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9章 打领带

第19章 打领带

  徐青桃发完这条消息之后,压根没想到陈时屿会为了她鸽了工作回来。

  她只是习惯性的小作一下,表现出自己对大佬的在乎,发完后就美美洗澡睡觉。

  所以陈时屿到家,门打开,客厅一片昏暗的时候,大概就猜到了她的情况。

  真是毫无意外,意料之中。

  推开卧室门,某个说自己会等她等到半夜、没有他就睡不着觉、一个人可怜巴巴的饿肚子的小女人,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八爪鱼一般抱着她心爱的菜狗长枕,睡得天昏地暗。

  桌上的ipad还放着没有看完的网剧,正在无声的走着剧情。

  陈时屿顿了一下,然后轻哂一声。

  顺手拿起平板,熟悉的人物跃入眼帘,徐青桃竟然还在追那部《时少虐爱》的网络剧。

  男人似乎想起什么,不由头疼。

  正巧播到了花絮部分,导演和制片正在镜头哭惨没有资金。

  这部剧倒是从上到下都贯彻落实了我们整个剧组都是一群弱智的坚定信念,连对着镜头哭穷都能剪进花絮。

  关掉视频。

  床上的女人眉头微微皱了一瞬,翻身露出发间的蓝牙耳机。

  大概是声音骤然消失,闹出了点动静。

  陈时屿俯身,替她摘下耳机,指尖无意间触碰到她圆润的耳垂,男人的动作停住。

  然后极为小心地,在她左耳那道浅浅的伤疤上。

  抚过。

  替她将床头的夜灯调暗,陈时屿的手机无声的震动起来。

  下午让赵炀去办的事情有了着落,对方事无巨细的将徐青桃今日里买了什么吃了什么用了什么全都汇总,堪比一份完美的述职报告。

  字里行间都能看出赵助理对自己年终奖和绩效的渴望。

  零零散散的都是些奶茶和外卖,花销不大。

  直到看到末尾一条云庭大厦的消费记录,显示着一条价值八千的男士领带时,陈时屿挑眉。

  视线陡然落在房间唯一的化妆桌上。

  包装精美的袋子里,赫然是一条深蓝色条纹真丝的男士领带。

  -

  隔天上午上班,徐青桃精神状态不错。

  严玲说点咖啡提提神,她都没要。

  这倒稀奇,严玲还以为她是靠咖啡续命的,问徐青桃昨晚是不是睡得挺早。

  徐青桃昨晚是睡得很早,但是她睡觉习惯不好,喜欢睡前看视频,有时候剧情无聊,能直接把她催眠。

  但坏处就是,电视剧的音效都是跌宕起伏的。

  有时候没注意睡到了,凌晨都能被突然提高的声音给惊醒。

  要么就是被自己蓝牙耳机给硌醒。

  她被惊醒后,又很难再入睡了。

  神奇的是,昨晚上自己睡得非常好。

  早上醒来,ipad的关了,蓝牙耳机也摆在床头,让徐青桃有点迟疑,她昨晚有关视频吗?

  她也没多想,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沉寂了许久的高中同学群忽然热闹起来。

  自从跟宋嘉木分手的消息在高中的圈子里传开之后,徐青桃就删了不少人。

  但附中12届的同学群并不活跃,要不是今天突然有人聊天,徐青桃都快把这个群给忘记了。

  群消息已经发了两百条。

  徐青桃原本打算直接退出的,但忽然想起什么,她翻了一下班级群,发现陈时屿并不在里面。

  她正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想起这个群是在高三毕业之后建的。

  陈时屿在高三下学期就因为家里的事情开始断断续续请假,办理出国手续,没在群里也理所当然。

  徐青桃记得,高三最后一个月,都没怎么看他来上课。

  平时不回忆还好,一旦回忆起来,她发现自己关于他的事情记得还挺清楚的。

  ……

  记得清楚也只是因为同班三年的缘故!

  她又不可能真的把一个大活人忘得一干二净。

  况且。

  陈时屿高中的时候还挺有名的。

  她瞥了两眼,觉得话题无聊,正想退群。

  结果猝不及防,群里忽然有个同学发了两张照片,分别是不同颜色的男士领带。

  想起自己还放在家里积灰,找不到合适时间送出去的礼物。

  她不由多看了两眼图片,莫名起了一点点攀比心,很好,没有她给大佬挑的那条领带好看!

  第二次想退出的时候,发图的人说话了。

  “想给老公挑个领带做礼物。”

  “大家帮我看看哪一条好看啊?”

  徐青桃退群的手一顿。

  随即而来的就是谢笙的私聊。

  【我草,你在群里看到姚苗那个女的有多做作了吗】

  【生怕别人看不到她选的领带多少钱一样,价格p得比图片都还大了!!】

  徐青桃:?

  仔细一想,念高中的时候,谢笙似乎跟这个女的有过节。

  要不怎么说恨比爱长久。

  记仇的女人也太可怕了,这么多年居然还在恨:)

  徐青桃印象中里,姚苗高中的时候并不起眼,但大学毕业就嫁人了。

  她老家是宁城,靠拆迁拿了八位数的赔款之后,就在云京买了套房,然后嫁了一个挺有钱的富二代。

  从此就在朋友圈过上了炫富的生活。

  发图必带国外定位,买包必秀九张照片,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老娘就是有钱。

  除了爱炫富,没别的毛病。

  听谢笙吐槽几句,切回页面,群里已经进行了下一个话题。

  老同学纷纷羡慕,说她嫁了个好老公,也有心疼钱的,劝她结婚过日子没必要买这么贵的领带。

  似乎看到了最后一条。

  姚苗不太高兴的回了一句:【我老公家里还挺有钱的,五万以下的领带我哪里拿得出手呀(捂嘴笑)】

  再一次想退群的徐青桃,视线落在这条回复上时,又顿住。

  然后默默地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个消息。

  她跟陈时屿的婚姻过于塑料,导致徐青桃其实一直都不太了解真夫妻是怎么相处的。

  如今有姚苗这个例子在前,想到她老公的有钱程度也不过是千万身价,就要一条价值十万的领带相配。

  又想到恒嘉一个季度四百五十亿的利润。

  ……

  ……

  她是不是,送得有点,过于,便宜了。

  群内,姚苗还在继续:

  “婚姻是这样的啦,我老公前几天才送了我一个十万的手镯。”

  “我么总不好只送他几千块钱的东西啦。”

  一些数不清后面有几个零的珍珠耳坠浮现在眼前。

  姚苗vs徐青桃,firstblood!

  “而且那种一万块以下的领带根本就是抹布!”

  斥巨资买了块“抹布的”徐青桃:……

  姚苗vs徐青桃,duoblekill!

  沉默片刻。

  ……她晚上回家就要把那条领带塞到衣柜的最深处。

  然后,永不见天日!

  -

  一连几天,徐青桃的心情都有点失落。

  给陈时屿发的早安和晚安都没有带上可爱的表情包,甚至连土味情话都没有发。

  以前她编不出来,还能去小红书上抄几句。

  近些天,连抄都不愿意去抄了。

  一直以来都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忽然焉了。

  情绪反常的陈时屿都注意到了。

  联想起前段时间在她平板上看到的网剧导演哭穷拍不下去,又想起徐青桃这几天都没再追这部她心爱的网剧。

  陈时屿淡淡地收回视线。

  周四早上,徐青桃起的早。

  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陈时屿这个工作狂竟然还没有去公司。

  客厅里的升降电视难得展示出来。

  一百三十寸的屏幕夸张的都能赶上家庭影院了。

  陈时屿的晨间节目基本是刷刷金融新闻,或者看看时报。

  几乎不怎么看当下的电视剧,当然,这可能也跟现在拍出来的电视剧一部比一部弱智的原因有关。

  而且,看电视剧根本不符合他们霸道总裁的人设!

  所以徐青桃走出来,发现这台价格约等于一辆跑车的升降电视里播放的是那部弱智玛丽苏剧《时少虐爱》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在做梦。

  大的夸张的屏幕中,《时少虐爱》的经典主题曲响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听着总比以前高级一点。

  一曲终,那熟悉的片名花里胡哨的展开:——《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又带球跑》

  标题后面还跟着一个:第二部。

  “又”?

  还“第二部”?

  徐青桃震惊了。

  这垃圾弱智破网络剧导演前段时间不是还在哭穷没资金继续拍吗,还以为就这么烂尾了,结果居然还有人投资拍了第二部??

  她说怎么主题曲听得比以前高级了一些呢!

  原来是找到了金主爸爸,有钱请得起高级的作曲了啊!!

  现在的影视行业是疯了吗。

  什么奇葩才愿意投资这种看一集都嫌辣眼睛的弱智网剧啊,救命。

  大概是徐青桃的情绪起伏过大。

  陈时屿慢悠悠开口:“怎么了?”

  徐青桃的表情一言难尽:“时屿哥。你怎么会看这个网剧啊。”

  天呐,看不出来大佬还挺有少女心的,难道他也喜欢看这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吗?还是说他们霸道总裁界其实行业内卷很严重,都会看学习资料来学习怎么当一个合格的霸道总裁吗?

  徐青桃不由脑补出陈时屿忽然摇身一变成虐爱时总。

  忽然邪魅一笑,红着眼!掐她腰!壁咚她!然后把命都给她!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她要他这条命,又没用:)

  陈时屿顿了下,有点微妙的沉默:“很奇怪?”

  “哦……也没有。”徐青桃嘀咕:“就是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种。”

  陈时屿坐下,挑眉:“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徐青桃深吸一口气,行,尊重每个霸总业余爱好的多样化!

  不过,一想到这种弱智剧都有人投资,就觉得离谱。

  那人是嫌自己钱太多还是怎么?

  再想想,别人钱多的都能投资这烂剧了,自己却还穷的只能送得起八千的领带,打工人真是越努力越辛酸的人下人下人。

  这部剧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

  剧情正好进行到女主角桃小桃为了攒钱送男主时总生日礼物,化身打工小妹,正在咖啡店里端茶递水。

  奈何狂干一个月,也只有工资两千五,还被扣掉五险一金和社保,倒手只有一千五。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弱智剧总在不该写实的地方,又很写实!看得徐青桃深深共情了!

  女主角桃小桃寒酸的礼物拿不出手,徐青桃也像是心有所感一般,喃喃自语:“这么便宜的东西送给男主,男主肯定不喜欢。”

  陈时屿停顿了下:“为什么。”

  徐青桃嘀咕:“男主都有几千亿的身价了,怎么可能还看得起两千块的领带。”

  没错,剧中的桃小桃送的也是领带,最近是流行给老公送领带怎么着,她都已经看到第三个了!!

  “倒也不至于。”陈时屿挑眉,神情有一丝原来如此的变化,很快隐去,慢条斯理道:“重要的是送礼的心意。”

  顿了下,他若有所思:“和送礼的人。”

  哦。

  送礼的心意再怎么重也值不了几个亿吧。

  闷闷不乐的吃完早饭,徐青桃还没打起精神。

  冷不丁,房间里再一次传来陈时屿的声音:“徐青桃,会打领带吗。”

  徐青桃抬头看他,小脸茫然。

  陈时屿今早确实没有系领带。

  ……但系领带这么亲密的活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塑料闪婚妻子的头上来吧。

  正想说自己不会,结果忽然想起这段时间好久都没有刷大佬的好感度了。

  话到嘴边,连忙改口,妖媚的狐狸眼一亮:“会呀,我超会的!”

  这么好的近距离接触,培养感情的夫妻日常——

  不会也现场学给你看好吗!!

  只是没想到,陈时屿还挺挑剔。

  步入式衣帽间的领带都有专门的管家负责定时整理和保养,只稍看一眼就知道价格不菲。

  想起自己八千块的“抹布”。

  呵呵,更辛酸了呢。

  徐青桃显示挑了一条浅色系的,跟他今天的西装挺配。

  结果得到陈时屿不咸不淡的拒绝:“太丑。”

  丑你当初为什么要买?

  又选了一条深色系的。

  得到他评价,语气淡淡:“太土。”

  徐青桃:???

  她开始怀疑陈时屿是故意整她的了。

  就知道大佬的好感度没有那么好刷。

  林林总总的挑完,徐青桃终于选了一条又不丑又不土的出来。

  男人掀了下眼皮,丹凤眼薄凉,惜字如金吐出来的话也凉凉:“这条。”

  “不吉利。”

  徐青桃:……

  封建迷信是你花里胡哨的新人设吗??

  就在衣帽间的所有领带都被陈时屿针对了一遍之后。

  徐青桃累了,放弃了,摆烂了,这好感度谁爱刷谁刷吧!

  她小声抱怨,声音又软,撒娇似的:“这样不好,那也不好,都被你嫌弃完了,没有的选了。”

  陈时屿轻哂一声,姿态有些散漫,视线落在她身上:“怎么没有。”

  他语气闲闲,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一字一顿,音色格外懒绻:“你不是还给我买了一条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