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8章 胃疼

第8章 胃疼

  大概是被陈时屿这句“人之常情”给震撼到了,也有可能是这一次社死带给徐青桃的打击实在是太大。

  以至于她把每天晚上为了培养婚后感情,定时发给大佬的土味情话都给忘了。

  毕竟徐青桃只想培养一段婚后塑料感情,而不是培养一个小孩出来:d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前胡思乱想的太多,竟然真的做了一个离谱的梦。

  梦里陈时屿穿着睡衣风情万种的坐在她卧室里,自己从身后抱住了他,邪魅一笑:“你怎么穿着宋嘉木的睡衣?”

  接着,画面一转,宋嘉木忽然出现在门口,震惊地看着他们,手指颤抖:“你们俩!你们俩竟然背着我珠胎暗结!”

  最后,陈时屿摸着自己的小腹,大方承认,笑得妖孽:“是的,我们有一个孩子。”

  然后徐青桃就被雷醒了。

  醒了之后发现自己昨晚忘记关电脑,屏幕上播放了一晚上的《回家的诱惑》。

  ……她说梦里这段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徐青桃捂脸,决定以后一定要少看这些狗血电视剧。

  -

  第二天上班见到雷明航的时候,徐青桃还以为他今天要想尽办法刁难自己。

  毕竟昨晚上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难堪。

  谁知道一上午过去,雷明航都没来找她麻烦。

  徐青桃不免有些诧异,中午去茶水间跟严玲闲聊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回跟严玲去了一次采访,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还能是什么。”严玲冲了杯咖啡,就差把看戏两个字写脸上了:“之前采访宋嘉木那篇稿子没过呗。”

  时隔多天,再次听到宋嘉木的名字,徐青桃以为自己还会有点难受。

  结果第一反应却是早上做的那个离谱的梦,差点儿让她当场把咖啡喷出来。

  不知为何,反倒是陈时屿在梦里的模样更加深入人心。

  娇娇娆娆的坐着,还真挺有点儿姿色的。

  徐青桃靠在咖啡柜边,想起什么:“雷明航不是说主编是他亲戚吗,还能卡他稿子?”

  撕破脸之后,徐青桃干脆连副编都懒得称呼一声。

  “你信他吹牛。”严玲翻了个白眼:“不是主编卡他稿子,是宋嘉木那边驳回了。”

  徐青桃一顿:“为什么?”

  严玲:“谁知道。早上听杨欣说好像是卡了私人问题,感情方面的?”

  私人感情问题?

  徐青桃冷笑一声:“就他这种领结婚证当天甩了女朋友的渣男,换个天仙来美化都过不了,上报了我第一个举报他作风不正!”

  私人感情烂成这样还敢写到杂志上发表?!

  什么厚颜无耻的狗男人。

  咬牙切齿的太明显,严玲看她,似有些疑惑:“你怎么跟雷明航站一边了。对宋嘉木有意见?”

  徐青桃没说话,茶水间陡然安静下来。

  严玲忽然意识到徐青桃说了什么。

  眼前这位大美女,似乎也是领证当天,被渣男甩了的倒霉蛋。

  ……

  ……

  下一秒,严玲的表情裂开:“别告诉我,你前男友是宋嘉木。”

  徐青桃:“……”

  空气变得更安静了。

  “所以,甩了你的男人是宋嘉木?!风行投行的那个大佬?”

  徐青桃顿了下,强调道:“准确来说,是我甩了他,我先提的分手。”

  这很重要,谢谢。

  她看了眼严玲的表情,忍不住补充一句:“你这么惊讶干什么,他是我前男友很奇怪吗?”

  严玲视线落在徐青桃那张明艳张扬的脸蛋上,喝口咖啡压压惊:“不惊讶,就是觉得可惜。”

  她扼腕:“你怎么没再分手前约他一次独家采访,约到了你上半年的kpi就达标了。”

  徐青桃:“……”

  “……我谢谢你再一次往我的伤口上撒盐。”

  但听严玲的口气,说得宋嘉木有多了不起似的。

  徐青桃又见不得别人说自己前男友好,于是反驳:“也没有那么夸张吧,像他那种男的随随便便就能找到。”

  严玲吐槽:“你随随便便给我找一个出来?”

  徐青桃若无其事道:“陈时屿啊。不就比他好?”

  不知道为何,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名字竟然是他。

  不可否认,他也确实比渣男好,不然自己也不会和他结婚。

  谁知严玲被她逗笑了,抿了口咖啡乐道:“小姐,你清醒一点,你不会真有人可以甩了宋嘉木之后,转头就攀上陈时屿吧?当这里是晋江文学城啊。”

  徐青桃:“……”

  她默默开口:“也不一定吧。说不定是我?”

  严玲翻了个白眼:“天还没黑呢就开始做白日梦了。赶紧把上回金融峰会的采访再过一遍,下午我检查。”

  -

  没了雷明航找茬,徐青桃下午的工作完成的非常顺利,六点不到就审完了所有的新闻稿。

  正好今天谢笙从海城飞回云京,阔别了几天的小姐妹憋了一肚子八卦,当即就约了晚饭。

  赴约前,徐青桃还看了一眼自己的微信消息。

  跟陈时屿的聊天框空荡荡的,她没给他发消息,对方也没回。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回她消息了才奇怪。

  作为恒嘉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权者,刚回国根基□□,正是忙得脱不开身的时候,联系不上他才是常态。

  谢笙选得餐厅是一家新开的网红甜点店,不出意外的装饰浮夸,且东西难吃。

  好在两人此行的目的都不是吃饭,徐青桃平时不爱去健身房锻炼,于是减肥和保持身材就全靠节食。谢笙作为娱乐记者,偶尔也有上镜需求,早就养成了不吃晚饭的习惯。

  甜点端上来,两人对着镜头一通摆拍,然后窝在双人沙发里p图去了。

  塑料的明明白白,作也作的明明白白。

  吃饱喝足,徐青桃才想起吐槽陈时屿的事情。

  从头到尾跟谢笙情景再现了一遍,甚至把陈时屿的口气都模仿的一模一样。

  “——对我有欲望是人之常情。”

  谢笙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儿把奶茶给打翻了。

  一说起这个,徐青桃就觉得离奇:“你都不知道他自我感觉有多良好,我多看他一眼就是对他贼心不死,看他两眼就是我图谋不轨。”

  谢笙刚想说“你不就是对他图谋不轨吗”,结果话到嘴边,看到徐青桃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识趣的闭了嘴。

  在闺蜜吐槽一个男人的时候,绝对不要帮这个男人说任何一句好话。

  听徐青桃说完,谢笙喝了一口奶茶,总结道:“但你不也挺乐在其中的。”

  仿佛听到了什么火星撞地球的离谱形容词,徐青桃漂亮的狐狸眼瞪圆了,难以置信:“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乐在其中了?”

  谢笙:“两只眼睛。”

  她不急不缓地指出:“从我们见面到现在两个小时,你说了一个小时五十八分三十二秒和你老公有关的事情。”

  徐青桃:“……”

  她纠正:“是临时老公。”

  “哦。又提到一次。”谢笙看了眼手机,精准报数:“现在是一个小时五十八分三十三秒。”

  ……

  ……

  谢小笙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朋友挺多的所以失去我一个也不要紧?!

  徐青桃觉得简直离谱。

  她刚才哪有两个小时全都再说陈时屿?!

  她——

  徐青桃愣住。

  她好像还真是说了两个小时。

  ……那也是因为这两天见面得太频繁了。

  陈时屿这人的槽点简直多的吐不完好吗。

  -

  从网红店里出来,时间还早,谢笙提议去银座逛街。

  正赶上春夏换季,去年的衣服在今年过了时,徐青桃也打算给自己买几条夏天的裙子。而且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样,没有谁能够拒绝的了逛街购物的诱惑。

  路过星巴克的时候,徐青桃点了杯冰美式。

  谢笙看了眼,提醒她一句:“你晚上没吃饭还喝咖啡,小心又犯胃病。”

  徐青桃不以为意,权当耳旁风。

  干金融记者这一行的,谁没几个胃病。

  没熬夜卷死在工位上,都是靠冰美式在续命。

  跟谢笙逛了三四家店,最终买了六七件。

  其中有一条休闲日常款的蓝白色碎花连衣裙深得徐青桃喜欢,她有一件天蓝色的针织衫跟这条裙子很搭,而且正适合眼下不冷又不热的季节。

  换好长裙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店里大部分在挑衣服的女生都抛来了目光。

  隐约间还能听到有人小声问导购员她身上穿得这件裙子的同款。

  同性的肯定,无疑是对徐青桃身材和颜值最高的赞美。

  她心情十分不错,顺势也想起来躺在手机里一天都没联系过的便宜老公。

  犹豫了一下,徐青桃打开原相机,对着镜子拍了一张。

  她身材绝佳,五官精致明艳,弯唇时嘴角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

  即便是后置的原相机也拍出了杂志精修图的水准,甚至可以直接拿去做封面。

  拍好之后,徐青桃点开陈时屿的聊天框。

  点击,发送。

  【照片jpg】

  【这条裙子好看吗~】

  【转圈撒花表情包】

  本来想发给陈时屿看看,提醒他一下自己拥有一个多么漂亮的老婆。

  结果一向秒回她消息的陈时屿今天难得没有及时回复,徐青桃心中的期待感有点微妙的落空。

  不过被谢笙和店员小姐姐夸也很开心。

  这点儿失落感很快就消失了。

  过了会儿结账的时候,徐青桃的微信终于震动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有一种预感,应该是陈时屿发来的消息。

  打开来果然是,只是消息的内容跟徐青桃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男人回的干脆利落,简单明了。

  【1】

  ……

  ……

  有那么一瞬间,徐青桃还以为自己幻视看错了?!

  她反反复复点开看了好几遍,才终于确认。

  陈时屿这个狗男人竟然真的只给她回了一个“1”?

  她进行凹造型摆拍了半天,甚至还花了十分钟p了滤镜的照片竟然就得到了这么离谱的一个评价。

  这是什么钢铁直男?!

  徐青桃深吸一口气,咬牙摁着屏幕,用力地指腹都白了。

  【你除了1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连表情包都没有了,还带上了完整的句号,可见徐青桃心情之愤怒。

  男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有】

  【原图发我】

  ……

  ……

  哦。

  她辛辛苦苦p了半小时难道是为了让你看原图的吗??

  不知道女孩子的自拍原图是国家一级保护机密吗??

  是不是别人不发火就当别人傻子呀!!

  好气!!

  徐青桃大脑一抽,想都没想就直接拉黑了陈时屿。

  操作完成之后,终于顺了口气。

  该不会她高中毕业拉黑陈时屿也是因为这狗男人的直男发言吧?

  按照她这幅骄纵任性的脾气,好像很有可能。

  于是,十几公里外,恒嘉集团总部高层,总裁办公室内。

  陈时屿对话框里那句:【我做手机壁纸。】

  一发出去。

  聊天界面上就冒出一个刺目的红色感叹号。

  [你还不是他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申请。]

  陈时屿:?

  -

  晚上九点,谢笙接到一个临时通告,去红毯现场采访新晋的影帝。

  娱记加班是常事,而且采访影帝又是一个大好的工作机会,谢笙挂断电话之后就跟徐青桃分开。

  临走时还非要给徐青桃安利她家小爱豆新出演的影视作品。

  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个又油又尬的土味玛丽苏网剧。

  正好徐青桃晚上加完班之后没什么事儿,重发了邮件之后,顺势就点开了这部网剧。

  伴随着缠绵的背景音乐响起,一行花里胡哨的剧名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时少虐爱:替嫁新妻带球跑》

  ……

  故事内容基本全在标题上了。

  古早的虐恋情深小说改编,第一集女主角就被挖心挖肝,看得徐青桃不得不吐槽。

  女主的心脏简直成了usb了,从这儿挖出来能直接插到那儿,剧情弱智脑残的她无力吐槽。

  进度条还没过半,徐青桃就睡了过去。

  大概是被这个魔性的脑残剧给洗脑了,梦里的徐青桃忽然摇身一变成为虐文女主。

  抬头一看,男主角“时少”就长着陈时屿那个狗男人的脸。

  ……

  救命啊,早上那个梦还带连续剧的吗。

  怎么还没天亮就开始做噩梦了??

  梦里的陈时屿秉承着“时少”霸道总裁的作风,大手一挥就要把徐青桃的心肝挖给女二号,气得徐青桃两眼一黑,晕在了手术台。

  麻药缓缓地打进了她的身体,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

  我操。

  她不是做梦吗?梦里也会这么痛吗?

  徐青桃下意识捂住自己的上腹部。

  等等,挖的不是她的心肝吗,为什么会胃疼啊??

  慢慢地,胃部的阵痛变成了绞痛。

  徐青桃直接从梦中痛得醒了过来,人也已经痛得从书桌上倒在了地上。

  意识模糊的最后一秒,她似乎抓到了手机,仅凭最后的意志力拨通了120。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