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6章 戒指

第6章 戒指

  有那么一瞬间,徐青桃开始后悔自己做了闪婚这么冲动的决定。

  她不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吧?

  看着陈时屿这短短的两句话,甚至都不用思考,扑面而来就是男人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情。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把请她吃饭请出了一副这么拽的态度,陈时屿请她吃的是中饭,不是断头饭吧?

  她认真地打开电脑,在网页上输入:“刚领结婚证就过不下去了,请问怎么离婚,在线等,急。”

  百度瞬间刷新出答案:亲现在离婚有离婚冷静期三十天哦亲。

  所以意思就是,三十天之后她不仅要眼睁睁看着前男友和姐姐幸福美满入洞房,还要再一次被现老公甩掉。

  ……

  ……

  她面无表情地合上电脑,忽然觉得自己还可以忍。

  毕竟小不忍则乱大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而且出去吃一顿中饭而已。

  这虽然是陈时屿迈出的一小步,但可是她徐青桃在打脸渣男的复仇之路上迈出的一大步。

  想到这里,徐青桃忽然觉得陈时屿的狗脾气也不是那么难忍了。

  不管态度多么嚣张的男人,被窝里也是温柔的。

  陈太太是吧。

  这个位置她要定了!

  -

  宾利停在金茂大厦左边的辅路上。

  徐青桃到的时候,对方似乎等了有一段时间,男人坐在车厢内,穿了一件黑色立领的防风外套,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高,还是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

  徐青桃记得他从高中开始就偏爱把拉链拉到最上面,秋季校服里面套秋季校服,穿衣风格特立独行的全校唯一份。

  陈时屿皮肤苍白,唇薄且红,瞳色是少见的纯黑,单眼皮薄情寡凉,更显得他像个深居简出的吸血鬼,肩宽腿长,背薄削成一片,大长腿无处可放,折叠成好看的形状,漫画都勾勒不出这么完美的身材比例。

  即便是坐着,也像没骨头一样,靠在椅背上,一点正形都没有,懒散的要命。

  似乎注意到她了。

  陈时屿的视线从手机上挪开,抬眼看着她。

  面对自己未来打脸渣男的最强工具人,徐青桃挂起营业甜笑:“时屿哥,中午好啊。”

  算起来,陈时屿是比自己大六个月,喊他一声“哥”应该没问题吧。

  而且都结婚了,徐青桃觉得自己“陈总”来“陈总”去的,见老公搞得跟见客户似的,还怎么培养感情?

  正所谓拉近距离的第一步,就是改变以往的称呼。

  果不其然,在徐青桃嗲声嗲气,无比做作的喊完这个称呼之后。

  陈时屿垂眸,放在电脑上的指尖微微蜷缩了一下。

  徐青桃十分自来熟的坐上了车厢,还很有心机但不着痕迹的凹了个显腿长的造型。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坚持了半天都没人看,徐青桃也懒得继续折磨自己。

  车厢内一路无言,暖气熏人,徐青桃昨晚熬夜改稿件,睡眠不足,困意很快就上来。

  偷偷瞥了一眼陈时屿,对方目光专注的盯着电脑内的数据模型,似乎在忙工作上的事情,伴随着键盘的敲击上,她闭上眼小憩了一会儿。

  与此同时,陈时屿的手机震动起来。

  响第一声的时候,他就切换了静音。

  抬眸,徐青桃睡得正熟,似乎没受到影响。

  ——发消息的是程嘉怡。

  【阿时,你回国了?】

  陈时屿看了一眼备注,没想起这人谁。

  估计是毕业时趁乱加上他微信的高中校友,下一秒他就顺手删除了这人的好友。

  -

  徐青桃再次醒来,是被谢笙发来的微信消息震醒。

  程嘉怡最新一条朋友圈动态赫然映入眼帘。

  徐青桃早就眼不见为净的把这对狗男女的微信全都拉黑了,现在对他们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谢笙。

  点开截图,是程嘉怡挑选戒指的照片。

  背景是一家很小众的手工店铺,徐青桃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当初接受了宋嘉木的求婚后,所有的婚纱店和戒指都是徐青桃一家一家联系过去的。

  最后才敲定了这一间手工店铺,低调但奢侈,店铺名是一句意大利语,翻译过来叫“一生挚爱”。

  虽然早就知道程嘉怡会花式恶心自己,但徐青桃依然没料到她能做到这一步。

  照片里出镜了一双男人的手,不用放大徐青桃都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

  谢笙:【程嘉怡怎么不干脆在朋友圈开个订婚直播??】

  谢笙:【恶心的我浑身冰冷,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宋嘉木是不是人啊在同一家店里给你买了求婚戒指,转头就去给程嘉怡买订婚戒指??】

  确实够不要脸的。

  明明还没吃午饭,徐青桃就感觉自己的胃被恶心的在隐隐翻涌。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看到谢笙说完被恶心的浑身冰冷之后,徐青桃仿佛心有所感一样。

  还真的感觉到了一丝丝冰冷。

  不是吧。

  她的仇恨都已经浓烈的具现化了吗?!

  好像不是错觉,随着宾利缓缓前行,徐青桃小腿凉飕飕的感觉也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蔓延到四肢百骸,冻得她打了个冷颤。

  徐青桃今天穿得是一件琉璃绿的垂感防晒衬衫,收腰处打了一个活结,细的男人的手掌都能拢住。下身搭配了一条杏色的a字裙,站起来时短裙大约是到大腿,坐下时就短的可怜,瓷白笔直的双腿没有任何薄袜抵御冷气,小鸡皮疙瘩起了一路。

  徐青桃甚至都没来得及找到冷气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只能并拢双腿企图靠一身正气来抵抗寒冷。

  结果就在下一秒,眼前一黑,大腿上多了一件黑色的挡风衣,刚从男人身上脱下来,似乎还残留着一点温热。

  然后是陈时屿的声音,有点冷,但莫名抓耳:“把冷气关了。”

  原来是冷气。

  怪不得越来越冷。

  徐青桃一愣,双手抓着腿上的衣服,终于收了那副营业假笑,憋了半天,小声吐出一句:“谢谢。”

  陈时屿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不用谢我。”

  徐青桃:?

  “你应该谢谢你的运气,谢谢命运的馈赠,让你遇到了我这样完美体贴的丈夫。”

  “……”

  救命啊。

  谁来拿尺子量一量这男人脸皮的厚度?!

  -

  陈时屿下午有个采访,陪徐青桃吃过饭之后,就匆匆赶回公司。

  送徐青桃回金茂大厦的依旧是上回那个赵助理。

  徐青桃内心有些可惜,毕竟难得在一起吃饭,大好的培养感情的时光。

  结果自己上午被程嘉怡的朋友圈恶心了一通,气都气饱了,中午吃饭也食不下咽,草草吃了几口了事。

  她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胃,那股不舒服的感觉似乎还在。

  难道现在程嘉怡恶心人的本事更上一层楼了?

  临走时,赵助理喊住徐青桃,递给她一个深粉色的丝绒首饰盒。

  拿到手中,沉甸甸的重量彰显着它不菲的价格。

  从上午开始,徐青桃心中就有一种预感,感觉陈时屿今天应该不是单纯的请她来吃饭的。

  现在,果然实现了。

  丝绒盒内静静地躺着一枚做工精致的钻戒。

  赵助理的声音同时响起:“太太,这是陈总在华盛顿拍卖会上所得的钻石切割而成的戒指,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净度的天然彩粉色钻石,达到了fl级,重量为10克拉,希望您能够满意。”

  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钻石差点闪瞎了徐青桃的眼睛。

  几乎不用告知,徐青桃都能直接在这颗钻石的身上看到一连串数不清的零。

  她深吸了一口气。

  知道陈时屿有钱,但是没想到他这么有钱。

  大概是个女人都无法抵御粉钻的诱惑。

  赵助理走了之后,徐青桃再一次打开丝绒盒。

  鬼使神差一般,将戒指戴到了无名指上。

  尺寸完全吻合。

  徐青桃其实幻想过无数次宋嘉木会送什么样的婚戒给她。

  现在梦想实现了,滑稽的是送她婚戒的竟然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

  胃里又翻涌上恶心的感觉。

  眼看还有十分钟才到下午上班时间。

  徐青桃趴在办公桌上准备小睡一会儿。

  意识迷迷糊糊消散之前,一个奇怪的念头划过她的脑海。

  陈时屿怎么知道自己手指的尺寸?

  -

  早在陈时屿回国之前,国内顶尖的各大金融杂志就收到了消息。

  半个月前,经过反复与恒嘉秘书处的沟通,终于敲定了《云京时报》的采访。

  采访陈时屿的是《云京时报》的副主编宋梁。

  面对这位商业新贵,他提前半个月就开始收集资料做准备。经过几个大夜的通宵,才算理出了一份让恒嘉满意的提纲。

  陈时屿虽然年轻,但宋梁却不敢小看。

  能让他二叔陈峤那只狡猾多端的老狐狸摔这么大一个跟头,还把恒嘉百分之20的股份拱手送上,这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作为金融圈的老人,恒嘉这五年来的内斗他也有所耳闻。除了明面上的大动作,最值得津津乐道的就是一则豪门秘闻。

  电视上传言的豪门争斗并非完全弄虚作假,更别说恒嘉部分集团分部扎根港城,带有黑色性质,花了两代的时间才逐渐洗白上岸,陈时屿父母高中坠机身亡,陈峤就以雷霆手段独揽大权。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谁信?

  只不过再八卦,这些秘闻都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半小时后,陈时屿出现在会议室中。

  宋梁连忙起身,与陈时屿寒暄一番。

  他有着丰富的采访经验,采访前热络气氛也轻车熟路。

  赵助理端上两杯清茶,顺势附身在陈时屿耳边提醒,“太太已经收下戒指了。”

  男人弯唇,显然心情不错。

  宋梁下意识瞥到了到陈时屿无名指的戒指。

  正想说点什么活跃气氛。

  似乎注意到宋梁的视线,陈时屿姿态散漫的靠着椅子,漫不经心开口:“好热啊。”

  热?

  宋梁一愣,今天温度还挺低的吧?

  结果下一秒陈时屿就脱下了无名指的戒指,放到了桌上。

  宋梁又是一愣,热应该是脱衣服,而不是脱戒指吧?这什么操作?

  他一时有点卡壳,干巴巴地接了一句:“陈总,您的戒指……”

  陈时屿像是就等着他这句话,挑眉,有些惊讶,答非所问地补充:

  “戒指?哦,不好意思,这都被你发现我已经结婚了。”

  宋梁:……

  我他妈根本没发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