她饱受疾病折磨的命运。

  也只能叹息一句岁月不饶美人,上天妒忌红颜了。

  徐青桃原本是打算跟陈时屿去右边的席位,但进门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座位早就被安排好了。

  明明对于程家来说,她也算得上是血缘关系相近的亲戚,但程嘉怡为了恶心她,偏偏就把她安排在同学校友那一桌。

  正巧坐在杨欣对面。

  徐青桃到没在意,坦然坐下。

  只是没想到她一坐下,杨欣连个开场白都没有,直接开撕。

  “徐青桃,你也有脸来啊。”

  早知道杨欣也在订婚宴的时候,徐青桃就有预感两人要吵一架。

  之前在同一个小组,她们因性格不合就明里暗里互相撕过几次,再加上后来徐青桃还知道,领证当天杨欣还采访了宋嘉木,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也没打算就这么忍气吞声下去。

  “你都有脸坐着,我怎么没脸来?”徐青桃冷笑一声:“我说怎么大白天的阴气这么重,原来是活撞鬼了。”

  “你!”

  “你什么你?”徐青桃抢话:“难怪你每次的采访稿都过不了,看来是连话都说不清楚。”

  一说她采访稿不过,杨欣就来气。

  为了过宋嘉木这头的稿子,她已经明里暗里的给程嘉怡送了将近好几万的东西了,甚至连今天程嘉怡穿得裙子都是她送的。

  脑子一热,杨欣也不管是什么场合,冷笑道:“那也比你做别人小三强,领证当天被甩的滋味怎么样,没想过自己会遭报应吧?”

  话音一落,校友群这桌已经噤了声。

  徐青桃领证当天被甩这事儿他们知道,但是做小三又是什么情况??

  众人不约而同拿起手机,在校友群疯狂交换信息:

  “我草,徐青桃怎么还给人做小三?”

  “……做小三不至于吧,感觉她不像这种人。”

  “长的那么漂亮,说自己没做小三,谁信?”

  徐青桃脸色一沉:“杨欣,话说清楚,谁做小三?”

  杨欣这句完全是随口乱说的,但不知想起什么,又补充:“难道不是吗?谁不知道嘉怡跟宋嘉木以前是男女朋友?不是你做小三,他们俩怎么可能分手?!”

  “是吗。原来程嘉怡高一谈过的男朋友分手了,都要算在我头上?”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但是曾经的谣言和污蔑再一次卷土重来,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时,徐青桃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全都放下了。声音抬高了一个度,气得连指尖都在发抖:“所以在我跟我男朋友领证当天来找他复合的前女友就不叫小三??”

  “轰——”的一声。

  徐青桃的话就像是一颗深水炸弹,直接把所有人的大脑都给炸懵了。

  高中校友圈知道徐青桃被甩是一回事。

  但没有想过,她是领证当天被分手的,更没有想过原来是程嘉怡主动找宋嘉木复合。

  杨欣显然也不知道这一点,被徐青桃吼的脑子有点发懵。

  嘴唇嗫嚅了一下:“那、那……”

  动静闹得太大,终于引起了周围的注意。

  程嘉怡坐在轮椅上被推过来,声音轻柔:“怎么了?”

  刚才从徐青桃那儿知道程嘉怡可能插足别人感情的校友,此刻脸上精彩纷呈。

  杨欣看到她,一股脑全说了:“嘉怡,徐青桃说你领证当天找宋嘉木复合,是不是她撒谎?”

  程嘉怡没想到这事儿能被抖出来,脸色一黑。

  杨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把话题转移到徐青桃身上:“反正不管怎么样,这里是嘉怡的订婚宴,你要是对宋嘉木真没想法,为什么故意穿和嘉怡姐一样的裙子来赴宴?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她越说语速越快,越激动,像是抓到了什么天大的把柄:“八年前你害得嘉怡姐失去双腿还不够,现在连她的订婚宴都不放过吗?!”

  害她失去双腿。

  像一个魔咒,又再一次在她耳边回响。

  “嗡嗡”一声,大脑空白了一秒。

  徐青桃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双手狠狠攥住,连呼吸都开始困难。

  车祸,哭喊,高烧,咒骂,回忆夹杂着尖锐的刀片再次将尚未好全的伤疤揭开,露出鲜血淋漓的创伤。

  直到肩膀被一双骨节分明,强而有力的双手揽住。

  徐青桃听见了一个干净但是低沉的男声,鼻尖传来熟悉的黑雪松冷香。

  “桃桃的裙子是我挑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耳边所有的咒骂和回忆都在快速的消退。

  只剩下陈时屿的呼吸声,浅浅的扑打在她耳边。

  他忽然出现,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有认出他的校友,差点儿把手中的香槟杯摔在地上。

  难掩震惊:“……陈时屿?”

  我草。

  校友群彻底炸了。

  连程嘉怡的表情都出现了空白。

  花了好几秒,她才找回自己的神志,然后视线落在陈时屿放在徐青桃腰间的手。

  白皙的十指死死地扣着轮椅扶手。

  涂着浅色甲油的指甲在一瞬间狠狠地嵌进了掌心中,留下深深地凹陷。

  尚未来得及喊他的名字。

  杨欣先反应过来,她一个金融实习记者自然还没有机会见过恒嘉总裁的脸,此刻只觉得陈时屿浑身气质矜贵,像是什么集团高层。

  再加上他刚才为徐青桃出头的那一句,分明就是承认了他与徐青桃关系不浅,甚至暧昧。

  但上次在车库看到的徐青桃的老公,明明不是这个男人。

  电光石火之间,她脑海中窜出一个离谱的事实。

  徐青桃还敢说自己没有做小三?真是要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

  刚才跟徐青桃撕那一场落了下风,此刻杨欣脑袋里名为理智的弦已经全都断了。

  笑了一声,回答陈时屿:“我当然没有意见,你送徐青桃裙子,倒是问问人家老公有没有意见啊?!”

  话音一落,周围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轻了。

  杨欣莫名觉得有些奇怪,等她反应了两秒,意识到什么之后,愣住。

  下一秒,陈时屿慢条斯理的开口:“我当然,也没有意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