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被初恋退婚之后 > 第1章 分手

第1章 分手

  某论坛生活组:领结婚证的当天,男朋友说有事来不了,我应该和他分手吗?

  1l:这都不分,留着过年?

  2l:不仅要分手,还要把他身份证户口本工作单位挂出来,给姐妹避雷渣男。

  3l:没必要吧,万一人家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来不了呢?

  帖子的留言寥寥无几,直到过了几分钟,楼主现身回复了最后一条留言:

  “他不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刚宣布要跟他前女友订婚,哦,他前女友是我姐姐。这算重要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留言瞬间激增:

  “???情人节刚过没多久,生活组又来上分了?”

  “这什么品种的烂人?都说了姐妹不要去垃圾桶捡男人??”

  “编的吧。晋江作者又来生活组写文钓鱼了?”

  看到最后一条评论,徐青桃没什么表情的点了个赞,嘴角轻扯:“要真是编的就好了。”

  毕竟,领结婚证当天被男朋友甩了,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也编不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五月份的云京明明才入夏,但徐青桃却感觉一股寒意当头淋下,灌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是冷的。民政局门口,来领证的情侣络绎不绝,脸上洋溢幸福的甜蜜。就在不久前,徐青桃也是其中之一。

  她特意请假推了工作,满怀欣喜的等了男朋友整整一上午,站的双腿麻木之后,猝不及防地等来了男朋友跟他前女友复合的消息。

  这当头一棒直接打得她头晕眼花,震撼全家,胃里翻腾的想吐。

  一时不知道是她在做梦,还是宋嘉木疯了。

  整个云京谁不知道她倒追宋嘉木多年,从高中到大学,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地里冷嘲热讽她热脸贴冷屁股,等着看她的笑话。

  这段不被众人看好的女追男爱情,眼看守得天开见明月了,结果最后临门一脚,却竹篮打水一场空。领结婚证当天被甩,宋嘉木这一出简直是一巴掌把自己的脸打肿了。

  这么多年,徐青桃一直以为男神清冷矜贵,是朵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

  直到刚才收到好友发来的照片,才知道他的冷淡疏离,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女主角。

  原来宋嘉木也会有这么深情不渝的眼神,会将某个女人视为珍宝。

  照片里,程嘉怡坐在轮椅上,即便双腿残疾也不影响她的温柔大方,无名指的钻戒精致华丽,与身边男人手上的素戒交相辉映。两人姿态亲密和谐,如果她姐姐身边的男人不是即将要与她领证的男朋友,那徐青桃看了都要夸一句郎才女貌。

  像是不死心一般,徐青桃盯着照片,希望这仅仅是一个恶作剧。

  但她刷新朋友圈的下一秒,就看见程嘉怡的新动态,彻底打破她最后的一丝幻想。

  正是这一张与宋嘉木的合照。

  甜甜蜜蜜地配着一行官宣文案:“不偏不倚,还好等到你。”

  ……

  呵呵。

  她说她怎么没等到宋嘉木呢,合着渣男是等着跟她姐结婚去了。

  徐青桃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挖掉自己因为看到这对狗男女亲密照片而贬值的双眼。

  好一段情比金坚,不离不弃,破镜重圆的爱情,《前任3》怎么不找你们俩去本色出演?!

  徐青桃长相明艳精致,即便发火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眉不画而浓,唇不点也红,鼻梁高挺,气质优越,身材比例极好,纤长又有料,和程嘉怡清冷寡淡的长相相反,她是属于教科书式的标准浓颜系大美女,即便扔到娱乐圈内也一骑绝尘。

  所以她站在民政局门口一上午没进去,光靠颜值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路人的视线。

  隐隐地,还能听到一些讨论声:

  “都站一上午了,怎么还没进去?”

  “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救命,长得这么漂亮都会被男朋友鸽吗……他男朋友眼瞎?”

  听到这里,徐青桃面无表情的捏扁了手中的矿泉水瓶,如同捏爆了渣男的脑袋,冷笑一声。

  对。

  不仅瞎,还又渣又臭不要脸。

  和现女友领证的当天,跟前女友复合了??

  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骚操作?

  哦,渣男复合的前女友还是自己的表姐,亲的。

  徐青桃冷着脸把狗男女的甜蜜合照直接微信发给了宋嘉木。

  忍着恶心,质问一句:【解释。】

  徐青桃知道自己现在如果还有一点脾气,就应该把手提包狠狠地砸在渣男的脸上然后一脚送他下半辈子断子绝孙。

  但事实上,在看到这张照片后,除了刚开始气得浑身发抖之外,理智渐渐地回笼之后,她竟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大概倒贴来的爱情都不值钱,追了他多年,徐青桃心里清楚,自己从来就不是宋嘉木的第一选择。

  一时间,不少记忆浮上心头,在徐青桃的脑海中一幕幕的闪过。

  十八岁生日时,他扔下她去机场接刚回国的程嘉怡,她一个人孤零零面对生日蛋糕。

  二十三岁毕业典礼时,他扔下她只为参加程嘉怡多年后复出的第一个舞台。

  他说程嘉怡双腿残疾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重新站上舞台了。

  桃桃,希望你可以理解。

  但是宋嘉木知不知道,自己曾经的梦想也是跳舞。

  -

  没等到宋嘉木的解释,徐青桃先接到了杂志社的电话,副主编雷明航提醒她别忘记下午的采访。

  徐青桃如梦初醒,差点儿把今天这么重要的人物采访给忘了。

  这是她第一次挑大梁独自担任采访,徐青桃前后准备了一周。

  领结婚证就请了一上午假,下午还得赶回去上班。

  两条腿男人好找,工作可不好找。

  《第一财经》是一家国内非常有名金融报社,成立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时间悠久,底蕴深厚,位于整个云京最繁华的商圈,在金茂大厦中占据着整整一层楼的面积。

  徐青桃补了个妆,匆匆赶到公司。

  尽管已经抓紧了一切时间,但路上堵车还是让她耽误了半小时,并且十分钟前雷明航就不再回复自己消息。

  刷卡进公司的时候,徐青桃心中就有一种莫名不详的预感。

  等她到工位拿起早就整理好的材料,推开副主编的办公室,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时,心中不妙的预感达到了巅峰。

  严玲从茶水间回来,看到徐青桃,诧异道:“小徐,你今天不是去领证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是国际版面的主编,但徐青桃隶属于国内财经小组,由雷明航代管。

  只是她人漂亮,进杂志社的时候还引起过一阵轰动,小有名气,严玲认识她也是情理之中。

  “我下午跟雷副编有个采访要跑,所以提前回来了?玲姐,副编呢?”

  严玲诧异:“雷明航中午就带着杨欣去跑现场了,你和他有采访吗?”

  话音刚落,徐青桃的心就彻底凉了。

  杨欣和她是同期进入杂志社的实习生,因为能力出众,长相漂亮,又同样是名校毕业,所以经常被拿来比较。

  工作中,两人也不免有种暗暗较劲的感觉。

  雷明航起初更看好她,但得知她有男朋友之后,就莫名地对她冷淡不少,甚至称得上故意刁难。

  徐青桃大脑空白了一瞬,显然绩效丢了比老公丢了带给她的打击更大,她连忙拿出微信想找雷明航问个明白,但打开聊天框,身体却顿住。

  最后的消息停留在昨天晚上,雷明航言语暧昧,深夜十一点邀请她去他家喝酒,简直把心怀不轨四个字写在脸上。

  徐青桃自然半点面子不给,当场拒绝,导致场面一度很尴尬。

  指尖艰难地停留在屏幕上几秒,徐青桃颓然放下手机。

  她不傻,知道某些心照不宣的职场潜规则,同样的,她大概也知道雷明航对她莫名其妙的刁难、以及故意放她采访鸽子的原因。

  事业和爱情在同一天遭到重击,徐青桃真觉得自己该去寺庙拜拜。

  严玲注意到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又联想到雷明航的烂德行,心中大概也有了猜测。

  或许是不愿意人才被埋没,严玲破天荒地递出橄榄枝。

  一张2022年云京金融峰会工作人员出入证被递到徐青桃面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严玲的邀请:“正好你下午没空,我缺个记者,跟我走吗?不过你要是表现得太差,下次就没这机会了。”

  徐青桃眼前一亮,立刻多云转晴,连忙收下工作证:“谢谢玲姐!我包您满意!”

  -

  云京金融峰会由京大经管学院作为主办方,每年五月在南洋公馆定期举行。今年的主题除了金融开放、金融科技以外,还重点聚焦了全球经济复苏的议题。国内的财经传媒号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预热,争取抢先得到金融界最新的发展趋势,独占头版。

  除了国内金融专家、企业家之外,还邀请了不少国外的金融学家。

  徐青桃临时接到加班任务,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收集到各种资料,迅速的在备忘录里落实成采访提纲。

  趁着严玲去趟卫生间的功夫,她还很会来事儿的买了两杯美式,顺带把车都打了,果然收到了严玲赞许的眼神。

  等车的途中,徐青桃也不忘记抱佛脚一般背诵着参加金融峰会的大佬资料。

  她对着屏幕念念有词,直到大数据推送了一条峰会新闻,碎碎念戛然而止,徐青桃的视线微妙地停顿了一瞬。

  【最新消息!恒嘉集团少东家已回国,今日下午现身云京金融峰会……】

  严玲瞥见她的屏幕,略显惊讶道:“陈时屿回国了?”

  作为金融杂志的主编,严玲不可能不知道这位金融圈炙手可热的新贵。更何况陈时屿还是云京豪门恒嘉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想不了解都难。

  只是听说他高中毕业就出国深造,多年不曾在国内露脸,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回国了。

  看来云京的资本圈怕是又要变天。

  严玲酸溜溜地叹了口气,羡慕道:“不知道哪家报社能抢到他回国后的第一个采访。”

  反正恒嘉集团少东家的首个采访,怎么都轮不到她这个小小的主编。

  徐青桃像是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关掉页面。

  正巧微信弹出了一条消息,她终于等到了渣男的回复。

  点开微信消息的前一秒,徐青桃冷笑一声,心想:不管他怎么解释我都不会听的!

  结果弹开一看,宋嘉木态度比她还嚣张,利落地来了一句:【在忙。晚点解释。】

  情绪不需要任何酝酿,怒火直接烧成燎原之势,轰地一声在大脑炸开,直接把她给气笑了。

  在忙??

  有什么比你跟女朋友领证还忙?忙着跟前女友复合,所以连跟她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吗???

  这种极品冷暴力渣男垃圾分类的时候都要分到有害垃圾那一类吧??

  如果说上午发消息时徐青桃还对宋嘉木有点期待。

  那现在看到宋嘉木的态度时,徐青桃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失望。

  四年的倒贴,一年的恋爱,就换来这么一个一地鸡毛的惨淡结局。

  从高中到大学,这段三个人的感情少说纠缠了五年,徐青桃已经累得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曾经在脑海中徘徊了无数次的念头,就这么脱口而出。

  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艰难:

  【不用解释。】

  【我们分手。】

  没有谁会永远站在原地等一个人回头的。

  徐青桃看了眼聊天记录,索性眼不见为净的拉黑删除一条龙,指尖的力度都快把屏幕摁碎。

  多看几眼都是对自己眼睛的不尊重,谢谢!

  似乎注意到徐青桃的情绪,严玲握着咖啡挑眉:“男朋友?”

  徐青桃皮笑肉不笑地纠正:“前男友。”

  想到今天是徐青桃领结婚证的日子,严玲忽然沉默了一瞬。

  “抱歉。如果想哭的话可以在路上哭,到了现场采访时就不能有情绪了。”

  徐青桃道:“我不会哭的。”

  严玲听说人在极度伤心的时候,是哭不出眼泪的。

  于是看向徐青桃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怜悯。

  谁知道下一秒,徐青桃缓缓开口,语气坚定:“因为我的眼线笔不防水。”

  男朋友可以死,但是美女精致的眼妆永远不可能花。

  严玲:……

  有理有据,我竟然无法反驳。onclick="hui"