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3章 茶里茶气

第23章 茶里茶气

  发完朋友圈,徐青桃发现,自己最近是不是秀恩爱秀的过于频繁了。

  往上一翻,五条里面有三条都是跟陈时屿的聊天截图。

  看起来就好像,真的跟他在谈恋爱一样。

  离谱。

  关键是陈时屿还特别配合,给她每条秀恩爱的朋友圈都点赞,跟领导莅临检查工作一样。

  可谓是真的做到了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应,对这个塑料婚姻未免也太上心了一点。

  甚至在今天早上聊天的时候。

  徐青桃例行发完了自己的彩虹屁,陈时屿还突然问了一句:不发朋友圈吗?

  她:……

  也不是每一次聊天都要发的好吗!

  显得她多想秀恩爱一样。

  想到这儿,她连忙把朋友圈最新两条秀恩爱的动态隐藏起来,仅自己可见。

  切换回微信,页面还停留在自己发过去的几家米其林餐厅的链接上。

  刚被陈时屿一打岔,又忘记了请他吃饭的重要事情。

  徐青桃在对话框输入:“时屿哥,发给你的这些……”

  “你比较喜欢哪一种”还没打出。

  手机嗡嗡震动一下,弹出支付宝的消息。

  今天倒手的一万二工资立刻还了七千进花呗,还剩下五千。

  徐青桃陡然沉默,发现消息过了两分钟撤回不了后,然后删掉了正在输入中的字。

  面无表情的重新输入:【发给你的这些,就是让你看看。】

  陈时屿:【看看?】

  徐青桃硬着头皮,面不改色:【对,看看你喜欢吃哪一种。】

  她咬咬牙:【看好了,晚上我来做饭!】

  -

  回了消息之后,徐青桃干劲十足。

  原本要到晚上九点钟才能做完的工作,她下午六点就卷完了。

  可见打工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严玲已经做好了加班的准备,看到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卷,十分惊讶。

  但转念一想,忽然想起徐青桃最近在谈恋爱,于是露出了一副“我懂得”的模样。

  路过她的工位,严玲还感慨一下:“你跟你老公真恩爱啊。”

  真是新婚蜜月期,就这么着急回家见面吗。

  说得徐青桃一脸茫然。

  恩爱?

  哪门子恩爱?

  三千块一顿晚餐都请不起老公的恩爱吗。

  谢谢,看了只会让人觉得我更可怜tt

  还不如说她跟工作缠缠绵绵,恩爱到永远:)

  关了笔记本,赶在主编布置更多任务之前,徐青桃连忙刷卡下楼。

  抓起手机,正好看到陈时屿给她发微信,问她要公司定位。

  她下意识发了定位之后,问了一句:【今天不是老杨来接我吗?】

  半晌,那边回:【怎么,你很想他接?】

  一副“愚蠢的女人能被我接是你的荣幸”的霸总模样。

  嚣张的,没边。

  但不知为什么,徐青桃原本往下小跑的脚步止住。

  高跟鞋清脆&记30340;声音也停住。

  然后犹豫了一下,拐进了黑色大理石地面的卫生间。

  鬼使神差的对着镜子补了个妆,仔细看看,今天化的妆好像还不错,到现在都没脱妆。

  忍不住,又有点在意自己的穿着。

  要是知道今天下班时陈时屿来接她,她早上就多花十分钟来挑裙子了。

  就这么对着镜子看了半天之后,徐青桃忽然回神。

  等等,她在干什么,刚才的自己是鬼上身了吗??

  为什么要在意穿什么去见他!!

  不对,应该是小仙女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稳了稳心神,徐青桃揉了一下有点泛红的耳垂。

  下楼时的脚步也刻意放缓,绝对不能让人看出她走得急。

  不然她都能脑补出来陈时屿见到她时说话的语气了。

  多半是那副懒洋洋地模样:也不至于这么迫不及待的,跟我约会。

  不是约会。

  是买菜。

  徐青桃面无表情的纠正自己。

  -

  陈时屿今天开了一辆宾利来见她。

  停在金茂大厦的路边,那处正好有一棵开得茂盛的大榕树。

  明明只是一天没见,但徐青桃骤然看到他,还挺恍如隔世的。

  不得不说,陈时屿这张脸实在是够招蜂引蝶。

  她只是从大厅走到门口,短短三分钟时间,就看见他打发了两个来要微信的女生。

  看她们年纪都不大,估计是附近的大学生。陈时屿今天又没穿西装,天气升温后,穿了一件有点宽松的黑色短袖。他肌肉并不是很发达的类型,分布匀称漂亮,像漫画家笔下的完美男主。

  刘海有些偏长,皮肤苍白,气质懒散。

  估计被人家当做大学生了。

  和他一比,徐青桃今天穿的就比较职业ol。

  看着平白无故,像是成熟了一些一般。

  让她有点微妙的不舒服。

  显得她老牛吃嫩草似的,明明狗男人还比她大一岁。

  陈时屿抬眼,注意到她。

  徐青桃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嘀咕道:“你今天怎么没有穿西装?”

  似乎没想到她开口第一句话是这个,陈时屿挑眉:“怎么?”

  徐青桃:“哦。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穿短袖没有你穿西装好看。”

  呵呵。

  其实是没有穿西装显老。

  但小仙女的怎么会有坏心眼。

  小仙女只是想要自己被衬托的年轻漂亮:)

  陈时屿替她拉开车门,哂笑一声,不置可否:“我还以为。”

  徐青桃转过头看他。

  陈时屿坐下,气定神闲:“你要说我不穿最好看。”

  徐青桃:“……”

  那倒也不至于。

  车厢内的空气陷入尴尬中。

  徐青桃竟然一时间被震住了,她的沉默反倒让他得寸进尺。

  宾利缓缓往前行驶,陈时屿继续:“看来是被我说中了,心虚的都说不出话。”

  此话一出,徐青桃有必要为自己正名了:“我哪有心虚!”

  记“嗯。”陈时屿完全不信:“我信了。”

  徐青桃哽住。

  街道的景色在窗外缓缓倒退,拐过两个红绿灯,金茂大厦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

  又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徐青桃才忍不住反驳:“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她实在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清白岌岌可危。

  被她说得自己仿佛对他多么急色,多么急不可耐一般。

  虽然陈时屿看上去确实有这个资本jpg

  陈时屿心情不错,单手握着方向盘,姿态懒散,一副“行我勉为其难听听你的狡辩”的态度。

  徐青桃认认真真解释:“首先,我根本就没看过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所以压根就没有对比!

  怎么可能觉得你不穿最好看!

  只可惜她的解释苍白无力,且陈时屿的脸皮无人能及。

  男人只是敷衍的点点头,安抚她:“想看直说,不用拐弯抹角,可以理解。”

  理解她馋自己身子。

  ……

  ……

  所以说谁想看啊!徐青桃麻了!!

  自恋狂!

  -

  此后一路无话,直到宾利停在地下车库。

  下车时,徐青桃才从窒息般的尴尬中回神。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车内的空气太不流通了。

  这一路她竟然感觉到自己有点点心跳加速,连耳根都憋红了。

  一下车,这种诡异的心跳加速感瞬间消失。

  看来确实是空气问题。

  直到与陈时屿的视线对上,男人的瞳孔颜色很深,狼似的野。

  超市灯光明亮,折射出墨色琉璃般的光泽,带着一丝慵懒,望向她。

  徐青桃分明在耳朵里听到了一声心跳。

  等等,好像也不完全是空气不流通的问题。

  她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挑了个看上去盘靓条顺的西蓝花放在购物车中。

  然后低头,发现购物车里,不知不觉已经被她放了三个西蓝花。

  走神走的明明白白。

  她:……

  面不改色,神情自然的拿出两个。

  徐青桃感觉自己生平的演技达到了巅峰,平静开口:“时屿哥,我们去熟食区看看。”

  -

  好在徐青桃的失态也只是一瞬间,后来全程都保持着正常的智商水平。

  看来美貌会闪坏人的大脑是真的,以后要少看一点时小屿,容易被下蛊。

  挑挑拣拣买了两百多之后,徐青桃大概觉得能做得出一桌拿得出手的饭菜了。

  最后在零食区逛了一圈,挑了手冲咖啡,原本还想拿一些膨化食品和牛奶,但是想起自己的体重,含泪割舍,硬生生放下了。

  或许这就是成为仙女的代价jpg

  只是没想到陈时屿还挺喜欢吃零食的。

  平时也没见他吃过一口,但是刚才徐青桃犹豫不决放下的,都直接被他扔进了购物车。

  失而复得,而且还不是自己挑的。

  徐青桃内心的负罪感顿时减记轻不少。

  再超市里逛了两圈,还发生了一件乌龙事件。

  陈时屿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但因为前段时间杂志封面上热搜那事儿,导致恒嘉企业官博暴风涨粉五十万。

  虽然热搜撤的及时,但照片还是流传了出去。

  今天下车,他还煞有其事的戴了个鸭舌帽和口罩。

  脱下了一身西装,野性难驯,似乎在他身上又找到了高中那个少年的模样,让徐青桃看得有点幻视。

  而且他常年居高位,气场和普通人天差地别,这么一看,很容易被人误会是什么低调出行的大明星。

  替娇气包徐小桃推了会儿满满当当的购物车,就有个女声怯生生的从他们背后传来。

  “你好,请问……”

  大概是见惯了这个场景,陈时屿冷淡开口:“不扫码,不加微商。”

  看到问微信的女孩小脸一尬。

  徐青桃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有时候她觉得时小屿直男的可怕,但对别的女孩直男,她还挺双标的(。)

  她拽了下陈时屿的袖子:“人家不一定是扫码送餐巾纸的。”

  果不其然,就在徐青桃小声提醒之后。

  女孩压低声音,兴奋道:“请问你是xxx吗。”

  徐青桃听见“xxx”这个名字,顿时觉得耳熟。

  反应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这不是那部《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带球跑》和《又带球跑》的男主演吗!!

  其实,看剧的时候,徐青桃就觉得那个男演员在某一个角度跟陈时屿有那么一点点神似。

  不然这部弱智剧她也不可能追这么久好吗:)

  但没想到,觉得他们俩有一点像的不止他一个。

  带上鸭舌帽和口罩之后,已经像的连路人都认错的水平了吗!!

  徐青桃笑着否认:“不是哦,姐妹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没等那女孩回答,忽然被她的同行者拉走。

  两人急急忙忙离开,传来窃窃私语:

  “完了,完了,我塌房了!!”

  “哎呀,你爱豆不是否认了吗?”

  “那是他否认的吗,那是嫂子否认的!”

  “什么b男,这么不守男德,以前睡粉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光明正大带着嫂子逛超市!妈的,嫂子还挺美!更气了!”

  ……

  ……

  徐青桃真的谢。

  窃窃私语这么大声真的可以吗,真的不怕他们听到吗。

  因为谢笙混娱乐圈的缘故,她大概也懂一些追星女孩的饭圈术语,“塌房”、“嫂子”之类的,基本都明白。

  本来还有点生气她们认错人,但听到那句“嫂子”还挺美时,徐青桃又忍不住悄咪咪高兴。

  她明白,有些人可就一头雾水。

  陈时屿盯着徐青桃莫名变好的脸色,挺谦虚好学:“你笑什么。”

  徐青桃道:“他俩把你认成一个明星了,就那个时少虐爱的男主角。”

  想了想,小徐老师追星课堂开课,倾囊相授:“‘塌房’就是说你不守男德,‘嫂子’就是指你找女朋友。”

  陈时屿点头,若有所思:“那记睡粉呢。”

  徐青桃:“……”

  她刚才明明特意跳过这个词语的。

  没想到狗男人竟然如此敏锐。

  她闭嘴不言,使用沉默大法。

  却不想陈时屿压根不在乎,自顾自道:“我记得,你好像是时少的粉丝。”

  徐青桃:……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现在脱粉还来得及。

  只可惜否认三连没用。

  陈时屿还是说出了那句话:“那我和你的关系,算不算睡粉。”

  刹那间,徐青桃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

  怎么现在除了车里,连超市的空气都不流通了吗!!

  她没回答。

  但他却自问自答。

  “也是。”

  陈时屿漫不经心的否认了自己,意有所指似的:“那也要睡到了,才叫睡粉。”

  时小屿。

  别给我偶像失格:)

  -

  回到柏源壹号,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说是徐青桃来做饭,其实一面对这些食材她就歇菜了。

  一边狂在小红书搜索做法,一边手忙脚乱的炒菜。

  最后连锅带菜一块儿扔进了垃圾桶。

  面对陈时屿似笑非笑的戏谑神情。

  徐青桃面不改色:“我觉得家里的锅可能有点坏了,连菜都炒不熟。”

  折腾半天,徐青桃认命,麻了,承认自己是个小废物了,把厨房的舞台让给时小屿。

  最后一桌子菜几乎都是陈时屿完成的,徐青桃最多就在一边打个下手。

  开饭前,她才有点不好意思,在厨房瞎折腾水果拼盘,决定为这个小家做点贡献。

  手机放在中岛台上,无声的震动起来。

  陈时屿原本顺手拿给她,结果瞥见屏幕上那串熟悉的号码,顿住。

  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垂眸,眼睫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

  宋嘉木像是不打通电话誓不罢休一般,发疯一样足足打了七遍。

  陈时屿神情不变,也挂了七遍。

  然后,不知想起什么,耐心告罄,最后一遍时,漫不经心的拉黑了这个号码。

  正巧徐青桃端着她的水果拼盘从中岛台转身。

  看到陈时屿摆弄她的手机,徐青桃问了句,狐狸眼懵懵:“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帮你挂了几个骚扰电话。”

  陈时屿弯唇,难得,笑得挺甜:“你不会生气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