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0章 谢谢时总

第10章 谢谢时总

  徐青桃在医院住到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有点躺不住了。

  上午九点,医生来病房完成例行检查之后,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医生,我大概还有多久能出院啊?”

  急性胃炎居然要住院这么久的吗?

  徐青桃还以为住个一两天就差不多了。

  主治医生温和道:“陈太太,这个具体的出院时间,我们也不太清楚。”

  徐青桃抿着唇,失落道:“哦……”

  原来医生也不太清楚啊。

  ——等等。

  什么叫医生也不清楚??

  仿佛看到了徐青桃此刻满头的问号。

  主治医生连忙解释道:“陈太太您放心,我们医院的水平在整个云京都排得上前三的。”

  哦。

  这又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云京的医疗业危在旦夕。

  医生:“胃炎的恢复的情况具体要看您的身体素质,一般来说是3-7天以内的观察期。”

  斟酌片刻,他说了实话:“陈总觉得您最好是调理七天再出院。”

  搞了半天原来是陈时屿说的吗。

  徐青桃正想说我觉得我已经好了根本不用听那个狗男人的一派胡言,结果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病房门被推开,来得正是陈时屿,徐青桃噤声。

  一进门,他就觉得气氛诡异,于是淡薄地看了眼医生。

  主治医生毫无压力地直接把徐青桃给卖了:“陈总,太太正在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徐青桃:“……”

  还有没有点医患情了!!

  陈时屿坐下,气质散漫,凉凉地盯了徐青桃一眼。

  明明什么都没说,但徐青桃愣是从他不可一世的姿态上看出了三个字:解释吧。

  行,解释,可以。

  徐青桃默默地收回视线,憋了半天,挤出一句苍白无力的解释:“就是。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

  陈时屿挑眉:“你觉得?”

  一副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道总裁态度。

  对峙不到三秒,徐青桃就败下阵来:“……也不是我一个人觉得我可以出院。”

  她有点不服气,小声bb:“我的领导也觉得。”

  陈时屿:。

  徐青桃那双漂亮的狐狸眼就这么卑微但是很倔强地看他,小狐狸似的透着狡诈劲儿,再接再厉:“我的钱包也觉得。”

  最后一句绝对没说谎,她的钱包是真的觉得她可以出院了!!

  住院第二天,徐青桃就发现她所在的并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云京收费出了名高的华清私人医院。

  以徐青桃目前的经济水平来看,最多在这儿住两天,就能住得自己倾家荡产。

  说完这句话,病房里没了声音。

  陈时屿似乎对徐青桃的发言有些微妙,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

  瞬间就被徐青桃捕捉到了,她顿了下,随即立刻像只炸了漂亮羽毛的小麻雀。

  他什么意思?

  瞧不起她的工资吗?!

  下一秒,陈时屿就像是要印证她的想法一般,慢条斯理地开口:“徐青桃,恒嘉每个季度有四百五十亿的利润。”

  哦!

  那!又!怎!样!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每个月不是也还有八千块的纯利润吗?!

  只是这句话堵在徐青桃的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尽管很想把自己的骨气狠狠甩在臭资本家的脸上。

  但她刚才默默在心里数了十秒都没数清楚四百五十亿后面到底跟了多少个零。

  ……

  ……

  ……有钱确实挺了不起的。

  可还是好气!!

  结果下一秒,陈时屿便慢悠悠地继续:“所以呢。养你是绰绰有余了。”

  徐青桃:。

  她的气真是消得很快。

  -

  陈时屿走后,徐青桃问医生要了住院清单。

  虽然陈时屿真的很有钱,但徐青桃心里清楚,他们这段塑料婚姻可能都维持不到三个月。

  她没打算花对方的钱。

  一笔账算下来,林林总总的费用看得她肉疼。

  以至于睡前又去把云京公安局挂在网页上的几个重金悬赏的杀人犯的脸默默复习了一遍,祈祷有朝一日能被自己举报一个。

  又在华清医院住了两天,徐青桃在床上躺的骨头都要酥了。

  出院的念头又在她心中死灰复燃。

  这次出院倒不是因为怕交不起住院费,而是因为医院里呆着太无聊了。

  还好陈时屿没有良心泯灭,让赵助理从她家里,把她平板给带过来了。

  “时屿哥。”

  病房里冒出女人清甜的声音,陈时屿抬眼,徐青桃指了指手里的平板:“我可以看会儿电视吗。我用耳机,不会吵到你。”

  再这么躺下去徐青桃觉得自己身上都要长蘑菇了!!

  陈时屿收回视线,没说话,徐青桃就当他默认了。

  打开平板,徐青桃熟练的在某视频app中输入剧名。

  没错,就是谢笙给她安利的那部弱智玛丽苏网剧:《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带球跑》!

  不得不说,这部弱智剧火还是有它火的理由的,徐青桃那天晚上只短短的看了几集,就被魔性的剧情整整洗脑了四天。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饰演《时少虐爱》里的这位霸道总裁的演员,某些角度来看,还真的有点像陈时屿。

  导致徐青桃在追剧的时候,一不小心总是幻视成自己的便宜老公,偏偏这部剧的女主角还叫桃小桃。

  很难不让徐青桃多想啊!

  剧情正进行到桃小桃被挖心挖肝之后,重病住院。

  时总忽然毫无理由的幡然醒悟,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追妻火葬场。

  病房里,时总放下高贵的身段,化身桃小桃舔狗,嘘寒问暖,狂打巨款。

  看得徐青桃代入感很强,已经身临其境的成为小富婆。

  看得全神贯注之时,一个念头,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脑海中。

  其实她住院这几天,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事,就是陈时屿竟然天天都来医院陪她。

  一开始,她还以为陈时屿是出于对这段塑料婚姻的基本尊重,以及对老同学的人道主义照顾,才一晚没睡的在床前照看她。

  但后来住院的三天,陈时屿几乎每天早上都准时出现在房间内,并且后来还越来越夸张,连公司文件都拿到这里来审批了。

  他不应该是那种日理万机忙得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掰成四十八小时用的霸道总裁,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时间来医院的。

  恒嘉的少东家难道都是这么闲的吗?

  她也不敢说,她也不敢问jpg

  但,要说没有感动是假的。

  徐青桃从有记忆起,就不太敢生病。

  童年时期,她母亲体弱多病,家里除了日常的生活保障开销,几乎所有的钱都用在治病上了。

  只是那些钱光是给一个人治病都不够,更别说是两个人。

  母亲去世后,徐青桃从香港北上来到云京,被养在亲戚家。

  开始了寄人篱下的日子,自然就更不敢生病了。

  即便是生病也不会有人照顾,更别说住院之后还能有家属陪同。

  记忆里,小姨和姨夫都不太喜欢自己这个拖油瓶,愿意领养自己多半也是奔着母亲去世后获赔的二十万。

  后来长大了,认识了宋嘉木。

  即便是自己的男友,也从来没有在病床前陪过自己哪怕一天。

  她仍然记得自己二十三岁毕业礼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徐青桃高烧了一夜,没等来宋嘉木一个电话。

  第二天她看到了程嘉怡的朋友圈,照片里宋嘉木与她并肩捧花。

  她庆祝自己双腿残疾之后的第一个复出舞台,圆满成功。

  聊天框内是宋嘉木寥寥无几的关心,一如他本人那么矜贵清冷。

  他说桃桃,这个舞台对嘉怡太重要了,我晚点回来陪你。

  连呼吸都一并凝固。

  徐青桃发现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似乎,从未被人坚定的选择过。

  就在她早已习惯自己是别人的退而求其次时,命运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想到这里,徐青桃叹了口气,要不怎么说远亲不如近邻,亲什么都不如自己的老同学亲。

  到头来人生中第一次照顾她住院的人竟然是陈时屿。

  莫名地,那个刚压下去的想法又冒了出来。

  所以陈时屿不会真的单纯只是为了照顾自己吧?!

  这什么感天动地的人道主义关怀,难道是写在婚姻保护法里的吗?

  大概是想的太入神,徐青桃完全没注意自己这句话不小心说了出来。

  她戴着耳机,没意识到自己在超大声的自言自语。

  以至于引起了陈时屿的注意。

  对方目光看过来时,徐青桃才猛地发觉自己内心os具现了。

  索性说都说了,她还真的挺好奇的,小心翼翼地开口:“时屿哥。你是专门来这里陪我的吗?”

  话音落下,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妙的期待。

  房间里安静数秒。

  陈时屿缓缓吐出一句话,似是有些凉凉:“我看起来很闲?”

  男人微妙地上下打量她一眼,似乎对她的自恋感到无可救药。

  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别多想,别自作多情ok?

  徐青桃:“……”

  那她也没有到自作多情的地步吧!

  正想反驳陈时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结果徐青桃坐起身的动作太大,原本放在自己手中的平板顺势落到了地上,砸出清脆的响声。

  与此同时,耳机线也不幸被迫拔断,音响顿时响彻整个房间。

  ipad还在自动播放徐青桃刚看得网剧,视频中的霸道时总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咆哮出声。

  “你以为我很闲吗?!”

  ……

  ……

  徐青桃:……?

  右眼突突地跳。

  时总开始疯狂咆哮:“该死的女人!我每天放着几千亿的合同不管!放着十几个国际会议不开!难道我仅仅只是因为责任!因为愧疚!因为婚姻!!才掏心掏肺的在医院里照顾你吗?!”

  徐青桃开始浑身冒冷汗。

  心中那种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就在她连滚带爬疯狂捡起地上的ipad企图关掉这个弱智网剧前的最后一秒。

  时总那句无可救药的震撼发言还是响彻了整个房间,绕梁三日。

  “那是因为我爱你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