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3章 领证

第3章 领证

  贼……贼心不死?!

  徐青桃回顾了自己刚才的问题,如何也不明白,陈时屿是怎么得出她贼心不死的这个结论的?

  老同学多年不见,徐青桃没想到他们是以这样离谱的对话开头的。

  而且什么叫对他贼心不死?

  按照她先帝创业未半而胎死腹中的复仇大计来看,她对陈时屿最多是有贼心没贼胆,ok?

  现在连贼心都没有了,谢谢。

  毕竟人生无难事,只要肯放弃:d

  徐青桃的勇气消失殆尽,说话的底气也弱了几分。

  正想找个台阶把话圆过去时,陈时屿又气定神闲地继续下去。

  “不过。你运气好。”

  徐青桃:?

  男人姿态散漫地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盯着她。

  尾调拉的很长,慢悠悠地:“目前我呢。确实是单身。”

  该死的planb计划忽然又在脑海中重振旗鼓。

  满脑子被狠狠报复渣男思想支配的徐青桃,已经失去了对事件的正常判断能力。

  以至于嘴巴动的比脑子还快,在陈时屿话音刚落的同时,她条件反射地接了一句。

  “那你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

  最好是和我结婚的打算,谢谢。

  陈时屿的视线停顿了一瞬。

  在现场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慢条斯理地开口:“这位,徐记者。你是在跟我求婚吗?”

  徐青桃的手机还在无声的震动着,不用看都知道是程嘉怡发来的消息。

  是来向她宣布她和宋嘉木的订婚时间?还是他和她亲密无间的合照?尽管知道程嘉怡一定是故意的,但徐青桃还是无法忍受这种低级的挑衅。

  但出奇意外,徐青桃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很冷静。

  她咬牙切齿的勾起唇角,狐狸眼微微弯起,笑起来时空气都生动不少。

  挑衅是吧?

  订婚是吧?

  宋嘉木那种垃圾谁爱回收谁回收,不就是结婚吗,跟谁结不是结?

  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徐青桃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道:“如果我说是呢。”

  话音一落,周围十几台摄影机都不约而同的降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

  这、什么情况?

  陈时屿垂眸,目光落在她脸上。

  大概是采访现场的闪光灯太刺眼,少女那双漂亮的狐狸眼似乎受到了刺激,看着水光盈盈。莫名地,让他想起不久前在走廊里看到的场景。

  那句中气十足的“分手吧”令他印象深刻。

  气得眼眶通红,眼泪打转,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楚楚可怜。

  陈时屿盯了会儿,心中像是被某根羽毛轻轻搔了一下。

  采访时间到。

  徐青桃还是没有等到陈时屿的回复。

  赵助理连忙回过神,一时间猜不透老板心里在想什么,只能迅速的清理现场。

  看人都走的差不多,徐青桃也回神了。

  这就结束了?

  等等,什么意思?她的planb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茫然之际,陈时屿忽然站了起来,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

  徐青桃下意识抬头,视线跟着他移动。

  直到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户口本带了吗?”

  徐青桃死去的心跳忽然狂震起来,诧异地看着他,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

  陈时屿骨节分明的食指在桌面上叩了两下,道:“只是答应了你的求婚而已。”

  他挑眉:“倒也不至于,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

  金融峰会结束后,酝酿了一下午的暴雨倾盆而下。

  迈巴赫冰冷的无机质玻璃隔绝了初夏的闷热。

  车内一路无言,只剩下冷气释放的声音。

  同时也把徐青桃给冻清醒了,回过神,自己已经上了陈时屿的车

  ——就是她需要两百年不吃不喝的攒钱才能买得起一辆的那种车。

  窗外的风景飞快的倒退,渐渐变成徐青桃熟悉的街景。

  熟悉到今天早上她才从这里路过,不过两百米的路程,民政局三个大字就映入她的眼帘。

  徐青桃停止思考的大脑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她刚才采访了陈时屿,然后问他是不是单身,最近有没有结婚的打算,然后她——

  她怎么就被迫求婚了?!

  更重要的是,陈时屿竟然答应了她的“求婚”。

  他!答!应!了!

  徐青桃的大脑“轰”地一声炸开,被这个事实刺激的一片空白。

  车窗的玻璃反光倒映出自己惊魂未定的神情,即便慌张也难掩秀丽的容貌,忍不住仔细欣赏一下,其实自己长得也还算不错吧。

  而且今天的妆还画得非常完美,世界上除了宋嘉木那种把眼睛当装饰品的渣男之外,谁能忍心甩了美女?

  余光瞥见车厢另一头闭眼休息的陈时屿,徐青桃的心情才慢慢平复。

  并且,莫名地冒出了一个念头,原来他还记得自己。

  ……记得自己也没什么,只能说明自己长得好看,让人印象深刻。

  这么一想,徐青桃心情好了不少。

  特别是想到planb计划竟然进行的这么顺利,仿佛已经看到渣男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求原谅的场景。

  一不小心,得意忘形。

  徐青桃没忍住笑出声。

  车厢里本来就安静,显得徐青桃的笑声特别明显。

  她声音干净动听,做记者的有一把好音色,像是带钩子一般撩人。

  冷不丁,身边传来男人的声音:“有这么高兴?”

  高兴,怎么不高兴。

  一想到渣男被她狠狠踩在脚下的样子徐青桃简直要乐出声了。

  但她倒不至于得意忘形的过了头,徐青桃还没忘记自己现在正坐在陈时屿的车里。

  面对planb计划中最重要的关键人物,徐青桃可太知道怎么哄男人开心了。

  她做作地撩了一下头发,羞涩一笑,天真烂漫地如同一个刚坠入爱河的少女。

  奥斯卡最佳导演就应该来看看她现在的表演,下一届影后真是非她莫属。

  “当然高兴啊。能和陈总这样年少有为,英俊多金的钻石单身王老五结婚,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福气。”说完,还觉得不够,紧急补救了一句:“其实我一直很仰慕陈总。”

  “嗯。”陈时屿扫了她一眼,似乎要判断她话里的真假,慢悠悠道:“仰慕哪些?说来听听。”

  狗男人她刚才吹的彩虹屁难道还不够吗?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他是这么自恋的一个人??

  小不忍则乱大谋。

  徐青桃深吸一口气,特别真诚地开口:“仰慕您眼光好,一回国就娶到了这么优秀的妻子。”

  陈时屿:……

  -

  十分钟后,迈巴赫稳稳停在民政局门口。

  故地重游,徐青桃的心情却焕然一新,扬眉吐气。

  自己的证件早就准备齐全,陈时屿的助理动作也很快。

  从进门到办证,不到一个小时,新鲜出炉的两个红色的结婚证书就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看到结婚证的一瞬间,徐青桃还是恍惚了一下。

  就这么,结婚了?

  上午的时候,她还满怀欣喜的在这里等待着宋嘉木的出现。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和自己领证的人已经截然不同,而自己欣喜的心情也荡然无存。

  非要说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那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d

  呵呵,她真该谢谢程嘉怡让她认清楚了宋嘉木真实的德行。

  连领证当天都可以抛弃女朋友的男人,能给她带来什么幸福的婚后生活?

  徐青桃留了一份结婚证给自己,然后偷瞄了一眼陈时屿。

  对方似乎在处理公务,从刚才到现在电话就没断过。徐青桃作为金融行业内的记者,其实多少也听过恒嘉集团内部派系的斗争。电视剧上夸张的商战并非全部捏造,至少她高中的时候就有所耳闻,陈时屿当年赴美并不是完全为了求学,而是为了避免惨遭他二叔的黑手,被迫出国。

  五年的养精蓄锐,曾经的狼崽子已经渐露锋芒,成为资本市场上杀伐果决的大佬。

  陈时屿这时回国,基本已经宣告了他成为恒嘉新的掌权者。剩下要处理的就是董事会残余的,依附他二叔的老人。

  恒嘉集团内斗的一手资料就在身边,天知道作为金融记者的徐青桃是怎么忍住不偷听的!

  陈时屿挂断电话的时候,徐青桃还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刷了会儿微信,以此表示自己完全没在意。

  察觉到陈时屿的脚步声,她微微抬头,毫无表演痕迹的浮夸道:“刚才一直在玩手机,都没注意到您打完了电话呢。”

  陈时屿垂眸,然后挑眉,不怀好意地提醒:“你手机拿反了。”

  徐青桃:……

  半晌,徐青桃憋出一句:“我真没偷听。”

  “以后也不用偷听了。”陈时屿从她手中拿过结婚证,停留了一瞬,然后抬了眼,笑里藏刀似的:“毕竟,这些将来都是你的家务事,陈太太。”

  “陈太太”三个字略过耳尖,掀起一阵滚烫的热度。

  徐青桃还有点儿不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但职业素养让她有点跃跃欲试地开口:“那我能报道出去吗?”

  陈时屿扫她一眼,似是警告:“家丑不可外扬。”

  哦。

  那她知道来有什么用?!

  徐青桃心虚地岔开话题:“刚才办结婚证花了九块九,你微信多少,我转你一半。”

  说完,半晌都没等到陈时屿的回复,她抬头看他。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是审视一般,过了好久才收回视线。

  “徐青桃。”

  男人略带些凉意的声音响起。

  时隔多年,再从他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徐青桃不免有一瞬间的怔神。

  结果就在下一秒,陈时屿掀了掀眼皮,慢条斯理,不咸不淡地开口: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我的微信已经被你拉黑五年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