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4章 想你

第24章 想你

  吃完饭,徐青桃主动承担起洗碗的工作。

  毕竟原本说要做饭的她只打了个下手,怎么也不能再让陈时屿洗碗了。

  到中岛台,徐青桃才发现,诺大的柏源壹号,竟然连个洗碗机都没有。

  不过,没有洗碗机也正常,时小屿一个霸道总裁,总不可能天天自己在家烧饭吧。

  想到这里,徐青桃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忽略的问题。

  仔细想想,她是搬进来之后才注意到陈时屿会做饭的,难不成之前中岛台这边都没开过火吗?

  洗碗的动作原来越慢。

  徐青桃内心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会吧,陈时屿不会是因为自己才做饭的吧。

  这种霸道总裁专门做饭给小娇妻吃的剧情,怎么看也不合适发生在他们这种塑料闪婚的婚姻上:)

  想的入神,冷不丁听到陈时屿的声音。

  “洗碗都走神?”

  徐青桃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来到了中岛台。

  看路线应该是去冰箱拿冰水。

  跟陈时屿住了一段时间,徐青桃发现他私下里保留着许多少年时的习惯。

  她记得他读书的时候也爱喝冰水。

  附中门口有个小卖部,徐青桃那时候有点缺钱,每天下午会去帮忙看一个小时的店面。

  小卖部的对面就是篮球场,五点半放学之后就热闹起来,球场边上清一色的女生,早早地坐在观众席,等着看陈时屿打篮球。

  除了徐青桃,小卖部还有坐着喝奶茶的女生。

  篮球场上热闹,说是喝奶茶,但少女心思昭然若揭,目光频频的望着球场上的男生。

  过了会儿,徐青桃听到她们说:

  “来了来了!”

  “是陈时屿,他真来买水?”

  “每天都来诶,我就说坐这儿比在篮球场上幸运吧,哈哈。”

  然后柜台被叩响。

  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干净,苍白,像是雕塑作品,漂亮的惊人,还有一瓶怡宝。

  徐青桃也爱喝这个牌子的水,感觉比其他矿泉水甜一点。

  大概是刚打完篮球,他进来时还带着夏天的热风。

  说话懒洋洋地,少年时期的眉眼已经有些长开,俊美张扬,带着运动后的累倦:“多少。”

  徐青桃说:“一块五。”

  一天的交流就仅限于此。

  他的兄弟嬉笑打闹,吵哄哄的进来,勾着他的肩膀吵着要喝水,要请客。

  那个时候,支付宝才刚刚流行,买东西用的还是纸钞。

  陈时屿被拥簇着消失在小卖部门口,抬头就是操场的黄昏,一半深蓝,一半晚霞,暮野四合。

  男生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屿哥,干嘛老自己来买水,校花送得不香吗?”

  然后听到他模糊的声线,干净低沉,冷冷淡淡:

  “关你屁事,我乐意。”

  夏天的热风又开始起涟漪,吹动少年记的发梢,露出光洁的额头,意气风发。

  侧脸被黄昏渡上一层暖光,他笑着骂人,故意把哥们的脑袋狠狠摁下,打闹起来,嘴角有一个很明显的梨涡。

  他大概听不见女生们的叹息,感受不到她们落在他身上遗憾又期艾的视线。

  小卖部墙上贴着她们的心事,他的名字写在匿名的便利贴上,被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他大概也不知道,他又是哪一个女孩的整整三年的心事。

  直到冰箱门被关上,徐青桃才回神。

  一转头,就看见陈时屿挑眉的神情,想到他说她洗碗都走神,于是接了一句。

  “没走神,就是在想事情。”

  还以为陈时屿拿了水就走。

  结果他索性靠在中岛台前,浑身都散漫着,和她聊了起来:“想什么?”

  她下意识开口:“想你。”

  ——高中时候的事情。

  结果光说了个“你”字,徐青桃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果然,下一秒陈时屿就开口,上下打量她一眼,眼中已经有了笑意:“想我?”

  徐青桃:……

  她这张嘴为什么就这么快:)

  “不是。”徐青桃连忙否认:“我就是想,今天晚上的天气挺好的。”

  刚说完,抬起头就是落地窗,窗外是瓢泼大雨。

  房间内更加沉默。

  在这死一般的气氛中。

  只有徐青桃的耳根渐渐被染红。

  几秒后,她强行岔开话题:“你过来这儿干什么。”

  陈时屿音色慵懒,说话也随意:“不知道。可能是有人想我,就过来了。”

  徐青桃:……

  她还不至于面对面相处的时候就!想!他!好!吗!!

  逗她逗过了。

  陈时屿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顺便监督你洗碗,万一洗不干净怎么办。”

  徐青桃一愣,脑袋冒出一个问号:?

  刚才被调戏的尴尬瞬间被不服气取代。

  她看起来难道是连碗都洗不好的小废物吗?

  燃了燃了,内心的胜负欲燃起来了。

  “时屿哥,你放心。”她咬牙切齿:“我呢,别的不敢说,但洗碗还是没问题的。”

  别问,问就是熟能生巧,徐青桃寄人篱下,家务活可没少干过。

  陈时屿不知想到什么,没接她这话。

  只是垂眸,落在她手上,沾了些洗洁精的泡沫,正如她说得,很熟练,手上也有些细小的伤口,常年累月干活留下的。

  哪怕后来保养的再好。

  也难免有些痕迹。

  徐青桃以为陈时屿就是故意过来找茬,找完茬就走了。

  结果没想到他还站得挺久,到后来徐青桃洗了碗,他就自然的接过,放在碗柜中。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洗碗的人变成了陈时屿,徐青桃就站在一边干巴巴的把洗好的碗筷都摆在柜子里。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画面有点奇怪。

  就好像一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记新婚夫妻,甚至让徐青桃产生了一种可怕的错觉。

  如果,真的这样过下去,好像,也不是,不行。

  -

  转眼间双休就过去了。

  自从那天晚上一起吃过饭后,徐青桃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导致她这两天都没怎么在微信里骚扰陈时屿。

  一开始是为了在订婚宴上打脸渣男,才一时脑抽跟陈时屿结婚。

  但婚后相处到现在,渣男的脸还没打上,她却感觉自己好像心思都放在陈时屿身上了。

  跟真的谈恋爱一样。

  晕了。

  徐青桃啊徐青桃,你也太没意志力了吧!

  但仔细想想,时小屿这个霸道总裁,不管是外形还是性格,都比宋嘉木好太多了。

  正常人很难不被他蛊惑吧!

  胡思乱想一通,一下午匆匆过去。

  大概是最近自己的思想有点不单纯,她也没好意思去跟陈时屿聊天。

  以至于到了下午赵炀接她下班的时候,徐青桃才知道陈时屿出差了。

  她坐在宾利的后排,点点头表示知道。

  跟他领证之后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当霸道总裁,而有的人只能当打工人。

  徐青桃就没见过比他更忙的人,搬进柏源壹号后,陈时屿一个月只有几天是在家休息的。

  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

  恒嘉作为云京的老牌财阀,集团子公司无数,囊括地产实业和互联网,最近也有往传媒行业进军的意向。

  关于恒嘉的市场报告以及财经分析,徐青桃看了不下十次,但直观的感受到这个庞然大物运转起来有多费力,还是第一次。

  想前几天那种悠闲的晚餐时间,一个月里能有一次就不错了。

  点完头,徐青桃也没理会赵炀。

  结果赵炀说完陈时屿出差之后,还没停下来。

  紧接着又事无巨细的把陈时屿去哪里出差,见什么人,有什么行程,全都汇报一遍。

  听得徐青桃一脸茫然,以前赵炀有这么仔细交代过陈时屿的行程吗?

  一口气说完,赵炀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徐青桃,“太太,陈总在羊城出差的所有行程会通过文件形式发送到您的邮箱里,您还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吗?”

  徐青桃尴尬的满地找头:“没有没有。”

  天,有点窒息。

  她需要知道大佬这么详细的行程干什么??

  这是什么出门给老婆报备行程的剧情??有点不太适合他们俩的塑料婚姻吧??

  为了缓解尴尬,徐青桃连忙低头玩手机。

  结果微信立刻弹出提示,显示她收到了一封邮件,果然是陈时屿的行程。

  徐青桃拍了一下陈时屿的头像,发了条微信过去,是一张小女孩的表情包:【欲言又止jpg】

  陈时屿回的挺快,依旧是熟悉的问号:【?】

  徐青桃组织语言:【你是不是让赵助理给我发你的行程了?】

  陈时屿:【什么行程。】

  徐青桃一愣:【就是你出差&30340记;行程。】

  陈时屿:【哦】

  徐青桃:……

  “哦”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

  他慢条斯理的回复:【让你有点危机感】

  徐青桃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陈时屿就接着回了一句:【因为想要得到我的人,太多了】

  徐青桃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自恋给哽住。

  发了六个省略号给他。

  这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她根本不需要好吗。

  车厢内温度开的有点低,徐青桃打开车窗,让外面的风吹进来片刻。

  就这么对着街景发呆了十秒,眼神微微一动,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

  然后,徐青桃就面无表情的点开了陈时屿的行程。

  接着从头仔仔细细看到尾,没有女伴,没有酒局。

  连自己都没注意到,浅浅的呼出一口气。

  ……

  ……

  很好,徐小桃。

  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点在意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看完之后,她若无其事的给陈时屿发消息:【。】

  陈时屿:【?】

  ……他怎么老爱发问号,是什么问号大王吗!!

  徐青桃:【你什么时候回家】

  陈时屿:【怎么?】

  徐青桃:【没什么。】

  她敲敲打打,删除了很多,最后只发了一句:【就是觉得。】

  【今晚的天气挺好的。】

  -

  之后的几天,徐青桃正常上下班。

  那天在微信里跟陈时屿发完消息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得到回复。

  她也没什么反应,每天依然“早安”“晚安”彩虹屁吹起。

  周五上午,严玲让她在oa上提交一下外勤申请,下午有个互联网上市公司的酒会,业内大拿来得多,严玲拿到了该上司公司集团副主席的专访,准备带徐青桃去走一趟。

  上市集团酒会距离金茂大厦不远,打车过去二十分钟。

  比起第一次参加酒会的青涩,徐青桃现在已经能够游刃有余的和大拿们谈笑风生,一点也看不出几个月前的内敛和生疏。成长速度快的严玲都有点惊讶。

  “可以呀,桃子,一点也不怯场。”

  一般的新人记者,面对这些常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的上位者,多少都有些紧张。

  徐青桃其实有点不好意思说,如果你天天面对恒嘉的少东家,其实过不了多久也会变得特别淡定。

  毕竟在场的好像没有一个比时小屿这个霸道总裁的地位能打的jpg

  上半场就会结束,下半场有个主持演讲。

  没什么内容,基本就是给资本市场画大饼。

  徐青桃闲得无聊,拍了张现场图给陈时屿。

  配了个“好困”的表情包,然后悄咪咪拍了个马屁:【我觉得他没有你帅jpg】

  陈时屿回了个:【正常】

  徐青桃连他淡淡地表情都能脑补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一本正经自恋的男人?!

  她忍不住弯唇,正好记演讲结束。

  徐青桃站起身,随大流一起走出会场。

  刚到走廊,她的右眼就突突的跳。

  似乎是跳灾。

  就在徐青桃思考自己能遇到什么破事儿的时候,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桃桃!”

  声音很熟悉,他化成灰都认识。

  冤家路窄,徐青桃没想到自己又遇到宋嘉木了。

  但想想也是,圈内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早晚能遇见。

  只是转身看到他,徐青桃比自己想象中的冷静。

  宋嘉木却一反常态,脸上有些绷不住表情。

  自从听说她似乎谈恋爱了之后,宋嘉木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结果无数电话打过去,却得到了挂断的下场。

  去她家里,家里没人。

  去她公司,总等不到她。

  他知道她生气,但也没想过会这么生气。

  宋嘉木神情有些疲惫:“桃桃,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像是想起什么,他松了口气:“还以为你要一辈子把我关在黑名单。”

  徐青桃一愣,忽然想起自己手机前段时间格式化,黑名单自动解除了。

  此刻看到宋嘉木,她想也没想,直接道:“哦。别误会,手机格式化了而已。不过谢谢你提醒,我会记得再把你拉黑的。”

  她说完就转身,似乎一刻都不想和他在一起。

  为了这破事折腾了他半个月的宋嘉木,终于耐不住脾气。

  他下意识拦住她,徐青桃的反应却很大,猛地甩开他的手。

  这一甩,算是彻底没了体面,宋嘉木忽然记起他的目的,声音有些冷:“桃桃,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徐青桃一听,笑了:“笑死,关你什么事?怎么,管天管地,还管前女友谈恋爱?”

  前女友三个字似乎提醒了他。

  宋嘉木温声道:“你明知道我和嘉怡的订婚宴是假的。”

  听到程嘉怡,徐青桃算是彻底炸了。

  怒气不用酝酿,一秒点燃。

  “哦。那又怎么样?”她差点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不好意思,谁告诉你我在谈恋爱?虽然你跟程嘉怡订婚是假的,但我跟我老公结婚是真的,ok?!”

  说到这儿,徐青桃真后悔今天没把自己结婚证带出来。

  否则一定狠狠拍到宋嘉木的脸上,让他睁大狗眼看清楚!

  话音一落,宋嘉木的表情出现一抹愕然。

  徐青桃似乎还嫌不够,想起什么一般,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口不择言,气昏了头一通乱说:“而且我老公比你好比你帅比你有钱床上都比你牛逼一夜七次爱我爱的不行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恨不得亲死我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你??!爬!!”

  一口气说完,徐青桃喘的胸脯微微起伏。

  宋嘉木则是被她这一番发言震的头脑一片空白。

  趁他没有反应过来,徐青桃当即转身就走,高跟鞋踩出了杀人的气势。

  她也是气晕了,一转头就觉得自己右眼跳得更厉害。

  怎么??难道还有比遇到宋嘉木这个狗渣男更倒霉的事情吗???

  然后,转弯。

  徐青桃莫名有种奇怪&30记340;预感。

  一抬头。

  陈时屿就站在大门口。

  靠在墙上,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不知来了多久,但看模样,应该是特意从机场赶过来接她回家的。

  ……

  ……

  哦。

  原来右眼跳灾,跳得是这位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