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2章 便宜你了

第12章 便宜你了

  其实,徐青桃原本没想哭的。

  她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也让她有着“哭也没用”的深刻认知。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陈时屿出现的一瞬间,所有积攒起来的恐惧和胆怯似乎都有了发泄口。

  像个小树袋熊似的抱住男人之后,徐青桃的委屈就跟铺天盖地一样席卷了她。

  而且。

  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能怪他。

  但还是下意识,克制不住的任性。

  并且越想越觉得陈时屿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

  要不是他这几天都不理她,导致planb毫无进展,她今天至于去酒吧深夜买醉吗?她要不因为emo买醉,现在能被变态杀人狂跟踪吗?!

  回忆到这里,徐青桃忽然一愣,莫名觉得这一幕格外眼熟。

  仔细一想,这不是《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带球跑》的高光剧情吗?!

  ——桃小桃深陷流氓调戏,霸道时总闪现英雄救美,一顿互诉衷肠之后,两人甜甜蜜蜜和好如初,感情直接升温……

  ……

  ……这弱智玛丽苏剧到底要洗脑到她什么时候!!

  但。

  甜、甜、蜜、蜜?

  感、情、升、温?

  想到好几天都没有进度的planb,徐青桃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过了最初那阵恐惧之后,她的心情现在虽然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但她那颗躁动的心又为大佬跳动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害怕是真实的,那么接下来的惊魂未定都是奥斯卡影后徐小桃的精彩演出。

  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都怪……”

  “你”字还没说出口。

  徐青桃泫然欲泣抬眼,视线正好落在陈时屿的胸膛,以及被她的眼泪和口红蹭的脏兮兮皱巴巴的衬衫。

  然后沉默。

  特别是想到恒嘉一个季度有四百三十亿的纯利润。

  少东家应该不会只买一件价值四百三十块的衬衫之后。

  徐青桃的沉默显得更加真实。

  还带上了一丝丝的绝望。

  陈时屿似乎注意到她的沉默,垂眸。

  然后同样看到了自己一塌糊涂的前襟。

  ……

  ……

  视线和陈时屿交汇。

  四周似乎更安静了。

  这不比被杀人犯跟踪更可怕吗?!

  半晌,徐青桃颤颤巍巍,崩溃地开口:“时屿哥……你这件衬衫是多少钱?”

  陈时屿挑眉:“你觉得呢?”

  我觉得婚姻保护法应该保护一下妻子的婚前财产。

  但很显然陈时屿的“你觉得”等于这种塑料婚姻没有保护的必要。

  “就是。”徐青桃瞬间冷静下来,决定力挽狂澜的狡辩一下:“我觉得,我今天遇到这件事情,其实也是跟你有一点关系的。”

  遇事不决先推锅,这是她在职场上学到的有效经验。

  所以大佬应该不会真的丧尽天良的让她赔一件天价衬衫吧?!

  徐青桃认认真真地解释,委屈巴巴:“都是因为你这几天不理我,不回我消息,我才去酒吧喝酒的。”

  想了想,为了增加陈时屿的愧疚感,她补充道:“我伤心。”

  只是刚说完,她就想起这几天自己丰富多彩的现充朋友圈,像只小花蝴蝶似的赴约这个赴约那个,完全看不出伤心在哪里。

  并且,就在半小时前,她还po了跟严玲的九宫格合照,标准八颗牙齿的笑容极具感染力。

  如果没记错的话。

  大佬好像还给她点了一个赞。

  ……

  ……

  果然,下一秒陈时屿就顿了下,根本没信:“你伤心?”

  徐青桃硬着头皮狡辩:“……内伤。”

  所以看不出来。

  也不太明显。

  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徐青桃要在这死寂般的沉默中尴尬的抠出一栋别墅来时。

  陈时屿像是忽然忍不住了一般,被她戳中了奇怪的笑点,捂着脸闷笑了一声。

  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笑得徐青桃都惊呆了。

  拜托,她真的很担心自己赔不起这件衣服诶!!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等陈时屿笑够了,他才开口:“放心。我呢,没兴趣占小姑娘的便宜。”

  哦,谁是小姑娘?口头占她便宜就不算占是吧?

  只比自己大一岁的狗男人没资格倚老卖老,谢谢!

  “不过。”他话音一转,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也跟着眼波流转,看得徐青桃一愣,才听见陈时屿的声音:“我很好奇。如果真的要赔,你打算怎么赔?”

  行。

  想听自己怎么赔是吧。

  在土味情话方面,徐青桃就从来都没有输过。

  她拿出奥斯卡影后般的演技,红着脸道:“还能怎么赔?当然是把自己赔给时屿哥呀。”

  要多矫揉做作有多矫揉做作。

  阴阳怪气的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争取一次性把狗男人给恶心死。

  结果,意外的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时屿莫名的沉默一秒。

  徐青桃一愣,问了句:“怎么了。”

  过了会儿,陈时屿回了句:“没怎么。”

  他莫名不爽:“就是觉得。亏了。”

  徐青桃:?

  -

  半小时后,徐青桃还是没想明白陈时屿话里的意思。

  但她这人有个很好的性格品质,那就是想不通的问题,她就不想了。

  而且接下来也没那么多时间能够让她仔细思考。

  报警二十分钟之后,警车就赶到了现场。

  徐青桃作为受害人,跟陈时屿一起到警局录口供,顺便核实那位在逃杀人犯的身份。

  跟陈时屿说得一样,登云路一共三百多个摄像头,把所有的道路都拍的清清楚楚。

  在监控录像中看到自己跟杀人犯同坐一辆车,徐青桃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

  刚才稍微冷静一点的心跳此刻又开始忍不住加速,她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冷不丁撞进了陈时屿怀中。

  肩膀被轻轻按住,男人的掌心滚烫,像是安抚一般。

  徐青桃条件反射的偏头,入目的就是陈时屿漂亮的下颚线,和他本人的性格一般锋利。

  他没说话,但徐青桃却莫名感到了一阵安全感。

  忍不住悄咪咪地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没注意到的是,男人莫名勾起的唇角。

  -

  徐青桃再转过头看监控,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

  五分三十八秒的时候,徐青桃忽然指着屏幕,视频中正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就是他!我的五十八万!”

  似乎对她起的外号感到疑惑,陈时屿一顿:“五十八万?”

  徐青桃全神贯注盯着司机,双眼放光:“准确来说是四十六万四千块,因为我还要交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

  陈时屿无言,只是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刚死里逃生,这会儿心思又全扑在悬赏金上,似乎完全看不出刚才有多么害怕。

  徐青桃似乎一直是这样,永远元气向上,鲜活可爱的有些过分。

  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从刚开始到现在,没有一秒离开过她的身上。

  带着察觉不到的专注。

  直到徐青桃从手机相册里翻出这个逃犯的一寸照时,陈时屿专注的表情才裂开。

  东非大裂谷的那么裂开。

  他的声音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错愕地看着徐青桃:“你在相册里,放他的照片?”

  徐青桃茫然,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怎么了。”

  怎么了?

  一个女生,在手机相册里放杀人犯的照片,现在来问他,怎么了?

  陈时屿从来没觉得自己还有高血压的潜质。

  徐青桃忽然回过神,觉得陈时屿是误会了,连忙解释:“我就是怕自己记不住他们的长相,万一在路上遇到了也认不出来,不是很可惜吗。”

  这可是行走的五十八万啊!谁能拒绝这个诱惑!

  怕陈时屿这种有钱人不理解,徐青桃飞快地小声补充:“毕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

  ……

  还挺有理了是吧。

  陈时屿听得后槽牙痒,舌尖顶了一下。

  而且徐青桃就是在抖音刷偶然到了这个悬赏令的视频,顺便截图下来的。

  作为一个截图狂魔,她相册有一万多张截图,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自己还真不一定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存过这个杀人犯的一寸照。

  但小动物的敏锐直觉,让她感觉到陈时屿现在的心情非常之不好,气压非常之低。

  徐青桃迟疑了片刻:“……时屿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陈时屿深吸一口气,似是压抑着怒意:“挺好的。”

  他语气凉凉,阴阳怪气,继续:“在手机里存别的男人的照片。”

  ……这不是完全不好的意思吗!

  徐青桃瞬间怂了,只是还有点不服气地小声bb:“这也不算其他男人的照片吧,这是我后半生的养老保证金来着。”

  陈时屿冷漠地盯着她。

  徐青桃:……

  凶死了!!

  她删了还不行吗!

  而且,不用他说,她也要删好吗。

  有了今天这一次的心理阴影,再看到这个人的照片,晚上都要做噩梦。

  当着陈时屿的面,徐青桃把逃犯的照片删的干干净净。

  她举手示意:“时屿哥,已经删好了。”

  顺便抓住一切机会卖了个惨:“为了你,我后半生的养老保障金都没有了。”

  听懂的话就赶紧给我打笔巨款!

  陈时屿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然后下一秒,拿起手机往徐青桃微信里发了张照片。

  是他自己的证件照。

  徐青桃被他的迷惑行为弄得一愣。

  没等她开口问,陈时屿就慢条斯理地解释:“存着。不是没有后半生的养老保障金了吗。”

  他像是大发慈悲的施舍了照片一般,语气还挺遗憾:“便宜你了。毕竟我这张脸——”

  顿了下,男人极其嚣张道:“下海挂牌,至少八十万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