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6章 封心锁爱

第26章 封心锁爱

  某论坛生活组大半夜飘上来一个帖子。

  [闪婚的塑料老公忽然提前结束出差,然后说是因为想我,什么意思?]

  短短几分钟,评论迅速增长:

  1l:一到晚上就开始虐狗是吧?

  2l:什么意思,我像一只走在路边被莫名其妙踢了一脚的狗。

  3l:又是你,上回编自己领证当天被甩之后嫁给老同学的晋江写手,有这编故事钓鱼的功夫怎么还没有去签约晋江?

  ……

  林林总总几条,看得徐青桃脸热。

  还有什么叫虐狗啊!

  这年头的狗粮已经这么劣质了吗,还是说连塑料夫妻秀的恩爱都能去虐狗了吗jpg

  只是,明明已经一小时过去了。

  陈时屿那两条语音还萦绕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徐青桃点开语音,又莫名其妙听了一遍。

  然后,慢慢抱着自己的菜狗长枕,脸埋进被子里。

  小夜灯昏黄的光下,只隐约照出她微微发红的耳根。

  -

  第二天是周六,徐青桃醒来的时候是八点半。

  看到手机上熟悉的时间,她深深地叹了口气,黑了脸色。

  没错。

  她就是传说中那种工作日困得要死恨不得睡到十一点起,但是双休就会在八点半准时醒来的被诅咒的社畜。

  为什么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会醒的这么早tvt!!

  徐青桃抱着枕头,想再睡一会儿。

  结果翻了个身,不知道想起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床上爬起来。

  柏源壹号的恒温空调开着,一年四季的温度都刚刚好。

  空气净化在室内缓缓地运行,不用开窗都能感受到最新鲜的空气。

  是了是了,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铜臭味jpg

  她起身洗漱,路过梳妆台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坐下来。

  忽然感觉自己的气色有点不太好怎么回事。

  徐青桃平时其实不太会注意这些。

  只是今天莫名有点在意,要不然还是化个妆吧?

  她长相本来就明艳张扬,不施粉黛的模样也十分惊艳。

  只是简单的描了眉,然后涂了个浅色的唇釉,就把原来的五官勾勒的更加楚楚动人。

  不得不说,今天这个妆她画的还挺满意的。

  推开门,陈时屿已经起来了。

  这个场景忽然有点眼熟,徐青桃悄咪咪的看了眼一百三十寸的电视。

  很好,没有再播放那部弱智电视剧《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又带球跑》!

  天知道徐青桃昨晚上刷微博的时候,发现这个玛丽苏剧居然要拍第三部了时,有多么震撼。

  到底是哪个冤大头金主钱多的没地方花来投资这??!

  花不完的钱可以捐给她徐小桃谢谢!

  但是看到陈时屿的时候,这点儿心理活动很快就消失了。

  不得不说,早起看帅哥,心情果然会变好。

  陈时屿今天穿的是一件比较居家的休闲服,没了平时的那股总裁范儿,似乎是刚洗了澡的缘故,身上还有些朦胧的水雾感。

  头发半干不湿的贴着脸颊,丹凤眼带着没睡醒的困倦,整个人的气质都懒洋洋,随意的要命。

  莫名有些欲。

  徐青桃看得有些意动,直到陈时屿注意到她的视线。

  然后缓缓下落,看到她没动几口的早餐,挑眉。

  “吃完了?”

  徐青桃下意识点点头:“看完了。”

  陈时屿:?

  徐青桃:……

  猛地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又把内心os说了出来。

  徐青桃面不改色的狡辩:“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秀色可餐是吧。”陈时屿咬了口面包片:“可以理解。”

  来了来了。

  那种丫头对我有欲望也是人之常情的自恋狂时小屿又来了!

  ……你理解什么鬼!!

  徐青桃就知道他要自恋,正想反驳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看着你就饱了的意思是被你气饱了呢亲??

  但是对着那张妖孽横生的脸,她还真昧不了这个良心说他不好看。

  再说了。

  他们都结婚了,她看两眼自己的老公有问题吗??

  不知道她又脑补了些什么,脸颊边上的婴儿肥肉眼可见的鼓了微微一块。

  徐青桃生闷气的模样似乎从高中到现在都没有变过,鼻尖会微微皱起,那颗黑色的小痣也莫名勾人起来。

  或许是双休的缘故,难得没有看到她穿平日里的职业正装。

  徐青桃今天上身是一件一字肩的浅色系锁骨衫,搭了一条天蓝色的收腰牛仔裤,裤脚放开,是喇叭形的。她的腰本身就很细,收腰的牛仔显得她那段身姿更撩人,男人两个手掌就能拢的起这一截细腰,轻轻一握就能断似的纤弱。

  缎面的黑色长直发今天做了个精巧的羊毛卷,她发量丰富,半扎起来卷发活泼俏皮。

  配上牛仔裤,压根看不出是个已经就职的职业女性,张扬青春的就算是扔进大学校园也毫无违和感。

  不过转念一想。

  她也确实才大学毕业没多久。

  陈时屿的目光在她开门时就短暂的凝滞一瞬,难掩惊艳。

  然后平静的移开视线。

  不知为何想起上次酒会时,不知道多少同行到处打听这位第一财经的女记者的消息。

  甚至连圈内的前辈都对她称赞有加。

  陈时屿莫名“啧”了一声。

  视线落在她无名指上,还是觉得上回买的那颗粉钻结婚戒指还不够大,不够显眼。

  -

  吃完早饭后,趁着陈时屿去公司开会的间隙,徐青桃把谢笙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

  然后开始疯狂吐槽。

  【离谱,陈时屿的眼睛是瞎的吗!!】

  【看不出来我今天化了妆吗?一点表示都没有!难道我坐在镜子前面三十分钟是在许愿吗?!】

  想到这个,徐青桃就有点微妙。

  她从房间出来,在餐桌前坐了足足二十分钟,但时小屿这个死直男,竟然连一句夸奖都没有!

  而且今天还特意穿了很显腰细的裤子,这么大的变化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发现:)

  但是,没有:)

  时小屿的眼睛就像一大早已经捐献给医疗事业做奉献一般,对她视而不见。

  谢笙昨天被徐青桃一顿拉黑,就知道自己又把这位娇气包作精给惹毛了。

  如今徐小桃大赦天下放她出黑名单,谢笙很有一种求生欲望的开始和姐妹同仇敌忾的针对狗男人。

  谢笙:【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jpg】

  谢笙:【不知道美女画一次妆要浪费多少时间吗??竟然敢无视我们云京全智贤分贤的绝世美貌,我看这个狗男人是对美色一无所知jpg】

  本来只是随口和姐妹吐槽两句。

  但徐青桃反而说得自己有点委屈。

  想到这狗男人昨天晚上还甜言蜜语说想她。

  结果今天吃个早饭的功夫,就跑去公司加班开会了。

  他刚结婚娶回家的老婆是自己,不是他的工作吧。

  就这就这?就这也叫想她?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浪费她早上早起半小时精心画的心机素颜妆。

  呵呵。

  微信里,谢笙的彩虹屁还在源源不绝,努力安慰着她并不太美丽的心情:

  【仙女下凡一次可以但是建议不要天天下凡】

  【像你这样的女娲娘娘炫技作品,放在古代可以换边疆三百年和平】

  ……

  可是,徐青桃心情还是有点闷。

  她还特意卷了个头发,做了个学生气造型。

  ……还不是上次出门的买菜的时候,时小屿穿得像个年轻的大学生。

  显得她无缘无故老了两岁。

  她叹了口气,闷闷不乐的抱着沙发的抱枕,目光放空一般看着天花板,卷发自然的散开,有着说不出的动人。

  原本以为今天周六,可以一起出去约会的。

  -

  本着化了妆就不能浪费的态度,徐青桃自拍了几张,发了微博。

  她朋友圈加的采访对象和同事太多,所以内容都十分积极向上正能量。

  放飞自我的纯欲性感自拍基本都发在微博。

  徐青桃的微博是大学注册的。

  注册号码是自己高中的手机号。

  陈时屿加班会议开到一半,手机震动了一下。

  微博给他推送了他唯一特别关注的账号。

  桃气包徐小跳:封心锁爱了(锁了但没完全锁,钥匙在门框上面185能拿到

  [图片][图片]

  两张自拍性感撩人。

  兼具清纯和妩媚,还有年轻女孩的朝气。

  读大学的时候徐青桃是金融系的系花,照片被校友投稿过微博一个很知名的美少女安利的大v博主,就靠一张九宫格毕业照涨粉了三万多。

  当天还因为美貌浅浅的上了一下微博热搜,但因为都是自然热度,所以热搜排名低,到了十六名就渐渐地掉下去了。

  也正因为这个热搜,让陈时屿偶然发现了她的微博。

  徐青桃自拍发的少,基本都是工作上的吐槽和日常。

  看着她最新的这条微博,没有一贯爱用的表情包和颜文字。

  陈时屿莫名觉得,她似乎心情欠佳。

  恒嘉高层会议室中,本季度财报汇总完毕。

  只是坐在首位的年轻的董事长一言不发,垂眸看着手机,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沉默渐渐在会议室中蔓延。

  不知道报告是出了什么问题,高层的背后渐渐落下冷汗。

  冷不丁,会议室内,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陈时屿忽然开口。

  声音低沉:“封心锁爱是什么意思?”

  正等着被老板一通痛批的高层连缜密甩锅话术都准备好了,想都不想就直接开口:“我们这边一早就提醒过黄经理计划将股权无偿转让给谷凡进行重组计划会损害恒嘉的大股东地位……”

  结果甩锅市场部甩锅到一半,才意识到老板说了什么的风险管理部门一把手忽然卡住。

  一时间,会议室忽然更加安静。

  大概谁也想不到老板忽然冒出的问题,角度竟然如此刁钻。

  恒嘉高层几乎都是一群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显然对互联网话术一窍不通。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总秘书处来的一个新的实习女助理。

  小声地,弱弱地开口:“应该就是字面上的封闭心灵,不再去爱别人的意思吧?”

  是这样吗。

  想起她早上因为生气鼓起的脸颊,陈时屿略微沉思一下,不知为何有点微妙,徐青桃说得“别人”,总不至于是他。

  ……吧。

  但她早上好像也没有见过其他人。

  不知道为什么。

  老板的心情似乎更差了。

  特别是陈时屿翻到徐青桃这条微博

  “美女贴贴(黄豆色色)”

  “才玩微博不清楚,是评论了就能结婚吗?”

  “我185身高有大学文凭,我先拿钥匙”

  “在,缺男朋友吗?985毕业会吃饭会睡觉会自己独立取快递。”

  ……

  后槽牙有点发痒。

  还挺受欢迎。

  下一刻,年轻总裁的发难来的猝不及防。

  陈时屿的声音冷的如同冰渣子:“财务部给了你们五个亿的预算去嫁接渠道扩展生态圈,三个月时间就交上来这么一个反馈,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对集团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杨经理既然年纪大了就在家好好休养,从今天开始公司的事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眼都不眨的开除了隶属二叔陈峤的董事会老人,陈时屿没什么表情的又敲打了剩下蠢蠢欲动的高层。

  一场会开得众人战战兢兢,直到退出会议室的时候,松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后背冷汗湿透了。

  陈峤的人前一秒被开除,后一秒电话就打进了总裁办。

  赵炀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神情阴恻侧的老板,很有眼力见的挂断了电话。

  恒嘉现在是谁说了算。

  一目了然。

  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

  微博又推送了徐青桃的消息。

  是她回复了一条评论区的留言:

  “宝,咋回事儿啊,感觉你心情不太好呀?”

  徐青桃回复:“如果你一大早起来穿好衣服化好妆准备美美和男朋友出去约会,然后这个死直男不仅一句都没夸你漂亮还在下一秒就宣布去公司加班,你的心情好得起来吗tvt”

  视线落在她回复中的“男朋友”三个字上。

  陈时屿短暂的多停留了几秒。

  集团带来的勾心斗角的躁郁就这么渐渐被抚平。

  似乎想起,她今天确实穿得很漂亮。

  原本就精致的脸蛋上有着淡淡地一层浅妆。

  真相大白,她无缘无故生闷气的源头似乎找到了。

  陈时屿一顿,无声哂笑。

  既觉得她作的可爱,又觉得她的心思难猜。

  下一秒,他点开徐青桃的微信聊天框。

  【在?】

  徐青桃大概是在玩手机,丝毫没觉得自己微博被偷窥了。

  回他的消息是秒回:【干嘛哦。】

  为了表示自己心情不好,徐青桃还发了个“生气气”小狐狸的表情包。

  陈时屿慢条斯理的打字:【没什么,就是想问你。】

  徐青桃:【?】

  【大学毕业能讲普通话会做饭工作稳定就职于名企并且身高187的男朋友】

  【能不能拿到你放在门框上的钥匙】

  他顿了下,发了条语音,笑意明显:“然后请你吃个晚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