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1章 怦然心动

第21章 怦然心动

  一瞬间,宋嘉木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

  陈时屿白衬衫上的那条领带实在过于眼熟,眼熟的甚至几天前他还在徐青桃房间里见过。

  他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想看的更仔细一些。

  却不想陈时屿那边大概已经结束了会谈,微微侧身,与铭臣银行现任ceo进入了vip贵宾室。

  一错眼,男人就要消失不见。

  宋嘉木脚步略有些急促,结果祸不单行,与端盘的侍应生冷不丁撞上,餐盘中的昂贵香槟顺势倾倒,哪怕侍应生反应及时,也不免撒了一些在他的西装上。afterparty现场人物非富即贵,侍应生在工作上从没出过这么大错,脸色一白,着急忙慌的拿湿纸巾,然后道歉。

  宋梁也注意过来,“啧”了一声,责怪他不小心。

  好端端的急着走那么快干什么,老婆跟人跑了啊?

  就这么一两件事拖着,再一抬头,已经没了陈时屿的影子。

  大约是冰镇过的酒水太凉,这么当头一浇,又被宋梁提醒,宋嘉木才觉得自己行为诡异。

  看到一条与徐青桃家里相似的领带,就患得患失成这样,太不像他冷静的性格。

  回过神,宋嘉木已经稍稍平静。

  宋梁皱眉:“你怎么回事?”

  心不在焉就算了,还闹了这么大一个动静。

  宋嘉木摇头:“没事。”

  想了下,他道:“可能是看错了。”

  徐青桃自从听说他跟程嘉怡订婚之后,就跟他闹到现在。原以为自己能好好处理这件事,没想到徐青桃这次决绝的可怕,不知不觉间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

  宋嘉木性子冷,即便和徐青桃恋爱的一年,也从来没做出什么超过他情绪意外的事。他对感情看得淡,更注重自己的事业,同时也享受着对方单一的付出,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今天的失控,像是给他的一个预警。

  徐青桃在他心中,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要重要那么一点。

  冷静过后,宋嘉木忽然又问:“小叔,你说陈时屿结婚了?”

  宋梁被问的一头雾水:“对啊,怎么了?”

  宋嘉木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再一次开口:“没事。”

  或许是徐青桃的反常让自己太一惊一乍,见到条相似的领带就紧张成这样。他了解徐青桃,就算当年再有什么,她也不可能去做他的情人。

  宋梁哭笑不得:“你这小子,这也没事,那也没事,我还以为你老婆跟人跑了,这么紧张。”

  宋嘉木冷着脸,轻笑一声,无不讽刺:“我只是又确认了一遍。”

  他跟陈时屿确实不对付。

  -

  铭臣的慈善晚宴从晚上八点一直到十一点。

  场地也从楼上大会议室变成现在的宴客厅。

  面对大佬云集的晚会,作为一个小小的金融记者,连严玲都得站在会议室后面,更别说徐青桃了。

  还好干他们记者这一行的,长时间站着都是常事,习惯了就好。

  不过一口气站了三小时,徐青桃今晚踩的又记是那双细高跟。

  膝盖已经开始隐隐作痛,这双鞋该不会被诅咒了吧,上回也是穿着它被杀人犯尾随的。

  afterparty不用像圆桌会议那么忙,忙着录音,忙着记笔记,忙着临时模拟采访问题,还得在脑海中预测出对方的回答,进行应对。

  一闲下来,徐青桃才感觉小腹空空,为了晚上穿这件小礼服好看,她中午就吃了一口小蛋糕,此刻早已消化的什么都不剩。

  严玲已经去跟刚认识的新大佬谈笑风生了。

  徐青桃只好自己端着餐盘,在桌上挑挑拣拣,拿了一些熟食,然后找个安静的角落补充能量。

  只是没吃两口,一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休息区的正面,恰好是vip贵宾室,落地窗一览无遗,倒映出陈时屿俊美无俦的侧脸。

  虽然知道铭臣的慈善晚宴,他肯定会出席。

  但骤然见到,徐青桃还是有一点小意外的。

  而且,视线下落,恰好看到他白色衬衫上,自己送得那条领带。

  陡然间,早上因他生气而不愉快的心情,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哦。

  哦!

  被!她!抓!到!了!吧!

  意识到陈时屿参加这么重要的晚宴都没换领带时。

  徐青桃内心顿时有一大团烟花噼里啪啦的炸开。

  此刻她忽然对眼前的食物丧失了欲望。

  顿时趁热打铁摸出随身携带的迷你化妆包,刚好装得下一个手机的那种。

  拿出手机解锁,徐青桃直接点开微信,翻出陈时屿的聊天框。

  “倾国倾陈时小屿”的备注现在已经被她改成了“口是心非时小屿”。

  徐青桃手速飞快的打字:

  【男人,是谁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

  【男人,是谁口是心非的拒绝,但背地里却偷偷摸摸的戴上小娇妻送的领带?】

  男人,看清你的心,快承认你在乎我!

  vip贵宾室里,陈时屿的身体微微顿了一下。

  然后垂眸看着桌上的手机,滑动解锁后,眉头微微上扬了一度。

  没逃过徐青桃的视线。

  他在手机屏幕上摁了几个键,徐青桃这边就收到了消息。

  陈时屿:【?】

  他纠正她:【不是偷偷摸摸,是光明正大】

  然后又发了一条:【在哪儿】

  只是徐青桃这边刚收到消息,陈时屿似乎就意识到什么。

  他坐直了身体,目光骤然略过她,然后捉到了她的视线。

  手机又嗡嗡震动了一下。

  玻璃外,徐青桃狐狸眼微微低垂,看着手机,像是掩饰什么。

  陈时屿低头看她发来的消息:

  【在你心里\\\\w\\\\】

  顿了下,他无声哂笑。

  -

  发完这条消息,徐青桃点到即止,没再骚扰陈时屿。

  作为今晚慈善晚宴的核心人物,陈时屿的行程显然与她不同,徐青桃觉得能在晚宴上碰到就不错了,没想着要跟他打招呼记。

  况且她还得跟着严玲做自由采访。

  吃了几口小蛋糕果腹之后,徐青桃重新补了个妆,跟严玲汇合。

  一晃眼又是半小时。

  徐青桃在拒绝了第五个借口工作加她微信的金融圈的男人之后,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检查录音笔的电量。

  晚宴进行到十点半的时候,酒店外下起了大雨。

  还是夏天最常见的雷阵雨,雨势和风势都大的可怕,时不时还落下几道银色的闪电,响雷阵阵。

  徐青桃不怎么喜欢雷雨天。

  以前念书的时候,她坐在靠窗的一边,每一回打雷,闪电落下,都让她有一种会被劈中的错觉。

  长大后也不例外,徐青桃本能的朝着远离落地窗的方向走。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从刚才起,右眼就跳个不停。

  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的这双七厘米的细跟,恰好就是那天被尾随时穿得那双。

  ……

  ……

  突然觉得有点不吉利。

  呸呸呸,封建迷信要不得!

  风雨交加,提前离场是不可能的了。

  严玲看了眼窗外,忧心忡忡:“你说这么大的雷,不会把酒店的电箱劈坏吧?”

  徐青桃眉心一跳,感觉自己右眼跳得更加欢快。

  雷雨天劈中电箱的新闻不少见,但五星级酒店的保护措施应该做的挺好的吧。

  结果就在徐青桃闪过这个念头的第一秒,一直狂跳的右眼忽然停了。

  一道酝酿已久的惊雷落下,随之而来的,是忽然就陷入一片漆黑的宴会厅,还有宾客的尖叫声。

  ……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严玲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停电之前,脸上还停留着震惊的表情。

  混乱中听到有人问:“什么情况?”

  接着是现场安保的声音:“各位来宾请站在原地不要动,因雷电天气影响,酒店电箱暂时无法供应电力,但我们很快就会启动备用电箱,请稍安勿躁。”

  严玲惊魂未定,声音响起:“吓死了。我这张乌鸦嘴,怎么说什么灵什么,除了许愿涨工资。”

  没听到徐青桃的声音,她问道:“青桃,你人呢?”

  “我靠墙站着呢。”

  徐青桃早在停电的瞬间就找了个安全的位置。

  她有夜盲症,微光不足以支撑起她的视线,宴会人多,她怕出现踩踏。

  严玲松了口气:“那就好。”

  像是想起什么,她道:“你还挺有经验。”

  徐青桃心想这种经验谁爱要谁要吧!

  她无奈开口:“以前读书的时候遇到过一次。”

  本来只是随口一提,但可能现场太混乱。

  徐青桃无事可做,反而让大脑中的回忆莫名清晰的浮现出来。

  徐青桃确实遇到过一次因为雷雨导致的停电。

  是在她读高二下学期&303记40;时候。

  附中有个传统的课外活动时间,说是课外活动,学校也不可能真的放学生在外面瞎闹。

  所以经由政教处一致决定,最后把课外活动改成看电影,每周四的晚上六点半,也就是晚自习开始的时间,一共三节课,由学生会统一给学生播放电影。

  选材一般都是世界级经典电影,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偶尔也会出现爱情片或者动漫剧场版。

  地点是多媒体楼的阶梯教室,一共可以容纳五百名学生。

  高一、高二和高三统一按照班级落座。

  因为是课外活动,所以代管纪律的都是学生,没有老师。

  放电影时灯光昏暗,气氛暧昧,所以到最后,每周四的阶梯教室成了小情侣早恋的天堂。

  那天下午,云京就开始下雨。

  谢笙今天因病请假,徐青桃只好一个人去往阶梯教室。

  到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了。

  宋嘉木坐在门口负责点到,徐青桃诧异,没想到今天是他轮值。

  他是学长,又是旧识。

  见到徐青桃,只是冷淡的点头,在她进去的时候,不咸不淡提醒了一句:“里面很暗,小心一点。”

  徐青桃点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她态度疏离,宋嘉木略微愣神。

  教室里灯光很昏暗,她夜盲症发作,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摸着墙壁磕磕巴巴的往前走。

  因为来得晚,高二十二班前排的位置都已经坐满,女生们扎堆在一起,没有她的位置。

  徐青桃往后数,发现只剩下陈时屿身边有个空位。

  她两眼一黑,有点绝望,开始考虑要不然自己站着看电影算了。

  徐青桃磨磨蹭蹭的过去,不得不面对惨淡的现实,小声道:“陈时屿,你边上有人吗。”

  陈时屿没理她。

  她又重复一遍,不太有底气:“我可以坐这里吗。”

  对方才慢吞吞看她一眼,似乎不在乎:“随便。”

  “哦。”

  徐青桃坐下,尽量离他远一点。

  围绕着陈时屿的还有他的朋友。

  好学生、坏学生都有,不看学校的电影,自己拿着手机放,又吵又闹。

  班主任规定每人要写读后感。

  徐青桃被吵得一句台词都听不到。

  绝望时,听到陈时屿有些不耐烦地开口,不知道是谁的凳子被踹了一脚:“很吵,闭嘴。”

  嘻嘻哈哈讨人厌的男声忽然在耳边消失,世界都安静了。

  徐青桃悄悄松了口气。

  当晚学生会组织看的电影是美国罗伯·莱纳导演的作品《怦然心动》。

  徐青桃没能看完,因为电影播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响起一声炸雷,随即而来就是一片漆黑。

  学校的电箱被雷击中,瞬间停电,教室里传来排山倒海的惊呼和尖叫。

  学生会成员开始陆续组织班级退场,教室里太黑,同学又走的太快,徐青桃有点跟不上脚步。

  她夜盲症发作的很不合时宜,只能凭着感觉摸着教室的椅子,磕磕绊绊的往记前走。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撞了她一下,徐青桃猝不及防,骤然失去了重心。

  还以为自己要从楼梯上摔下去,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摔倒的准备。

  只是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来,下一秒,她肩膀被人扶住,落进了一个干燥温暖的怀中。

  黑暗中,徐青桃有点看不清他的脸,只闻到了一股干净的薄荷味,她紧张地抓着他的袖口,摸到了一颗纽扣。

  学校里她没有熟人,想起刚才进门时宋嘉木对她的提醒,徐青桃犹豫了一下,然后声音很轻,试探着:

  “学长?”

  离得太近,她被迫贴着他心口。

  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顿了一瞬。

  过了大约一个世纪那么长,她都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像是默认一般。

  只是放在自己肩膀的双手没有离开,像一道坚固的屏障,避开了人群的冲撞,障碍物的磕碰,半搂着她到了门口。

  那人松手的一刹那,阶梯教室来电了。

  刺目的光线让她双眼好几秒都没有适应。

  教室的多媒体电脑自动重启,未放完的电影自动播放。

  影片《怦然心动》进度条过半,伴随着悠长的音乐,布莱斯外公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

  “buteveryonawhileyoufindsot,andwhenyoudo,nothingwilleverpare。”

  “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她肩膀上还残留着那人掌心的滚烫热度。

  心跳声像鼓点,慢慢地震耳欲聋。

  徐青桃愣在门口,直到转头看见宋嘉木。

  他穿着附中的校服衬衫,袖口各绣着一颗纽扣。

  -

  徐青桃没想到自己对这件事的印象还挺深。

  直到现在,她还能回忆起当初在阶梯教室的所有细节。

  沉浸在回忆里,严玲喊了她好几声她都没听见。

  直到黑暗中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仿佛跟多年前的那一幕重叠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跌入了一个干燥温暖的怀抱。

  薄荷的味道。

  让她一愣。

  徐青桃吓了一跳,连忙想要借力站好。

  只是那声“抱歉”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陈时屿懒洋洋的声音:

  “徐青桃。”

  男人挑眉,好整以暇:“投怀送抱的招数,这么多年都还没用腻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