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2章 装可爱

第22章 装可爱

  大概是跟陈时屿抬杠抬出了条件反射。

  听到陈时屿说完她投怀送抱的招数一用多年。

  徐青桃第一时间不服,并且脑子里立刻冒出了一个念头,重复用怎么了?招数不再重复,只要有用就行!

  快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才想起。

  等等,她什么时候对陈时屿用过投怀送抱的招数了??

  冷不丁,思绪一下回到了不久前在警局的那一次。

  仔细想想,也就那一次她故意装脚疼,要他抱过。

  ……那不是她招数用尽之后还没得逞吗?!

  没得逞的招数算什么用腻?!

  徐青桃一想就有点不服气,口不择言:“那我上次不是没得逞吗。”

  似乎和她同时想到了警局的那次“腿伤”。

  陈时屿挑眉,做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闲闲地:“难怪不甘心,这次准备卷土重来?”

  徐青桃窒息,立刻开口解释:“我也没有卷土重来好吗……而且这次是真的被人撞倒了。”

  “哦。”陈时屿好整以暇,用陈述句确认了:“所以上一次是装的?”

  徐青桃:……

  时小屿你好烦啊!!

  你一个月是有什么夫妻抬杠的kpi指数要完成吗!!

  诺贝尔要是有个什么夫妻抬杠辩论赛的奖项,他一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黑暗中,徐青桃疯狂腹诽,但因为重心不稳,几乎全都依在陈时屿怀中。

  说不清什么诡异的默契,本该扶稳了她就松手的陈时屿,就这么安静的站着,完全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陈时屿大概没有抽烟的习惯,在他怀中,连很浅的烟草味都没有闻到。

  他身上的薄荷味有些熟悉,徐青桃不记得自己在哪里闻到过。

  猝不及防,多年前的那个停电的教室,就这么闯入脑海中。

  或许是停电后的氛围太微妙,徐青桃竟然有一丝恍惚,下意识开口:“陈时屿。”

  连名带姓的叫他,这是重逢后的第一次。

  徐青桃感觉自己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很轻,更像是喃喃自语:“你以前,有没有这样抱过我。”

  话音一落,两人之间安静的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半晌,才传来陈时屿的声音:“怎么,抱你一次还不够。”

  他慢条斯理道:“还想有第二次?”

  徐青桃:?

  等等。

  谁想有第二次?

  陈时屿声音淡淡:“有梦想很好。”

  他拖腔:“但建议不要痴心妄想。”

  微妙的暧昧顿时烟消云散。

  徐青桃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眉头和嘴角抽的厉害。

  闪电劈坏的不是电箱是她的大脑才对吧!!刚才怎么会产生那么离谱的错觉,怀疑自己那时候会不会认错人??

  依照陈时屿高中时那副恶劣的性格,这种乐于助人的人设怎么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搞不记好撞到他的第一瞬间,就会被他冷冷推开。

  那双丹凤眼绝对冷的可怕,指不定还会来一句:“碰瓷是吧?”

  徐青桃收起了乱七八糟的心思,慢慢从他怀里站直。

  宴会厅的冷气开的不低,或许是外面大雨的缘故,原本穿着小礼服,觉得温度刚好的徐青桃,在离开他怀中的那一瞬间,却感觉比刚才更冷了一点。

  -

  第二天,铭臣银行慈善晚宴酒店现场停电的事情就上了新闻。

  徐青桃中午刷新的时候,发现还不止这一个地方停电,原来昨晚那场暴雨来得还挺声势浩大,云京好几处的电箱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一到公司,不少同事都发来了慰问。

  徐青桃一一应付,笑得脸都僵了,还得装作一副谢谢大家关心的模样。

  天,职场什么时候能取消这种家人文化啊!

  加班996就已经够崩溃了,还要和同事社交简直就是额外的kpi。

  送走了同事,谢笙在微信里发来了消息。

  她大概也才收到消息,安慰了一番徐青桃之后,忽然给她发了个截图。

  当初跟宋嘉木分手,徐青桃把联系方式删的干干净净,连个电话号码都没留。

  谢笙在他们分手当天就做起了双面碟中谍,如今是埋伏在宋嘉木朋友圈的卧底。

  徐青桃其实还有点担心,万一宋嘉木反应过来把谢笙给删了怎么办,岂不是很没面子。

  但转念一想,宋嘉木估计连谢笙的微信是什么都不知道。

  渣男当初加谢笙的微信估计也是随手一加。

  他没有给人备注的习惯,更不会分出心思在意徐青桃有什么朋友。

  他根本就没想过了解关于徐青桃的一切,换句话来说,就是不在乎。

  真是渣的明明白白。

  截图中,宋嘉木昨晚在朋友圈分享了铭臣晚宴的新闻。

  谢笙的吐槽随着截图一起,如约而至:

  【我说怎么早不劈酒店晚不劈酒店,非要等到昨晚劈】

  【原来是宋嘉木这个b男昨晚在宴会上发誓啊(黄豆微笑)】

  徐青桃看见她犀利的吐槽,无言直乐。

  不过,宋嘉木出现在晚宴,徐青桃并不意外。他们俩都是金融圈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圈子那么大,早晚碰得上。

  只是让她感觉意外的是。

  以前无论在什么地方,她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存在,没想到昨晚自己却毫无知觉。

  从头到尾,没有注意到过他。

  反而是昨晚停电时,跟陈时屿独处的那几分钟,印象更深刻。

  而且昨晚被陈时屿那张气死人的嘴气得神志不清,以至于忽略了很多小细节。

  一觉睡醒,忙完工作,徐青桃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那句话。

  什么叫这么多年,投怀送抱的招数没用腻。

  不怪徐青桃多想,他这句话就很容易让人想歪啊。

  说得好像她以前就对他用过一样。

  ……

  ……

  想到这,徐青桃陡然陷入一片诡异&3034记0;沉默。

  离谱,难道高中的时候真的是陈时屿???

  徐青桃纠结的头都快大了,其实仔细一想她高中的时候就有点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弄错人了,毕竟附中的衬衫都是统一批发的,人均一件。但她也不能毫无理由的去怀疑是陈时屿吧??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当年就算是陈时屿牵着自己出去的,又能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陈时屿这个桀骜不驯的校霸表面下,竟然有一颗乐于助人,爱护同学的心,谢谢:)

  再说。

  徐青桃的视线稍微有些愣神,这么多年过去,谁还记得这件小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

  她现在就算去和陈时屿求证,恐怕也只会得到对方一句冷嘲热讽。徐青桃甚至都能想象出陈时屿听到这事儿时脸上的表情,多半是那副又懒又欠的模样,就差把“别自恋,别自作多情ok”写在脸上了。

  呵呵。

  光是想想忽然就有点生气了呢。

  但,话又说回来。

  假设,她是说,假设,万一真的是陈时屿,那他岂不是已经帮了她两次了?

  徐青桃一阵心虚,一阵愧疚。

  然后忍不住继续这个话题,把前因后果一股脑转达之后,狠狠拍了一下狗头军师谢小笙的微信:

  【就是。】

  【你说我要不要请他吃个饭啊?】

  毕竟都帮了她这么多忙了,而且顺便还可以培养培养感情。

  之类的。

  看到好友这条消息的谢笙,顿了下。

  愣是把那句“醒醒吧你就是单纯想找个借口和他吃饭而已”硬生生压下。

  然后回复:【我觉得可以】

  她微笑:【美女请他吃饭,是他的荣幸!】

  -

  得到谢笙的赞同之后,徐青桃仿佛就有了一个坚强又合理的理由:

  ——又不是我要请他吃饭,是别人建议我请他吃饭!

  打开大众点评,徐青桃一目十行的浏览起云京商圈的美食。

  作为美食云集的帝都,大众点评上的人均价格成千上百不等,最夸张的还有人均五千的米其林餐厅店,对于工资只有一万二的徐青桃来说,大概类似于都市传说的存在。

  看评论说,去吃饭还得提前半年预约。

  有钱人惹不起,是真的惹不起。

  不过,陈时屿似乎也是这些可恶的有钱人之一。

  徐青桃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开了黑珍珠餐厅合集,价格基本都在三千左右。

  想起自己今天发工资。

  三千块钱的晚餐还是请得起的!

  林林总总挑了几家,因为不太清楚陈时屿的口味,徐青桃西餐和中餐都发了过去。

  刚走进酒店,陈时屿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不停。

  是微信消息。

  几乎不用点开,他就知道是谁。

  陈时屿的微信基本不用来聊天,唯一会给他发消息的除了家里那只叽叽喳喳&3034记0;小狐狸,没有别人。

  解锁后,六七家米其林餐厅的分享链接,出现在微信里。

  聊天框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徐青桃斟酌着打字:【时屿哥,你觉得这些店怎么样呀0v0~】

  他发现,她很喜欢用0v0这个表情。

  于是答非所问:【0v0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他角度如此刁钻的徐青桃:……

  救命,时小屿你是九零后,不是七零后吧???

  话题被他岔开,徐青桃只好老实回答:【没什么意思,就是个卖萌的表情包……】

  他应该不至于,连卖萌这个词都不懂吧。

  难道这些年他都不用互联网的吗??

  下一秒,陈时屿就用行动证明了他是如何熟练的使用互联网。

  男人发了一张截图过来。

  是百度页面,搜索框上输入着“卖萌是什么意思”。

  百度答曰:指故作可爱状,泛指撒娇。

  还挺好学。

  求知欲挺旺盛。

  紧接着是陈时屿不咸不淡的消息:【你在撒娇装可爱?】

  徐青桃:……

  狗直男,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把天聊死:)

  而且什么叫做装可爱?!

  她就是习惯性用表情包好吗!

  半晌,陈时屿又发了一句,淡淡地,状似不经意:【跟别人聊天也用?】

  徐青桃呵呵一声,没注意到他的语气,凶巴巴回复:【我干嘛到处装可爱?!】

  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那不是为了泡他才发颜文字的吗。

  聊天框大约有两秒没动静。

  对方回了个:【也是。】

  徐青桃正在积攒怒气,火力输出中:“时屿哥你有没有觉得你单身多年呢并不是没有原因……”

  字打到一半,聊天框又弹出一条消息。

  陈时屿慢悠悠的回复:【不用装也挺可爱。】

  徐青桃:。

  好神奇的就消气了怎么回事。

  -

  华洲君庭坐落于云京北区商业中心,闹中取静,早年是座亲王府,建国前后陆续住过军阀、政治名人,几经拍卖,最后产权落到了陈家手中。

  中式酒店庭院深深,水榭环绕,雕梁画栋交错精巧,水杉潺潺于石隙之间。

  “听荷小筑”私人包厢内,是一场简单的家宴。

  老太太身子骨差,不愿意从四合院儿里出来,来得大部分是陈家本家的亲戚,以及小辈。

  陈时屿回了徐青桃后,放下手机。

  随着他一动,周围说话的声音都轻了些。

  作为陈家最年轻的掌权者,跟陈峤内斗的那几年,腥风血雨的众人有所耳闻。

  恒嘉水深火热,直到今年才渐渐平息,一部分董事会老人被直接卸任,如今随着陈时屿手中权利版图的扩张,整个陈家对他都有些惧怕。

  陈时屿父母在他高中就不幸坠机身亡。

  一时间竟然没有可以压得住他的长辈。

  一桌吃饭,几乎冷场,还是陈时屿小姑陈漾看不下去,轻声起了个话题:“阿时,听奶奶说你回国就不声不响的领了个证,什么时候带姑娘回家看看,你年纪不小,婚礼方面我们能帮衬的就帮衬些记。”

  陈时屿回答的兴致不高,只冷淡的点了点头。

  又是一阵沉默,陈漾的话题只好转移到自己女儿身上:“你也不小了,你表哥都结婚了,自己还不懂事点,成天没个规矩。”

  陈漾她女儿在国外喝了四年洋墨水,今年才回国在投行找了份实习工作,结果上班没多久就一脑门心思陷入爱河,扎进了自己领导的身上:“我哪儿不懂事了啊,我倒是想谈恋爱,但这不是我想结婚的对象马上就要订婚了嘛!”

  小姑娘被说得还挺不服,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皱着:“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比不上他未婚妻,哦,对了,他未婚妻身体还不好,腿也有问题。”

  边说边拿出手机照片给陈漾看,气得陈漾两眼一黑。

  照片是宋嘉木朋友圈里存下来的,与未婚妻一站一坐。

  像是寻求同类,在场就只有陈时屿和她同龄。

  小姑娘一转头,顺势拿着手机给他看:“表哥,你看看,是不是觉得他眼光有问题?!”

  陈漾没想到女儿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这么大,登时心脏一紧。

  包厢里骤然安静,原以为陈时屿会翻脸起身,结果男人漠然一眼。

  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冷声道:“他眼光是有问题,但你眼光更差。”

  表妹:……???

  表哥你攻击外人就算了,为什么忽然人身攻击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