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3章 想得美

第13章 想得美

  做完笔录之后,已经是半夜十一点。

  徐青桃的脑海中还回想着陈时屿那句嚣张至极的狂妄发言。

  离谱。

  什么叫便宜她了?!

  说得好像她故意占他的便宜一样。

  徐青桃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人品澄清一下。

  她思考了半天,挤出一句:“时屿哥,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大约是没想到徐青桃能纠结这事儿这么久。

  陈时屿对自己吹过的牛向来转瞬即忘,因此挑眉看着她,似乎好奇她要说什么。

  徐青桃提醒他:“就是你刚才说,便宜我的事情。”

  陈时屿双手抱臂,没个正形的坐在警局的不锈钢椅上,松松散散,没骨头似的,透着一股天然的风流。

  他问:“便宜你什么?”

  徐青桃挺乖:“就,你说你下海挂牌八十万,是便宜我的事情。”

  她耐心解释:“理论上来说,我也拿不出八十万来,所以我根本占不到这个便宜。”

  而且也根本不想占你这个便宜,谢谢。

  谁知道陈时屿只是懒洋洋地应了一句,对她的解释兴趣不大:“哦。”

  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徐青桃:“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你还真惦记上了?”

  徐青桃:?

  陈时屿收回视线,慢悠悠道:“想的挺美。”

  ……

  这狗男人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

  半小时后,警方的反馈出来了。

  等了这么久,最后的结果依旧不如人意。

  虽然徐青桃报警的很及时,但嫌疑犯是个具有很强反侦察意识的老油条。

  估计在发现徐青桃下车时状态不对的时候,就已经熟练地利用地形逃之夭夭。

  但好在短时间之内他也跑不出云京,警方已经在第一时间联系了交警大队,封锁了所有的高速通道,并设置了卡点。

  只是这样一来,被嫌疑人记住了脸的徐青桃就陷入了被动地位。

  躲躲藏藏好几年,眼看好不容易混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结果一个晚上就被徐青桃给搅和没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光脚不怕穿鞋的,嫌疑人有大概率的情况会对她进行报复。

  更何况,他还知道徐青桃的租房地址。

  那片小区的治安管理本身就差。

  电线乱拉,路灯坏死,越往小区里走,坏掉的摄像头就越多。

  常年没有物业维修,简直是最好的犯罪地点。

  警察一通分析,把徐青桃吓得不轻。

  原本已经平复的情绪此刻又卷土重来,本来工作了一天就又累又困,担惊受怕一晚上就算了,现在还告诉她连家都不能回。

  天下果然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就知道这五十八万的悬赏金没那么好拿!

  万分纠结的状态落入了警察小哥的眼里,他对徐青桃目前的住址也有所了解,确实不适合女性独居。

  不知为何,小哥忽然想起刚才查到的信息,眼前这两人分明就是小夫妻。

  怎么这位大美女的老公,看上去人模狗样,穿戴不菲的。

  让自己老婆住那么脏乱差的地方?

  真是人不可貌相,渣男一个!

  只可惜徐青桃完全没注意到警察小哥已经跟她同仇敌忾,用谴责的视线瞪了眼陈时屿。

  她正在翻出谢笙的微信框,敲敲打打准备通知她要去借宿一晚的情况。

  结果点开聊天,就发现谢笙在一个小时前给她分享了一段演唱会现场的小视频。

  地址显然不是云京,估计又去参加了她小爱豆的线下见面会。

  印象中,她似乎记得谢笙提起过,今天要飞海城追星。

  这个点,肯定已经不在云京了。

  这个事实让徐青桃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都十二点了,哪里还找得到正规的星级酒店。

  而且,就算是有酒店,她也不太敢一个人住。

  纠结的头发都快掉光的时候,手机蓦然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抽走。

  她一愣,连忙抬头。

  陈时屿丝毫没有尊重别人隐私的习惯,就这么理直气壮地扫了眼徐青桃尚未发出的消息。

  挺好。

  连住酒店都考虑进去了,就是没打算跟他求助。

  他垂眸,情绪不佳。

  其实,徐青桃也不是没想过跟陈时屿求助。

  只是脑海中又想起刚才狗男人说自己想得美的事儿,要是现在问他自己能不能去他家里借宿一晚,她简直能直接想到陈时屿那副得意劲儿。

  丹凤眼一定是微微挑起的,带着一股狂妄,语气也闲闲。

  多半会给她来一句“也不至于这么,迫不及待?”

  然后坐实她色急攻心,心怀不轨的事实。

  呵呵,她也是很有骨气的ok?

  但陈时屿却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开口,只是掀了眼皮,不咸不淡道:“徐青桃,有没有人告诉你,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学会跟老公撒娇。”

  徐青桃:。

  她是打算再有骨气的坚持一会儿的。

  但不知怎么,眼神只是随意一瞥,就看见陈时屿泛青的眼下。

  虽然有些疲惫,但也丝毫没有减弱他的颜值。

  看上去更加颓美,带着一丝丝的冷郁。

  被她眼泪打湿的衬衫早就干了,但泪痕还明晃晃的留在上面。

  警局休息室的时钟一点一点的走向十二点,代表着他已经陪她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然后,又想起之前在医院的那几天,男人也是这样陪着她。

  徐青桃发现,他们结婚短短不到一个月,自己似乎一直都在给对方添麻烦。

  心虚感来得毫无预兆,而且气势汹汹。

  徐青桃仅有的骨气荡然无存,被愧疚取代:“时屿哥,对不起,我是不是又麻烦你了。”

  陈时屿理直气壮开口:“你知道就好。”

  徐青桃:?

  剧情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

  难道不是应该是感动的热泪盈眶表示自己完全愿意被她麻烦吗?

  狗男人。

  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没等她回过神,陈时屿忽然朝她走来。

  徐青桃顿了下,然后惊悚地想道,不是吧,自己只是在内心吐槽了一下狗男人而已,难道这都被听到了吗?!

  结果下一秒,陈时屿就蹲下身,单膝点地。

  徐青桃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男人单手握住,她双腿生的漂亮,小腿细腻笔直,白皙的反光,堪堪一握。

  接着,脚后跟传来密密麻麻针扎一般的疼痛,七公分的高跟被脱下,露出一片猩红的伤口。

  工作需要,徐青桃的鞋子里基本都是细高跟。

  平时上班还好,工位期间会换上棉拖,但今天参加酒会这种外勤就不可避免的需要站一天。

  本来晚上八点就能解脱。

  结果今晚遇到了被跟踪的破事儿,下车时慌不择路的跑了几步,踩在碎石上,像小美人鱼走在刀尖上。

  连脚踝都有些红肿。

  刚才她的情绪一直高度紧张,都没注意到自己什么时候崴着脚了。

  一放松下来,才感觉到疼。

  好在伤势也不是很严重,咬咬牙也能走路。

  只是陈时屿垂眸,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长而直的眼睫。

  鼻梁又高又挺,似乎能在上面当滑滑梯玩。

  她莫名的觉得,陈时屿似乎挺不高兴的。

  气氛微妙的凝固住,徐青桃有些迟疑,总不能是因为她受伤了不高兴吧。

  他们的塑料婚姻好像还没有深情似海到这一步。

  结果没想到,还没等到她插科打诨的岔开话题,就感觉自己眼前天旋地转。

  身体一空,失重感来袭,徐青桃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吓得惊呼一声。

  因为害怕摔下去,双手条件反射地抱住了陈时屿的脖颈。

  大脑空白了一秒,徐青桃才意识到自己被抱起来了。

  鼻尖顿时充斥着一股淡淡地香味。

  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味道的香水,闻起来干净清爽,意外的,没有烟草味。

  身体僵硬了一瞬,徐青桃就默默地老实了。

  其实说实话,刚才确实有想过让陈时屿背她一下啦,毕竟这可是培养感情的绝佳机会。只是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作里作气的表演,大佬就很上道的抱着她出了门。

  似乎,被抱着也不错。

  徐青桃习惯小伤小病自己熬。

  和宋嘉木谈恋爱时,也因为得不到百分百的偏爱,所以没有撒娇的底气。

  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了。

  -

  大概是被人抱着的感觉太舒服了,而且确实是又累又困的过了一天。

  徐青桃精神一旦放松下来,竟然就这么在大佬怀中睡着了。

  一路睡到市中心的柏源壹座,徐青桃才迷迷糊糊醒来。

  虽然已经知道陈时屿的住宅肯定贵的令人发指,但看到眼前这套传说中有价无市的江景大平层时,徐青桃还是忍不住羡慕一下。

  有些房子,她努力打工还是可以拥有的。

  但柏源壹座这种平层,属于生下来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的。

  赵助理已经在车库等候多时,徐青桃接过对方贴心准备的小兔棉拖,很有眼力见地对陈时屿说了声谢谢。

  这句谢谢是真心实意的,除了拖鞋,赵助理还准备了一系列的洗漱用品,包括她今晚的睡衣。

  电梯门打开时,徐青桃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竟然就要跟陈时屿同住一个屋檐下了。

  要是放在一个月前有人跟她说会跟陈时屿住在一起。

  那她一定会晃一晃那个人的脑子看看有没有进水。

  所以生活总是魔幻又现实的。

  一个月不到,别说和陈时屿同居了。

  她连老公都换了一个。

  陈时屿私宅的装修和她想象的差不多,冷淡极简的商务风,看着一点都不像是住人的,像宣传片里低调奢华的样品房。

  问清了客房和洗浴间之后,徐青桃给自己的脚后跟涂了点儿药,药也是刚才赵助理带过来的。

  看着一进门就装高冷不说话的某人,徐青桃冷哼一声。

  有些人表面上在装酷,背地里还不是偷偷给自己老婆买药膏。

  睡前,徐青桃翻出跟陈时屿的聊天框。

  由于陈时屿之前不回自己消息,她也很有骨气的坚持了几天,没给陈时屿发早安晚安。

  但想起刚才陈时屿给自己买的私人用品,真丝睡衣没有吊牌,但穿在自己身上舒适的感觉告诉自己。

  大概,绝对,不会便宜。

  徐青桃犹豫了一下,发了个表情包过去试探一下。

  【暗中观察jpg】

  这次是玲娜贝儿拿着放大镜的图片。

  陈时屿秒回:【?】

  徐青桃斟酌了一下:【时屿哥。刚才的洗漱用具和睡衣,还有药钱,加起来一共是多少啊?】

  这回,对方没有秒回。

  徐青桃:【我微信没钱,支付宝转你可以吗?】

  徐青桃:【玲娜贝儿捧脸jpg】

  半晌,陈时屿的回复姗姗来迟:【不用。】

  徐青桃一顿。

  不给不太好吧,那睡衣看起来不便宜的样子。

  她也不喜欢欠别人钱。

  正要回复。

  陈时屿那边又变成了正在输入中。

  徐青桃耐心地等了一下。

  片刻后,男人发了一条语音过来,点开,是他懒散困倦的声音,理所当然的。

  “——从你八十万里面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