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4章 爱的副卡

第14章 爱的副卡

  “只是十分钟没有见面,倒也不必对我这么思之如狂。”

  已经过去了半小时,徐青桃还能把陈时屿这句话模仿的惟妙惟肖,甚至连欠扁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微信电话那头,谢笙笑得猖狂,魔性的笑声绕梁三日,差点儿震碎了她家的天花板。

  徐青桃本来打算让她小声点儿,但想着柏源壹座的江景房不至于连隔音都做不好,于是放开声吐槽陈时屿。

  “他还觉得我在暗示他我想跟他一起洗澡,我跟他洗澡图什么,图我他给我搓背?”

  这句话不知道戳中了谢笙什么笑点,对方又笑了足足五分钟。

  笑完,她才止住:“但我怎么觉得他除了嘴欠一点,其他都挺好的。”

  亿点点的亿是吧。

  徐青桃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有吗?”

  谢笙:“有啊。今晚这个情况,如果只是一般的男性朋友最多把你送到警察局就完事了,怎么可能还陪你三个小时啊。”

  不过话音刚落,想起徐青桃那张红颜祸水的脸蛋。

  说不定还真有些自以为是保护欲爆棚的男人等她三小时。

  谢笙于是又开口:“想想宋嘉木。”

  宋嘉木三个字一出来,徐青桃顿时就懂了。

  别说是陪自己在警察局里呆三个小时,恐怕她就连一开始的电话都打不通。

  即便打通了,得到的也只是他很忙。

  忙着工作,忙着陪程嘉怡,忙着做一切和她无关的事情。

  “你说得对。”

  对比之下,大佬何止是好。

  简直是绝世好男人,ok?!

  谢笙话题一转,语气一变,有点疑惑:“不过这次真的挺意外的。感觉陈时屿那种时间都按秒收费的霸道总裁,应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赚钱以外的事情上来着。”

  不过,她也只是仅仅疑惑了一瞬间,转而感慨:“不过真想不到恒嘉的少东家会出现在派出所里。应该是他的第一次吧。”

  印象中,应该是第一次。

  谢笙反正从来没听过哪家的霸道总裁会深更半夜去派出所盯监控的。

  谁知道徐青桃没接这话,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喃喃自语了一句:“也不是第一次吧。”

  她记得自己高中和陈时屿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派出所里。

  倒不是她对陈时屿印象深刻,而是因为那也是她第一次因为打架斗殴进派出所。

  具体打架的原因,徐青桃已经想不起来了,打架的人也不是她,她只是被波及到的无辜路人。

  来得路上为了减轻自己的处分,她还做了不少好人好事。

  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几个小狐狸创口贴,分给了几个伤的挺严重的男生。

  其中一个就是陈时屿。

  对于未成年来说,被拎到派出所来教育已经是天大的麻烦。

  徐青桃当时住在小姨和小姨夫家,寄人篱下,最怕就是给别人添麻烦。

  她依然记得那一天的天气,是个不冷不热的阴天。

  小姨和小姨夫是一起来的,警察还没来得及跟小姨夫解释,她只是被无辜牵连的学生。小姨夫就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巴掌。

  然后是责骂:“你怎么就不能多跟你姐姐学学,让我们省点心?!”

  现场一片混乱。

  警察的解释,小姨夫的咒骂。

  直到徐青桃面前的椅子被一脚踹翻。

  动静大的整个派出所都安静下来。

  角落的阴影中露出一双夸张的长腿。

  然后是个少年桀骜不驯的脸蛋,神情恹恹,满不耐烦:“吵死了。能不能安静点。”

  他靠着窗,窗外的光线恰好落在他手臂上。

  分割成明暗两面,一块白,一块深,深的伤口,贴着新鲜的创口贴。

  眼神像狼。

  野性难驯。

  因为这个印象,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徐青桃都以为陈时屿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事实证明,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人家现在穿上西装人模狗样的成了商圈新贵呢。

  而且回忆也并不美好。

  徐青桃的鼻尖皱了皱,像是不愿意继续回响。

  “我当时还挺倒霉的,莫名其妙进了趟派出所也就算了,我刚买的珍珠发卡也丢了。”

  提起这个,徐青桃才算真正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二十五块呢,才戴没几天。”

  以至于睡觉前,她都还在为这事儿惋惜。

  她记得自己后来又去派出所附近找了几次,都没再找到那块发卡。

  -

  新环境睡了一晚,徐青桃还以为自己要认床,结果昨晚上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要不是早上闹钟响了,她估计自己还能继续睡到下午。

  早上起床的时候,中岛台上已经摆着早饭。

  徐青桃微微诧异,这满桌的营养早餐,难道都是陈时屿自己做的?

  但转念一想,陈时屿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了。

  当时出国的原因并不光彩,说是出国,倒不如说是被他二叔给逼的远走他乡的。

  那种情况在国外也不是过好日子去的,学会做饭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第一次和陈时屿吃早饭,平时徐青桃准备的早安土味情话失去了用武之地。

  看着满座热腾腾的早餐,徐青桃灵机一动,即兴发挥。

  刚喝了一口粥,她的奉承随口就来:“哇,好好喝的粥。”

  又喝了一口豆浆,徐青桃小嘴叭叭:“哇,好甜的豆浆。”

  边说,边偷偷看了眼陈时屿。

  对方似乎对她的表演视而不见,专心吃饭。

  徐青桃撇嘴,腹诽了一句闷骚。

  然后开口:“时屿哥,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早餐吗?”

  陈时屿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没说话基本等于默认。

  徐青桃挽起一缕耳边的长发,轻声道:“难怪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陈时屿挑眉:“什么味道?”

  徐青桃狐狸眼眨了眨:“爱的味道。”

  说完,她盯着陈时屿,似乎想等他的回答。

  但陈时屿只是轻飘飘看了她一眼,然后哂笑了一声。

  ……

  吃完早饭,赵助理送她去公司上班。

  下车时,递给她了一张铭臣银行的副卡,卡面是尊贵的黑金,一看额度就高的可怕。

  徐青桃一愣:“这是什么?”

  赵助理经过自己多日观察,俨然发现自家顶头上司对这位便宜太太的重视程度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于是对徐青桃的态度也大大超过从前,几乎是有问必答。

  “太太,这是陈总让我转交给你的。”

  似乎想起什么难以启齿的任务,面对徐青桃一脸茫然的模样,赵助理硬着头皮开口:“陈总说,这是给您的,爱的副卡。”

  徐青桃:……

  她说早上走的时候狗男人怎么笑得那么阴险呢。

  合着是在这儿等着她。

  徐青桃懒得理他无语又幼稚的挑衅。

  收了卡,徐青桃放进了钱包最里面。

  反正她跟陈时屿的婚姻只需要维持到狠狠打脸渣男的那一刻就行,自己估计也用不到这张卡。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她一件事。

  上次自己住院,再加这一次被跟踪,陈时屿已经帮了自己两次了。

  她打算买一件回礼给他。

  而且,就算他没有帮自己,作为妻子,给丈夫买礼物好像也没什么不妥的。

  只是后来连着加班两天,徐青桃也没能找到机会去买。

  好在陈时屿这几天出差,她时间挺多。

  周六上午,趁着天亮,徐青桃去自己家拿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回柏源壹座。

  看商务车上还有空,顺便还把自己的零食架跟花瓶一起搬了过来。

  陈时屿单独给她配了个司机。

  做完这一切,徐青桃又在小红书上刷了下送老公的礼物,最后决定去市中心的购物广场买条领带。

  徐青桃前脚刚到市中心,司机老杨后脚就把行程汇报给了陈时屿。

  陈时屿刚下飞机,只看了一眼,他爷爷的电话就打进了手机,问他大概几点回家吃饭。

  原本驶向购物广场的迈巴赫掉头。

  朝着郊区的别墅开去。

  徐青桃浑然不知错过了一个见面的机会。

  想着是送给大佬爸爸的回礼,自然不能太便宜。

  所以刚走进大厦,她就直奔奢侈品店去。

  挑挑拣拣了半天,看中了一条八千左右的领带。

  对陈时屿来说可能是洒洒水的事情,但对自己来说可是一个月的工资。

  虽然肉痛,但也不是不能割爱。

  刚准备让sa把领带拿出来让她看一下,就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请问这条领带还有吗?”

  “不好意思啊太太,这款是新品发售,限量的,咱们店里已经没有了。”

  音色虽然轻,但是如雷贯耳,就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果然,一转身,就看见程嘉怡坐在轮椅上。

  意外的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宋嘉木,而是徐青桃另外一个熟人,杨欣。

  就是在她跟宋嘉木领证当天,采访了宋嘉木的那位报社记者。

  仇人见面本来就分外眼红。

  更别说仇人的身边还站着自己的死对头了。

  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口,恶心到家了。

  看着眼前姐妹情深的闺蜜二人组。

  徐青桃脑子里忽然有什么断掉的线一下就连起来了。

  杨欣根本就没有渠道可以联系到宋嘉木,更别说是单人采访了。

  却偏偏在自己跟他领证的那一天,接受了杨欣的采访。

  原本还以为是巧合,自己想多了。

  如今看到程嘉怡跟她并肩站在一起。

  徐青桃恍然大悟。

  原来是程嘉怡在中间牵桥搭线。

  绝了,绝了,宋嘉木这渣男真是绝了。

  远在千里之外都能狠狠地把自己恶心一把。

  门面店不大,徐青桃就站在中间。

  杨欣推着程嘉怡一进门就看到了。

  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杨欣开口:“徐青桃?”

  视线往下,落到她手上,正巧看到那条领带。

  恰好是程嘉怡想要的那一条。

  她一顿,转头问sa:“你不是说店里已经没有这条领带了吗?”

  sa解释道:“是的。刚才最后一条已经被这位小姐定了。”

  杨欣皱眉,心里觉得晦气。

  怎么连出门逛个街都能遇到徐青桃。

  特别是想起自己那篇宋嘉木的单人采访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过。

  而徐青桃和严玲的金融峰会群面倒是上了版头,原因就是得到了几句陈时屿的简评。

  也不知道这徐青桃是什么运气。

  处处都压她一头。

  这回自己好不容易把程嘉怡约出来,准备靠她去问一问宋嘉木的情况。

  又跟着女人扯上关系了。

  杨欣开口:“你怎么也在这里?”

  徐青桃示意sa替她打包领带,本来还没下定决心买,被程嘉怡这么一恶心,她还非买不可了。

  “我在这里关你什么事。”徐青桃冷笑一声:“我还没问你怎么跟她在一起呢。”

  杨欣不知道徐青桃和程嘉怡的表姐妹关系。

  只知道程嘉怡是宋嘉木的未婚妻,此刻听徐青桃阴阳怪气的语调,自然以为徐青桃是妒忌自己交到了贵人,不由得意:“我是来给嘉怡的未婚夫挑新婚礼物的。”

  话落,程嘉怡的视线终于和徐青桃交汇。

  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厌恶。

  徐青桃翻了个白眼。

  “哦,那我比你高贵。”

  “我是来给自己老公挑礼物的。”

  “自己”两个字还特别加重语气。

  杨欣听出她的话外之音,脸色刷的一下羞恼一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