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20章 情敌见面

第20章 情敌见面

  徐青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卧室的。

  等回过神,她已经把那条八千的领带拿到了手中。

  然后,沉默。

  这时脑海中才后知后觉的冒出一个疑问。

  陈时屿怎么知道她买了领带?

  但转念一想,整个柏源壹号二十四层都是他家,平时也有管家安排阿姨定期上门打扫,有时候他不在家,甚至有专门的营养师、厨师负责晚餐。

  家里多了什么东西,好像他知道了也不稀奇。

  但他为什么可以用那么自信的语气说出是买给他的!!

  那副势在必得的语气,忽然让徐青桃有一点点叛逆。

  有没有一种可能,万一是她买给别人的呢。

  大概是想的太入神,徐青桃没有发现,自己在心里想的这两句话一不小心脱口而出。

  最后一句“买给别人”的话音刚落,客厅里就一片死寂。

  陈时屿挑眉,视线落在她领带上。

  徐青桃顿时开始后悔。

  这种一不小心把内心os说出来的自言自语的坏习惯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改掉!!

  只是和她想的不一样,意料中陈时屿的刁难并没有到来。

  说真的她还以为就他那种毒舌的性格,多半会极其嚣张的来一句“也是,毕竟十万以下的领带对我而言就是抹布。”

  那她真的会有点生气。

  陈时屿靠在椅背上,即便是成年后也保留着一些少年时的习惯。

  属于那种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懒骨头,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漫不经心的态度。

  他答非所问来了一句,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徐青桃,你知道他为什么到第二部还是单身吗。”

  徐青桃:?

  “他”是谁?

  不等陈时屿解释,很快,一百三十寸的升降电视台中传来了时少熟悉的咆哮声。

  女主角桃小桃终于通过打工攒钱买了一条价值两千的领带,还没送出手,就被时少抢先发现。

  看到领带的一瞬间,时少就怒了,大手一挥,掐住了桃小桃的下巴:“你这该死的女人!我就知道你还对前男友念念不忘!说!这是不是你准备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不等桃小桃满含泪水的解释,时少就怒火中烧,醋味大发,将领带用力扔进垃圾桶。

  说出了那句刺痛女主角,也刺痛自己,口不择言的经典台词:“这种垃圾!就配呆在垃圾该呆的地方!”

  ……

  ……

  然后,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重复了一遍陈时屿刚才的话。

  ——你知道他为什么到第二部还是单身吗。

  好的现在知道了:)

  徐青桃一瞬间就从他意味深长的表情中,品出了他的意思。

  那嚣张的表情分明就是:我这么年轻就能结婚不是没原因的,因为我比他多长了张嘴,懂?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行。

  好。

  没问题,ok的,完全不用解释了。

  徐青桃心中腹诽,心想你这张嘴长得也没有很好,谢谢。

  而且你这种毒舌能结上婚完全是靠老天爷赏老婆好吗,结果想到自己不就是他老婆,然后顿时无语凝噎。

  有点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了。

  但或许是陈时屿的态度坦然,不知怎么又记起“婚姻美满”四个字,那点无言渐渐消散。

  至少目前为止,大佬对这段闪婚的塑料感情还挺满意。

  心情多云转晴,徐青桃笑容真诚了几分,狐狸眼灵动非常,生机勃勃的客厅内都被她的好心情感染。

  她净身高一米六五,不穿高跟时,需要稍微垫一下脚才能顺利的替他系好领带。倾身时,身上有股淡淡的甜香,不属于市面上任何一款香水味,似乎是她从高中起就开始用的沐浴香波。

  她念旧,这么多年都没换过这款小苍兰的味道。

  很淡。

  却很熟悉。

  徐青桃动作熟练的帮他系好领带,小苍兰的味道一触即分。

  不知为何,意识到她“念旧”之后,陈时屿眼里沉了几分,见她动作熟练,像是为人系过千百遍一般,后槽牙也开始跟着痒。

  莫名不爽。

  系完之后,徐青桃挺满意自己的作品。

  自己系的这是领带吗,不,系的是时小屿的心!

  好心灵手巧一女的。

  这还不把时小屿感动的不要不要?

  快承认,你就是离不开我!

  但事与愿违,时小屿的心果然难系。

  刚松手,徐青桃想象中男人的感动并没有降临,反而是听到他轻哂了声。

  语气有点儿凉意:“挺熟练。”

  徐青桃:?

  周围的气压瞬间低了不少。

  房间里的冷气应该开得不算低,但徐青桃却感到一阵凉意。

  陈时屿的心情坏的莫名其妙。

  徐青桃还没回神,一脸茫然。

  下意识想,熟练不好吗。

  ……生什么气。

  -

  一直到了中午,徐青桃都没搞明白陈时屿怎么就莫名其妙生气了。

  都说女人的心情就是六月的天气,说翻脸就翻脸,但显然时小屿这位少爷的脾气更上一层楼,翻脸都不带打个预告的。

  她八千块的领带竟然送了个寂寞!

  气死了,不喜欢就不要戴啊,干嘛戴着去上班!!

  越想越觉得委屈。

  徐青桃立刻拉开谢笙微信,开始疯狂和闺蜜吐槽。

  谢笙作为她的无脑支持者,在徐青桃吐槽的时候,从来都是“啊对对对,错的肯定不是我家桃子,错的一定是陈时屿这个狗男人!”

  好友疯狂附和:

  【狗眼看人低,不识好歹,不知道这是我家桃桃的一片心意吗?!发到生活组狠狠地挂他!】

  【还生气,谁给他的脸生气,上一个敢对我宝生气的男人,如今坟头草已经三米高了:)】

  看到最后一句,徐青桃犹豫了一下。

  【那也不至于吧。】

  虽然她确实是有点介意陈时屿忽然生气的事情。

  但也没有介意到让他坟头草长到三米高。

  而且,徐青桃盯着聊天记录,谢小笙是不是说得有点过分了。

  她小声bb:【其实我觉得也没有那么严重。】

  想起什么,徐青桃纠结道:

  【他还说送礼的最重要的是心意和人,不是价格。】

  【我感觉他其实性格还可以,对我也还挺好的。】

  想了想,发一条消息:【你也不要这么说他啦。】

  谢笙:【……】

  谢笙:【大拇指点赞】

  谢笙:【下辈子不愿再做小情侣之间的大冤种,我真的谢(微笑)】

  徐青桃一阵心虚,然后发了五十红包给她。

  【对不起宝宝请你喝奶茶(黄豆委屈)】

  对方迅速收款。

  然后变脸堪称绝学:【下次有这种做冤种的机会记得还找我=3=】

  -

  又跟谢笙聊了会儿,后来主要是徐青桃单方面的吐槽。

  基本已经跟陈时屿的话题无关了,她想起连《时少虐爱》这种弱智剧都有人投资拍第二部,就觉得离谱,这种多的没地方花的钱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有需要的人=徐青桃本人。

  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

  在电脑上写完了日报的最后一个表格,然后确认各项数据都没错之后,徐青桃点击发送邮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正盘算着晚上到底是把之前积累的不少采访资料重新拿出来看一遍,还是放松自己在家里摆烂睡大觉时。

  严玲替她做好了决定,刚在手机上打完卡,她就扔了一个记者证在徐青桃桌上。

  “晚上有空没,加个班?”

  徐青桃视线落在记者证上,下面有一行写着主办方的小字。

  她一愣:“铭臣银行的慈善晚宴?”

  在金融圈的都不会对这个银行陌生。

  她记得陈时屿给她的那张“爱的副卡”就隶属于这家银行。

  做生意的基本离不开贷款,贷款就离不开银行。

  跟银行打好关系就等同于给自己的生意上了一份保险,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老牌银行,铭臣的慈善晚宴必然是名流汇聚,大佬云集的。

  “铭臣不是只邀请电视台和主流金融报社的记者吗,怎么轮得到我们?”

  天上砸了一块大馅饼下来,徐青桃有些惊讶,但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

  粗略的扫了眼铭臣晚宴的名单,不乏徐小波、梁宴、罗文宇等金融圈教父级别的人物。

  甚至还有刚上市的凯威集团的副主席樊敏,亚洲知名投资银行家喻鸿,国内的天使投资人来了半壁江山。

  这种晚宴哪怕是去走个过场,也足够徐青桃这样的金融圈新人记者大开眼界了。

  可见严玲是真的有心想要栽培她,否则这么好的资源怎么轮得上她这个刚转正的新人。

  瞬间,晚上所有的摆烂计划全部取消。

  徐青桃利用还算充足的两个小时,回家换了套偏正式的晚宴职业装,纯黑色的一套礼服款的小西装,下身是包臀的a字裙,领口开v,露出深陷雪白的锁骨,收腰,掐成细细的一截,衬的她姣好的身材一览无遗。

  黑色小西装成熟稳重,端庄大方的设计削弱了她那张有些妖气的狐狸精长相,更显得明艳温婉。

  临走时,不知怎么想起铭臣跟恒嘉的关系向来交好,合作也十分密切。

  徐青桃在一众的饰品中犹豫了一下,没选择项链,而是又拿起了那对珍珠耳坠,妥善戴好。

  没别的意思。

  她只是觉得今天这身礼服和珍珠耳坠很配而已:)

  -

  铭臣的慈善晚宴举行的非常顺利。

  开场聚焦,圆桌会议和主题演讲过后,就只剩下颁奖以及募捐。

  以上流程走完之后,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募捐结束,才算进入到afterparty,也就是本场慈善晚会的自由采访和交际的派对。

  相较之前会议的严肃,afterparty更多的是以娱乐为主。

  地点也从大会议室变成了酒店二十七楼的宴客厅,五百平的宴客厅金碧辉煌,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时不时就能遇到平日里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腕明星和金融巨鳄。

  宋梁刚结束对凯威集团的副主席樊敏的采访,转身看见自家侄子兴致不高的喝着香槟。

  前几天被徐青桃拒之门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尽管宋嘉木已经控制好自己不要再去回忆,但曾经倾心以对的女友忽然恶语相向,话还那么难听,态度转变的堪称一个天堂一个地狱,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

  从徐青桃家里回来的几天,宋嘉木的心情都不太好。

  连程嘉怡都来询问过几次,只是看到她与徐青桃眉眼间有一两分相似的长相,宋嘉木更烦躁,索性借口工作忙,暂时逃离了医院,短暂的松口气。

  至少住在宋梁家里,可以不用去面对一团糟的感情。

  思来想去,只好等订婚宴结束之后,再去跟徐青桃解释。

  他们认识多年,朝夕之间的感情不可能会断。

  大不了多花几倍的心思去哄,他知道徐青桃有点缺爱,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似乎比普通人更执着成立一个家庭,除了他,谁都无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宋梁见他又开始发呆,于是主动找话题。

  只是没开口,门口就传来一阵骚动,他下意识往人群中心看去,正好看到陈时屿。

  陈时屿回国的第一个采访就是经宋梁的手过,因此还算得上熟悉。

  他看了会儿,似乎想起什么,起了个话题:“我记得你跟陈时屿是一个高中的吧,他是不是比你低一届?”

  宋嘉木没什么兴趣,敷衍一声:“嗯。”

  宋梁道:“那也算你的学弟,有这层关系,你怎么不好好把握这个人脉资源。恒嘉集团的少东家,不是一般人能攀得上的。”

  宋嘉木没说话,宋梁挑眉,像是察觉到什么:“你是不是有点儿不喜欢他?”

  记得上次跟他提起陈时屿,侄子也是一副冷淡的神情,夹杂着微微的抵触。

  “高中有过节?”

  “不熟。”

  看来是真的有过节。

  宋梁笑了声,还是觉得自己这位侄子太嫩了。生意场上的事情,哪怕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为了利益,见了面都能笑脸相迎。

  他随意道:“不过说来也奇怪,他比你还小一届,居然也结婚了。”

  想起上次那个采访,宋梁忍俊不禁:“跟他太太的感情应该不错。”

  宋嘉木闻言,不知道想到什么,淡淡道:“原来结婚了吗。”

  仿佛才勉为其难的把视线投到陈时屿的方向,对方无名指上的铂金婚戒奢华但不低调,明显的有点晃眼。

  他看了眼就没什么兴趣,正准备收回视线。

  不知为何却瞥见了陈时屿佩戴的那条深蓝色条纹的真丝领带。

  视线瞬间凝住,然后错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